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一章 莫子渊吃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总之娘娘放心便可,草民不会……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对付娘娘的。”

    哪怕是为了那个曾经傻傻的姑娘,他也不会再为难徐子归的,何况他自己又有自己的心思。

    “那样本宫便先谢过柳公子了。”徐子归眼里一闪而过一丝惊讶,很快就掩盖了过去,抬头淡淡看了柳良一眼,点了点头,扯了扯嘴角,说道:“如此本宫便不久留了,柳公子自便。”

    柳良意味不明的看了徐子归一眼,梗在喉咙的那个“嗯”始终没有说出口,只是淡淡说道:“娘娘慢走。”徐子归便带着月溪离去,将背影留给了柳良。

    徐子归转身走了,并没有提荷包的事情让自己销毁或是还给她,柳良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将荷包从腰际解下来,捧在手心里,温柔了眉眼。

    将荷包收进衣服里藏好,再抬头时徐子归的身影已经变得模糊起来,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一个点然后渐渐地淡出了视线。

    柳良捧着荷包温柔了眉眼的举动也不过是在徐子归转身后才敢有的举动,那样小心翼翼的呵护也不过是偷偷摸摸的进行,柳良多羡慕莫子渊,关心一个人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关心。

    “娘娘,”徐子归到徐子若的院子的时候,裴嫣然也正巧在文竹院陪徐子若说话,见徐子归进来,连忙起身给徐子归行礼,笑道:“原以为娘娘不过来了,臣妾跟若姐儿还想着一会儿去祖母那儿找娘娘呢。”

    “找我做甚,”徐子归笑着抬了抬手,示意她们不必拘礼:“嫂嫂快些坐下罢,自家人哪里来的这么多礼节。”

    说罢,四下看了看,笑道:“怎么不见圆哥儿?”

    裴嫣然笑道:“臣妾出来的时候圆哥儿正在睡觉,奶娘看着呢。”

    说罢,见徐子归略略失望的神色,便又笑道:“娘娘若是想看看你侄儿,臣妾便吩咐了人将他抱来就是。”

    “不比,孩子好好睡着,作甚将人吵醒,”徐子归笑着摆了摆手,笑道:“一会儿我去世安苑瞧瞧他就是了。”

    说罢,看向徐子若笑道:“听娘说你现在自己绣嫁衣?”

    徐子若害羞的低下头笑道:“母亲惯会取笑臣女,长姐莫要听母亲的。”

    徐子归却是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许久不见你们倒与我生分起来,不是说了么,没有外人,不必多礼的。”

    “礼不可废,”徐子若放下手中的活儿,笑道:“若是习惯了日后在人前也这么无礼了岂不是叫人笑话。”

    莫乐渊立马笑道:“瞧瞧若儿,果真进步了不少,母后派来的教养嬷嬷看来是极下工夫的。”

    一句话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徐子若则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徐子归不由笑道:“快别说了,当心一会儿若儿不与你玩了。”

    正说着,徐老太君身边的丫鬟便过来请人了:“少夫人、姑娘,老太君请太子妃跟郡主去流芳斋用膳。”

    “原来到午膳时间了,”莫乐渊看了看外面的天,笑着对那个小丫鬟点了点头,笑道:“本宫知道了,你去回了老太君,说一会儿就过去。”

    小丫鬟应是,福了礼退了下去,徐子归与便起身笑道:“你们两个还坐着作甚,快些起来走啦,莫要让祖母等久了。”

    两人笑着应是,徐子若吩咐了丫鬟将自己刚刚绣好的鞋子放了起来,这才与徐子归她们一起出了门,裴嫣然便借故走到徐子归跟前拉了徐子归故意落了别人几步。

    见裴嫣然这样,徐子归便知道裴嫣然有话要与自己说,不动声色的跟裴嫣然落后了他们几步,低声问道:“嫂嫂可有什么事?”

    裴嫣然点头,见徐子归一脸严肃,不由笑道:“娘娘不必紧张,臣妾是来与娘娘说说瑾哥儿的婚事的。”

    “瑾哥儿的婚事?”

    徐子归皱眉,想起上次圆哥儿满月,风老将军带着一家老小过来,风老将军的小孙女倒是个妙人儿……

    “娘可是说什么了?”

    裴嫣然摇头,笑道:“娘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让臣妾随处寻摸着些,见到好的了就与娘说一声,瑾哥儿也到了年纪。”

    徐子归与徐子瑾一母双胎,今年徐子归及笄,徐子瑾也年岁不小,明年就到了该娶亲的年纪,今年确实该忙起来了。当年徐子瑜成亲晚是因为跟着太子成日里西北大营战场什么的来回去,这才耽搁了。如今国泰民安,四周贡国都很安稳并没有战事,徐子瑾的婚事自然不必拖延。况且现在徐子归跟徐子若都是皇家的儿媳妇,况且又都是一脉,徐子瑾又是七皇子反而伴读,若是再有战事吃紧的时候,徐子瑾是必须要上的,倒还不如趁这现在国泰民安的时候早早的将徐子瑾的亲事定下。

    “嫂嫂可是有了中意的人?”

    徐子归微微皱眉,裴嫣然特意将自己拉到后面应该是有了中意的人才来与自己商量的。

    果然见裴嫣然点头,对自己笑道:“臣妾瞧着风老将军的小孙女不错。”

    说罢,顿了顿,想起什么来,又笑道:“娘娘也见过的,上次圆哥儿满月,她也跟着过来了,闺名一个纯字,纯姐儿。”

    原来是与徐子归想到了一处。徐子归笑着点了点头,回忆了一会儿那日见纯姐儿的时候,笑道:“我记得是个妙人儿,可与娘说了?娘怎么说?”

    “还没跟娘说,臣妾跟世子提了提,世子说让臣妾来先问问娘娘的意思在与娘说。”

    徐子归挑眉,问自己的意思?什么意思?瑾哥儿的婚事不是应该做大嫂的裴嫣然跟做母亲的秦氏以及做祖母的徐老太君来决定的么?问自己的意思是什么意思?难道……

    徐子归皱眉,微微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