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7、候选夫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琼华宫内。

    浅歌手执书卷,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直到门口一阵吵闹声,他才回过神,正欲开口问宫婢何事,就见朵朵带了十人进来。

    一眼看去,十位男子皆是青年才俊,姿容过人,他哪里还不清楚这些人的身份。

    “大叔,这是我选的十位候选人,你来帮我看看如何?”朵朵上前,直接坐落在浅歌身边,腰身无骨似的往他肩上一倒。

    这十名青年才俊,其中几人原就不愤被选中,这会儿再看朵朵的样子,更觉得她放浪形骸,心底是如何也不愿意娶这样的女子为妻。

    有些想法偏激的人甚至觉得朵朵和浅歌之间早就不清不楚了,对于大多数男人而言,就算是为了权势,也没有几人愿意当绿王八。

    更何况朵朵追求浅歌的动作又没有掩饰过,除了有些自欺欺人,不愿意挑明一切的浅歌,其他人都看在眼里。

    只是对这十人而言,让他们惊奇的是浅歌竟然长得这样出尘嫡仙,而且如此年轻。

    也难怪朵朵为了他着迷,据说朵朵执意当这个女皇都只是为了追求眼前的这个男人。

    浅歌察觉到十人的目光,有些不满他们看轻朵朵,轻推了下朵朵,斥责:“坐好,别胡闹。”

    朵朵不满的嘟高了唇,比起浅歌,古灵精怪的她更懂得看人眼色,这些人或明或暗的阴晦目光,她只觉得可笑而已。

    他们算一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站在道德的高点,用眼神贵谴责她。

    更何况眼前十人,不过是刺激浅歌的道具而已,她才不会多费心神,下当更是直接往浅歌怀里一倒,娇弱的说:“大叔,我腰酸!”

    浅歌拉回视线,微不可见的蹙眉看向怀中的朵朵。

    面色娇红,双唇瑰色,真看不出有哪里不舒服。

    但这十多年下来,对朵朵的好以及有求必应已经成为身体的一种习惯,当下便问:“是不是今天坐久了?”

    话音未落,不等朵朵回答,浅歌便运功替朵朵排解腰间的酸胀。

    这十人当中不乏能文能武之辈,看到这一幕,就算再是淡定也免不得动容,诧异的睁大了眼。

    真是奢侈浪费,竟然为了小小的腰酸,就浪费真气。

    “才不是,是爹他发疯,下了朝就逼我蹲马步,蹲了一个早上,好在娘后来过来解救了我。”朵朵嘟高了唇,一脸娇态。

    浅歌眉眼微蹙,对这个徒儿甚是无奈。

    她聪慧机敏,但少有几分耐性,蹲马步这种事情,她是最不耐烦做的。

    想来清澜虽然被浅浅说服了,心里还是不满意朵朵如此轻浮行事,这是变了法子的在整朵朵,想让她主动退步呢!

    “……你爹也是为你好!”浅歌沉默了下才轻声道。

    他也觉得朵朵这种行事过于荒唐,就算是要嫁人,也断不能这样,名声完全毁了,以后若真遇到好男人了,难免被对方轻视几分。

    朵朵杏眼微扬,带了几分得意。

    只当是浅歌吃醋了,不想她嫁人。

    若是她清楚浅歌这会儿的心事,怕是会怒得一把火烧了琼华宫,顺便把浅歌也烧了,一了百了。

    “大叔觉得他们哪一个好?”朵朵嘴角偷扬,声音带了几分愉悦。

    浅歌朝着眼前的十人看去,心中已经默默把其中几个目露轻视的人剔除出去,又看了另几个,一时倒看不出好歹。

    “这事不急,再看看!毕竟嫁人不是儿戏。”

    朵朵喜上眉梢,一张小脸晶莹透亮,带了几分欣喜的说:“都听大叔的,大叔觉得哪一个好,我就嫁给哪一个。”

    浅歌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只觉得这任务过于沉重。

    毕竟关系到朵朵的一生,他是一点都不能马虎。

    当下坐直了身子,目光严谨的打量起眼前的十人。

    须臾,道:“虽然在国都生活了十多年,但对这世家并不了解,对你们也是陌生,若是不介意的话,就麻烦你们一个个说了自身情况及家世。”

    十个人嘴角一抽,哪里敢说介意。

    朵朵笑得像朵花似的缩在浅歌的怀里,认定了浅歌这是在打探对手的底细呢!只是越到后面脸色就越难看。

    特别是其中一位青衣公子仍是国公府的嫡长孙,不单长得好,学问好,而且后院里还干净,如今十七岁的年纪,后院却是连通房都没有一个。

    “孟公子平时有什么消遣?”浅歌问到这里时,朵朵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位孟靖阳也是一个乖觉的人物,看女皇那张气红了的脸,又想到平日里的流言,哪里还不清楚今天这场闹剧是为了什么。

    想来他们这十人也不过是女皇求爱的桥梁,用来刺激眼前这个清风道骨的男子,只是这个男子好像尚未开窍呢!

    见他说话行事,像真在替女皇挑夫君,也难怪女皇被迫到这一步,得用这种办法行事。

    想通了这些,知道女皇绝对看不上他们后,孟靖阳倒不担心了,侃侃而谈间倒得了浅歌的欣赏。

    浅歌甚至当下直白的对朵朵低语,“为师觉得这个孟公子目光清明,倒是不错的人选,只是其他方面,还得多相处细看了才知道。”

    朵朵恨得牙痒痒,愤愤的说:“是吗?既然大叔也看好,那你今晚就来我的寝宫。”

    孟靖阳弄清了来龙去脉,知道有场好戏看,面上甚至还配合的露了一分欣喜的说:“承蒙女皇抬爱。”

    朵朵扬着下巴看向浅歌,等着他阻止。

    却听他说:“晚上私会怕是不妥,先白天相处一阵再说。”

    朵朵重重的哼了一声,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高傲的对孟靖阳点点下巴说:“晚上别忘了过来。”

    说罢,夹杂着一身火气出了琼华宫。

    这种世家培养出来的公子,又有几人傻的,眼下的情况,不说十个人全都看透了,起码有六七个人是看明白了。

    当下都不急了,心境和孟靖阳一样,甚至还暗暗羡慕起了孟靖阳,毕竟女皇的情事发展,不是谁都有机会能亲眼目睹的。

    “诶!我这徒弟有些孩子气,但心性是极好的!你们……日后多相处就明白了!”浅歌说罢,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十人鱼贯而出,其中一二人没忍住,不免轻笑出声说:“这女皇也挺可怜的啊!”

    “可不是么!摄政王嫡长女,为了追一个男人,连皇位都从弟弟手里抢过来了,问题是这个男人还不上道,一脸白目的替她相看男人,难怪女皇恼成这样。”

    另一人笑着接话,这话一出,剩下的三四人也全明白了。

    但就是全明白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一份傲性,总有那么一二个想要走捷径的,毕竟在他们眼中,娶了朵朵,生下儿子,他们的儿子以后就是皇上了,这天下还不就成了他们的。

    “靖阳,今晚看了好戏,回来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难兄难弟啊!”一个蓝袍公子朝着孟靖阳挤挤眼。

    其他几人一片附和,在愉悦的笑声中,他们跟着宫婢去了早就安排好的宫殿,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等着看好戏。

    夜晚,朵朵意兴阑珊的拿着酒杯轻晃。

    孟靖阳来时,她连眼皮都没有轻抬一下。

    “咳,女皇不是看中我了吗?这般忽视对待,我都要开始怀疑女皇的真心了。”孟靖阳带了几分调侃的开口。

    朵朵眉眼一扫,哼声说:“你都看出来了,还装什么装,难道想看我的笑话,就不怕我把你拖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