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章 吃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凌音一整套的美容美体做下来,就花费了将近一天的时间。

    到了下午四点钟,凌音终于走出了“女/子/香/体馆”的大门。

    司机王叔已经在门外候着几人,凌音先让王叔送了景致和简心简爱回去,她今天另有准备,不准备住小别墅。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几人的小别墅前,简心先扶着景致下了车,简爱临下车前,却将一样物事塞到了凌音手里,还调皮的对着她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让凌音摸不清她什么心思。

    简爱看见她一副茫然的模样,笑嘻嘻的趴在她耳朵边说了一句话,随后颠颠的下了车,和凌音摆摆手,一转眼不见了人影。

    “老大,破/处愉快啊!”

    破/处愉快!愉快!愉快个毛线啊愉快!

    凌音看着手中的润/滑/剂,哭笑不得,还略有些羞恼,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不知道手里的东西该怎么处理!

    心中琢磨着要将手里的东西毁尸灭迹,脑海里却不住的循环往复着简爱最后说的那句话:破/处愉快!

    凌音一张小脸都开始滚烫起来了。她用手将小脸捂起来,有点不想见人了。她的企图有这么明显么?!

    明显么明显么明显么?!!!

    车子开的不快,但是因为这个时间段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凌音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时间也不过才下午五点多。

    让司机在一家大型的超市门口将她放下,凌音挥挥手让王叔回去。她今天不准备回大院,而是要住在学校附近的一处小公寓。

    凌音在超市大肆采购了一番,买齐所有要用的东西,才自己打车回了小公寓。

    说是小公寓,其实也有一百七八十平米的面积。距离京大不远,徒步过去的话却也要五十多分钟。这处公寓是她和三哥订婚的时候,三姑送的礼物,凌音和三哥在这里住过两晚。嗯,按照简爱的话说,偷/情!

    小公寓里什么东西都是备齐的,且因为每周有钟点工过来打扫,屋子里非常整洁干净。

    凌音将手中的东西放进厨房。而后果断拿出手机给某个男人发短信。

    ——晚上回来吃饭。给你过生日。

    输完这句话,凌音微顿了顿又将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报了过去。男人久久没有回音,凌音也不在意。顾自换了衣服去了厨房。

    她今天可是下定决心要将某个闷/骚的男人拿下的,绝对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

    凌音握拳,自己给自己鼓劲。而后,带着满脸羞红,忙碌开来。

    三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漆黑深邃的风眸却是一片清明,鲜见是喝了酒,只是并没有醉。

    彼时凌音躺在沙发上已经睡了过去。屋里只开着一盏晕黄的壁灯,却显得格外温馨宁静。

    三哥站立在房间玄关处,直到双眸适应了房间里的光亮,才向沙发上的小女人走去。

    他脚步轻巧,落地无声,沙发上的小女人并没有被他动作惊醒。

    凌音睡得酣畅。粉嫩的小嘴儿无意识的轻启着。她素净细腻的一张小脸,在晕黄灯光的照耀下,有种别样的温婉与娴雅,让他的一颗燥乱的心也跟着安静起来。

    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他的手机就被阮程颐几个发小没收了。本也没有太在意。谁知却错过了她的短信。

    六点的时候她已经到了这里,到现在十点,已经让她独自等了四个小时。这是他的女人,她一心惦念着他,他却放了她鸽子。

    男人漆黑的眸中闪过莫名的情绪,狭长的风眸看着睡的略有些不安的女孩儿,眸中某些情感好似再也压抑不住,蠢蠢欲动的欲要破体而出。

    控制不住的微俯下身子,吻住了她绵软的唇。女孩儿却在两唇相触的刹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倏然睁了开来。

    她惺忪的眸子带着茫然的神色,恍惚的看着眼前俊美冷峻的男人,讶异的小声呢喃,“三哥。”

    声音绵软而依恋,带着初醒时的嘶哑,却又有着别样的性感。

    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少女迷茫的很,黑白分明的眸子蒙着一层薄如蝉翼的水雾,氤氲而柔美,像似被狠狠欺负了的羔/羊,只能在男人身/下娇/喘/微微。

    男人闷闷的恩了一声,漆黑深邃的风眸却更加幽深,他声音中有着自己都压抑不住的情/欲,狂放的叫嚣着要释/放。不待她再多说什么,却是率先箝制住她的唇,强势的啃/噬起来。他的攻击一如既往的热/烈而迫/切,唇中含着浓郁的酒香,凌音被熏得昏昏欲醉,身子却好似更加敏感起来。

    他有力的舌在她口腔中一阵翻/搅,缠着她的小舌啧啧允吸着,像似在品尝最极品的美味佳肴。渐渐的,男人好似再也不能满足如此程度的亲昵,他开始更大范围的攻城略地,双手伸进她的衣衫中难耐的摩挲,揉捏着她胸前两团饱/满的高/耸,不住的变幻着各种形状。而他的唇却转移去轻吻她白皙饱满的耳垂,低头沿着她的脖颈往下,一路深吻。

    他炙热滚烫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面颊上,让她忍不住浑身战栗。

    房间里是难耐的喘息和濡/湿的声音,月光透过半掩的窗帘洒落进来,落在少女白皙的面颊上,她的皮肤温润的如暖玉一般,半点瑕疵都没有,捧在手里,入了怀便是暖春。

    男人沉浸在这融化春水般的柔软里,少女的腰身却在他的怀中微颤。她耳根子发红,脸颊亦是滚烫,她眼眸迷蒙,眸色含/春,分明被撩拨起了情/欲。但她却仍是努力克制着自己,努力保持着最后一线清明,颤抖着嘴唇,试着和男人打商量

    “三,三哥,先吃饭……”

    今晚的男人太反常。她直觉感觉到危险。虽然她已经做好了“献身”以及“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但是,这男人突然而来的强势攻击,却让她彻底慌乱了阵脚。

    这和她今晚的计划不一样。

    她的计划是,两人先吃一顿唯美的烛光晚餐。她甚至连玫瑰。红酒,蜡烛等一应物品都准备妥当,甚至还特意做好了烤的七成熟的小牛排;便连助/兴的钢琴。都在前几天让人送来了一架。

    饭后他们会在公寓内看场缠/绵的爱情电影,她在会男人提醒她该睡觉的时候,去浴室洗个澡,独自品尝着忐忑与紧张的滋味,也许会磨蹭到水冷才一狠心换上事先准备好的情/趣/内/衣,将自己收拾到最完美。但是最后,无论引/诱或勾/引,总之,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会在今天晚上将这个男人拿下。

    一切都像是一个仪式一样完美郑重,她会将自己交给这个男人。可是,眼前这情景,为什么会和她预想中的情况出现这么大的偏差?!

    这男人一直以来不是都标榜着,要等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才动她?距离十一月还有五个月的时间,这男人到底是怎么突然“想通”的?

    凌音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男人却好似在惩罚她的不专心一般。握着她两团绵软的大掌,倏然用力;便连正在亲吻她耳垂的唇齿,都微微使了两份力气。

    凌音不受控制的轻叫了一声“疼~”本是抱怨的声音,谁知配上她此刻被情/欲晕染的略有些性感的嗓音,竟是说不出来的魅/惑勾/人。不像是羞恼抱怨,更多的却像舒/服的呻/吟。声音一发出,凌音自己都惊呆的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她身上的男人,精瘦健硕的高大身躯更是狠狠的一僵,呼吸也在瞬间变得更加急促炙热起来。

    凌音心中不由的更加慌乱,男人却也在此时起身,在她尚且还在出神的时候,抱着她大步向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被男人一脚踹开,她也在一秒钟内,被男人狠狠的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凌音几乎是条件发射的开始挣/扎,男人浑厚的笑声却在此时闷闷的响起。他胸膛处紧实的肌肉一块块贲张起来,单是触手的感觉,就让凌音更加羞窘。这个男人的身体,她看过,摸过,很多次,却直到如今,对这副矫健的身躯都没有半分的抵抗力。

    男人的笑声宠溺而爱怜,他声音喑哑,带着诱哄,微喃着“宝~”单是这略有些寡淡的一个字,却仿若蕴含了男人无穷尽的挚爱与热恋,他所有的热忱与倾心。这声音是如此的缠/绵/悱/恻,却又是如此的温润执着,竟让凌音再做不出一点反抗的动作。

    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褪去,凌音不知道她的双臂是什么时候环上男人修长的脖颈的。她躺在男人身/下,男人俊美的脸颊泛着晕红,他眸中充斥着满满的*,眸底最深处却只有她一个人的倒影。

    他亲吻着她,水润的嘴唇,透明的耳垂,精致的锁骨,他强势的将自己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强/硬灌入她的身体,再不厌其烦的一点点在她身上烙下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印记。

    吻到兴/起,男人大手一捞便将那一对诱人的柔软高耸用力的挤在了一起。这男人对她身上这两团软肉,向来兴趣十足,此刻看到两个红嫩的尖尖都ting立起来,男人本就满是*的双眸,不由变得更加黯沉,甚至隐隐有些发红。

    男人的喘息更加粗重起来,凌音被男人如此灼热的视线看的脸颊滚烫,不觉就微微侧过头,将脑袋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她要羞死了。

    胸前传来濡湿温热的感觉,凌音纤细的腰肢不受控制的ting了起来。她*的上半身微微扬起,却更加让男人难耐。男人口一张就将那嫩红白腻纳入口中,随即贪/婪饥/渴的吮吸起来。有啧啧的水声在空阔的卧室响起,凌音敏感的身子微颤,便连那白皙无暇的羊脂玉趾,都不受控制的蜷缩起来。

    男人略带薄茧的大掌,却已经不满的再次顺着她纤柔的身体曲线缓缓下滑。划过肚脐,小腹,直到那处隐隐散着馨香的密/处。

    男人的手指一点点的进入其中,异物填/充的感觉让凌音不适的微扭了扭身子,脸颊却红的好似要滴出血来。只是。她也知道,今天这男人肯定不会再中途退场,因此,也只能继续难耐的等待着。

    身上的男人手指缓缓开辟着渠道,凌音凌音感觉到一点疼。更多的却是酸酸涨涨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似想要的更多。想要他更深入一点,……

    身/下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凌音更加羞窘。而她身上的男人,漆黑的风眸却更加深邃。他的眼眸不再是沉暗的如同黑夜一般颜色,而是一种血腥的,一种压抑已久,如今却完全暴露出来的侵略性。

    凌音现在才知道,这男人以前对她的侵略和占有和今天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之前那都是他狠狠压抑过后才展现出来的一面。而他压抑了这许几年,今天将会一起释/放。她便成了他忍受饥饿,忍耐潜伏了几年才捕获的猎物,她从他眼睛里看见了野性的力量与残暴,生命力第一次,凌音想逃。

    但是,男人那里容得下她现在临阵逃脱。

    他充满爆发力的胸膛。腰肢,长腿蓄满了强劲的爆发力,将她完整的压制在床/上。而他身上最具爆发力的一处,此刻已然如一个即将走上战场的将军一般直直ting/立。

    那般可观的尺寸,炙热的温度。坚硬的触感,凌音都一一感受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