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情场上越得意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语气一转道:“但是,对于前辈后来的独善其身,确实不是很理解。-顶-点-小-说-”

    笑了笑道:“但我想,等我到了他这年纪,应该就能理解了。”

    事实上现在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至少在这个家中,秦朝已是超然的存在。再扩大这家的范围,便不是不能理解独孤求败的超然。

    再说高太后,在大宋也很超然。

    但那种超然不同,不是基于武功的超然。

    高太后现在的武功,往上比,能比得过那逍遥派创始人逍遥子吗?

    对比之下,李秋水过去那武功更不够瞧。所以也难怪,秦朝又收到她的情书,一封接一封。要不是过去对那些美女表现太过大方,又怎么会被李秋水缠得这么紧?

    “……红颜易老,小师弟,你就这么狠心,眼睁睁地看着吗?”李秋水在信中这么说,显然有认真分析过秦朝的性格。

    秦朝回答她:“放一万个心,我要能比你师父强,自然不会比你师父小气,更不会比你小气。”说到这儿又不由想起东郭先生和狼那故事,想起无量玉洞那奇遇,那玉雕。

    暂不说他怎么想。

    李秋水提笔写道:“你这是故意气我,还是气师父?”

    秦朝回答道:“是你们先来找我出气。”

    李秋水写道:“师父不要我,怎么办?”

    秦朝道:“就当他死了。”

    李秋水心想:“我们怎么会有这么傻,师父他……为什么死都不把内力传给无涯子师兄?这么说穿了,多么简单呀!”

    想是这么想,事实也知道:过去再怎么聪明,怀疑终究是怀疑。实力不到,怀疑终还是怀疑。即便是现在,这都是秦朝说的,他这话就一定可信吗?未必。

    秦朝都还在思索:这世上到底有多少逍遥子那等级的超然存在?

    那位不是岳父的岳父。武功肯定有达到。单论剑术,剑魔独孤求败应该在那逍遥子之上。而他那最高剑法‘独孤九剑’,则不一定会高过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

    天下第一剑法之强,段誉的潜力之大,可想而知。

    剑法上,剑宗对气宗的不满,也可想而知。

    自己比较熟悉的白发神尼、红梅神尼、独孤梦蝶、赵九和那酒肉和尚,现在看,武功都比段誉强,却也都还没到那高度 。将来也都有希望达到那高度。段誉甚至有希望达到更高的高度 。

    气宗的剑法受内力限制太大,成也内力,败也内力。

    ‘一阳指’从一开始走的便是质量路线,‘北冥神功’走的很明显是数量路线,虽然能互补,但内力从数量上增加的主要是持久,质量上大大消弱了剑法的攻击力。

    对段誉依旧还是福祸相依,实力有超过书中,潜力也超过。书里书外都非慕容复可比。

    慕容复又后悔没要了王语嫣,便宜了段誉。

    为什么,他要当皇帝就那么容易,自己就这么艰难?

    皇位有人送给他。美人也有人送给他,更别说武功秘笈。

    这天,王语嫣又来串门,跟秦朝说段誉是真不喜欢练武。

    秦朝皱眉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王语嫣以理所当然的语气道:“不是你。他不会这么快坐上那位置。别人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

    秦朝道:“我知道你很聪明,知道你知道。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会没关系?”王语嫣怪怪地道,“嫁给他不会母女同侍一夫,都嫁给你会不会?你聪明,你知道。”

    秦朝道:“聪明的时候聪明,糊涂的时候也糊涂。有的我知道,有的我真不知道。我知道他很听你的话,你要他练武,他不会不练。”

    王语嫣道:“我又没说他不练,我只是说他不喜欢。你这是出的什么鬼主意,明知他不喜欢还叫我去逼他?”

    秦朝道:“你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我也是真不喜欢杀人!”

    王语嫣眼睛一亮,转身向外走去……突然回眸一笑。

    秦朝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听她道:“我知道,剑魔独孤求败也是真的喜欢求败。剑王便是败在他剑下,才隐居无量山不出。”

    王语嫣确实知道,因为剑王、剑神都加入了剑圣秦小柳主持的剑园,与大理段家的合作又近了一大步。在秦朝看来,她要从段誉口里知道这些,只看她自己愿不愿意。

    如果想知道更多,问一问段誉又有什么关系?

    段誉要不说,王语嫣从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