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我又活过来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我又活过来了!

    四月,暖和。

    暖风带着花香,沁人心脾。

    女子独坐窗前,手托香腮,将缱绻的心事放任于白云间,思绪远去。修长的背影有些感伤,白色套装衬托妖娆的身姿,纤腰翘臀,套裙半露出凝脂般的小腿,那一截,诉说着白色的神圣。与之对应的飘逸柔顺的乌黑亮发,遮挡住粉颈之处的雪白滑腻。

    和这美丽外形不搭配的是女子脸上的茫然,哀伤,和无奈。

    她叫宁诗雨,名字和她的人一样美丽,是这京城之中名满各家的绝色佳丽。每个女人在结婚前都对自己的婚姻充满了幻想,但宁诗雨的幻想早在一个星期前就破灭了。因为,她结婚了。

    作为世家女,她无法支配自己的婚姻,更别说和她结婚的男人,和她定下的是娃娃亲。其实对于所有的世家子女来说,他们是家族的希望,也是利益联姻的工具。用长辈的话来说,“家族之所以强大,要善于利用别人,将之当成工具。而在利用别人之前要先利用自己这件工具。”

    她不想成为工具,更不想以这种方式成为工具,更何况一件‘女性’工具终究是要被原来的家族所抛弃的。宁诗雨就已经从宁家的企业退了出去,现在经营的是自己的一家小公司。

    梦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她拼命反抗,换来的也只是迟了两三年嫁人而已。今年二十五岁的她,结婚刚好一个星期。

    而在她身后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满脸病容,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她名义上的老公,苏泽。

    虽然才和苏泽结婚一个星期,但她对他很了解。同样是世家子,苏泽却是个游手好闲混吃等死之辈,胆小如鼠,没有大脑,智商无线接近负数。

    不用太过形容他的无能,从他现在躺在床上就能看得出来。宁诗雨站在窗前,苏泽躺在床上,不是睡着,更不是恩爱之后。苏泽脑袋上还缠着绷带,隐隐可见血迹,事实上他已经昏迷七天了,结婚那天晚上就这幅模样了。

    七天,对宁诗雨来说仿佛过了七年,真正的度日如年。这不是心痛新婚丈夫的悲惨,而是无法适应这种生活。

    “或许,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宁诗雨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庆幸,医生诊断结果:植物人。

    苏泽变成了植物人,她不用费劲脑汁该如何面对他,更不用贴身藏着小刀抗拒‘老公’的侵犯,她可以继续她的工作,继续她的生活,如果用几十年来照顾一个植物病人作为代价,不用太发挥‘工具’的作用,她还是知足的。

    转身,看着苏泽,宁诗雨微微叹息。苏泽虽然无才冲动,可他却又无辜可怜。从小失去父母,要不是有个在苏家还算强势的二叔,没人会去理会他的婚事。而他那个二叔在他们结婚的当晚就离开了,现在都还不知道苏泽变成这副模样。

    由于没有父母,苏泽在苏家一直都没什么关注点,没少受其他人的白眼和欺负。在很早之前......宁诗雨就将苏泽的一切调查得清清楚楚。

    苏泽呼吸均匀,眉毛舒展,棱角分明,透过双唇缝隙可以看到一弯白,论长相还算不错。宁诗雨之前甚至想过若是对方勉强过得去她也就认命了,然而在详细了解苏泽后,她便极力抗争。胸无点墨,毫无城府也就罢了,至少那还说得上是单纯,可却愚蠢到她很难接受。甚至于愚蠢到结婚当晚,面对明显不怀好意而来的那些苏家同辈,一个个如狼似虎地盯着她这个新婚妻子,苏泽却根本看不到,最后硬是被他们从宴会现场怂恿出去,最后不知是被人打了闷棍还是怎么的,变成了现在的废人。甚至那些胆子大在婚宴上都敢出言调戏宁诗雨的家伙,苏泽都不敢有什么表示。

    哪个女人会想要这样一个男人陪伴一生?

    宁诗雨从未因为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