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初到一九七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台全球限量版法拉利跑车风驰电掣般开到了别墅区门口,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美妇人的脚边。

    “夏天!你居然两天一夜不回家!”从车上下来个威风凛凛,上位气势卓著,长相儒雅的中老年美大叔。美大叔身穿超精致剪裁的修身套西,一米八五的挺拔身高让整套浅灰色西服挺括、线条流畅。里配高雅典朴紫罗兰颜色的鸡心领薄毛衫。这大叔无论是年少还是年老,都在不同时代顶着一张不同年龄人心中梦中情人的脸,严肃冷峻的盯着美妇人。

    “去看了一部心花路放的电影,然后一激动领我大侄女就飞了趟大理去泡吧,怎么了?”美妇人开始眨眼媚笑装傻。

    “你给我严肃点儿!党和人民对你这么多年的培养,就是让你顶着一脑袋的假钻四处去瞎溜达?对我这个一家之主不闻不问?你看看你这都穿的是什嘛!”帽子歪戴帽檐上撅,衣服上一堆玻璃片子,裤子还是掉腿地。下地干活也够不伦不类地。

    “我这叫嘻哈!还有啊,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头上这帽子闪闪亮亮的东西不是假钻,是施华洛世奇水晶!”看美大叔还要继续说教,美妇人夏天怒了,冲着法拉利车门就踢了一脚:“叶伯煊,你都多大岁数了?够骚包的了,这是新提的车吧?还红色的,即使让你寻着能飙车的地,你这岁数也离被吊销驾驶执照不远了!”

    美大叔抿唇想不服老,目视对面两天都没瞧着了的俏脸,叹口气:“走!回家!我开这车排队给你买了烤鸭!”

    美妇人夏天抱着双臂站在客厅落地窗边,看着夕阳西下,耳边听着某健的当你老了。2015年,我明明应该不到三十岁,可如今……如果不是那场穿越,回头看叶伯煊端着烤鸭摆手叫我,我想,假如爱有天意……

    1973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小北风儿呼呼的刮着,风吹的土房都能听到“沙沙”的声响。

    吱呀一声,一个鼻尖冻的通红,补丁围脖上还带着冰碴子的,一位178身高的小伙儿窜了进来:“娘,小妹儿还继续发热不?我都跟村东头老王叔说好了,借他家的驴车送小妹儿去县城医院呢。你快拿好铺盖包上小妹儿赶紧走吧。”

    呜呜咽咽的声音更响亮了。“娘的甜甜啊!你个死心眼的玩意儿,那知青哪能是你能惦记的呢?他家有权有势,咋能是咱村儿里姑娘配得上的呢?这回你病好了,我非得使劲揍你一顿,谁拦着我都不好使!”

    边哭着抹了把鼻涕,边絮叨着卷被子递给刚进屋那小伙儿。

    门帘掀起,一股冷风顺着门缝夹了进来。又进来一个浓眉小眼健硕的身躯:“孩儿他娘啊,你可别磨叨了!抓紧时间吧,说这些有个屁用?就你一天磨磨唧唧的吓唬闺女,她才啥都闷着,闷出股火来。”

    说着背起炕上的闺女,抓起被窝里灌着热水的点滴瓶子,准备拿这玩意取暖,给闺女暖脚丫子,抬脚先一步出屋了。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压的喘不上气来,嗓子眼儿也干痛干痛地。夏天心说:“难道刚汗蒸玩效果就这样?不对啊!洗浴大厅,大厅,完了……这是碰到坏男人要对老娘我动手动脚才被压的喘不上气吧!”

    一着急赶紧睁眼喊救命。“救”字已经卡到嗓子眼了,又被震惊地紧急刹住。这是哪啊?黑乎乎的屋子,白墙壁的下面还有东一道西一撇的黑印子。很明显是长时间人来人往的鞋踢的。

    “闺女啊,爹的好闺女啊?好点没?找你娘啊?”夏爱国看见自家丫头的大凤眼滴溜溜的乱转,脸又憋的有点红,以为闺女着急上厕所这是要找她娘呢。

    “啊!”一阵刺痛感袭来,头皮都似要炸开一般,夏天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这可吓坏了夏爱国。唬的夏爱国猛地站起,大喝一声:“甜甜!”

    病房门随之开了。年轻小伙儿和白大褂快速过去,又是量血压,又是翻夏天眼皮地一阵忙活,才略微松了口气。

    白大褂:“你说你这位同志,这姑娘好好地,你喊啥啊?不知道隔壁住着位七十多岁得心脏病的老人啊?你再把他吓没魂了呢?”

    夏爱国现在是啥也听不进去了,也不管白大褂说的啥,只一个劲儿的嚷嚷:“我闺女翻白眼了!你快救救啊?”

    前后脚跟着白大褂和年轻小伙儿进来地苏美丽,也就是夏天她娘,看着一碰到自家丫头就天老大他老二的夏爱国,很能震住场子般地快步走了过来,拍了夏爱国一下喝到:“人家大夫同志都说没事了,你消停地坐下!”

    夏爱国这才跟反应过来似的答应着,“嗳”地一声一屁股就坐地上了。他倒是忘记了着急抓给他闺女看病的大夫,早已经离他屁股下面的凳子两步远了。

    “噗!”白大褂憋不住笑了:“行了,同志,有事隔壁叫我吧。”赶紧撤离到隔壁去看得心脏病那位了。这是医院,这地儿得严肃。

    车轱辘撵着雪地的声音,在天还灰蒙蒙亮地时刻,被渲染地十分萧索。

    夏天整个人被棉被裹着。只要一有露头的迹象,那年轻小伙儿就用带着棉手套的大手紧紧压着,使劲攥紧着。边压着还边絮叨着:“一会儿就到家了,小妹儿再坚持坚持哈。”

    说实话夏天也没那个消遣的心情四处乱看,紧实点儿也暖和。她需要好好整理下她那月朦胧鸟朦胧的穿越心情。

    这个身体也叫夏天。16岁的年纪,文化程度高一,因为这个年代,读书这事儿被时代大环境戛然叫停了。

    爹娘都是东北省万吉县建国乡梨树村的农民。听听这地理名儿,估计将来她想要从农村跨越到城市发展,得需要翻山越岭地才能见到小汽车和大高楼。

    那年轻小伙儿二十岁,名叫夏秋,是这个身体的亲哥哥。是村儿里有名的文化人,但只读到初中毕业,没妹妹夏天厉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