关灯
护眼
字体:

138|第 138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萧奈·客若不来花奈何

    “瞧瞧,现如今的话本儿都不是手抄的了,全都用机器印出来,搞得这如今的话本子,花样一天比一天多,这里头的话,也是胡说八道,都没个人管管。”

    说话这人,年过七旬,须发近白,可就算是老了,也是老头子里长得精神的。这老头儿挺直腰板儿,坐在梨花椅上,手里头麻利地翻着话本儿,面上甚是不满,可以说是吹胡子瞪眼。

    旁边稍年轻些的妇人抱着孩子,瞧了眼老头儿,颇有些忍俊不禁。她穿着洋装,一面哄着怀里头的白胖婴儿入睡,一面坐到老头儿边上的梨花椅上,温声道:“我的好爹爹哟,你又和这些乌七八糟的坊间本子置气。现如今废了科举,那些个文人墨客,手里头握着笔杆,偏没处使力,只得写些往日的宫闱秘闻来换些银钱,你和他们计较甚么?”

    才进屋的另一男人闻言,哈哈大笑,边脱下笔挺军装,交到仆人手中,边迫不及待地饮了口凉茶,随即笑道:“爹骂的是那些个写宫闱秘闻的家伙,就知道编派娘,全不曾提起爹。”

    女人应道:“连我的名字,也是胡乱编的,做不得真。”

    萧老先生听着儿女这般戏谑自己,冷哼一声,道:“我气的,是他们胡编派你娘,甚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咱们自然是清楚的,可是那些外人不清楚,若是任由这般传下去,过个成百上千年,这就是下了定论了。你爹我还不清楚,就是有些人,信街头巷尾的风言风语,越离奇越信。”

    言及此处,上了年纪的萧奈没好气地看向急着喝茶的罗瞻,一脚就往男人屁股上踹,骂道:“早年间我省吃俭用,也要供你读书,谁知道你这小子,偏要去当兵!你若是也做个文人,便能写个话本儿,给你娘平反了。”

    罗瞻不好似小时候那般和他还手,只得好声好气地道:“爹,笔杆子抵得上坚船利炮吗?要没有我在前线打仗,那些家伙能在这儿安安生生编话本儿?再说我都人到四十了,您老给我点儿面子,别在妹妹跟前揍我。”

    傅胜也在旁笑着劝道:“爹,哥好不容易回来一回,别跟他打闹了。”

    现如今再提起傅从嘉拱手相让,徐子期领兵称帝,已然是可以写进话本儿里编派的旧事了,此时再回首,不过是一泊沙来一泊去,一重浪灭一重生,尽是云烟尔。便是那位眉眼英挺,腰间佩刀,人称操刀鬼的萧捕头,也抵不过流年似水,已成了个颇不服老的小老头儿,让家里人全都拿他没辙。

    想当初,徐子期甫一称帝,可谓是万象更新,只叹好景不长,待到徐子期登基十八年时,这个短暂如昙花一现般的新邦,终究还是崩塌了——它死于洋人的坚船利炮,但归根结底,还是死于他腐朽的内核。

    徐小将军骨子里信奉的,还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年纪愈长,愈是守旧,自缚双足,不肯革新,于是,等到永新十八年,葡桃国野心毕露,率军攻来之时,这个朝廷便先洋人一步,被朝中的革新派推翻了。

    徐子期逃奔至北方旧地,为了一雪前耻,东山再起,甘愿做洋人的傀儡,再度自立为帝,然而他这个皇帝,当得实在憋屈——朝中臣子不过二三十人,其中大半都是洋人奸细,他宠信多年的臣子嵇庭,面上对他依旧如往日那般,可私底下却也投靠了洋人,为虎作伥,做了彻头彻尾的卖国贼。葡桃国更是打着替他光复失土的旗号,大摇大摆南下攻城,希图榨干他最后一丝剩余价值。

    他先前宠爱的妃子,四散而去,或是傍了洋人,另行改嫁,或是待在汴京,不肯随他流亡,留在他身边的,只一个天真不知事的珞珈。珞珈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遭此突变,几乎吓得说不出话来,只知嘤嘤哭泣,徐子期起初还好言好语地劝慰,到了后来,实在是有些腻烦,便也爱答不理了。

    可怜珞珈一心一意依托于他,被如此冷落之后,只觉得天都要塌了。这小娘子容色美艳,身段玲珑,便惹了洋人军队里的将领觊觎。那人勾了她几回后见她不上钩,便诱着她吸食毒品,趁她意识不清之际将珞珈拉上了床,直到珞珈生了个皮肤黝黑的孩子后,这丑事总算是暴露。

    小娘子自觉不堪,抱着孩子,投了北地的河。那河解冻不久,尚还凉意彻骨。那娇怯的小美人往日连碰都不愿碰一下,此时却怀拥着啼哭的孩子,赤着脚,一步一步,踏入了冰凉的河水深处里去。

    她只留了遗书一封,上曰:饮子以明月,净洗旧尘埃。却是徐子期早先教她写过的词。

    徐子期逃离汴京,沦为傀儡之后,京都之中,革新派另起灶台,效仿海外颁布宪法,成立了新政权。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立宪政府建立后,往日里主张革新的人,譬如傅从嘉、金玉直等人,再受重用,而毕竟外患在前,这新政府倒也不曾追究过往,似潘湜这般的人物,自然是回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去了。

    洋人拿徐子期做幌子,打的是如意算盘,可这算盘,到底是打不长久。立宪政府成立后的次年,徐子期为身边婢子所杀,死在了他早年间瞧不起的女人手中,享年不足五十载。那婢子自言姓吴,名呼卿卿,乃是傅辛后宫旧人,当年徐子期在北地称王,强掳傅辛婢妾,这吴卿卿便是其中一人。到了北地后,吴卿卿因美貌而转于权贵之手,年长色衰后又被权贵所弃,心向故国却身不由己,此后有了侍奉徐子期的机会,便生出了杀他报仇之心——她但觉得,由往日贵女妃嫔,沦落至如斯境地,自己这遭遇,全是徐氏所致!

    可叹徐小将军,长于微末,骁勇善战,曾为百姓拥立,四方爱戴,位极至尊,然而临至暮年,一世英名却毁于一旦,沦为外敌傀儡,众叛亲离,最终更是身首异处,草草安葬于北地雪山之间。

    思及此处,萧奈望着手头的话本子,再想起那年大晦之夜,他踏雪而来,初次见得眉眼清冷,如玉雪凝成的徐小将军,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

    世事一场真大梦,宦情都薄似秋光。

    这一想起徐子期,萧老先生不由得又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