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生生世世,独宠倾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尹丹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那孩子拽回山门的,但当她终于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糊里糊涂地被拉进了掌门人的房间,正一师太抬头惊讶又疑惑地看着自己时,小屁孩儿一声奶声奶气的高喊差点直接把她气了个倒仰!

    只见原本还一直扯着自己飞奔的小家伙嗖地放开自己扑向正一师太的怀抱,张嘴就兴奋地高呼:“太外婆,你快让厚土门过来提亲!团子帮你问清楚尹丹儿阿姨了哦!她是喜欢江浩雄叔叔的呢!”

    尹丹儿好不容易冰如止水的心境,恨不得立刻从地底下冒出火来:“你这个胡说八道的臭小孩!你乱嚼什么?”

    也不知道是包子的呼喊还是尹丹儿如冰面破裂一般的怒然神情让正一师太吃了一惊,老人家瞪着眼睛看看大的又看看小的,最后眉毛一挑,朝外喊道:“清和,去告诉厚土门的贵客,丹儿回来了,我们一会儿就过去。”

    门外清和道姑答应一声,略显激动地飘然去了。

    啊?尹丹儿和衣如元小包子齐齐怔住。

    正一师太视线扫过两人:“厚土门门主万坤携弟子江浩雄专程前来提亲。既然你们回来了,就一起过去见见吧。”说着起身出门,根本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

    衣如元小朋友啪地捂嘴!不是吧?说什么来什么,难不成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已经修成了随口禅?

    不过他再呆都没有尹丹儿此刻更呆。消瘦木然的女子呆立当地,脑子完全处于惊炸轰然不能有半丝反应的状态!

    江浩雄……来提亲?

    一年前,她万念俱灰的时候,原本已经半点都不关心那前赴世界玄门大会的一行人最终如何了。可是表哥回来却专程找了自己一趟,告诉了她关于江浩雄对她的心意。

    那个铁塔一样厚重沉默的男子,竟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唯一嘱托的是她的安好?

    那天她的心也像是现在这么乱。乱轰轰地像是整个世界都要碎了重建一样,甚至,完全不知道表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她一直是骄傲的,她的骄傲让她一步步做了很多自己都不愿意回想的偏执的事,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终被蓝草心击碎,找不到重新站起来的理由。

    原本一直以为,自己是年青一代修行者中的佼佼者。至少,女孩子里面,没人比她强。可是,被自己一直鄙弃为废物的蓝草心却甩了她一个如此响亮的耳光,自己也废了!

    原本,怀着一颗少女春心,痴恋着任夔师叔那清逸潇洒的身影,却在一次次的不甘和扭曲中,最终也是耻辱地碎了,不能想起!

    最后仅仅是依恋着表哥,却也需要羽翩跹的宽容忍让,把自己置之于了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

    她以为自己的一生一直到那段遴选的残酷为止,是一路破碎,终至于万念成灰的!她以为除了师门对自己的一丝情意和怜悯,自己已经失去了整个世界!

    原来竟然,还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地守望着自己吗?

    认识江浩雄的时间不长,相处的时光基本上都浓缩在画卷空间那艰险熬煎的一段。当端木明荣将江浩雄的心意告诉她的那一刻,之前那从来不显眼的身影在那段时间的默默守护忽然无比清晰地被她回忆了起来。

    她想起了当时偏激易怒的自己身后一步永远跟随的沉默铁塔,想起了歇息做饭时永远默不吭声主动包揽一切粗活的黝黑汉子,想起了多少次队伍的争执分裂中那个明明看起来并不同意自己的想法但从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魁梧身影,想起了很多很多当时自己半点都没有在意,完全理所当然,而现在却忽然醒悟星星点点都让她觉得酸苦的一点一滴!

    有人喜欢自己,如此地在意自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感觉到甜,反而在发呆很久很久之后一个人痛哭了一场,但那天以后,她成功地闭了关,彻底地放下了之前心中的种种。

    也放下了这份迟来的牵念。

    是的,对她来说,她觉得这份感情不管适不适合自己,都已经是迟了。因为江浩雄已经死了,而她也已经离开了过去的自己,已经将心留在了过去,剩下的不过是一个没有心的自己。

    她甚至庆幸自己已经没有心。要不然,刚刚知道有一个人这样对自己,那个人却已经死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心痛。

    在听说江浩雄的消息也是端木明荣告诉她的。消息很简单,只说当时的情况有些失误,江浩雄没有死,他已经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尹丹儿有好几天都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潜意识里竟然可耻地有点儿盼着这个唯一真心在意自己而又很优秀的人能来找自己,但下意识地又觉得自己有些排斥这段感情。毕竟,放在以往的自己,是看不上江浩雄那铁塔一样的壮硕,只喜欢飘逸如仙的形象的。而此时已经淘洗过心性,却又明白如今是自己狭隘任性又自私,配不上他的这份心意。

    她矛盾了好些天,最后恍然发现,江浩雄已经回来很久了,却并没有来找她。

    猛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头的失落浓重得惊到了她自己。

    从那以后,尹丹儿彻底像是一个游走在正一门的冷冰冰的游魂了。

    其实刚刚在独木桥上遇到衣如元小朋友的时候,尹丹儿真不是故意的。她真的是无意间与包子相逢,然后反应过来他是谁,然后一时心潮涌动,盯着他思绪万千而已。只不过,面孔冷久了,情绪藏久了,被小朋友误会了。

    她那一刻只是在忍不住感慨:蓝草心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吗?这样可爱的小包子,她这一生,是不是永远不会有?

    小包子的话像一颗雷一样弄傻了她,而掌门的话更加把她的心神都炸飞了!

    江浩雄……来提亲!

    正一师太和厚土门门主笑着说着客气话,一扭脸就看见一边黑溜溜的眼睛咕噜咕噜转的小包子和低头垂眸看不清表情,始终一言不发站着的尹丹儿,不觉咳嗽了声,侧对也是一言不发却显得沉默安稳的江浩雄道:“你们年轻人坐在这儿也显得闷得慌,不如让丹儿陪着你在山门四处转转,可好?”

    尹丹儿一僵。江浩雄默默地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低头恭敬地应是。江浩雄坦然地看向尹丹儿等着她前头带路,尹丹儿迟疑了一下,还是低低说了声:“那……江师兄请。”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两人离开,正一师太和厚土门主万坤齐齐住了口,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一时谁都没说话,显然还是各有忧虑。

    正一师太叹息一声:“万门主,不是老身不爽快,但是丹儿的心意……”

    万坤摇摇手打断了正一师太的歉意:“师太不必如此!这次来,本身就是我们冒昧唐突了。师太疼爱丹儿姑娘的心,和老朽今儿为了浩雄腆着脸跑这一趟,是毫无二致的。年轻人的事,勉强不得。如今只望,浩雄积攒了一年的勇气,这一次能一举成功吧!”

    正一师太听万坤这么说,眼中也多出了些希冀:“但愿如此!”丹儿原本也是个好姑娘,之前说到底也是钻了牛角尖。如今吃了无数的亏,又废了修为重头再来,整个人都像是死了一次。若是能打开心扉接受江浩雄,就凭江浩雄的这份沉稳和痴情,丹儿往后也算是真正获得新生了!

    两人在这里唏嘘感叹,却不见身边悄没声儿地不见了小包子。偷偷溜出房间的衣如元大人眯眼嘿嘿笑得贼兮兮:“太外婆和这个老门主真是的,光是想有什么用!妈咪说了,说得好不如做得到!所以,想帮忙凑人成堆,也要真正动手去做哦!”

    ……

    山风猎猎拂卷洁白的裙裾,尹丹儿心头的慌乱也渐渐被风吹冷,头脑渐渐冷静下来,终于止步,静静地回头看江浩雄。却正对上他凝望自己不动的眼眸,也不知道跟在身后凝着自己看了多久。心里莫名就泛上恼意:“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江浩雄铁塔般的身子却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是你!你一直那么端着,我还以为你已经彻底变了!我原本就说不出口,你刚才那样,我更不知道要跟你怎么说话。”

    尹丹儿心里突然就愤怒起来,脸上却冷笑:“还说不知道怎么说话,我看你倒是已经口齿伶俐得很了!不要说得好像谁有多稀罕你说什么,我变没变,变成什么样,干卿底事!”

    干卿底事?于我有什么关系?江浩雄黝黑的脸庞一瞬间仿佛要化作灰土,缓缓地才又缓过来,嘴角努力才勾起一丝勉强的苦笑:“你……你明知道我这次来……”

    “我说了我不稀罕!我过我的清净日子,谁让你来打搅!”尹丹儿愤怒地打断他的话,用力地推了一把他的胸膛,没推动,倒把自己推得踉跄后退。江浩雄下意识伸手来拉,又被尹丹儿挥手打开,侧首狠狠瞪他一眼,抬脚就要扭头走开。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蹦出来,欢欢喜喜地冲出来拍着巴掌又跳又笑,惊喜的声音软嫩地让人心里生不出半丝抗拒,却生生把尹丹儿定在了当场!

    “哦哦!尹阿姨遇见情郎喽!又发脾气又动手,打是亲,骂是爱,爱得不行拿脚踹!”

    江浩雄呆住。目光傻傻地从小孩子身上慢慢转移到尹丹儿红红白白的俏脸上,显然连尹丹儿自己也是狠狠地吃了一惊。但是,她张了张嘴却硬是没有驳斥出来!

    心里刹那间风起云涌,巨浪滔天!是了,这一年来他之所以总是没有勇气来找她,就是因为听说她已经心如止水,连正常人的喜怒哀乐似乎都已经失去。可是刚刚,她却对自己又嗔又怒、又推又打!

    原来,他竟然能轻易地就触动她的心扉么?

    他不敢信,却如何能甘心不信?

    眼看尹丹儿回过神来冷脸通红甩袖就要走,江浩雄再也顾不得,积攒了一年的勇气和刚刚的惊喜让他勇气倍增,一把抓住了她:“丹儿!我想娶你!”

    尹丹儿的脸霎时就黑了!再怎么真诚,这也太不委婉了好吗?

    眼看铁塔一样的汉子一腔朴实的深情在脾气实在不太正常的尹丹儿面前要遭,团子大人黑眼珠骨碌一转,突然跳起来狠狠一拍江浩雄身上某处,口中惊呼:“江叔叔,你怎么了?”

    尹丹儿一惊,忙扭头一看,就见江浩雄浓眉大眼中满满都是焦灼,却是整个人突然变成了泥雕木塑一般,僵僵地缓缓往一侧倒去。那模样竟像是土系的灵力走火入魔失控,让人整个石化了一样!尹丹儿大惊失色地想要反手去扶,却挣不脱江浩雄一动不动抓住自己的手掌,单臂更是扶不住他铁塔样的身子,竟生生做了一个肉垫被江浩雄拽得侧压在了地上,一条胳膊完全压在了他的肚子底下。

    包子扑过来哭喊:“江叔叔你怎么了?你该不是求亲不成就要一心求死吧?叔叔你别这样啊!我去找我太外婆和万爷爷,让他们来救你!”说完扭身一溜烟地跑了,脚步扑扑腾腾地,青草碎屑落了尹丹儿和江浩雄一脸。等尹丹儿抹去,一抬头却吐血地发现那小子根本就完全跑错了方向!可这时候再想叫他回来,已经连人影儿都看不见了!

    无奈,尹丹儿只好自己抖手想要发出本门求救信号,却不知怎么回事总是不成功。急得她侧身努力撑起身子去看江浩雄:“喂!喂你醒醒!不要吓我啊!”

    江浩雄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一双牛眼定定地看着尹丹儿,神色仿佛比刚刚的焦急木讷了些。落在尹丹儿眼里,可不是江浩雄的情况在迅速恶化,连神识都开始木掉了!

    心里突突地慌乱起来,以往的冷静全然消失在了九霄云外,下意识地就顺着刚刚包子一口说出的推论走了下去,拼命地摇着江浩雄的肩膀,拍着他的脸,拽他的耳朵,整个身子几乎都趴到了他的身上去。

    “江浩雄!你给我好过来!不许你给我这么耍赖!你这是什么意思?求亲不成就来这个,你是想让我以后都背上骂名?你还嫌我身上的坏名声不够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休想让我就这么记住你!过去的那些我早就抛诸脑后,谁也别想让我的心里再起微澜。你这招不管用!你起来!”

    “江浩雄,你压疼我的胳膊了!我让你起来你听到了没有!不许发呆,你给我醒来醒来起来!”尹丹儿啪啪啪清脆地左右拍着江浩雄的脸,急得不行,口中早已语无伦次,又急又怒,“亏我这么久还经常想着你,想着你让表哥转达的心意是不是真的,我还以为你真的像原来我以为的那么憨厚老实!原来你就是个连自己的命都不知道爱惜的一根筋!你这个蠢货、傻瓜、笨蛋,你给我醒来!醒来!醒来!”

    尹丹儿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身体持续不断地在江浩雄身上挤压着蹭啊蹭,江浩雄的身子却是越绷越紧,越发像个石头人了。只是苦于无法表达也动不了,只能焦急而又可怜地绷着身子睁眼瞅着她。

    他快三十岁的男人了,迄今为止还没有过女人,再蹭,可要出大糗了!话说,蓝草心家的那个小家伙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毛浑身动弹不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