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4:你得远离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们一众人相识至今,沈小小一直未婚。

    眼看着过了三十岁,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往过,一直自诩为“单身贵族”,说是习惯了自由自在的日子。

    不熟悉的人以为她是不婚族,熟悉的人却多半看的通透。

    她喜欢江远多年。

    江远却一直未曾看明白,更多的时候似乎忽视她性别,将她当成一个伙伴来看待,并非女人。

    正所谓当局者迷了。

    沈小小才华家室各方面都不及他,相貌只算得上清秀干净,不足以匹配他,可这一腔深切爱意,却是世间少有。

    她是知冷知热的人,其实挺适合眼下这样的江远。

    王晶又叹一声,下了台阶。

    与此同时——

    沈小小的车子已经开出老远。

    她看了眼副驾驶的江远,轻声道:“难受吗?要不开点窗?”

    “嗯。”江远闷哼了一声,带着点罕见的慵懒。

    沈小小将车窗落下一些,初夏夜晚凉爽的风吹进来,酒气便氤氲萦绕在她鼻尖。

    她从来不喝酒,因为酒量奇差,沾酒便醉。

    可眼下——

    看着边上面颊微红的男人,又希望自己是醉着的。

    她爱他多年,甚至比蔓菁还早一些,渴望得到他的心情从未停止,却没有一刻,像眼下这般深切。

    沈小小胡思乱想着,微微抿唇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什么?”江远还能回答她。

    “一辈子单着?”沈小小又看他一眼。

    江远没回答。

    “不想要个孩子吗?”沈小小耸耸肩膀笑一下,“你一直挺喜欢小孩的,都不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他的确喜欢小孩,要不然也不至于因为蔓菁流产的事情怒火中烧,多年抑郁难平。

    江远依旧没说话。

    沈小小也不在意,笑一声继续开车。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却忍不住收紧,克制着内心突然涌上的想法。

    她也喜欢孩子。

    甚至,她最开始是因为江远喜欢小孩而迷恋上他。

    那还是大学时期,她某一次在学校外的小超市买东西,买完东西回学校,在马路边意外看到拿着小汽车玩具哄小孩的江远。

    他当时穿白T恤,清俊朗润,看上去非常干净,被哄的小孩却因为摔倒显得脏兮兮,鼻涕和眼泪一起流。

    江远带他坐到路边的台阶上,也就一两分钟的工夫,丢了孩子的家长急匆匆找来。

    对着他千恩万谢。

    江远微微笑着推拒了孩子家长要答谢的请求。

    抬眸看见不远处愣神看着的她,也愣了一下,点点头离开。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不认识她,她却是熟悉他,两个人同系不同班,她默默无闻,他是宿舍晚上熄灯后,女生们必谈的话题人物。

    女生们喜欢他的原因很多。

    相貌好、成绩好、风度好、家世好、人缘好、品行好……

    他各方面极度完美,喜欢他的女生仿若过江之鲫,和他交好的男生也是多如牛毛。

    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种人,像天生的发光体。

    长辈亲朋喜欢他,各科老师喜欢他,同性缘和异性缘都非常好,走到哪里,都会自然而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用现在的话说,大抵也只有“男神”这么一个词可以形容当时的他。

    不只是他们那一届,在他入校之后,直到辞职离校,他其实一直是传媒大学传奇一样的人物。

    从最令人骄傲的学生,到校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她越是关注他,就越觉得痴迷,这么多年弥足深陷,渐渐地,竟是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男人比得上他。

    不是她不想谈恋爱,而是她没办法谈恋爱。

    关注了他这么些人,这世界上早没有了能入眼的男人。

    沈小小苦笑一下,越发握紧了方向盘。

    她三十三岁了,因为大龄未婚,这么多年很少回家乡,眼下,想要一个和江远的孩子。

    就一个孩子而已。

    只要发生一次关系,就可能有。

    今天恰好是她的危险期,她渴望已久的男人就在身边,当真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

    他醉了……

    可偏生,似乎依旧神志清醒。

    沈小小深深呼吸了一下,觉得窒息,拿起来手边的手机。

    低头找了一个号码,飞快发信息道:“有药么?能让男人动情的那一种。”

    “你和他在一起?”那头很快地回复了一条。

    “嗯,”沈小小略微想想,补充道,“有吗?”

    “有是有,不过你确定要?姐们可是建议过你好多次,怎么这次就……”

    “我想要一个孩子。”沈小小回复道。

    那头似乎经过颇久思考,继续道:“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一会给你送过来,还有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

    沈小小毫不犹豫发了江远家的地址。

    她觉得自己也有些发疯了。

    她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论成与不成,过了今晚,他们多年的朋友关系可能宣布告吹。

    可是她当真有点受够了。

    受够了一直守在他身边的这种感觉,太苦了,她不想一辈子这样苦下去,她宁愿离开,想要离开了。

    多奇怪,她可以接受他和蔓菁结婚,却无法接受他爱上程思琪。

    她觉得嫉妒,这嫉妒持续了好些日子,已经有些难以压制,再不离开,她可能会压抑到崩溃。

    沈小小一路胡思乱想着,不一会,两人到了地方。

    她停了车,开了副驾驶扶着江远下车去。

    江远很安静,醉酒了倒不会像一般男人那样吵闹发疯,被她扶着也不说话,很顺从地进家门。

    沈小小将他扶到了卧室去。

    “喵呜……喵呜……”眼见他直接躺上床,一路跟上楼的嘟嘟飞快跳上床去,拿爪子扒拉着江远的手。

    江远迷糊中摸了它一下,懒懒道:“乖。”

    “喵呜。”小猫儿爬到他胸膛上,很自觉地蜷成一团,声音里还有些委屈。

    沈小小忍俊不禁,想一下试探道:“嘟嘟饿了吗?”

    小黑猫眼珠碧绿,瞪着她没说话。

    江远伸手在眉心按了按,似乎有点头疼,也没说话。

    “是不是难受?我倒杯水给你。”沈小小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抿抿唇,握着手里的电话出门去。

    她在这样一个圈子时间久了,自然认识些人。

    有几个朋友私底下很能玩,也有知道她心思的,曾经开玩笑问她需不需要使些手段拿下江远。

    她一直当个玩笑,听一听就过去了。

    可眼下,竟是真得走到了这一步。

    沈小小一路下楼,出门取了药,用温水兑了,端着水杯一路上楼去。

    江远睡着了。

    她端着水杯坐在床边看他,声音轻轻道:“江远?”

    江远又睁开眼睛来,刚才只是昏沉地闭了眼睛。

    “喝杯水会舒服点,我扶你。”沈小小说着话,伸手扶他,江远一只手撑在身侧,坐起身靠在床头。

    他酒量还好,这会稍微清醒些,开口道:“几点了?”

    “快九点。”

    “麻烦你了。”江远伸手接了水杯,“要不你今晚睡客房?床单被罩都在柜子里。”

    “行。”沈小小看着他一杯水喝完,低声道,“还喝吗?”

    “你睡去吧,不用管我。”江远将杯子顺手放在床头,抬眸对她说了一句。

    他们一帮人关系好,别说共度一夜,以前出去野营的时候,一个帐篷也挤着睡过。

    因此,他一直拿沈小小当伙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