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130.127.120.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傅从嘉·从臣嘉颂徒虚美

    “爹爹,阿娘去哪里了?”

    “你阿娘,去修佛了,再不是红尘中人,以后便不要提她了。”

    幼年的傅从嘉听了这话,竟当真信了,这小郎君自然是好不伤心,哭了接连数日才算罢休。

    数年之后,傅从嘉回想起来,不由得微微一哂,摇了摇头。

    他那亲生母亲,虽出身卑微,可却长得一副出尘美貌,阮宜爱嫁过来之前,尤属她最是得傅辛宠爱。若细细论起他阿娘长甚么样子,倒与阮流珠颇有几分相近——这并不算巧合,他傅辛宠爱的女人,不是相貌相似,就是性情相近,阮氏不是这些女人里最好看的,却是最勾人的,最合他心意的。

    或许是因着这一点宠爱的缘故,起初,傅辛只是将他那阿娘送到府外,另寻了处院落养着,不曾似对其他婢妾那般痛下杀手。可惜傅从嘉的生母并不甘心,伺机偷跑回王府,差点儿正面撞上了阮宜爱,由此惹得傅辛雷霆大怒。

    傅从嘉还记得,那年他不过七岁,正与仆侍在庭院里嬉戏玩闹之时,忽地远远瞥见一个与生母颇为相近的女人,被人死死扯着头发,毫不怜惜地扔进了傅辛的书房里去。傅从嘉心生好奇,绕到书房窗下,借着那一丝缝隙,往内室窥觑。

    鸟雀喧鸣声中,幼童伏于窗下,粉嫩的颊边贴着檀晕鞓红的富贵牡丹。他眨巴着一双水灵的眼儿,亲眼目睹了自己失踪已久、据说修佛去了的亲娘,是如何被看似温和慈蔼的爹爹,亲手掐死的。

    他忽地觉得,阿娘好像前日所见的大鹅,修长的颈儿被男人死死扼住,她像大鹅一样叫着,声音嘶哑,两只雪白的玉臂像翅膀一样不住扑棱着,扑棱着……

    长成之后,他看见那些颈线优美的女人,总忍不住多看上几眼,心头漫出一片尤为诡异的爱怜之意。

    “你这样白,颈儿这样修长,真好像只大鹅。”

    设计害死傅辛之后,春雨连绵的夜里,傅从嘉倚在父亲卧过的软榻之上,手上把玩着那女人白嫩的一对玉足,眼儿慵懒地凝视着她半寐半醒的模样,口中缓缓地,说出了这样的赞美。

    女人斜了他一眼,欲要收回脚,却被他牢牢拷住。

    傅从嘉眯眼而笑,沉声道:“你这淫/妇,老实交代,肚子里的孩子,果真姓傅?”

    阮氏懒得搭理他,只略为不耐地移开眼来,缓缓道:“真是理解不了你。费了好一番心思,好不容易做了官家,成日里就这样厮混、胡闹。你便是恨你爹爹,也该为了受苦受难的百姓好好想一想。”

    傅从嘉低笑,随即忽地正色,掀了锦被,与她并肩同枕。他听着窗外隆隆春雷声,缓缓说道:“二娘自然不懂我的心思。你也不必懂,只管用手儿口儿,将我那话/儿伺候妥当,以后再予我春宵一度,便已足矣。”

    流珠听着,腻烦不已,骤然翻过身来。

    傅从嘉面无表情,沉默无言,直至天明,一夜未眠。

    傅从嘉的心思,远比任何人想得都要高远。眼下的这个大宋朝,距离他心中的理想治世,相去远矣。他希图的,是恰如其分的民主,是高度繁荣的经济,是鼎立于世界的大国风度!

    可是他做不到,甚至,有生之年也看不到。这着实令他沮丧。

    当上官家又如何呢?这不过是个烂摊子,他若想要收拾,非得全盘推翻,另新起一盘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