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春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美貌。不过,她却嫁给了前大司马大将军偃光。偃光战死之后,她也病逝。他们的女儿被接进皇宫抚养,封为珺玉公主。”

    “正是。赫方便是偃夫人的家乡。”

    楚王听得犹自点头,“看来此地有美确非虚言。”后又愤恨道:“燕国与邱国乃宵小之地,怎堪称为国?”

    灶间与外面只一条布帘相隔。他们的谈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偃珺迟的耳朵。原来跟在楚王身边的两人,一人是楚国丞相姜怀远的第三子——姜宸;另一个少年则是楚王最宠爱的白夫人之弟——白少元。二人都深得楚王的宠信。

    她曾听二哥说过大周治下之事,因此对各国的人、事皆有了解。听得他们肆无忌惮地谈话,偃珺迟不禁皱了皱眉。楚王好、色之名传遍天下。为了女人无视大周法令,肆意攻城掠地、欺凌弱国。而大周统诸侯十二国,诸侯国势大,以卫、楚、宣尤甚。大周天子有心管制,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正思忖间,灶膛里的柴禾掉了出来,她赶紧跳脚避开,待掉出来的柴禾熄灭后又重新坐下,往灶膛里加柴,见水已沸腾,便开始下面。

    少元从外间进来催促,“你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没做好?大王都等许久了!”

    “望大王稍等,一会便好了。”

    少元哼了一声,摔帘出去。

    **

    三人吃着面条都皱眉,骂她怎么做得如此难吃。偃珺迟只低头不语。后来,楚王欲饮酒,偃珺迟称无酒,少元便让她去买。昏暗的夜里,偃珺迟冒雨去买酒。楚王好色好酒,她怕他一直醒着做出什么事来,还不如喝醉了不省人事好,便花了大价让人送了几坛子烈酒过来。

    屋舍极窄。除了灶间及楚王下榻之地便只有柴房了。且这三间房相连,并都只有布帘相隔。三人喝酒时,偃珺迟便呆在柴房。一个多时辰过去,喝酒谈笑之声渐渐消失,想是都喝醉了。又过得片刻,外间响起了打呼之声。偃珺迟担忧的心总算稍稍放松了下来。然而,她却不敢入睡。

    睁眼到了半夜,有些内急。忍了许久再也忍不住了,只得硬着头皮出去。外间满是酒气,几个酒坛子东倒西歪,都见了底。偃珺迟仍用面巾遮面,小心翼翼地出去。

    突然,她的脚被人拉住。偃珺迟的心猛地紧了起来。

    只听那人迷迷糊糊道:“孤欲如厕。”

    拉住她的正是那荒唐的楚王!

    他是要让她伺候他?压下惊慌,偃珺迟又咳嗽起来,一边难受地捂着嘴,一边指着门外一个角落,声音断断续续,“民女恐将疾病传给大王。茅厕在东南方向。大王可随意。”

    楚王原是半梦半醒,经她一阵咳嗽及这番言语,倒清醒了不少,骂了声“晦气”后,自己起身蹒跚走到了茅厕。而偃珺迟则快步回了柴房。

    少顷,听得外面的脚步声愈来愈近,然后“噗通”一声,楚王似乎又倒下睡了。过后,又听得楚王呓语,似乎念着“白夫人”、“湘夫人”……偃珺迟只觉心扑通扑通直跳,暗骂这楚王果真是酒色之徒。而楚国国土竟在此人治下扩大了数倍,听她二哥说,已远超过了大周法令对诸侯国国土及城池的限制。

    她又等待了片刻,再未听见外间动静后才又出了柴房。她的脚步比先前更轻。还好,终是一路无阻地出去了。回来时,经过楚王身旁,楚王翻了个身。她赶忙加快步伐,却仍被他拉倒在地。

    在快要靠近他的怀抱时,偃珺迟只得掏出随身携带的用于针灸的银针,估摸着方向刺向他颈部风池穴。可他却又偏了头,她未刺准。不过,楚王的头却撞到了墙壁。奇的是他并未被撞醒,反似晕了过去。

    偃珺迟得以从他手中逃开。她的心眼都快跳了出来。站起身,却忽感身后有一人。她霎时转身。黑夜之中,她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只听那人不急不缓道:“你这是对大王行凶。”

    偃珺迟辨得声音,出言者是那个名叫姜宸的清隽公子——对楚王说赫方的美人都被燕国及邱国夺了去的楚相之子。被他看见了她的行为,她心中忐忑,不知他会否将她交给楚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