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七 小包子篇(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年后。

    这一日是凌音的一双龙凤胎儿女,殷珵和殷依依的生日。

    没错,凌音于五年前产下的一对龙凤胎,哥哥为殷珵,小名乐乐;妹妹取名依依,小名歪歪。

    因为要为小家伙们大办生日宴会,殷先生带着殷太太,以及他们的儿女,于半月前回了他们在两年前买下的,一幢独门独院的大别墅。距离大院不远。

    这一日天刚亮,仆人们和厨师们便都忙活开来。

    殷太太听到细微的动静,一边又往男人炙热的怀抱中钻了钻,一边还打着秀气的哈欠,眼睛也不睁的问殷先生,“几点了?”

    “还早,再睡会。”殷先生一边安抚的拍着殷太太的背,一边眷恋的在殷太太光洁的额头上,印下缠绵的一个吻。

    听到这个不出意料的回答,殷太太眯着眼睛,不满的哼哼唧唧起来。小嘴儿微微嘟起,殷太太的身子在殷先生的怀抱中,不安分的扭动两下。

    “总是这一句。”殷太太抱怨的小声嘟囔出声,结果惹来殷先生低沉的闷笑,以及小屁屁上被拍了一巴掌。

    殷太太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嗔怒的瞪了殷先生一眼。

    这男人,但凡早起她问他时间,他的回答十年如一日,永远都是这一句。——还早,再睡会儿。

    她是猪么?难道能一直在床上睡下去?!

    殷太太不满意了,觉得殷先生又要开始敷衍她了。小女人怒了,于是,直接趴在殷先生温暖宽厚的胸膛上,啊呜咬了一口。男人的身体在瞬间变的坚硬紧绷。殷太太脸上绽开趾高气昂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还没有到达眼底,殷太太便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待她再回过神,赫然发现,她竟然已经被殷先生压在身体下了。而男人身下某根炙热硕大的物件,此刻正高昂着脑袋,直直的抵着她的小腹。

    点火了!

    殷太太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小脑袋瞬间便郁闷的耷拉了下来。

    感觉到男人下/身已经又开始难耐的在她身上磨啊磨的,殷太太悲愤不已。这男人昨天晚上要的狠了,她现在还腰酸背疼呢。昨天晚上他们可是折腾到凌晨两点多,这男人,不会现在还来吧?

    殷太太哭丧着一张小脸,咔吧着妩媚水灵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殷先生,就希望殷先生能看在她这么多年尽心“服侍”的份儿上,饶了她这一回。

    也许是殷太太小脸上的表情太过生动与谄媚。殷先生的笑声更加低沉了。他胸膛处的八块儿肌肉,因为男人的闷笑一块块贲张起来,大块儿大块儿的隆起,那性感的模样,让男人身/下的小女人简直看呆了眼。

    这男人的身材一向很好,尽管岁月流逝。殷先生已经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但是,男人身上的肌肉依旧拧成一股,充满了力量和强劲的爆发力。线条优美的像豹子。

    唔,殷太太实在不想承认,每次看见这男人闷笑的从上而下俯视他,他漆黑的风眸含着揶揄的笑,他英俊的面容上是毫不掩饰的深情,他的喉结在她的视线中上下滚动,而他的精壮结实的胸部肌肉,总是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她饱满的柔嫩,每当这时,殷太太总是有一股咽口水的冲动。

    一场贪欢。殷太太果断的又比往常晚起了一个半小时。

    殷先生早起的时候最是耐不住撩拨,精力又最是旺盛。偏偏殷太太被男人养的越来越娇气,性子也越来越散漫。于是,“同居”十多年来,殷太太竟然每次都在男人“不值得一提”的小手段下,愤愤不平的主动出手招惹,以至于每每都要被殷先生“义正言辞”的好生收拾一顿。

    房间内很快便传来男人压抑的粗喘和难耐的低吼,以及女人妩媚破碎的呻吟,那声音婉转悦耳,缠绵暧昧,柔媚到了骨子里,让人禁不住想象里边正在上演的,该是怎样一副让人面红耳赤的火热画面。

    ……

    殷家的早饭通常情况都是定在早起六点半。但是,因为近年来家里多了三个小包子,且殷正内退,关彤无事可做,凌音当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音乐教授,家里只有三哥一个人需要辛苦的“赚钱养家”,其他人便民主投票,将早餐时间改在了早起八点。

    眼下距离早餐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凌音看着空荡荡的客厅,纳闷的问在家里工作了五年有余的王嫂,“小包子还没回来么?乐乐和歪歪呢,还没起床?”

    小包子特指殷珏小包子。尽管殷珏小包子现在已经八岁了,他妈妈依旧习惯这么称呼他。这让爱面子的小包子苦恼的很。殷珏小包子曾无数次想反抗妈妈的不“公正”待遇,在爸爸的冷眼下,都不得不悻悻而退。当然,若是和奶奶的称呼“乖乖”比起来,殷珏还是觉得,“小包子”这三个字儿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殷珏小包子现在正在闹离家出走,到目前为止,已经在景况和孙泽月哪儿住了半个月了,说好的今天会回家,凌音一直惦记着呢。至于乐乐和歪歪这两个鬼灵精,精力一个比一个旺盛,平日里早起不到六点钟,便都起了床,没道理在今天例外吧?

    王嫂笑的眉眼弯弯的看着凌音,提起三个小包子,眸中的慈爱更盛了许多。王嫂道:“大少爷还没有回来。二少爷和小小姐倒是都起床了。二少爷直接去了地下室;小小姐说是要去花园练琴,直接吩咐人把钢琴抬到后花园去了,刚走开没多大一会儿。”

    王嫂曾经在书香世家里工作过十几年,老一辈人留下的规矩,王嫂学了不少,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因此,即便凌音说过直接称呼三个小包子名字就好。王嫂仍旧固执的称呼“小姐”“少爷”,即便对于她,王嫂也多称呼“夫人”或“太太”,这让凌音很是有几分不自在。

    不过,这么几年下来,王嫂这习惯没有改过来,凌音倒是对她这种称呼完全适应了。此刻再听王嫂说起“少爷”“小姐”这样的词汇。凌音已经可以面不改色、无动于衷了。

    不过,当凌音知道那三个小包子的最新动态后,凌音的脸色却在瞬间,险些变成了黑色。她点头挥手让三嫂离开,一边无奈的扶住额头,头疼。

    殷珏小包子现在已经八岁了,已经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可这少年郎的属性,八年如一日的坑爹。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包子坑爹的段数也与日俱增。

    殷珏小包子现在早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在妈妈跟前告着爸爸的黑状,最后却被魔化的妈妈吓得泪奔的奶娃娃了。因为从五岁起,小包子每年都会被“黑心”的爸爸丢到军营,训练上三到六个月。所以。现在的殷珏小包子不仅智商高,战斗力更是彪悍。他现在已经成功的蜕变为,一个智慧与美貌并重。腹黑与狡诈齐聚的,血高防高攻击力强的新一代boss了。

    而就是这样一个坑爹的娃,自从第一次离家出走碰上了景况和孙泽月后,突然就对“离家出走”这样的戏码,由衷的感兴趣起来。于是,三不五时闹离家出走,偏偏每次都出走到景况和孙泽月的小窝,对此,凌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多想教训儿子一句,当电灯泡是不道德的。但是。每次看到景况黒沉的那张俊脸,以及孙泽月因为看到小包子,而笑的一脸欣悦和欢喜的模样。凌音都不得不无良的告诫自己一声:唔,这事儿不急,再等等。

    于是,一等二等,就让小包子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想想前两天接到的,景况发来的“撕票”通知,凌音再次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希望小包子办事有个轻重,今天能按时回来,不然,歪歪那小姑娘不知道又该怎么哭了。

    想到歪歪,难免就想到了乐乐,想起那小家伙又去了地下室,凌音更头痛起来。她一边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一边顾自在心里埋怨三哥。

    都怪三哥,宠孩子没个节度,乐乐才多大的人啊,就给他弄了一个,足有两百平方的地下室。地下室里装的满满的,俱都是各种热武器,不是孩子们玩得玩具模型,而是真正的兵器。

    收藏品的数量庞大的,堪比三哥的藏酒,她的藏碟。

    唔,三哥果然是太宠孩子了。

    在心里顾自埋怨着殷先生太宠孩子的殷太太,丝毫没有反思的念头。其实,要让关彤老太太说起来,殷太太宠孩子可是一点也不弱于殷先生。尤其是对于二子殷珵,殷太太宠这孩子宠的,要星星都不带给月亮的。

    原因无他,实在是,殷珵的那张小脸,俨然就是缩小版的殷先生。所以,宠孩子什么的,殷太太做的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了。

    这女人的小心思啊……

    轻声轻脚的打开地下室的门,看着空阔的空间中摆放的秩序井然的各色热武器,殷太太哭笑不得。房间内寂静的没有一点声响,殷太太却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绕过两个弯,在一个封闭的射击室外停了下来。

    透过门上的圆孔,殷太太看着屋中,正紧绷着一张和殷先生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小脸,微眯着狭长的凤眼,手举着枪,射击出一个个十环的殷珵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殷珵在热武器应用方面的天赋,简直高的恐怖。就连殷先生,在第一次知道殷珵竟能摸清“流火”的制造原理,并且自己收集了各种材料,成功的研究出一个身高和他差不多的“流火”的时候,内心的震撼也控制不住的表露在脸上。

    殷珵小家伙不仅擅长拆卸各种热武器,更擅长组装和制造。他在热武器制造方面的天赋,更是高的令人发指。而小殷珵的梦想,却是希望能在他成年之前,让机甲流火,彻底走上战场。

    换言之,其实殷珵小家伙……一直在期待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的吧?!

    殷太太苦着脸。一步一步的往外挪。殷珵这个愁死父母不偿命的的孩子,简直就太暴力太血腥了。

    殷太太走出地下室,耳中听到后花园处传来叮咚叮咚清脆悦耳的钢琴声。弹奏的是最简单的《蜗牛与黄鹂》,虽然中间偶尔还有几个颤音,但是,对于一个手指还肉呼呼短胖胖,连钢琴的琴键都触碰不及的小娃娃来说。已经很不错很不错了。

    殷太太本欲回客厅的脚步一转,向后花园走去。

    穿过树木苍翠欲滴的羊肠小道,钢琴声越来越清晰,好似近在耳边。再拐过一道弯,后花园便展露在眼前。

    时近九月,花园中还开着红色的木槿,白色的芙蓉,紫色的鸢尾,黄色的菊花。当真是一片姹紫嫣红。而就在这满园芬芳中,与一架黑色流线型的小型钢琴前,坐着一个披散着毛茸茸的披肩发,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包子。

    这小包子不是别人,正是范丽华和关彤的心头肉,柯老爷子和殷老上将的宝贝疙瘩。殷先生的小棉袄,殷太太唯一的小闺女,——歪歪。

    歪歪和乐乐这两个小名。取义“yy”和“ll”,演变自殷先生和殷太太各人名字的前一个字母。

    说起来凑巧,凌音和殷离这两个字的拼音,差别竟然只有一个“n”。又因为两人名字开头的华夏字母都是“y”和“l”,由此,才有了这两个小家伙的小名。

    当然,也因为这两个小家伙得了爸爸和妈妈的的优待,殷珏小包子一度以为自己失宠了,爸爸妈妈不爱自己了,于是。也才有了后边殷珏小包子的屡次离家出走。

    再说现在,看着那微阖着眼睛,一心一意弹着钢琴的小包子。凌音感觉更愁了。这小家伙长的更好,虽然和殷珵是双胞胎,但可能因为是异卵双胞胎的缘故,两个小家伙长的并不像。殷珵像爸爸,歪歪小姑娘则有五分像她,另五分,凌音听关彤和范丽华说,像小家伙已故的外婆。

    小姑娘刚出生的时候就白嫩白嫩的,当时负责给她接生的医生护士们都说,小家伙是个美人胚子。殷太太本还不以为意,觉得刚出生的小家伙看不出什么来。可现在看着阳光下坐着的,那个唯美纯粹的好似精灵的小人儿,殷太太无端的就觉得,这么个小姑娘,到时候可嫁到谁家是好啊?

    小姑娘长得漂亮可爱的像瓷娃娃,眼睛总是湿漉漉的,像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看人的时候,氤氲着水雾的眸中满是依恋而好奇;那模样,当真让人恨不能把她疼到骨子里。

    而如今,小姑娘就坐在阳光下,金黄色的太阳光打在她毛茸茸的头发上,落在她白嫩的可以掐出水来的小脸儿上,她小鼻子挺翘,呼吸平稳而有韵律,好似在嗅着满园的花香;而她红润的小嘴儿更是微翘着,好似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一般。

    这情景,殷太太脸都苦了。

    小家伙家世没的说,出身更是出挑,再加上小姑娘本身在音乐方面,几乎可以堪称逆天的才华,她要是个刁蛮泼辣的性子,殷太太还能觉得放心些。偏就这么一个小人儿,虽然偶尔也会耍小脾气,但是,性子却当真温柔可人。懂事乖巧,贴心敏感的让殷太太曾无数次的怀疑,其实,她这姑娘也是穿来的吧?!

    泪奔。

    殷太太觉得头疼,索性不再看自家的小闺女,转过身回客厅。至于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