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130.127.120.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cript>    傅辛·采菱辛苦废犁锄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阮芸虽已经穿越来了一年有余,愈渐习惯了“阮流珠”、“阮二娘”这些个称谓,且也偷偷摸摸地,出来过不少回了,可每每见到眼前这繁华街景,仍是令她这个骨子里的外来客,颇感觉有些震撼。

    虽说此宋非彼宋,但这股子豪奢气派,大抵是相通的。阮芸作为一个成日里奔波于钢铁森林,埋首于电脑手机的小白领,类似这种景象,也就在游览横店影视城之类的景点时见过,而真真切切地生活于其间,却是另一种感受了。

    这一切,对于阮芸来说,新鲜劲儿还没完全过去。这个刚毕业没两年的小姑娘,看过不少流行一时的穿越小说,自然也幻想过穿越到古代,和帝王将相来一场浪漫的风花雪月,而短短的一年有余的时光,并不能将这种新鲜感完全冲抵。

    虽说偶尔,也会有些担忧——譬如说,现在原著里的故事还没完全开展,若是以后,她真如书中所写的那般惨死可如何是好?又譬如说,若是真的要在这里待一辈子,待到白发苍苍,步履蹒跚,一生一世永永远远都回不到现代,那可如何是好?

    每每此时,阮芸就会逼着自己把这些念头,姑且压在心底,她劝慰自己——说不定,自己遭遇了车祸之后,就像小说里写的一样变成了植物人,而执笔这个故事的糟糕作者,则会在结尾神来一笔,哦,原来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春秋大梦。又或者,指不定哪天就穿越回去了。再说了,能有这样的经历,也算是相当相当难得的人生体验吧?

    她才二十四岁,算上古代这一年,也才二十五。她乐观,尚还笃信自己是幸运的,对于日后如何,又会否沦落到相当悲惨的处境,她全无概念。

    眼下的阮芸又偷偷摸摸地从后院里溜了出来,她手里拎着个小钱袋,里头装着些细碎银两,为的便是赴一会儿的街边博戏之约。

    阮芸上学时,成绩不错,属于不必如何刻苦,也能得到不错的分数的好学生。这样的人,有小聪明,便是面上不显,故作谦逊,也不会放过能卖弄聪明的机会。而自从来了宋朝,阮芸便如同绝大部分汴京子民一般,对这博戏着了迷。时日久了,她也有了三两赌友,而最和她称得上棋逢对手的,则是个名呼辛四郎的小哥儿。

    无论是对弈围棋,还是下类似于五子棋的“黑白争”,抑或是别的骰子等博戏,只要对上这位辛四郎,她就要费上好一番功夫。那辛四郎的心思,实是难测,总是将棋局拖得极长,将她耐心耗尽之时忽地骤然发起反攻,等她强打精神,再度回神,却已经输得连退路也无,着实让阮芸苦恼。不过待到摸清了辛四郎的套路后,阮芸也将了他几回军,也让这男人输得心服口服。

    比较起来,倒还是和辛四郎对招,最有酣畅淋漓的快感了。此次阮芸来赴约,赴的自然也是辛四郎的约。两人每隔几日,便要比上一回。

    阮芸给了摊主些银钱,坐到棋盘这一侧来,乌云叠鬓,以手支颐,只等着辛四郎的身影出现,清亮而又妩媚的眼睛里满满都是青春的活泼,一袭绛红色的裙儿虽是主母刻意刁难,着婢子送来的旧衣,颜色已经有些洗褪,却还是为她平添几抹艳色。

    她刚穿越来时,这具“阮流珠”的身体,长得可不是这般模样。那小丫头许是吃不着好东西的缘故,头发枯黄还没几根儿,小身板儿瘦弱不堪还多病,幸而自打阮芸来了之后,就想尽法子细心保养,靠着博戏摊子上赚来的银钱也吃了些好物,时间久了,倒也活出个正经的少女模样了。照照镜子,倒是越长越和现代的阮芸比较像了,但比阮芸本身多了不少洋气和媚意,实在让阮芸暗暗惊奇。

    阮芸等得百无聊赖之际,对于辛四郎为何来迟,兀自起了疑心。她正发着怔,忽地听得旁边有个人笑道:“小姑娘,你在等人?”

    阮芸抬眸,见是个五官分外明艳,令人过目难忘的美人,行止间带着并不过分的傲气。见了美人,态度总是要好些的。阮芸一面暗暗感慨对方才是长了张主角脸,一面微笑道:“正是。只是那人,久久不来,他再不来,我……儿就要走了。”

    以儿自称,是这个朝代的习惯。只是来了一年多了,阮芸还是不大习惯,同辛四郎说话时,说得兴起,张口闭口都是我。

    那人又道:“儿正也闲得无趣,你不如,先和儿玩上一两轮罢?”

    阮芸想了想,柳眉挑起,点头应下。未曾想到那美人也是个聪明人物,与阮芸玩上三局,竟是一胜一负一平,也算是旗鼓相当,但若是细细算起银两来,倒还是阮芸赢得多一些。阮芸来了兴致,正要再摆上一局,那美人却忽地神态慵懒,站起了身。

    阮芸一愣,问道:“娘子你不玩儿了?”

    美人弯唇一笑,道是倦了,这就由婢子搀扶着,登上香车。她懒懒卷着珠帘,微微露出半张朱颜,红唇微启,轻声道:“若是有缘,自有再会之时。儿瞧着你,与儿眉眼间颇有相近之处,这才生了兴致,与你对弈。”

    阮芸边收着银两,边抬头笑道:“娘子这是抬举儿了,儿不过庸脂俗粉,比不得娘子天香国色。日后若是有缘,只盼得再与娘子对弈。”

    美人一走,便是姗姗来迟的辛四郎。阮芸本都决意先走一步了,正兀自低头,收拾着棋子儿,清点着银两,忽地察觉面前有阴影覆下,再一抬头,正对上一张俊美的脸。

    阮芸一愣,眨了眨眼儿,随即道:“今儿时日已晚,若是回去得迟了,只怕要受刁难。最多,只能玩上一局。”

    辛四郎的声音倒是好听,只听得他带着些歉意道:“有事耽搁了,并非故意所为。”言罢,男人便用那颇为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执起漆黑的棋子来,口中笑道:“不必掷骰子来,你且先下,权当做我赔礼了。”

    阮芸依言而行,眼神不由得飘向他那张脸来,暗想道:这家伙长得确实不错,不过见了多少面,每见一次,都必须得感慨一回。若是他到了现代,化化妆,十成十的明星脸,坐拥无数摇旗呐喊脑残粉,嗯,身材也不错,虽然没什么肌肉,但也算壮实,腿还长,能在古代遇见这样的美男子,她也算运气不错。

    傅辛一棋落定,抬眼见得阮流珠正盯着自己,兀自出神,待到一撞上他的眸光,阮流珠假装若无其事,施施然地放下一子。傅辛微微勾唇,却是还不待她的手离开棋盘,便又往下放子,假作无意,轻轻触到这未来的妻妹的指尖,惹得流珠跟触了电似的抽回手来。

    流珠微微蹙了蹙眉,却听得傅辛状似漫不经心地道:“你银子攒得如何了?记得你早先说过,想靠这博戏摊子赚钱,攒够了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