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初春温暖的阳光,将宛江照得仿佛一条闪烁着银光的白练。被延江环抱着的临江城,虽然依山而建,又三面临水,但地势并不逼仄。一处处房屋沿着一条宽敞的街道,鳞次栉比,有序而齐整。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更衬得这整城繁华而又安适。

    春寒料峭,正是疾病多发的季节。整整一上午,仁和堂都人来人往,夏正谦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

    “让让,让一让。”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厮从人群里挤了进来。

    “喂喂,往哪里钻呢?后面来的,后面排队去!”等了许久没轮到的病人不满了。

    “就是就是,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活蹦乱跳的,有什么等不及的大病这么着急?”有那年纪大的老人,随声附和道。

    春霖堂的大东家夏正慎听到吵闹声,从账本抬起头来。待看清那小厮是谁,眉毛一蹙,站了起来。

    那位小厮可不管病人说什么,目光在人堆里急速扫了一眼,就急急奔向人群中央的夏正谦:“老爷,老爷。”

    正专心写方子的夏正谦听到叫声,抬头一看,讶道:“景和,你怎么来了?”

    “老爷,快,姑娘不知吃错了什么东西,上吐下泄,十分严重。太太叫您回去看看。”

    “什么?”夏正谦“腾”地站了起来。

    “三弟,怎么回事?”夏正慎快步走了过来,不悦地问道。

    “衿姐儿病了,大哥,我先回去看看,一会儿再来。”夏正谦焦急地说了一声,低下头去,打算把手头的这个药方写完,就赶紧回家一趟。

    “胡闹!”夏正慎脸色一沉,“这么多病人,你怎么可以离开?一点点小事就要回家去,让病人在这里等,你这郎中是怎么当的?咱这仁和堂的名声还要不要?”

    “大哥……”夏正谦忙要解释。妻子的性子他最知道,要不是女儿病情太重,她是绝对不会让景和来医馆叫人的。

    “行了!”夏正慎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头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道,“庆生,你师妹不过是吃坏肚子,一点小病,你回去替你师父看看。带上药,煎了给你师妹服下就回来。你也看到了,医馆里忙得很,可没空给你瞎耽搁。”

    刑庆生看到自己师傅脸色虽十分难看,却没说出反对的话了,忙应了一声,到药柜抓了两副治痢疾的药,拿给夏正谦过了目,就急急地跟着景和走了。

    夏府南院的正房里,舒氏坐在床前,看着床上气息全无的女儿,神情木然。

    门口进来一个少年,小心奕奕地端着药碗,一边走一边道:“娘,药来了。”却得不到回应。

    他抬头一看床上,“咣当”一声,药碗滑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妹妹……她怎么了?”他声音颤抖。

    舒氏没有答话,只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瘦削的脸庞,木然的脸上,终于露出悲戚,眼泪一滴滴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太太,刑公子来了。”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

    舒氏没有反应,夏祁却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爹爹回来了。”转身飞快地跑到门前,然而帘子刚一掀开,他就定住了。站在门口的只有喘着粗气、满头是汗的刑庆生,却不见夏正谦的身影。

    “师弟。”刑庆生笑着叫了一声。

    夏祁扒开他,朝他身后张望,然而跟在刑庆生身后的,只有景和。他不死心地转头问:“我爹呢?”

    “医馆人多,师伯说让我回来看看。”刑庆生朝屋里张望,“师妹怎么样了?”

    夏祁的眼眸一下没了神采。他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刑庆生见状,心里一突,顾不得礼仪,直接闯进门去。

    只见屋里床前,舒氏趴在那里无声哭泣;床上的夏衿,面色白如金纸,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看那样子,似乎气息全无。刑庆生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什么意识都没有了。他形如傀儡地走到床前,呆呆地望着床上的师妹,一动不动。

    “师兄。”夏祁用力将他摇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