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商代,舞乐并非供人亵玩的淫乐之技。那是贵族必备技能之一。宴饮到了□□,若是不能纵情来上一曲,那是要被人家笑话的。就是那些个神仙,也会把自己的经历,编成歌儿,出场前唱上一唱,省得道友带着迷茫的眼神道“幸会”。帝辛也曾在这上面下过苦功夫,荒废了些时日,又重新捡起——虽不能博得满堂喝彩,拿出来也不会丢人。

    叶笛不过是山村顽童的玩意,难登大雅之堂。帝辛吹奏叶笛,只勉强称得上流畅。很多时候,曲子好不好听,在演奏的那个人,更在听的那个人。

    通天微微勾起唇角,神色惬意。

    帝辛吹奏叶笛,不经意间瞄到了通天微微含笑的侧脸,心中一动,不由想起许仙那句“你家美人儿”。

    帝辛是谁?那是把脸皮修炼得比城墙还厚的存在,怎会为了这点儿突然冒出来的念头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他心思一转,唇角的曲调变得婉转缠绵。

    通天或许听出来了,或许压根儿没注意,唇角的弧度却是愈发的柔和。

    就在这时,前方走来了一个和尚。那和尚年岁不小,眉毛已经白了,脸上也爬满皱纹,步伐矫健,好似年轻人一般。他是一个真正的佛修,颇有几分道行。在仙道不传的人间,已经算得上是高手了。

    一个路过的和尚而已。

    帝辛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只是,到底没了继续吹奏的兴致。他把叶子随手一丢,那叶子打着旋儿,落在漫山杂草中,再不可见。

    通天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本就对西方二人无甚好感。一个尚未得道的佛门弟子,值得他在意吗?

    不多时,那和尚已走到近前。

    山路狭窄,仅容两人并肩而行。帝辛与通天本是并肩而行,见那和尚走近,他落后半步,走在通天身后,让那和尚通过。

    那和尚单掌竖在胸前,微微弯腰,算是谢过帝辛给他方便。

    待那和尚走过,帝辛再次与通天并肩而行。

    “施主留步!”身后传来略显匆忙的脚步,却是那和尚追了上来。

    通天虽不喜西方二人,对佛门亦无甚好感,却还不至于时时刻刻用目中无人彰显自身高冷。而帝辛在大多数时候,还是乐意花点儿气力,将面子做得好看的。

    他二人停住脚步,向那和尚看去。

    那和尚快步走到近前,道:“贫僧法海,见过两位施主。”

    “大师有何指教?”帝辛问道。

    “施主你身染妖气,若是……”法海说道。这话不假。帝辛与许仙交好,许仙家中有两妖五鬼,难免沾上一丝妖气。这丝妖气如此微薄,连许仙那等凡人都没事,帝辛更不会有事。想要将妖气洗去需使用法术。他干脆放着没管。

    好吧,即使正统的修真,也有囊中羞涩的时候——帝辛把法海当成了那种“大师”。不耐烦应付“大师”,他打断了法海的话,不悦地说:“你这和尚,好不晓事,没看清贫道的打扮吗?”自佛门东进以来,道与佛,时而相爱,时而相杀。他们同为方外之人,情势艰难时,互帮互助了许多回,颇有惺惺相惜之意。而情势大好之时,他们又会为了道统你争我夺,生死仇敌般的打死打活。帝辛在扮演年轻气盛的道士。

    先前瞧着帝辛虽然穿着道袍,身上却无修为,旁边那位,又是江湖人打扮,法海便以为他只是打着方外之人身份的江湖人。现在听帝辛这么说,虽不知他是隐了修为的道修,还是一心研读道经的凡人,法海仍是行礼致歉道:“阿弥陀佛,原来是道友,贫僧失敬。道友身上的妖气,来自一为祸人间的白蛇妖,贫僧追寻她多时,还请道友告知那妖物的去向。”既然是道士,有些话就可以明说了。平心而论,白素贞的妖气真的不重。只是,法海与白素贞有旧。有白素贞这个拉仇恨的,什么小青、五鬼的,都被法海忽略了。

    “大师有本事追妖,自己去找便是。”帝辛事不关己地说。

    “这位道友!”法海略带焦急地说,“那白蛇妖留在凡间一日,便不知有几人遇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模样,还真有那么点儿忧国忧民的意思。

    “那大师更要努力了。”帝辛凉凉地说,“贫道就不打扰大师捉妖了。”

    法海是修炼有成的高僧,京城达官显贵的座上宾,哪有低声下气求人的时候?眼见着这道士不肯帮忙,旁边那位更是连话都不说一句,法海不再多言,只草草一礼,向着帝辛与通天来的方向,快步走去。既然那道士身上有那白蛇妖的妖气,循着他们来处寻找,总会有所收获。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