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曹金花业务熟练,工作开展的文采斐然。

    “无处不在的风险,就像这自然界的狂风暴雨,向我们的生命袭来。保险是什么,就是在你头顶,撑开一把大伞,为你挡风遮雨……”

    木代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机会:“我没有钱……”

    “正是因为没有钱,才更加需要保险,你想想,大病、重灾,有钱人腰缠万贯,最多是多出点血,但我们穷人呢?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保险……”

    木代继续挣扎:“以前,我红姨给我买过保险……”

    “保险,是一个全面的保障体系。以前买过,不一定全面,意外险跟大病补偿是两个险种,大病补偿的,又不一定带住院补贴医疗,而且以前的险种设计很多漏洞……”

    一万三屁股粘着板凳面儿,往外挪了点,又往外挪了点。

    木代还在风暴中心垂死抵抗:“那个……我现在年纪还小,或许以后……”

    “正是因为年纪小,费率便宜,年轻时买更合算。你知道吗,同样的保额,20岁的人和40岁的人买,前者每年缴的保费几乎要便宜一半……年纪更大的,60岁的,想买保险公司都不让他买……”

    木代看出来了,跟曹金花,大概是不能对着干的。

    她站起身,朝人要了纸笔,三笔两绕的,写下了曹严华的号码。

    说的真挚诚恳:“我也觉得,我是挺需要一份保险的。但是,我的工资,是交给我哥的。要么这样,你去跟我哥说,他给钱,我就签单。”

    曹金花喜忧参半。

    喜的是眼前的姑娘终于松了口,自己展业的成绩不俗。

    忧的是此单看来不能立刻拿下,曹家屯里没信号,后续跟这姑娘的哥,大概还有一番口舌交锋。

    然而,平时的保险口号是怎么喊来着?

    ——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

    曹金花接了纸条在手上,细细看过:“你哥叫什么名字?”

    “叫曹……”木代说到一半改口,“叫henry。”

    都快坐到门口的一万三回过头来,手低下去,暗暗朝她比了个拇指,还没比划完,忽然撞上曹金花热情如火的目光。

    一万三吓了一跳,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她哥也是我哥,一个哥!”

    这样啊,曹金花看看一万三又看看木代,都是身材高挑,眉清目秀,不说不觉得,仔细看,是有点兄妹的范儿。

    她掏出手机,把henry的号码输进去,名字旁一短横,标注:一箭三雕。

    ***

    一万三屁股粘着板凳,几乎快挪到门口。

    青山家的小院热闹非凡,后几天要用的婚礼物料堆的满满当当,不时有小娃娃半张了嘴巴走近看他:“北京人?”

    北京人怎么了?一万三真心不理解,有这么稀罕吗,又不是北京猿人。

    木代过来,低声问:“你觉得会跟她有关吗?”

    以自己混迹道上多年的一对毒眼,一万三给出结论:“我觉得她真就是一卖保险的。”

    木代把手里的笔递给他。

    一万三接的莫名其妙。

    “刚刚找纸笔写号码,屋里的人顺手从窗台边儿摸了一支,记得那封信背面那行小字吗?就是用这支笔写的。”

    一万三半眯了眼,脑子里描摹当时的情景。

    或许就在这间房子里,青山写好了信,折好了塞进信封,还没来得及封口,被人临时叫出去,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悄悄进来,摸起笔,飞快地添了那么两行,又原样塞回……

    这人是谁呢?新媳妇?

    木代抬起头,看正从院子中间走过的青山:“青山,我什么时候能见见新娘子啊?”

    满院的娃儿起哄,青山搓着手,黑里泛黄的面皮儿上又添层红。

    他拦住边上过来的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叫她七婶,比比划划说了几句之后,七婶笑着看木代。

    “论理,新娘子礼前不见外人,尤其不能见爷们儿。你这个……”

    她拿嘴努了努一万三:“这个小兄弟肯定不能见。但青山说,你是个姑娘家,又是北京来的……”

    她冲木代招手:“来,来,跟我进。”

    木代朝一万三挤挤眼,三两步蹦跶到七婶身边,低着头笑,一派即将要见新娘子的雀跃单纯。

    穿过堂屋,门一关,后院里一派清静,跟前院简直两个世界。

    七婶跟木代拉家常,说的都是新娘子,新娘子家没什么人,婚宴的喜客都是跟曹家屯沾亲带故的;新娘子起先是在县里打工的,跟青山好了也没多久,但青山年纪也大了——在乡下地方,二十五六的人,大部分都做爹了……

    到了门口,敲敲门:“亚凤?”

    顺手一推。

    屋里大床上,原本坐着人的,几乎是在门被推开的同时,那人受惊般迅速缩到墙角,还拉住了被子盖住,只露半张脸,还有一双惊怔不定的眼睛。

    她好像很害怕,怕陌生人,也怕这个七婶。

    七婶说:“怎么了啊亚凤,怕生也不是这么怕的啊。”

    说着过去,亚凤瑟缩着,抬起眼看了眼七婶的脸色,又慢慢的从被窝里出来了。

    木代的心砰砰跳。

    亚凤看起来很小,似乎才十**岁,身量也小,皮肤很白,纤弱的白,眼神怯怯的,目光偶尔触到她的,赶紧避开,垂在身侧的手一直捻衣角。

    七婶回头朝木代笑:“这孩子,今天怪里怪气的。”

    木代也笑:“新娘子怕生呢。”

    她注意到,当七婶说“这是北京来的客人”的时候,亚凤的眼睛里,忽然惊喜的一亮。

    但她并不跟木代说话,只是低着头,偶尔木代问她一句,她习惯性地先看七婶的脸,等七婶脸上带着笑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