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9:大结局,谢谢亲们一路相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失明了……

    这念头再传来,他被程思琪握着的一只手都倏然僵硬了。

    无法思考。

    他就那样睁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前方,好像所有神智被尽数抽离一般,愣了。

    程思琪紧咬唇看着他,半晌,弯下腰将脸颊贴在他干燥宽大的手心里,声音小小道:“没事的,还有我。”

    宋望不说话。

    她的眼泪便流到他手心里去,一片濡湿。

    这情况突如其来,别说宋望,饶是她,也有点不知所措,不敢抬眼看他,第一次,发觉原来自己这般软弱。

    宋望手指动了动,摸到她眼泪,依旧说不出话来。

    恐慌侵袭着他。

    黑暗淹没了他,他听得见程思琪的说话声,甚至听得见她薄薄的呼吸声,他感觉得到她,却看不见她。

    看不见……

    宋望心中惊痛,要抽离自己一只手。

    程思琪猛地扑过去抱紧他,脸颊摩挲着他温热的脸颊,哽咽道:“不要。你是不是又想推开我,不许你这样,你说过的,这一生再也不离开……”

    她一开口就带着哭腔,声音里满是慌张。

    宋望愣了一下,抬起一只手抱紧她后背,低声道:“思琪。”

    “你的结婚誓言,你别忘。”程思琪泪如雨下,“你要……要是再和以前一样推开我,我就……就……”

    她说了半天话,最终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在害怕。

    前世到今生,他们的关系一直由宋望把握,他是她所有的支柱和信念,他若是驱赶推开她,无论多少次,她都无法承受。

    她受不了他的冷淡和厌恶,哪怕是佯装的也不行。

    “不会,”宋望摸着她脸蛋,声音低低道,“我说过了,永远不会再离开你,生生世世。”

    “嗯。”程思琪破涕为笑,侧头亲了亲他唇角。

    爬上床,和他挤进一个被子里。

    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将一张脸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低低道:“你别害怕。”

    “还有你。”宋望扯动唇角笑了笑,“你说的。”

    “嗯。”程思琪长长舒了一口气,“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头疼吗?需要叫急诊医生吗?”

    “明天吧。”宋望探手环抱她,在黑暗里摸着她的脸。

    他触碰过她无数次,可从来没有如此这般的小心翼翼过,程思琪觉得心酸,可更软弱的情绪她不能再表现出来,她须得平静地接受眼下这样的他。

    她平静一些,他应该会好受一些吧?

    她柔顺地偎依在他怀里,胡乱想着,许是因为太累,没一会,竟很快地睡了过去。

    宋望捧着她的脸,将她脸颊靠在自己颈窝里。

    今生和前世不一样,眼下的他,也和前生的他不一样,他对怀里这小女人,爱入骨髓,怎么舍得推开她。

    前生会推开她,可眼下,无论如何都不舍得了。

    还有孩子……

    想到家里三个软乎乎的孩子,宋望一颗心被搅得生疼,有些无法呼吸。

    该怎么办?

    他想了一整夜,竟是一无所获。

    直到天明。

    赵青很早过来,提着早餐一路到病房,就看到睁着眼睛的他,愣一下,惊喜道:“大哥醒了?”

    “小点声。”宋望朝着他的方向道。

    低头将程思琪往他怀里又揽了揽,轻声发问道:“几点了?”

    赵青没事说话,提着早餐立在床边,有些迟疑地看着他。

    宋望能感觉到他的注视,抿唇道:“我看不见了。”

    “大哥你……”赵青语调一顿,半晌说不出话来,只看着一脸平静的宋望,嘴唇颤动。

    “失明了。”宋望笑了笑。

    “七点多。”赵青看着他唇角浅淡的笑意,小心翼翼道,“一会上了班,我叫医生过来。”

    “好。”宋望摸着程思琪的脸颊的,小声询问道,“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三十多个小时吧。”赵青道。

    “她一直守着我?”

    “是。”赵青看一眼程思琪露在被子外的半张脸,略微想了想,又小声道,“大嫂知道了?”

    “知道了。”宋望说着话,神色依旧平静。

    赵青却有点看不下去,他提着早餐的一只手都僵硬,目光不想落在宋望的身上,却又忍不住落在他身上。

    自己这大哥是多么骄傲的人,他自然知道。

    可眼下,他浅浅笑着,一脸平静地告诉他,他失明了?

    看不见了……

    赵青将手里的早餐先放在桌子上,去外面守着,他需要调整呼吸,理一理思绪。

    总归,大嫂没醒,他抱着她便不可能起床。

    自然先没办法吃早餐。

    赵青胡思乱想着,不知道是不是该通知一下李侯他们,走动两步在角落抽了两根烟,一直安静地等着。

    九点多的时候,程思琪才醒来。

    她在宋望怀里。

    一仰头便磕到他的下巴,听到他闷哼了一声。

    连忙摸着他的脸查看。

    “我没事。”宋望握上她的手,拉她到自己怀里,紧紧抱了一下,小声道:“早安。”

    “早安。”程思琪咬唇说了一句,和他静静地抱了一会,慢慢坐起身来。

    她昨夜太累,没有脱衣服。

    宋望神游九天,也忘了帮她脱衣服。

    窝在他怀里安心地睡了一整晚,其实肩膀稍微有些不舒服。

    程思琪下了床。

    刚站在床边,又是一愣。

    宋望拉着她的手。

    他唇角带着很浅很平静的笑容,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失落和软弱,可他像个孩子一样,下意识的拉着她的手。

    其实以前也这样。

    在很多次她早上起身的时候,宋望会坏笑着拉她的手,将她拉回到自己怀里去,再欺负一通。

    可此刻,不比往昔。

    程思琪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依旧和平时一般漂亮,眼尾微微上调,带着点缠绵不尽的风流意蕴,可,仅此而已。

    那双眼眸里没有她。

    “怎么不说话?”宋望用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背,从床上坐起来,“快去洗漱,完了扶我去,赵青都买了早餐了。”

    “嗯。”程思琪轻轻应了一声,目光落在宋望抓着她的那只手上。

    她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紧抿着唇,不舍得挣开。

    宋望意识到,慢慢松开她的手。

    程思琪转身往洗手间里而去,一步一步,慢慢走远。

    宋望低着头,小心地辨别着她的声音,他努力将眼睛睁大些,却发现根本是徒劳。

    洗手间里水声传来,他猛地攥紧了手边的被子,闭着眼睛重重呼吸了一口。

    “大哥?”边上赵青的声音又将他猛然惊醒。

    他情绪太激动,根本没听见他何时进来,情绪失控的样子有没有被他看见,软弱抓狂的样子有没有被他看见?

    不知道……

    宋望胡乱地想着,也没说话,赵青看着他略显阴郁的眉眼,试探道:“我去找晏教授过来?”

    “去吧。”宋望淡淡地发了话。

    赵青松了一口气,连忙转身,去请了晏少卿。

    等两人再回来,宋望已经被程思琪扶着下了床,桌上的早餐有动过的痕迹,显然两人用了点。

    宋望看不见,即便听见有人走近也不吭声。

    程思琪客气起身,唤了声:“晏教授。”

    “嗯。”晏少卿垂眸看了她一眼,神色比以往温和许多,带着点安抚意味,俯身帮宋望检查。

    他的眼睛还是和以往一样漂亮。

    “能感觉到光吗?”晏少卿直起身发问。

    “有点感觉,”宋望若有所思道,“昨夜醒来是一片漆黑,今天强一些,可也看不见什么东西。”

    “应该是视神经损伤。”晏少卿微微点头,“得去眼科做个详细检查。”

    “会好吗?”宋望仰头朝向他发问。

    “难说。”晏少卿伸手摩挲着眉心,道,“先做个检查吧,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行。”宋望点点头。

    程思琪扶着他起身,跟着晏少卿和赵青两人往眼科去。

    检查完,坐诊的老教授拿着片子看了良久,递给边上的晏少卿,起身到了宋望跟前,低头伸手看两下他眼睛,又问道:“有没有光感?”

    “现在有一些,不过什么也看不见。”

    “痛感呢?”医生左右端详着,继续发问道,“有没有疼痛感,眼睛发涩发痒?”

    “没有。”宋望想想道。

    “轻微的视神经损伤,”老医生看了晏少卿一眼,扭过头来温声道,“别有压力,失明是暂时性的,不建议再动手术,先药物治疗,三个月之内应该可以逐渐恢复。”

    “真的吗?”程思琪长长松了一口气,“用药就可以?”

    “情况不算严重。”老医生笑笑道,“视神经减压术需要开颅,他这情况不建议再动手术,先用药看看,一月内应该就有明显效果。”

    “谢谢您。”程思琪紧紧握拳笑着道。

    “不客气。”医生坐回位子上,开了处方,建议道,“最好每周来医院复查一次,药物恢复不行的话可能还得安排手术。”

    “知道了。”程思琪连忙应了一声,宋望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赵青拿了药,两个人陪着他重新回了病房。

    考虑到他刚做完手术,便暂时没有回家,继续住院。

    与此同时——

    他眼睛受伤的消息自然惊动了靳允浩。

    下午三点多,靳允卿和邵正泽便闻讯来了医院。

    许依依怀了第二胎生产在即,邵正泽并没有带她,靳允卿却带着江蔚然,几个人前后脚到了病房。

    宋望刚吃过午饭,靠坐在床上和程思琪说话。

    听见脚步声,似乎是意外地蹙眉道:“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听出谁的脚步声了?”靳允卿知道的情况详细些,不算忧心,将带来的果篮和鲜花放到一边,笑着问了句。

    “还能有谁?”宋望也笑一声,“谁走路从来一个节拍?”

    “看来你不算太严重。”邵正泽走两步到了病床前,询问道,“医生怎么说?”

    “暂时性的,”宋望挑眉道,“过些天就能好。”

    “那就好。”邵正泽点点头,示意王俊将带来的礼品放边上,给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

    靳允卿直接坐床边,圈着江蔚然坐下,想想道:“医生说彻底恢复得多久?”

    “可能三个月。”程思琪给两人分别递了一杯水。

    靳允卿抿了口,将水杯递给手边的江蔚然,和她面面相觑,半晌,若有所思道:“那就推迟些好了。”

    “什么?”宋望疑惑道。

    “我和然然预备七夕举行婚礼的,还有三十九天。”靳允卿抬眸看他,笑笑道,“推迟好了,总得等你好了才行。”

    “这么突然?”邵正泽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我也没听允浩说起。”

    “前一个月就在准备了,”靳允卿揉着江蔚然头发道,“正准备过几天通知你们。”

    “得,我成破坏你婚礼的罪魁祸首了。”宋望笑笑道,“蔚然来了?心里得恨死我了。”

    “不会的。”江蔚然忙道,“表哥你好好治病才要紧。”

    “哈。”宋望忍不住笑一声,慢条斯理道,“我就开个玩笑。”

    “哦。”江蔚然红着脸窝到了靳允卿怀里。

    靳允卿伸手刮了刮她的脸,病房里一众人忍俊不禁,齐齐笑出声,也丝毫没有因宋望的眼睛暂时看不见而悲伤惆怅。

    离开的时候,走在后面的靳允卿更是忍不住多看了睁着眼睛的宋望一眼,唇角含着柔和的一抹笑。

    他从小身子骨不好,和京城同辈的孩子都距离远一些。

    直到宋望出现。

    同辈这些孩子基本上都十六七岁,暑假里被送到军营一起训练。

    他是央求了爷爷和妈妈,才能跟去。

    靳允浩和邵正泽自然非常照顾他,甚至,一起去的所有人都挺照顾他,包括专门训练他们的教官。

    除了宋望。

    他从来不将他当成病号,说话做事都从不顾及,却最让他舒服,一来二去,反而和他走得最近。

    成了往来最多的那一个好伙伴。

    靳允卿淡淡想着,也并不担心他,搂着江蔚然离开了医院。

    宋望继续住院十一天。

    眼睛没复明,却能慢慢看到点影像,正如医生所说的逐渐康复中。

    两个人实在想孩子,在第十一天下午回家。

    宋望眼睛暂时性失明的消息家里一众人自然知道,程瑜开了门,客厅里的司机大叔和秦少游、思源都站起身看他。

    原本在沙发上玩耍、发呆的三个小家伙更是急忙顺着沙发滑下去,迈着小短腿,喊着“爸爸妈妈”就往两人跟前扑。

    程思琪弯腰抱了宋佑安,宋望也下意识蹲下身抱了其他两个。

    却没像以往一样直接站起身。

    程思琪连忙将宋佑安放下,从左到右揉了下三个小家伙的脑袋,笑着道:“妈妈有个事情说。”

    “嗯哪。”三个小鬼头齐齐点头,扬起脸蛋看她。

    “爸爸生病了,”程思琪俯身看着三人,一本正经道,“所以他眼睛暂时看不见,以后不要让爸爸抱,吃饭玩游戏也都自己来,等爸爸好了再陪你们好吗?”

    “眼睛看不见?”三个小鬼头仰头打量着宋望。

    宋佑安第一个开口道:“可是爸爸还和以前一样帅!”

    宋佑予紧跟着道:“我一向最乖了,从来不麻烦爸爸,哦,那以后上楼梯怎么办?”他仰头看向程思琪,“妈妈你可以抱我吗?”

    “佑予都快三岁了,小小男子汉,以后自己上楼好吗?”程思琪揉揉他脑袋,轻笑道。

    “唔。”宋佑予扁着嘴低下头去,一直没开口的予安想了想,一本正经道,“爸爸看不见还有我们呀,我们可以帮他看,我们三个有六只眼睛呢。”

    “真乖。”程思琪忍不住俯身抱他一下,眼睛里迸出泪花来。

    “妈妈不哭。”宋予安用胖乎乎的小手帮她抹眼泪,剩下两个更是连忙抱着她的腿,来回蹭着撒娇。

    “没事,妈妈高兴。”程思琪笑着拍拍三个人的小脑袋,站直了扶着宋望往客厅里走。

    程瑜和司机大叔等人连忙抱了三个孩子去边上玩。

    赵青一直看着两人,又看看程瑜,欲言又止。

    程思琪有了孩子,眼下应该不到两个月,不显怀,可总归挺危险的,这样一直亲力亲为地照顾着他们大哥,他看着都揪心。

    可偏生,程思琪还专门叮咛他暂时保密,说是怕众人忧心。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她应当是觉得没人能比她更贴心地照顾他们大哥。

    赵青胡思乱想着,程思琪已经扶着宋望上楼,进了房间。

    这过程,宋望很安静,即便那会对着三个孩子,也没有怎么说话,觉得自己挺无用。

    他急着康复。

    虽然眼下看不见东西也就十多天,虽然医生说三个月肯定康复,这些天个中滋味还是只有他自己明白。

    吃饭穿衣这些事都需要程思琪帮忙,他像个废人。

    “洗澡吧?”程思琪轻软的声音落在他耳边。

    宋望伸手握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紧紧搂抱。

    他下巴抵在她肩头,久久不说话,程思琪心疼不已,小声道:“没事的,你别有压力,医生已经说了,三个月肯定能康复。”

    “我知道。”宋望低声道,“可是我一刻都不能再等了。思琪,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想看见你。”

    “我在这。”程思琪握着他的手摸上自己的脸,笑着道,“我一直在你身边,等你复明,第一个就能看见我的。”

    “好。”宋望笑起来。

    “洗澡吧,”程思琪解着他衬衫纽扣,柔声道,“我帮你洗,有没有觉得很荣幸?”

    “必须荣幸。”宋望眼眸弯了弯,俯身自己脱了西裤。

    程思琪和他一起进了浴室。

    调了水温,温热的水花淋下来,将两个人笼罩在一方天地里。

    程思琪也脱了衣服,宋望摸得到她,手指从她光滑紧致的肌肤上缓缓移过,感受着水花从指间流淌,有些心猿意马。

    他在哗哗的水声中低头,准确无误地吻上她。

    一只手拥着她的后背,揉搓着她海藻般浓密的头发,一只手顺着她窈窕的曲线一直往下,沉默着侵犯。

    程思琪倏然紧张起来,浑身都崩成一条僵硬的线。

    宋望的吻越发缠绵轻柔,从她水润的唇上移开,自脖颈上往下滑。

    他的嘴唇和手指一起点火,即便在水里,她也烧得浑身滚烫。

    “宋望。”程思琪声音沙哑地唤了一句。

    “想了吧。”宋望捻了捻手指,低笑着呢喃道。

    “不行。”程思琪喘息着握上他的手,滚烫的脸颊紧贴上他温热紧绷的胸膛,结巴道,“不行的。”

    “怎么……”宋望停下动作,转而捧着她的脸,指腹轻轻摩挲。

    程思琪在他怀里深呼吸。

    为难不已。

    两人已经回了家,有些事总无法避免,即便他暂时失明也不影响,她逃不开,避不掉。

    “我怀孕了。”程思琪小声道,“快两个月了,不能做。”

    宋望揉捏她脸颊的手指倏然僵硬。

    “就是上一次检查的时候,”程思琪抱着他的腰,“检查结果是怀孕了,我当时撒谎了。”

    宋望一只手揽着她不说话。

    “别生气好吗?”程思琪小心翼翼道,“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怕你担心。”

    “傻子。”宋望一只手揉着她头发,将她重重揉到怀里去,粗喘道,“你得心疼死我。”

    “我爱你。”程思琪紧紧抱着他,“我知道这段时间你难受,别难受好吗?有我陪着你,无论怎么样,我都永远在你身边。宋望,我永远在。”

    “我知道。”宋望摸着她的脸,哭笑不得,“失落难免的,可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厉害,医生都说了会康复,别哭了。”

    “嗯。”程思琪破涕为笑,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上,轻声道,“宝宝很乖的,从来都不闹我,我估计是个女孩呢。”

    “你的贴心小棉袄。”宋望轻笑道,“等我复明了应该会有胎动了。”

    “嗯。”程思琪小声应了,抱着他的腰声音小小地说着话。

    等两个人洗完,到了下午七点多。

    知道程思琪怀了孩子,宋望自然不会瞒着,晚饭间告诉了程瑜等人,顺带着让三个孩子以后晚上和她一起睡。

    他看不见,程思琪一个人自然没办法照顾孩子,尤其她怀着身孕,磕碰到都是麻烦。

    最缠人的宋佑安自然不愿意,不过听到程思琪以后每天都在家里陪着他,也勉强接受了以后晚上和外婆一起睡。

    这接下来的一个月,程思琪和宋望一直在家,寸步不离。

    寰宇和橙光的一切事宜暂时放手,董事会也选了代理总裁处理工作。

    两个人不露面,甚至连微博也无心去看,粉丝们嗷嗷吵了一段时间终于发觉不对劲。

    宋望和程思琪差不多一个多月都没有更新过微博。

    照片文字没有,最新动态没有。

    粉丝们忧心忡忡,小部分粉丝又觉得失落,评论区抱怨了起来,不知怎的竟是引发一场粉丝之间的骂战。

    大多数人自然是依旧爱着这一对,有些情绪极端的却觉得程思琪算不得一个好偶像,漠视粉丝感情。

    更离谱的,猜测两人感情出现危机,闹离婚的都有。

    这样的情况下,媒体记者终于忍不住出动了。

    九月十三日,华夏传媒大学开学报到。

    许多媒体记者早早守在了学校门口,等着程思琪出现,可最终,有记者从九月十三日守到了九月十四日,都根本未曾见到程思琪。

    到了第三日,有小道消息称:“程思琪办了休学手续。”

    刚考上研究生,又休学一年?

    这消息传上网,关于两人婚变的消息又喧嚣尘上。

    橙光公关部都有点焦头烂额,偏生,除了特别相熟的几个人,基本上没人能说清楚这两人到底怎么了。

    这事情解决起来其实特别简单,只需要程思琪和宋望发声否认即可,可知道内情的人,却是没人能在这种时候用这种事情去烦扰两人。

    以至于,程思琪和宋望是当真不知道。

    毕竟,程思琪从来没有刷微博的习惯,宋望眼睛看不见,她又怀着身孕,在家里基本上已经脱离了手机这些东西。

    到最后,谣言传了一天多,在外地拍戏的楚滢从剧组工作人员的闲聊中意外得知。

    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程思琪。

    彼时,程思琪正在厨房里给几个孩子准备水果沙拉。

    看到楚滢来电,一侧肩头夹着电话“喂”了一声,还挺放松。

    “思琪?”楚滢试探地唤了一声,听见她声音轻松,不由疑惑道,“你最近在哪?”

    “家啊。”程思琪笑笑道。

    “你没去学校报到?”

    “嗯,”程思琪切好水果,用手拿着电话,略微想想道,“休学了一年。”

    “怎么了?”楚滢声音里带着点紧张道,“你和表哥没事吧?”

    “没事。”程思琪以为她知道了宋望暂时性失明的事情,笑笑道,“他已经差不多快好了,怕外公他们担心,所以没告诉你们……”

    “啊?”楚滢疑惑出声,程思琪刚要回答,外面客厅里突然传来“啪”的一声,随后,想起了一道嘹亮慌张的哭声。

    程思琪愣了一秒,直接将手机放在料理台上,跑了出去。

    看到客厅里的一幕。

    宋望摔倒在地上,手边膝盖下都是玻璃碴和水渍,宋予安摔在他身边不远处,举着一只手大哭,手上还带着血。

    予安很乖,每当宋望坐在沙发上,他都第一时间倒水给他喝。

    程思琪嗓子里一个音都发不出来,下意识第一时间奔了过去,抱起宋予安放在了手边的沙发上。

    不敢去碰玻璃碴中的宋望。

    他手下都是血,一双眼睛也好像充血了一般红。

    “妈妈!”沙发上坐着的宋佑予和宋佑安也好像被吓到般,大哭起来,程瑜从洗手间里急步出来,也狠狠愣了一下。

    她身后,两个佣人从厅堂外快步进来,也有点手足无措。

    再反映过来,程瑜连忙抱了宋予安去边上,检查他手上的伤口。

    程思琪看着宋望,半晌,故作轻松地笑着道:“你先别动,我扫一下玻璃碴,是予安要倒水给你喝吧,是不是摔倒了?”

    宋望不说话,站着的佣人已经拿了笤帚和抹布过来,小心地打扫地面。

    程思琪扶着宋望起身,将他安置在沙发上。

    宋望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握着,嫣红的鲜血从他指缝里流出来,程思琪被吓到,连忙去掰他的手,小声道:“松开,你松开。”

    宋望依言松开手,手心里交错的血口便出现在她眼前。

    程思琪不敢看她,她低头拿了程瑜递过的小镊子帮他清理,能感觉到他身上僵硬而冷峻的气息。

    不知怎的,想起了前世的宋望。

    那个横眉冷眼,再三驱赶她的宋望。

    怎么会摔倒呢,他的眼睛已经可以模糊地看见人影了,怎么会摔倒呢,还在三个孩子面前摔得这样狼狈。

    他心里在想什么,此生一直骄傲恣意的他,在想什么。

    程思琪凝神屏息地帮他清理了手心的玻璃碴,又查看了一下他的膝盖,才略微放心些,准备用纱布帮他包扎一下手。

    宋望却突然开口道:“打电话叫赵青。”

    “怎么了?”程思琪抿唇看了他一眼,“那我再帮你看看手?”

    她以为她处理的伤口不能让他满意。

    “打电话叫赵青吧,”宋望声音低低道,“我伤到眼睛了。”

    宋予安突然摔倒,他着急去抱他,感觉到有玻璃碎碴崩进了眼睛里,也不知还在不在,两只眼睛都是灼烫地疼着。

    程思琪条件反射去看他的眼睛,两只眼睛都好像充血一样地红着。

    她心跳倏然间漏跳一拍。

    赵青很快赶到,和李侯、程谦一起,送两人到了医院。

    给宋望看眼睛的老教授刚好坐诊,脸色沉重地检查了大半天,又看了看程思琪微微隆起的小腹,竟是不忍心说话。

    诊室里气氛让人窒息。

    程思琪小声道:“要紧吗?”

    “眼角膜损伤。”老医生脸色凝重道。

    程思琪身子晃了晃,被边上的赵青及时扶了一把。

    老医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会永久性失明?”宋望低声问了句。

    “也不至于,”医生拿过片子又看一眼,若有所思道,“只是更麻烦很多,眼角膜损伤到这种程度,必须进行眼角膜移植术了,得等。”

    “做了手术会好吗?”宋望又道。

    “难说了。”医生道,“原本恢复的很好,可眼下得等眼角膜,这时间长短不定,拖得越久越是麻烦。”

    “知道了。”宋望淡淡地点了一下头。

    “要不住院吧?”医生看了程思琪一眼,建议道,“角膜离体后必须四十八小时内移植到患者眼中,这些年一直供应不足,现在前面等着手术的也有几十号病患,情况并不乐观。可他这情况比一般人特殊些,建议住院观察,过几天看看要不要结合中医疗法,避免时间过长造成视神经坏死。”

    “好。”程思琪一只手按着心口,点头应了一声。

    李侯去办住院手续,赵青扶着程思琪站起身,往住院部走。

    程思琪跟在后面,程谦扶着她。

    眼见她神色痴痴地看着宋望的背影,程谦都觉得不忍心,小声道:“别太担心了,大哥吉人自有天相。”

    “有吗?”程思琪侧头看了他一眼。

    “嗯?”程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吉人自有天相?”程思琪没看他,苦笑道,“我以前一直以为命运是公平的,所有的苦难到最后都会得到救赎,可现在……”

    她看着宋望的背影,哽咽难言。

    命运对她也许足够公平,可命运对宋望,从来不公平。

    她竟是觉得恨。

    从来没有一刻这样恼怒,也从来没有一刻这样心疼。

    天伦医院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医院,可刚才的老教授说的很明白,眼角膜多年供应不足。

    前面排队等着移植的有几十人,得多长时间能轮到宋望呢?

    也许三五月,也许一两年……

    他的眼睛,能等到这么久吗?

    每年有多少人会在生前就签下死后的眼角膜捐赠书,只想想,她都觉得恐慌和压力排山倒海而来。

    程思琪急促呼吸了两下,眼前一黑,突然朝前面栽过去。

    “小心。”程谦眼疾手快扶稳她,眼见她双眼紧闭,更是倏然着急起来,对上回头的两个人。

    宋望没听见程思琪的声音,神色倏然变了,扶着他的赵青连忙道:“你别担心,大嫂应该是有点累了。”

    话音落地,赵青直接叫住了边上路过的护士。

    几个人手忙脚乱地送程思琪去妇产科检查。

    “急火攻心加劳心过度,别紧张,休息一会就会醒过来,”上了年龄的女医生检查完,看了眼站着的几个男人,叮咛道,“孕妇情绪不稳对胎儿影响很大,得让她尽量保持心情愉悦。”

    “是。”几个男人连忙齐齐应声。

    医生又看了眼宋望,叹息了一声,离开病房。

    像同情又像遗憾……

    宋望微微闭了闭疼痛的眼睛,在心里重重叹息了一声。

    不一会,李侯过来,他被安排住了院,程思琪还未醒,被护士移到了他的病房里,另外一张病床上。

    赵青、程谦和李侯分了工,一个留下照看,一个回家拿东西,一个出院买些水果吃食。

    与此同时,网上的粉丝在经历了一天的混战之后,齐齐失声。

    十分钟以前,不具名网友爆料了宋望失明的消息引起粉丝围攻,却因为煞有其事的补充说明让许多粉丝慢慢相信。

    这消息在网上传播了一会,程思琪怀孕的消息也被网友爆料了出去。

    娱乐圈一片哗然。

    先前被突然挂了电话的楚滢犹豫着给程思琪重新拨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相熟的徐尧等人也陆续得了消息,拨电话,无人接听。

    到最后,在厨房里一直响着的手机被程瑜发现,她接通了正巧打进来的一个电话。

    是江远。

    程瑜知道他,犹豫了半天也没隐瞒,感谢了他关心,挂了电话。

    让回家取东西的赵青将手机带去了医院。

    医院里——

    宋望的电话也差点被打爆,基本上都是李侯接的。

    得了消息的楚老爷子差点急晕过去,第一时间到了医院,拿着拐杖就敲打了李侯几下,看着病房里两个人痛心疾首。

    宋望一直没睡,眼睛受了伤,缠了一圈纱布。

    程思琪也刚醒,就站在他床边,有点手足无措地看着楚老爷子,抿唇唤了声:“外公。”

    “坐下坐下。”楚老爷子看着她连忙道,“怎么出这么大的事都不通知我,你们俩是想气死我?要不是楚沐,我现在还被瞒在鼓里!”

    “这不是不想让您担心。”宋望状若轻松地笑了笑。

    “能不担心吗?”老爷子看着他,无奈地叹了一声,又连忙看向程思琪安慰道,“你别着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肯定没事的,等他情况好转些就安排手术,复明没问题。”

    程思琪勉强笑了下。

    宋望抑郁地“哼”了一声,开口道:“你以为眼角膜移植术那么容易,最起码有了角膜才行。”

    “我说有就会有。”老爷子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安抚道,“你别着急,再等等,我们一起想办法。”

    “我没着急。”宋望伸手摸到程思琪手腕,懒洋洋笑一下,“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挺好的。”

    “德行!”老爷子蹙着眉骂他一句,犹豫道,“思琪怀着身孕整天待在医院能行吗?要不让她先回家。”

    “不可能。”宋望直接打断他,“我老婆得一直陪着我,我这都看不见了,她不照顾我谁照顾我?!”

    “你这!”老爷子被他扬着下巴的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宋望不以为意,程思琪却难得的笑出了声。

    听见她笑声,宋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蕴藉了许久的烦闷也散了些,他握紧了程思琪的手指。

    抱最好的祈愿,做最快的打算。

    在程思琪刚才晕过去之后,他突然想通了。

    无论他如何,他都必须是程思琪的主心骨,能爱护她照顾她的男人,而不是被她照顾迁就的男人。

    如果不能事事时时照顾她,最起码应该尽可能照顾她。

    治疗的过程中,他得尽快适应失明的生活。

    等楚老爷子无奈离开后,他便拉着程思琪的手,要求她讲解一下房间布置结构。

    程思琪眼看着他一张脸突然焕发出神采来,非常亲近黏着她,竟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更多的是如释重负。

    这些天宋望虽然看上去平静,可她多了解熟悉他,自然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挫败和焦躁。

    可眼下这个他,是不同的。

    好像突然想通了,状态积极了许多。

    可在他们之外,所有的朋友和粉丝都呈现出焦虑不安的一种状态。

    程瑜和赵青等人送三个小家伙去幼稚园适应的第一天都被围观的寸步难行,无奈之下,宋望让赵青请了几名家庭教师专程培养三个孩子。

    他和程思琪一直在医院,三个孩子便懂事了许多,连程瑜都非常省心。

    几场雨过后,到了十一月下旬。

    宋望在医院住了两个月,一直接受中医治疗,眼睛情况好了许多,只等着眼角膜移植便可复明。

    可眼角膜实在珍贵,除了等别无他法。

    整整两个月,医院里也就三个病患成功做了眼角膜移植术。

    捐献眼角膜的是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一个女孩。

    程思琪很羡慕,她甚至希望宋望能插队做个手术,可每每想到,都觉得自己过于自私。

    毕竟,前面那些人已经等得够久了,生命无贵贱,她怎么能提出那样自私的请求。

    无奈之下,她和宋望商量着先出院。

    她身孕有了五个多月,医院的氛围过于压抑,其实并不适合养胎。

    这天一早,赵青去办出院手续,她在另一张病床上整理衣服,江远和卓航恰好来探望。

    宋望住院的这两个月,来探望的人实在很多,赵青拦了些,可像江远之类相熟的,自然是没有拦着。

    卓航先前和江远来过一次,江远单独来了两次。

    这已经算得上第四次。

    前面有一次他其实没有进病房,在医院花园里远远看了两人一会而已。

    此刻眼看着程思琪背身忙碌的背影,心脏微微紧缩,在房间门口就停下了脚步。

    卓航却笑着询问道:“这是准备出院?”

    “卓导?”宋望从洗手间刚出来,戴着副墨镜,低头略微笑了笑,又道,“和江编?”

    “他没出声你都知道?”卓航意外地问了句。

    “有呼吸声。”

    “他听得见呼吸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