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三)兵临城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魅影以南狄国亡国公主的身份在南狄国旧址建立北平王朝,建都腾州,登基称帝。这南狄国旧址就在北狄境内,也就是说这里是北狄国霸占的南狄国的土地和城池。北狄国一向强悍,连盛月皇朝也不放在眼里,白魅影此举等于打了北狄国一个响亮的耳光,且北狄国还暂无还手之力,令天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了。

    结束战争、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传单发到北狄国、西金国和已覆灭的北越国,立刻得到了漠北和塞北百姓的拥护和支持。她登基当日,振臂一呼,就有南狄国的旧臣子民前来投诚,并表明誓死追随,也有憧憬和平的百姓来归顺。

    建国之前,白魅影和白泷玛就秘密控制了以南狄国旧都腾州为中心的十二座城池,又在燕氏一族的帮助下,向塞北渗透。万事俱备,局面也在掌控之中,又和南安国、东韩国、东瀛国沟通协商之后,才向天下发出了开国称帝的消息。

    随后,白魅影又向东韩国借兵,向与她私交不错且实力强大的游牧部落高价雇佣兵马,向西金国开战,要夺回南狄国亡国时被西金国侵占的土地城池。

    西金国女皇金凤凰曾是睿智强势的君主,只因最近几年贪恋声色犬马,雄心壮志慢慢风干。她登基后排除异己,屠杀西金皇族,致使皇族中有志有德之才或投靠异邦,或至此消沉,已没有可用之人了。又因她的三个女儿才智比她相差甚远,享乐淫欢之心却胜她一筹。西金国声势渐弱,至今已沦为北狄国的附庸了。

    所以,白魅影拣了西金国这个软柿子,那一捏自是百般*。

    仗未打,北平王朝就发出了优待俘虏的传单,不管是战败投降,还是不战而降者,根据原有的职位以及在归顺明主中起到的作用,都有银子拿,有官做。

    交战三天,西金国兵马就溃不成军,投降者十之六七。白魅影拿下了原南狄国被西金国霸占了多年的土地城池,又整编西金国的兵马,为己所用。随后,她又向西金国收了利息,攻占了西金国六座城池做了防御或攻击的战线。

    接下来,她又向被北狄国占领的北越国发起攻击,也以夺回被霸占的土地和城池为目的。因在北越国守卫的都是北狄国的兵马,统帅主将都由狄武赫亲自挑选训练。白魅影在北越国的仗打得激烈惊险,胜败持平,也足以鼓舞土气了。

    白泷玛在北越国设有诸多暗线,城池久攻不下,就通过策反、暗杀,北平王朝取得了最终胜利。原南狄国的领土全部收回,还多占了西金国六座城池。

    之后,白魅影并没有一鼓作气,向北狄国发起攻击,而是学狄武赫的战略战术,让兵马在战线上修整,白魅影则开始一一落实她的治国之策。

    北狄兵马大元帅的营帐里,外面夜已深,这里灯火通明,美人妖娆。

    狄武赫端坐在书桌旁,正查阅信件和奏折,嘴角不时挑起冷酷的笑容。他身材高大,容貌英武,标准的漠北人的身材和长相,只是眼角不时闪烁狡诈阴狠的目光。他不时挑起眼角瞟一脸媚态的金玲珑一眼,眼底荡漾着淫邪的光芒。

    “帮还是不帮?你说句痛快话。”金玲珑扭动腰肢走近狄武赫。

    “不是帮与不帮的问题,而是你不该来问我,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你的丈夫是北越国的二皇子,北越亡了国,他消停了几年。这不白魅影又建立了北平王朝,她是白魅影唯一的儿子,肯定也是北平王朝的太子。你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为什么不出面阻止他攻打你的国家?却不远千里来向我求援。”

    “喜欢你呗!”金玲珑美臀一抬,就坐到了书桌上,妩媚的目光勾向狄武赫。

    狄武赫目露淫光,一把拉过金玲珑,从她的胸部向下摸索,*道:“你是不是想我想得饥渴难耐、借送信求援来与我私会?呵呵,放心,一会儿我会好好慰劳你。你在西金国男宠肯定不少,是不是他们都尺寸不够、功夫不到家呀?”

    “我才不苦着自己呢,我不是怕你寂寞吗?”

    金玲珑是西金国的二公主,西金国和北越国交好时,两国和亲,她嫁给了北越国的二皇子,也就是白泷玛。她同狄武赫通奸,联手掏空了白氏商会,又谋害白泷玛。白泷玛躲过追杀,逃到中原,若不是被沈荣华相救,就死于非命了。

    白泷玛下落不明,金玲珑就替他打理白氏相会,把银子全都赚到了狄武赫手里。北狄国攻陷了北越国,她就回了西金国,与狄武赫仍不时密会。白魅影建立北平王国,发起对西金国的攻击,金玲珑就代表西金国来向狄武赫求援了。

    “你就不怕你丈夫寂寞吗?你要和他继续做夫妻才是。”

    金玲珑冷哼一声,说:“你别老说他是我丈夫,我和他有名无实你又不是不知道,又何必刺激我呢?难道你想我让和他继续做夫妻、帮你故伎重演?”

    狄武赫勾起金玲珑的下巴冷笑,“西金国的金枝玉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认为男人都很愚蠢。我让你跟他做夫妻是为你打算,你还想帮我故伎重演?你当他是傻子吗?就算他对你动过真情、有过愧疚,白魅影会任由他犯傻吗?”

    “你明知道白魅影对我百般防备,他也不会原谅我,还打算让我和他做夫妻?你不是想利用我为你刺探情报、难道还是为我的将来打算吗?”金玲珑满脸幽怨注视狄武赫,心隐隐作痛,她也想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男人。

    “我当然是为你的将来打算,不需要你再为我刺探情报,你也该为自己打算不是。”狄武赫眼底充斥冷漠,一个人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会弃之如敝履。他找女人,尤其是勾引有夫之妇,不是为满足*,而是让女人为他所有,“把真相告诉他,再洒几滴眼泪哀求他,哭得梨花带雨,他曾对你有情,肯定会原谅你。”

    金玲珑明白狄武赫的意思,知道自己作用不大了,狄武赫想甩掉她。她心里很难受,但她毕竟生于皇族,自幼见惯了风雨,不会把一切都写到脸上。

    “洞房花烛夜,他就和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搞到了一起,他欺负我、背叛我在先。我也曾喜欢他,但一想起他和他妹妹赤身相拥而眠,我就恶心得想吐。”金玲珑知道白泷玛和沐川槿做出不堪之事是狄武赫一手设计的,但她仍厌恨至极。”

    “你当夜就委身于我,不是报复他了吗?你逢人就说沐川槿喜欢他,两人在你们的洞房之夜做出了不伦之事。你又威逼利诱沐川槿承认一手策划了此事,也让他认为沐川槿是主谋,导致他和北越大皇子反目。最毒女人心,你这一招毁他至极,还给了沐川槿一个很大的教训,让她一辈子都背负包袱,一箭三雕。”

    金玲珑咬牙切齿,“谁让那臭丫头嘲笑我长得丑,他也不替我说话。”

    “呵呵,不只嘲笑你长得丑,还讽刺你品行不端吧?”狄武赫的眼底充满嘲弄,“她嘲笑你,只要不是五十岁笑百步,你就该接受才是。”

    金凤凰和她的三个女儿都是他的跨下之臣,母女四人因他争风吃醋。以前看她们还不错,是因为西金国因力强大,现在西金国向他求援,令他倍感嫌恶。

    狄武赫冷冷一笑,说:“我自恃最善识人,却没看透沐川槿这小丫头,没想到她居然在盛月皇朝的国土上经商置业,赚了不少银子,混得风生水起。北越国不是没有人才,是上位者太无能,和盛月皇朝犯得是通病,可惜了。”

    “哼,你欣赏那个臭丫头有什么用?若让他和臭丫头知道设计他们做出不堪之事的人是你,他们会怎么想?会恨不得把你搓骨扬灰吧?”

    “知道又怎么样?恨我又怎么样?我现在不是白氏商会小小的管事了,我恢复了我的真实身份。再说,他知道是我伙同你掏空了白氏商会,想要他的命,能不知道他对他妹妹做出不伦之事也是我设计的吗?对,还有你这个帮凶。”

    “我不管,反正我和他现在等同于仇人,我就想要你。”金玲珑倒在狄武赫怀里,“我跟他解除婚约,反正也没夫妻之实,你名正言顺娶了我吧!这几年我的心全在你身上,我帮你做了那么多事,就算你对我无情,也该给我回报呀!”

    狄武赫推开金玲珑,“你知道我最佩服的人是谁吗?是我的恩师沈逊,只可惜我们师徒这情分不能公诸于世。我一直想娶一个具有沈逊那般性情、智慧和才华的女子,你相差太远。我睡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娶妻不能将就,你懂吗?”

    “哼哼!沈逊有八个亲孙女,四个外孙女,性情才智象他的绝无仅有,大多数都象他的妻子。他的二孙女不错,嫁人了,嫁的还是射伤你、一直被你视为对手的人,你没戏了。倒有几个还没嫁人,只可惜才智悟性一般,你肯定看不上。”

    一个副将匆匆进来,躬身递上一封密信,“禀主上,那边给你的信。”

    狄武赫接过信,抖了抖,轻哼说:“出去吧!”

    副将转身要往外走,被狄武赫拦住了,随后,他又向金玲珑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出去。金玲珑噘起嘴,装作没看见,又一脸可怜的娇媚,眼中媚光勾人。

    “你先出去,我今晚有事要议,求援西金国的事改日再商量。”

    “求援之事可以改日再商量,但我想你刻不容缓,你也多日没见我,难道就不想我吗?”金玲珑柔若无骨的娇躯贴到狄武赫身上,*在他两腿间蹭来蹭去。

    “你不是想我,是想男人吧?从西金国到北疆战线也没几日,就这么寂寞难耐了?”狄武赫一把推开金玲珑,见她仍不知好歹,想要痴缠于他,就说:“今日偷袭盛月皇朝驻军的将士很辛苦,把金二公主带过去陪他们把酒言欢。跟他们说不必顾忌本帅,他们同本帅出生入死,本帅不忍他们远离爱妻,孤单寂寞。”

    副将犹豫了一下,见狄武赫不是玩笑,忙施礼应声,叫了几名亲兵进来。金玲珑怔立当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更不愿意相信狄武赫会用她慰劳那么多将士。看到几名亲兵目放淫光朝她走来,她连连后退,高声尖叫,又苦苦哀求。可狄武赫却对她的哭叫声充耳不闻,连眼皮都没朝她抬一下。

    金玲珑婚前婚后,哪怕是跟狄武赫浓情甜蜜时,也没断过男宠。可参与偷袭的将士至少也有百人,比她们姐妹三个的男宠都不少,让她一个人“慰劳”他们这么多人吗?军营里那么多将士,等待她的后果是什么,她不用想就知道。

    狄武赫高大英武,乍一看不象一名武者,还带了几分斯文之气,最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可外界传言他性如豺狼,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只看利益,不讲人性。以前,金玲珑不信,为他做了那么多事,现在她信了,可惜为时已晚。

    她对狄武赫没有利用价值了,西金国国力渐衰,虽与北狄国是同盟,可以后也是北狄国的累赘。所以,象狄武赫这样无情且不讲道义人性的人会把负累一一清除。她不识时务,还妄想嫁给狄武赫,却成了他用来开刀的第一人。

    金玲珑武功不错,可架不住军营人多,打斗了一盏茶的功夫,她败了。几个亲兵控制了她,又堵住了她的嘴,象拖死狗一样把她拖走了。

    而狄武赫面色平静,不管她如何呜咽挣扎,始终没看她一眼。

    “看到了吗?那个蠢货竟然提出跟我分疆而治,他算什么东西?”狄武赫将密信重重摔到桌子上,眼底的光芒幽深森冷,周身散发出来自地狱的森寒。

    “他想怎么分疆而治?”副将小心翼翼询问。

    “攻下盛月皇朝的京城之后,以京城为界,往南划五百里作为我的疆土,南部归他所辖。”狄武赫挑嘴冷笑,“他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就算有朝一日称王称帝,他对外也要宣称自己是靖国公洪家一脉,也不能改姓狄,他有什么资格跟我提条件?我的父王想要统一天下,从南到北,万里疆土,不容分割,这是我父王的遗志,他居然这时候跟我提出分疆而治?若不是我设计谋划,让柱国公海润父子殒命沙场,他能做上三军统帅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主上,要不……”副将做了一个刺杀的手势。

    狄武赫摇头冷笑,“成大事者就要大腹能容天下人难容之事,即使心里恨极了,表面也要笑脸相待,让人防不胜防,这是我的恩师教导我的。我都能容天下人,还容不下他吗?何况他现在对我们还有用,就让他先做做美梦吧!你代我给他回一封信,就说此事以后再议,再隐晦地提示他南划五百里太少,要一千里。”

    “是,主上。”

    几名副帅军师进来回禀战事筹备情况,听说靖国公洪涛提出与狄武赫分疆而治,共同称帝,都嗤之以鼻,嘲笑洪涛不知狄武赫想独霸天下的雄心壮志。

    “主上,现在北平王朝声势威猛,白魅影在北狄国已经占领多年的南狄国的土地上建国。接着又先战败了西金,不只夺回原南狄国的土地,还侵占了西金国六座城池做为战线。北越国原来占领的南狄国的土地也被夺回去了,我们北狄国还损兵折将。若这样下去,北狄国在漠北和塞北霸主的地位定会受到冲击。”

    狄武赫阴阴一笑,问:“我说过要作漠北和塞北的霸主吗?”

    “主上没说过,只是主上的雄心壮志不容半点质疑和亵渎。”

    “你听清楚,你们都听清楚,我想要的不是漠北和塞北,而是整个天下,我要俯瞰万里江山,统治亿计臣民,做这天下的霸主,所以——”狄武赫扫视他的手下,笑容高深莫测,“所以,原本属于南狄国的土地和城池就让白魅影拿回去。”

    “这……”副帅看了看众人,试探着问:“主上有何高见?”

    狄武赫拍了拍副帅的肩膀,说:“众所周知,白魅影善于经营,若把她的经营这道用于治国,不出几年,北平王朝就会强大起来。但任她再强大,也抵挡不住我的千军万马,北平王朝的财富和国土迟早是我的,白魅影最终还会为我做嫁衣裳。北边只要能守住就行,就算守不住,失几座贫困的城池也不算什么。

    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象猫捉老鼠一样拿下盛月皇朝,比起中原的繁华富庶,漠北和塞北真是太荒凉了。只要盛月皇朝的领土有半数握到我手上,北边自然就安定了。跟盛月皇朝不只征战,还会有诸多麻烦,还需诸位打起全部精神。”

    “任凭主上差谴吩咐。”

    “明天向盛月皇朝的战线发起攻击,都做好准备了吗?”

    “主上放心,别说我们的五十万大军全力攻击,就是擂鼓助威,摇旗呐喊,盛月皇朝的兵马就会不攻自退,三天之内,把他们的战线逼退五百里易如反掌。”

    “骄兵必败,不可轻敌。”狄武赫阴冷一笑,说:“给洪涛写封信,让他兵败也装得象一点,让人看出他跟我们勾结,会轻视北狄的兵马,就不好玩了。”

    “是,主上。”

    第二天一早,狄武赫亲自带兵向盛月皇朝的战线发起攻击。靖国公洪涛以粮草不足、因柱国公父子战死而军心涣散为由,边战边退。午时刚过,北狄国的兵马就逼近了连成骏设下的第一条防线,这条防线由萧冶带兵,早已恭候多时了。

    连成骏和连轩、岳小虎等人也赶到了,刚做完对这条防线的最后一次检查。

    狄武赫亲帅北狄三十万大军向盛月皇朝的北疆战线发起猛烈攻击。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结果,洪涛任三军统帅,统领的兵马却不战而退。

    猛攻开始,狄武赫见盛月皇朝的兵马不再抵抗,也就开始打打停停。一天时间,北狄的后马攻入了一百多里,而洪涛统帅的主力军已撤到了二百里之外。一些有骨气和血性的主将不甘心败退,还被洪涛以不尊统帅之命的罪过处置了。

    大军不战而退,洪涛的理由也很充足,刚退出二百里,就让他的心腹副将带奏折进京见驾。粮草供应不足,军饷拖欠两月,将士无心再战,军中已无可用之人。自去年镇国公连亘兵败、拨剑自刎,连成驭等人投敌,到今年柱国公海润父子战死,相隔只有半年,三军统帅阵亡导致军心涣散,将士已无抵挡的心气。

    把这些当作不战而退的理由,就如同把一块巨石丢进不算平静的海里,顿时激起数层浪。朝野议论纷纷,也把靖国公府及五皇子一派推到浪尖风口。

    狄武赫很清楚,洪涛不战而退,是想让他尽快带兵攻陷盛月皇朝的京城,然后两人平分天下。他本想再逗盛月皇朝的兵马玩玩,见洪涛这么着急,他也就没戏耍的兴趣了。一鼓作气也好,直捣京城再休息,正好可以令军心大振。

    于是,第二天,他又挥兵南下,算计着洪涛节节败退,三天就能兵临京城。

    没想到就在距离京城七百里处,狄武赫亲帅的精兵良将却遇到了强悍的阻击。这正是连成骏设下的第一道隐秘防线,由萧冶带兵防守,连成骏亲自坐阵。

    北狄国这支兵马从无败绩,何况这一仗又由狄武赫亲自带兵。可接连交战了三天,北狄大军损兵折将,已大有兵败如山倒之势了。又苦战三天,狄武赫意识到再攻下去,只会损失更惨重,就下令退兵三十里,原地待命修整。

    得知这是盛月皇朝的一条隐秘防线,由他的对手连成骏亲自坐阵,狄武赫大发雷霆。他派心腹副将带了他的亲笔信去见洪涛,并替他打了洪涛两个耳光。他责令洪涛七天之内拨除这条防线,否则就将洪涛的身世公布于众。

    洪涛气急败坏,他都秘密准备龙袍了,没想到有一条防线拦截了北狄的千军万马,也阻拦了他的帝王梦。最令他气愤的是他作为三军统帅,竟然不知道有这样一条防线。要知道有这条隐秘防线,他再着急当皇帝,也不会不战而退。

    如今,他已经退了,说他无能还好,若他的野心大白于天下,他就死路一条了。这条隐秘防线一定是皇上下旨设的,没告诉他,说明皇上并不完全信任他。

    目前,需要洪涛应付问题太多,他必须辛苦周旋,保住身家性命和地位。

    “连成骏,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在这里率军坐阵?皇上已言明不再启用你,你私自调兵就是满门抄斩的死罪,你是不是想招兵买马造反呢?”洪涛打马狂奔而来,见到连成骏就破口大骂,三军统帅风范全无,活象一个泼妇。

    “我算什么东西?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值得讨论。”连成骏坐在低很矮的木墩上,仰视洪涛,眼底却是无尽的蔑视,他笑意吟吟说:“我母亲是南狄国的亡国公主,我父亲曾是镇国公世子,因他投敌叛国,还想陷害于我,我一剑把他砍了。用最土最粗的话说我是个杂种,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了吧?我又杀父杀兄,恩怨是非分明,也有人说我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这一点我比不上洪元帅。”

    和连成骏坐在一起的有不少将士,听到他的话,都放声大笑。

    “你……”洪涛恨恨咬牙,“你们也知道我是三军统帅,我现在就让你们撤掉这道防线,虎符在此,军令如山,你们听还是不听?”

    “不听——”数万喊声整齐划一,震得洪涛连连咧嘴。

    “你们不听本帅之命,竟听信于一个叛贼,本帅要禀明对上,严惩你们。”

    连成骏站起来,走到洪涛马前,吓得洪涛连人带马后退几步,“洪涛,你知道我为什么强调我母亲南狄人、我父亲是中原人吗?因为我和你同命相怜,你不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知道你身世的人都该佩服令堂,你说是不是?”

    洪涛瞪大眼睛,惊骇惶恐,他没想到连成骏竟然知道他的身世。他见连成骏没带兵器,又离他很近,就拨佩剑刺去,却与连成骏手中的短剑撞出了火花。

    “还好你没杀死我,否则,明天你的身世就会天下皆知。”

    “你、你胡说什么?你诬陷本帅,是想取代我的位置吧?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皇上不可能再启用你,这些年,你倚仗大长公主,早让他恨极了你。”洪涛知道杀不了连成骏,马上转换了语气,到皇上面前,也可以为自己辩冤。

    连成骏点点头,“我知道,不管皇上是否启用我,有一件事我都要做。”

    “什么事?说不定我能帮你。”洪涛抛出一个满含威胁人诱饵。

    “我不需要你相助。”连成骏眸光一转,低声道:“我做的这件事是奉大长公主的遗命,第一步是将北狄兵马挡于距离京城七百里之外。你知道大长公主为什么不把北狄兵马挡在三千里外吗?这就是第二步,要试探你,确定你的身世。”

    “接下来呢?”洪涛目光阴狠,但他对大长公主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听说这道隐秘防线是按大长公主的遗命设立,阻挡北狄兵马南下只是目的之一,之二就是探明他的身世。他不由捏了一把冷汗,还好他没有完全暴露,还可以回旋。

    “大长公主没跟我说,估计是告诉皇上或谨亲王了。”连成骏跟洪涛兜了一个大圈子,设立隐秘防线是他的想法,所设的阵法也是白魅影教他的,跟大长公主不相干。他言明按大长公主的遗命行事,会让洪涛更加恐惧、更加难受。

    皇上不启用他,但对大长公主的遗命还会有所顾忌,不至于对洪涛等人听之信之。他感念大长公主的恩情,不计较是不是被朝廷信任,也不怕被猜忌。只要能抵挡北狄兵马,不危及盛月皇朝的百年基业,也算是报答了大长公主的恩情。

    ……

    在津州送走连成骏和连轩等人,沈荣华和林氏母子并没有回京城。沈荣华有许多生意上的事要处理,时局动荡,有些事也该早作准备。林氏想要父母灵前尽孝,想伺候端阳郡主,还要跟林家旧仆叙叙几十年的离情,她们就在芦园住下了。

    林氏要把端阳郡主接到篱园居住,尽尽媳妇的孝心,不成想却被端阳郡主拒绝了。端阳郡主觉得有愧于连轩,更有愧于连成骏,就想在义勇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养活自己。跟他们在一起,她会想起从前,日夜揪心,更不能安渡晚年。

    林楠来信说让沈荣华尽快把要紧的生意、贵重的财物转移出京城,以免因盛月皇朝内部混乱而蒙受损失。万姨娘等人在京城那边已着手运作,她只需在津州安顿就行。沐川槿回到了就城,听到风声,也开始秘密转移了自己的财物产业。

    沈荣华本想带林氏母子去南安国,又不放心远在北疆防线的连成骏,也想知道朝廷的变数。正犹豫呢,晨哥儿来信了,说是有大事,让沈荣华和林氏回京城。

    她们收拾妥当,沈荣华帮沐川槿忙碌了一天,又到揽月阉跟六公主,就和沐川槿及林氏母子一起回了京城。她们走时是暮春三月,回来时已是四月芳菲了。

    京城里,无论是街头巷尾的普通百姓,还是殿堂楼阁的王公大臣,都在议论北疆的战事。朝堂之上,皇上和文武百官讨论最多的也非漠北的局势及战事莫属。

    回到蒲园,听说夫子带晨哥儿几人游园赏花去了,林氏有些担心。沈荣华一边劝她,一边指挥下人安置行李物品,刚收拾完毕,晨哥儿就跑回来了。

    “怎么跑这么急?出什么事了?”

    晨哥儿摇头说:“什么事也没有,听说母亲和姐姐、勇儿回来,我赶紧跑回来一见。你们去了这么多天,可想死我了,我最想勇儿了,他怎么一回来就睡了?”

    林氏拉他到身边,帮他整理衣饰,又问他功课的事。沈荣华想问晨哥儿所谓的“大事”,见林氏没完没了唠叨,就找借口出去了,家里也有好多事要办呢。

    “姐姐。”晨哥儿很快就追出来找她,“后天殿试,听夫子说题目是关于北疆战事的。现在人们都议论纷纷,朝廷的主和派和主战派又对立了,皇上都没准谱儿了。今天夫子还跟他的同窗说估计高中者都是主和一派,读书人都没气节了。”

    白魅影在漠北建立了北平王朝,就是暂时没给狄武赫和北狄国造成压力,也给牵制他。第一道隐秘防线让北狄大军损兵折将,也给了狄武赫迎头痛击。形式大好,应趁机收复失地才对,偏偏还有人主和,而主和之人还颇得仁和帝器重。

    无能无为的太平皇帝,一点刚性也没有。

    沈荣华摇头一笑,问:“晨哥儿,你主战还是主和?”

    晨哥儿干笑道:“夫子说我们年纪还小,别谈论国家大事,除非能通过院试。”

    “小滑头。”沈荣华拍了拍晨哥儿的肩,“你给我写信说有大事,什么大事?”

    “四哥跟我们一起读书,有一次说起科考,他就说要是挑起那件密事,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不知道多少人被牵连。我课间把他叫出去询问,他说他知道得也不多,是七妹妹告诉他的,还嘱咐他不许跟任何人说。第二天,他又跟我说起七妹妹手里那封密信是科考舞弊的证据,不让我往外传,否则他们就会没命。”

    沈荣华冷哼道:“七妹妹是聪明人,纸包不住火,这封信拿在她手里,迟早会给他们带来灾祸。她想把这封信转出去,又舍不得白白出手,她要什么报酬?”

    “姐姐也是聪明人。”晨哥儿微微摇头,叹气道:“七妹妹确实有心机,四哥远不如他,七妹妹让姐姐给他们傍身的财物产业,助他们离开沈家,平安度日。”

    “她想要多少?”

    “一万两银子,两个五百亩以上的庄子,两间繁华地段的旺铺。”晨哥儿挠头一笑,又说:“七妹妹还想让姐姐给她和四哥做媒,父母不在身边,还请姐姐替他们张罗婚嫁之事。他哥还说他们知道的秘密不少,肯定有对姐姐有用的。”

    “他们都看上谁了?”

    “四哥没说他看上谁,只说七妹妹觉得谨亲王府三房的嫡次子不错。”

    谨亲王的第三子就是萧冶,现在是第一道隐秘防线的主将。他有两嫡子,嫡长子习武,现跟他在北疆防线御敌,嫡次子习文,十五岁,今年要参加院试。谨亲王府是皇族高门,萧冶又颇有作为,颇得谨亲王器重,能嫁过去确实不错。

    可是齐大非偶,沈荣瑜年纪不大,身份也很尴尬,攀高的心却很炽热。

    沈荣华思虑了一会儿,说:“晨哥儿,帮姐姐做件事。”

    晨哥儿点点头,问:“是拿到那封密信吗?”

    “不只要拿到那封密信,还要说服他们关键时刻能为我所用,至少要让他们敢于向世人说明密信的来路。”沈荣华停顿片刻,又说:“分家时,父亲只拿到了五千两银子,他分到的庄子铺子都被老太太霸占了,说是留着给万姨娘母子几人做生计之用。他明面上分到的产业和三叔差不多,老太太又为他争取并贴补了他不少产业,至少有六间铺子,四个庄子。七妹妹知道父亲的庄子铺子不可能归他们了,才跟我要产业银两,她是个有算计的,现在就想为自己争取傍身之本。”

    “听四哥说老太太天天骂他们,还骂万姨娘和沈贵人,比骂姐姐都难听。”

    “万姨娘总鼓动老太太骂我,她死了,清净了,报应在她的儿女身上也一样。”

    “姐姐想怎么做?”

    沈荣华轻哼一声,说:“帮他们跟老太太,确切地说是沈慷要回父亲的铺子庄子。这十间铺子庄子至少能值一万五千两银子,经营得好,一看至少能有三千两的出息。这些产业和出息我一文不要,全给他们。若按嫡庶分产业,我能分到一半,这就等于给了他们五间铺子庄子,比他们想要的还多一间。

    另外,产业要回来之后,我找人替他们经营,每年能多赚两千两银子,五年就能挣回一万两。五年之后,四弟再娶亲,七妹再嫁人,都不晚,这些钱足以把他们的婚事办得风光体面。何况这些产业十年、二十年乃至他们老死都属于他们的后人。七妹妹是聪明人,她一定能算得明白哪个更合适,也知道谁靠得住。”

    “姐姐放心,我虽然不懂经营,也一定能把话带到。”

    “还有,你告诉四弟,父亲母亲明年春上就要回京,他们的亲事应由父母做主张罗,我充其量是帮忙。最好劝劝七妹妹别肖想谨亲王府,皇族高门的日子没普通人家踏实。自己有银钱产业,找一个厚道可靠的男人过富足日子最太平。”

    “我记住了,姐姐,我明天就跟四弟说。”

    门口传来一声叹息,看到是林氏站在门口,已泪流满面,沈荣华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林氏不精明,也不傻,若当时她能左右自己的婚姻,也不会嫁到沈家。

    晨哥儿知道林氏想起伤心事,上前劝慰,正好勇儿醒了,他们又一起去看了。

    安静下来,沈荣华拿来纸笔,把近期要做的、该做的事一一列明,又和衣躺在大炕上静静思索。沈荣瑜手里那封密信能有多大价值,他们兄妹知道的秘事能对她有什么好处,她暂时不敢估量。又要跟沈家人斗智斗勇了,她感觉很兴奋。

    第二天,沈荣华还没起床,沐川槿和端宁公主就来看她了。

    沐川槿回了一趟漠北,虽然没救出她的父亲兄长,甚至连一面都没见到,但她收获不小。她找到白魅影,请求和解原谅,白魅影是长辈,恨她的生母,却明言不会跟她计较,还欢迎她到北平王朝置业经营。她跟白泷玛硬着头皮说开了他们兄妹之间的不伦之事,表明自己不计较,白泷玛没说什么,但尴尬在所难免。

    端宁公主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精神也不太好,想一心礼佛,又敬不下心。林楠拒绝了盛月皇朝的和亲美意,她松了一口气,可白魅影在漠北建国称帝又对她是一个打击。她认为林楠与白魅影相配,把白魅影想成她最强大的情敌了。

    她是性子倔强且认一的人,不听别人的劝告,只沉沦在自己的心思中。仁和帝现在焦头烂额,吴太后忙于后宫争斗,她这两个最亲的人都对她置之不理。因为林楠,她跟沈荣华之间的交结也在减少,只是跟沐川槿还能说心里话。

    “我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要跟你说。”端宁公主瞄了沐川槿一眼。

    沐川槿摇摇头,无奈长叹一声,转身出去,表明自己回避这件事。

    “为什么让沐公主回避?”

    “关于她的事,不好意思呗。”

    沈荣华很纳闷,忙问:“什么事?”

    “昨天我去了谨亲王府,谨亲王妃跟我说她看沐公主不错。萧彤下个月就出孝了,也到了娶亲的年纪,她想把沐公主说给萧彤,让我先递个话儿。”

    “沐公主不愿意?”

    “要是我,我也不愿意。”端宁公主轻哼冷笑,“萧彤模样、才学、品性都不错,只是被裕郡王的先王妃做下的糊涂事影响了名声,世子之位肯定没戏了。他在西山守完三年孝,外面的天早就变了,想在做出一番事业会很难。”

    谨亲王妃看上沐川槿很正常,沈荣华也觉得沐川槿很不错,可要把她说给萧彤确实不合适。沐川槿是和亲公主,原定要嫁给六皇子做正妃,因北越亡国,朝廷就悔了婚。萧彤也是皇族中人,沐川槿若退而求其次嫁给他,好说不好听。

    “婚姻之事不是单纯的配与不配,他们自己觉得合适才最重要。如果沐公主不愿意,谁也不能勉强她,你就和谨亲王妃实话实说,她不会责难你。”

    端宁公主点点头,沉默了半晌,说:“你舅舅可能要来京城。”

    “我没接到消息,他因何事而来?”

    “南安国要买下与多罗国之间隶属于盛月皇朝的六座岛屿他为谈这件事而来。在国书上,他说得很明白,朝廷如果卖,就请开价,若不卖,南安国原来供给给盛月皇朝的钱粮就要连本带利偿还。六座岛屿是盛月皇朝的领土,他也知道盛月皇朝处于危急关头,却挑这个时候来逼迫,令朝堂上下很气愤。以前我觉得林楠是一个儒雅斯文的谦谦君子,现在看他是一个趁人之危的真小人。”

    沈荣华冷哼道:“我和你是好朋友,即便两人之间有些不得已的误会,毕竟也相交一场。如果你杀了我父亲,隐瞒了这么多年,我知道了真相,你认为我该怎么做?现在,他想出钱买那六座岛屿,其实就是想与皇上把许多事情谈开。若他直接霸占了,朝廷敢跟开战吗?有实力开战吗?那六座岛屿是盛月皇朝的领土,漠北和塞北那几千里的土地、几十座城池郡镇就不是盛月皇朝的领土吗?”

    端宁公主的想法说法与皇上及某些不明事理、别有用心的王公勋贵、文武官员一样。在他们看来,南安国既然和盛月皇朝建交,林楠就是他们的朋友,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就要无条件帮助他们。哪怕有一点条件、或是说错一句话、做错一点事令他们不满,那么林楠就是趁火打劫,就是小人行径。

    而北狄国没有同盛月皇朝建交,狄武赫就不是他们的朋友。他率几十万铁骑抢夺盛月皇朝的国土城池,屠杀民众,抢夺财物、淫暴妇女等等。他们敢怒不敢言,认为这都是敌人会做的事,理所当然,逼到无路可退,就嚷嚷着屈辱议和。

    这种人惧怕的是敌人,不以屈服为耻,践踏的是朋友,以友情要挟为荣。

    沈荣华冷笑道:“现在朝堂上一定有好多人非议我舅舅,认为他不顾友情道义,做出小人之事。早知今日,当初还不如不给朝廷提供钱粮呢,真是好人难做。”

    好人就要永远好下去,一言不慎,就会被讽刺谩骂。杀人放火的强盗早已吓破了那些人的胆,只要他偶尔露出笑脸,就会被认为是无限的仁慈。

    “你是不是认为你舅舅很厚道?所作所为值得称赞?是正人君子呀?”端宁公主面露不悦,因与林楠的事,她徒增了许多麻烦,对林楠爱恨交织。

    “若换成白岛主,她会直接占领了那六座岛屿,反正朝廷也鞭长莫及。朝廷在塞北失去了那么多土地,皇上看似并不在乎,为什么非揪着这六座岛屿不放?”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没意思。”端宁公主起身便走了。

    沈荣华微微摇头,她理解端宁公主此时的心情,不会计较。她希望端宁公主只是在释放一个信号,而不是真的被那些人同化,毕竟她把端宁公主当朋友。

    “出什么事了?”沐川槿进来,悄悄指了指门外。

    “口舌之争。”沈荣华把她和端宁公主的争端和沐川槿说了一遍。

    沐川槿拍了拍沈荣华的肩膀,以示安慰,“她现在心情很糟糕,有些事情确实让她很难受。想静心静不下来,总会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发泄,谁都一样。”

    沈荣华点头轻叹,又问:“你认为我舅舅是什么样的人?”

    “真小人。”

    “那狄武赫算什么人?”

    “他不是人,是豺狼虎豹,真小人是人,这就是他们的区别。”

    “有些人不把人当人看,分不清好人与坏人,却对豺狼虎豹格外敬畏。”

    沐川槿轻声长叹,“奴性,不改正,国必亡,我父皇曾经就是这样的人。”

    “替我劝劝端宁公主,我现在说话她听不进去,她也只有你这个朋友了。”

    送走沐川槿和端宁公主,沈荣华就去找水姨娘了,顺便看看初霜。

    水姨娘得知林氏回来,还找到了终身依靠之人,又有了儿子,很高兴,也很羡慕。她不会再有孩子,但她对林氏已说不上恨,过了这些年,恩怨也淡了。她不让沈荣华再叫她娘,怕林氏不高兴,而沈荣华却坚持叫一声娘,便是一世娘。

    林楠确实要来京城,代表南安国与盛月皇朝谈判只是原因之一,之二是他想跟仁和帝了结恩怨。南安国的臣子都不让他来,怕有危险,他却毫不在乎。

    若仁和帝敢用一些阴暗手段谋害林楠,盛月皇朝的百年基业也该坍塌了。

    沈荣华跟水姨娘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时近正午,陆幽回来了,才打断两个人。陆幽脸色很不好,见到沈荣华,才勉强挤出几丝笑容。

    “陆叔叔,你遇到烦心事了?”

    “他……”

    “我自己说。”陆幽打断水姨娘的话,很郑重地对沈荣华说:“我要和成骏一起去北疆战场,她不让我去,天天给我讲一堆理由,烦都烦死了。”

    “陆叔叔,你真不如成骏聪明,只要你想,总能做到,路在你脚下,你……”

    水姨娘怕沈荣华把陆幽教坏了,赶紧推了她一把,不理会陆幽,催着她一起去找初霜。陆幽受到鼓舞,脸庞的暗淡很快消逝,眸子也有了跃动的光彩。

    陆幽确实被沈荣华教坏了,他当晚就偷偷去了北疆,气得水姨娘跳脚发怒。

    初霜正收拾行李,准备明天殿试一结束,不管成绩怎么样,都马上回西南省去。因为怕仁和帝强塞一个公主进来,方逸都想放弃殿试了。初霜要照顾方逸的情绪,劝慰他宽心,自己却独自承担诸多忧虑,这些天憔悴了很多。

    前世,初霜嫁给了神威将军,凭自己的精明纯善被封一品端仪夫人。若这一世初霜无所成,沈荣华会很愧疚,因为是她误了初霜,确切地说因为她的重生。

    水姨娘皱眉道:“端淑公主为什么非要从这一届的殿试前三甲中挑驸马?”

    “说是从殿试前三甲里挑,其实她看中了方逸。”初霜直言不讳。

    沈荣华轻哼冷笑,“她知道初霜是我的朋友,也知道初霜是方逸的妻子,她看中方逸,就是想折腾初霜,说明了就是挑衅我。杜昶和叶磊都是五皇子一派的人,不需要她下嫁笼络。杜昶和叶磊都是有心计的人,他们两人已联手,也想除掉方逸这个竞争对手。而方逸和二皇子走得近,这也是他们趁二皇子在西南出的阴招。若方逸拒婚,就是欺君之罪,他不向二皇子求援,二皇子也会被牵连。”

    “真是够狠毒,这些人处处充满算计。”

    初霜哽咽哀叹,“姑娘,我……”

    沈荣华揽住初霜的肩膀,轻声安慰,“放心,我会帮你,不会让他们得逞。”

    水姨娘感念沈荣华的热心,问:“你想怎么做?需要我帮忙吗?”

    “我想先吃饭,边吃边说,还有半天的时间,我们再商量对策不迟。现在主要是稳定方逸的情绪,别因为怕公主下嫁,就不想参加殿试,或故意考不好。”

    沈荣华和初霜及水姨娘说了很多话,也商量好了对策,但不能主动出击。日影西移,沈荣华才坐上回蒲园的马车,路上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四皇子因劝仁和帝把那六座岛屿划给南安国,稳住林楠,拿到用以支撑北疆战事的钱粮而遭到了五皇子一派强势攻击。仁和帝震怒,大骂四皇子等人有不轨之心,下旨消去四皇子的王爵,将他和家人囚禁到西山寺,连顾皇后都被禁足了。

    在前朝,有沈阁老布下的人脉网,五皇子一派势力庞大。在后宫,沈贤妃为了利益和靳莲勾结成奸,又和吴太后结盟,孤立了顾皇后。四皇子败了,顾皇后所出的七皇子从小娇生惯养,根本扶不起来,他们这一派被打败了。

    三皇子是散漫之人,也不被仁和帝看重,他就上书称病,带妻妾子女到城外的庄子养病去了。六皇子是有名的书呆子,被他的母妃鼓动,也归到了五皇子一派。八皇子只有十二岁,以下的皇子年纪更小,就更不成事了。

    现在,朝堂已唯五皇子独尊了。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就是洪涛回京了,只带着百余名亲兵。三军统帅擅自离营,无诏回京,只为告状,他要告的人第一个就是连成骏。

    明天是殿试的日子,洪涛回来告状了,四皇子被贬了,热闹一重接一重。

    沈荣华的马车刚进到蒲园,就被匆匆赶来的蛇影拦住了。蛇影刚从第一道隐秘防线的现场回来,奉连成骏之命来给沈荣华送信。沈荣华接过厚厚的信封,心情非常沉重,也很激动。她打开信封,看到里面除了一封向她报平安的信,还有四封信用石蜡封口,分别是给谨亲王、裕郡王、俞阁老和顺天府张府尹的。

    “跟我去送信。”沈荣华让蛇影代替车夫,先送到去了谨亲王府。

    明天很关键,这几封信必须尽快送出,还要让他们有准备的时间。去送信并不是把信送出去了事,还要让蛇影跟他们说明战场上的情况。信送得很顺利,耗时也不短,等他们再回到蒲园,已是亥时初刻了,沈荣华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让蛇影跟他一起吃饭,顺便问问战场上的情况。一顿饭吃完,她想详细了解了北边的现状,心情更加沉重,但没被事态困扰,反而斗志欲加昂扬了。

    吃完饭,她回到卧房,想休息一会儿,晨哥儿就来找她了。

    “姐姐,今天四哥来上课,我把昨天姐姐跟我说的话都讲给他听了。他下学就回了那边,下午上课把七妹妹和他四个表兄妹都带过来了,他们要见姐姐。呆了一个多时辰,见姐姐一直没回来,七妹妹跟我说了一会儿话,就回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