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七章 喜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桃花盛开,夏衿从自家院子的小厨房出来,身上还穿了一件她自制的绣着可爱小熊的围裙,手里端着一盘刚刚做出来的提拉米苏。诚然,这个时空没有马斯卡邦尼奶酪、意式咖啡,以及咖啡酒或朗姆酒,但她经过多方调试,找到了类似的可以取代的东西,做出了古代版提拉米苏。她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一定要吃这款点心,不为别的,只为提拉米苏在意大利语里,有“带我走,拉我起来”的意思,意指吃了此等美味,就会幸福得飘飘然、宛如登上仙境。成亲四个月,她的生活甜蜜而安宁,是她前世今生梦寐以求想要过的日子,这让她心满意足,便想做这么一道美食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快乐心情。

    “姑娘,公子和少夫人来了。”荷香进来禀道。

    菖蒲上个月跟董岩成亲了,如今并不在府里。对于她成亲后的去向,成亲前主仆两人就争执不休。夏衿觉得府里如今一切安好,也不必菖蒲进来侍候了,她身边有荷香、菊香等人就行,实在不行,茯苓等人也可堪大用了。菖蒲跟着她辛苦那么多年,如今董岩的身家也极观,在京城买了宅子置了田地,菖蒲又得了一笔丰厚的嫁妆,完全可以在家里做大奶奶,过上使奴唤婢的清闲日子。可菖蒲却不同意,执意要进府来侍候夏衿,觉得她大不了白天进府,晚上回家,两头兼顾。两人的意见不统一,谁也说服不了谁,夏衿只好先给她放两个月的假,让她在家好好在跟董岩相处一段时间,并将以后的路想想清楚。要是这两个月就怀上了身孕,一切都免谈。

    至于薄荷,夏衿知道她没有看对眼的人,正准备帮她挑一个能干而品行端正的小管家,培养一段时间感情后就让她成亲呢。却不想齐瑞那小子从家里休假回来后,直接就上门来求亲,想要求娶薄荷,把夏衿弄得又惊又喜,征得薄荷同意后,就择了个吉日让他们成亲。齐瑞本是打算到候府来做管事的,这一回夏衿也不让他做了,打听到他军籍未消,便叫苏慕闲在军营里给他谋了个职位,以后也能奔个前程。

    所以如今,夏衿身边侍候的就是荷香和菊香。

    “他们怎么来了?”夏衿抬起头看看天时,郁闷道。不过还是起身去院门口迎接客人。

    荷香嘴里的公子和少夫人,便是夏祁和岑子曼。

    夏祁如今也算得春风得意马蹄疾,在去年秋天皇上特意开的恩科里一举中了举人,隔了半年,又在今年的春闱中了进士。因其年少英俊,在殿试时被皇上钦点为探花郎,名动大周。如今以庶吉士的身份进了翰林院。

    此时他身穿天青色锦锻长袍,跟身着大红色织锦披风的岑子曼站在院门口,宛如一对壁人。见了夏衿出来,夏祁笑道:“妹夫还没回来吧?”

    “没呢,不过也快了。”夏衿道,“这时候快要吃晚饭了吧,你俩怎么来了?”将两人往院里让。

    “慢些。”夏祁见岑子曼抬脚就要往里走,连忙叫了一声,走过去扶住她的胳膊,嘴里责怪道,“怎的毛毛躁躁,走路也不稳当?”

    夏衿见状,挑了挑眉。

    岑子曼性格大大咧咧,平时蹦蹦跳跳,她这哥哥也不会说什么。今天怎么回事,把她当成了玻璃人儿?

    要是往时,岑子曼定然要回嘴,嗔怪夏祁管得紧,让她没自由。今天却十分乖顺,夏祁一说,她的步子便慢了下来,扶着夏祁老老实实地慢慢走,到了院子,看到葡萄架下摆着桌子和椅子,桌上还有点心和热腾腾的茶,两人也不往厅里去,熟门熟路地小心地坐了下来。

    “荷香,把这茶和点心端下去。”夏衿吩咐道。

    “喛,这是怎么回事?”岑子曼一见就急了,伸手就护住了桌上那一碟提拉米苏,嘴里嚷嚷道,“阿衿你今儿怎么这么小气?做了好点心竟然不给哥哥嫂嫂吃,还要留给我那表哥不成?”

    这两对的关系有点混乱。夏祁是夏衿的哥哥,从这边论,苏慕闲和夏衿就得叫夏祁、岑子曼为哥哥、嫂嫂;偏苏慕闲是岑子曼的表哥,从那头讲,夏祁和岑子曼就得叫苏慕闲、夏衿为表哥、表嫂。所以四人一商量,干脆就照原样。夏衿和岑子曼仍然直呼其名。苏慕闲比夏祁年长,直接叫他阿祁,夏祁则叫苏慕闲为苏大哥。这混乱的称呼,没少被邵老夫人责怪。但四个年轻人谁也不服谁,就这么混叫着。

    “嘿嘿。”夏衿坐下,对着岑子曼不怀好意地奸笑两声,挑眉道,“我倒想不小气,但把点心让你吃了,我怕我哥骂我。”

    “我吃点心,他为何要骂你?”岑子曼看看夏祁,再看看夏衿,想不出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关系。

    夏祁却跟妹妹心灵相通,完全听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不由咧开嘴对夏衿笑道:“你看出来了?你赶紧给她看看,我是不是要当爹了?”

    关乎子嗣大事,岑子曼顿时把点心问题丢到了一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夏衿道:“我觉得不是,可他偏要我过来让你看看。”

    “怎么不是?你小日子一向准。现在有十天未来了,可不就是有身孕了?”夏祁道。

    岑子曼一下红了脸。她俏眼用力瞪了夏祁一下,嗔道:“你个大老爷们,说这个也不害臊。”

    “怕啥?自家妹妹!再说咱家都是学医的,这些个东西要忌讳,你还要不要看郎中了?”夏祁不以为意地道。他虽不行医,但父亲是京城里挂得上号的著名郎中,妹妹是神医,他小时候又背过几本医书,在临江时为了帮夏衿遮掩还被逼着记了好些医药知识,在这方面也算得半吊子,还真不忌讳这个。

    夏衿懒得理这一对打情骂俏,转头吩咐道:“菊香,把脉枕拿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