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9|127.120.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鲁元·看灯元是菩提叶

    看灯元是菩提叶,依然曾说菩提法。

    法似一灯明,须叟千万灯。

    鲁元缓缓合了合眼儿,忽地忆起当年花灯节时,那人乌发高盘,扬着净白的脸儿,那一双媚眼儿中的璨璨光华,便连灿灿如昼的千万花灯也遮掩不住。他还记得,那年他抽了个灯谜,谜面说的是“人成皓首,末调亦何为”,打的乃是一字,而这谜底,正是一个伪字。

    这个伪字,竟成了谶语。

    他长长吁了口气,只觉得太阳穴周锐痛难耐,伸出一指揉了一揉,却是丝毫也未曾缓解。

    婢子见状,连忙搁下手中纸笔,柳眉紧蹙,定定然望着这昔日明艳又英气的公主殿下,心疼道:“公主这是何苦,何苦要撒这样的谎?为了圆这一个谎,自己独自一个硬生生捱着,实在教奴心中酸涩。”

    鲁元轻轻一笑,道:“我这一生,不知说过多少谎话,多这一个,倒也无妨。”稍稍一顿,他又手执毫笔,望着案前信笺,缓缓低喃道:“约莫三年,她必会忘了我了,因而我这信,提前写三年的便是。每隔一月或两月,你便往宫里送去一封,粗粗算来,约莫要二十余封。”

    婢子闻言,点了点头,鼻间发酸,兀自强忍着,逼着自己不落下泪来。

    鲁元撒下了弥天大谎,他假作无奈,告与阮流珠,言曰自己八岁那年,在佛前起誓,先于凡间苟活三十载,而后便剃发受戒,托号出家,皈依佛门。然而事实上,他八岁那年,未曾遇上佛,只遇上了大宁夫人。

    那丰姿冶丽,带着股潇洒贵气的女人,某夜里少见大醉,对着他与傅朔二人说了三句话:其一,便是与傅辛多多亲近,以后必会大有裨益;其二,留心姓阮的女人,留心即可,勿要小瞧了这小娘子,但最好也不必太过亲近;其三,好好活,你们两个,一个死在三十八岁,脏腑衰竭,无力回天,另一个,则死在三十五岁,葬身于汪洋大海,尸骨无存。

    这般说来,他倒也不算骗了阮流珠了。去西天见佛,亦是见佛,该也算是皈依佛门才对。他早知自己三十八岁时必死,一直以来孑然一身,生怕误沾了花叶,图惹人伤心,可她实在诱人,他怜爱难止,干脆编了谎来骗她,好令她能好受些。便好似他那傻弟弟傅朔,明知道自己行将葬身大海,化为鱼食,不还是一意孤行地赴死去了吗?

    死有重于泰山,亦有轻于鸿毛。鲁元觉得傅朔算重,却不知自己算轻还是算重。

    他只一个心愿,待他死后,能化作她身边的一盏烛灯。她那样怕黑,少不得人陪伴,若是做一盏油灯,替她照亮,也算是不枉此生缘分;她亦畏寒,手脚总是发凉,怎么暖也暖不热,他化作的这一盏灯,必能令她暖和些,漫长的冬夜,约莫也没那么难熬了。

    当年腊月,天雨大雪。鲁元弥留之际,只交待了婢子一句话——从此以后,你们的主人,便是她了。

    傅辛崩殂这年的二月,流珠收到了鲁元的头一封信,却兀自生怨,怨她写的话语太过平常。之后的三月、五月,又各收了一封信,信中鲁元的语气都颇有些冷淡,惹得流珠不由暗恨道:这人在那常年积雪、天寒地冻的阎王山待久了,言辞间仿佛也沾了冰凌,冷成这副模样,实是教人心寒。

    自五月廿五之后,流珠在鲁元余下的婢子的帮助下,逃出囚牢般的宫城。婢子想起鲁元所说,若是阮氏嫁做人妇,便不必再送信了,因此也不再给流珠送信。流珠心中怅然,等了许久,又问了几回,却是当真不曾收过鲁元寄来的信笺了。

    这之后,鲁元生前遗留下的书信,一封也不曾递出去了。

    萧奈意外发现那留驻宝鉴的前日夜里,二人合被而眠,欢好罢了之后,萧奈赤着上身,前去熄灯。他吹了几回那火苗,那灯焰却边闪躲着,边愈发炙烈起来。

    萧奈暗中奇怪,嘟囔一声,拿起手边余着茶水的杯盏,倒扣了上去。

    这一回,那盏灯终是,彻彻底底地熄了。

    我有菩提灯,常照虚室内。痴风只不灭,业雨漂不坏。归向佛堂中,恐有一点在。

    他对她的后来不知不晓,她对他的从前不明不白。

    【鲁元番外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