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7|120.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怨君恨君恃君爱(三)

    二月初四。

    今年的冬天去得格外得迟。眼下已至农历二月,老天爷却又降了细雪来。

    春渐至。雪染梅梢轻细。

    汴京城中,人群熙攘。瞧那路上行走之人,皆因天气还未完全转暖的缘故,俱都还不敢褪下冬衣,因而这捕头萧奈,在人群中便显得有些乍眼了,他仍是穿着那身单薄官衣,薄薄两层布,紧紧裹着男人那结实健硕的身躯,他倒是也不曾畏过冷。

    眼下这萧四郎,正背上背着个老人,整个人步履生风,跨步而行。他背上那老头瞧着他这副精神模样,一面伏在他肩上,一面笑道:“阿郎好体力。老头儿我这腿一摔断,好几个小郎君说要背我去医馆,哪个也背不起来,只你力气这般大,不愧是平时抓贼的人物,想来也是历练出来了。”

    萧奈笑了一下,爽朗道:“老先生您啊,算轻的,咱背起来,再轻松不过。”

    这慈眉善目,长须长眉的老先生拍了拍他的肩,又温声道:“好嘞,阿郎啊,到地方了,把我放下来吧。”

    萧奈连忙笑着应了一声,停下步来,小心弯腰,将这老先生放到了地上来。这操刀鬼萧四郎先是擦了擦额角滴落的汗,随即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先是一怔,随即边上前搀扶着老先生,边道:“原来您是住这一带。我平常倒是也常往这边来,却不曾见过您。”

    那老人微微一笑,又问道:“此处按理说来,并不算是阿郎的辖区,你怎地会常常来这里转?”

    萧奈望了眼那小院,似是回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笑道:“先生多半也知晓,这里有处女工院子,做织绣的活计的。实不相瞒,此间院落,乃是我一旧人所有。那人……于我有恩,平常偶有空暇,便会来这里转转,瞧瞧有没有甚能帮得上忙的。她现如今,大抵也算是过得好了罢,我也没什么能帮得上她了,只管尽心尽力。”

    那老人点了点头,又呵呵笑道:“我是才来汴京城中的,就在瓦肆里给人说书。阿郎你是心善之人,背我背了这么久,从城门到医馆,又从医馆到住处,都不曾听过你一声喘,你当真不易。我也没甚么可帮你的,只会看一点点相,会那么一点啊,玄学。”

    言及此处,萧奈一笑,正要摆手婉拒,那老人却已握住了他的腕子,那手上的力道着实让萧奈暗中心惊,不由得面色微凝,望向面前之人。那人轻轻一笑,缓缓说道:“阿郎,破镜或可重圆,人失不可再得。是缺是圆,是失是得,全都看你自己如何决断了。阿郎,记得我这一言,日后必能用得上。”

    萧奈眨了眨眼,颇为爽朗地一笑,话是听入耳中了,也在心里稍稍咂摸了一番,却也称不上是奉为真言了,只有礼有度地送了这说书的老先生,并不曾信以为真。

    那老人走后,这操刀鬼萧四郎在原地立了一会儿,半晌过后,有些自嘲地一笑,摇了摇头,正欲抬步离去,忽地瞥见自己方才望着的那两扇紧闭门板,竟是缓缓自内推了开来。萧奈一惊,心上微动,下意识闪身,避到了僻静处去。

    他平缓气息,再向外间看去,便见一个华服女子身后跟着数名仆从,从两道门扇间急步走出,柳眉倒竖,显见是心中愤然,才发过不小的脾气。萧奈定睛一看,却是认不出此人是谁,但见她华服丽冠,身边仆侍环伺,便知是个尊贵人物,心下不由得隐隐生出担忧之情来。

    那华服娘子才乘了车辇,驱车远去,萧奈拍了拍身上尘土,见四下无人,便自阴影间跳了出来。他略略一思,便又到了那女工院子前,正欲招手叩门,便见着门扇又被人里面打了开来,映入眼帘的,正是弄扇那张愈发显得成熟的脸。

    撞见萧四郎后,弄扇先是一怔,随即眨巴着一双净若琉璃般的大眼睛,笑道:“劳烦萧四哥惦记了。”

    萧四郎正色道:“方才见有人离去,可是遇上了甚么事儿?若果真出了麻烦,二娘那里又递不进消息,咱可以帮着从中调和一番。”

    弄扇转了转眼珠,却是抿唇一笑,摆了摆手,道:“咱家这院子,背后靠着的是身怀龙胎的阮贵妃,哪个不长眼的敢上门来惹?方才那位贵人,正是高仪公主。先前她订了衣裳,却又嫌做工不仔细,偏说是咱们故意怠慢,说到底,不过是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