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4|130.127.120.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金玉直·玉鉴直须明主知

    傅辛死后八年,永新六年春,向来力推改革、主张与洋人友好往来的官家,据闻是与使者会谈时,也不知是谈起了甚么议题,言辞冷厉,态度冷硬,与大使闹得是不欢而散。这不由令京中百姓,又有些惶惶不安起来,暗自里议论纷纷。

    昔日的花太岁,潘三郎潘湜怀揣着一兜子西洋传入的洋水果,殷切地候在一处府邸前门处,左顾右盼,也不知是在等待着哪一位的到来。

    没一会儿功夫,敞亮大道上自远而近,缓缓行来一架车辇。随着马夫吁的一声喊起,车子在府门前缓缓停顿下来,一只带着镯子的手儿才掀开帘子,便有两个小脑袋嗖地自帘子一角探了出来。潘湜瞧见,眼睛一亮,连忙大跨步上前,对着那由人搀着下车来的娘子说道:

    “怜怜娘子,我带了些西洋水果来,好吃得很,有番木瓜,油梨,俱是十分可口,快给孩子们尝尝鲜儿。”

    怜怜见了他,忙令仆从接过那一兜子水果,随即带着些忧虑,道:“近来听说潘公被人参了一本子,牵扯了不少前朝旧臣进去,却不知现下如何了?阿郎你如今不过是领着个闲职,虽说也是皇亲国戚,可到底也没甚么实权,不知能不能说上话儿。”

    怜怜在前,潘湜稍稍错后。这花太岁闻言,笑着道:“官家是念旧情的好人,他顾念着我对他曾有救命之恩,便只抹了爹爹的官儿,又罚了些银钱,不曾追究爹爹的性命。”

    怜怜点点头,温声道:“那就好。潘公年岁已长,若是再受牢狱之灾,只怕会伤及根本。”

    潘湜呵呵笑着,面上全无忧色。他大踏步往府苑里走着,随即又对着怜怜问道:“十二郎近日可还好些?”

    怜怜缓缓垂眸,一笑,轻声道:“身子不错,精神挺好,只是仍做不了活计,见不了外人。白日里妾去帮着弄扇看着成衣铺子,做些小本买卖,玉缘便在府里头照顾他哥,两个孩子,便去蔡氏散馆里面读书,夜里头一家五口,围坐一桌,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妾已是十打十的心满意足。”

    当年金玉直被困新邦,为人所囚,而一向对他十分仰慕,几乎将他奉作仙人一般的潘三郎不顾自身安危,为了他上下打点,四处打听,可临了才发觉,暗自改了议政庭的投票结果、救下金玉直性命的人正是徐子期,而巧立名目,暗中将金玉直秘密关押起来的人,也恰是这位徐小将军。

    潘湜这才恍然大悟,徐子期虽看着手腕狠绝,可到底还没绝到不念旧情的份上,所以他才留了金玉直的性命;而若是放了金玉直,毫无疑问,必会令傅辛如虎添翼,因此徐子期才将金玉直关了起来,未曾放走。

    后来,邺都遭了地震大灾,议政庭之首领代西平于这场天灾中失踪,尸骨无寻。他这一死,邺都内一时间流言四起,不少人私底下都说,是徐子期趁乱杀了代西平,一来,二人政见不合,生隙已久,互不相让,二来,当年代西平那阿姊代流苏,据说就是因着徐子期之父徐道甫而死,两人是前仇叠上新恨,如今代西平不清不白地死了,徐子期自然成了怀疑的对象。

    也是在这场地震之中,金玉直被囚之地倒塌,碎砖裂瓦死死压着他双腿,令他动弹不得,而他的腿,也由此算是废了,便如虚长在躯体上一般,半分知觉也无。

    再之后,徐子期迁都悯都,重整旗鼓,接着襄武帝傅辛驾崩,徐氏大军攻上汴京,傅从嘉自甘退位,在这段时间里,潘湜虽还算是徐子期身边数得上的人物,但到底是离权力中心愈来愈远,为徐子期所疏离。潘三郎对此却是并无怨言,他清楚自己并无那份才能,从前徐家大哥儿身边缺人,而他救了他一命,占了个忠字,又没甚么旁的心眼儿,他自是会信任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