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牵你小手,伴我一生(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神降日”那一天,可怜毫无准备的苏黎从浑身克制不住的血脉沸腾、灵肉洗礼到突然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血脉之力,差一点儿吓得心肝碎裂、狂吼一声:“凤小稚!不许离开我!”

    凤小稚因为跟蓝草心的契约而成为蓝草心的契约神兽,而他因为凤小稚的血脉注入而类似于凤小稚的平等契约者。如果前半部分是因为凤小稚的涅槃而让他感同身受,那么他无法面对后半部分那种生命中最磅礴的力量骤然失去的感觉!

    他大致已经知道一些蓝草心的情况,也隐约知道蓝草心弄不好是会直接从这个世界消失掉的。他从知道这一点就胆战心惊,从来都不怯于伴随在自己最好的兄弟衣小虫和心**的女人凤小稚身边的他,第一次有了不敢上前的感觉。

    不是自卑,而是太怕。怕自己万分之一的不妥当影响到蓝草心的存在挑战,而导致凤小稚随着蓝草心的消失而魂飞冥冥。

    不,据说,很可能连魂魄都会散尽!

    凤小稚接到任夔的电话,二话不说地跑出去,拐了糯米团子,又去拐蓝草心,苏黎第一次不闻不问不追不堵。他告诉自己:衣小虫不在,凤小稚不在,天龙会需要他亲自坐镇,一万件事等着他亲自处理,他走不开!

    的确,那些天他忙得发疯。或者说,发疯地逼着自己一直忙。

    然后突然有一天天地变色,他血脉沸腾,凤凰真火燃烧尽了他体内骨血最深处的杂质。那一刻,他满面的泪水来不及流出就蒸腾干净,心里却是又哭又笑!凤小稚没事!她没事!她涅槃了!她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人世间!

    然后力量突然被抽取的时候,心像是从熔炉中直接冰冻然后摔向大石,那种得而复失终至于绝望的痛苦让他几欲崩溃!

    身体素质明明远远超越凡人的年轻健美的king大人于是生平第一次推金山倒玉柱地直挺挺倒下,差不多可以说直接死了过去!

    到底……毕竟是没死。

    “苏黎,想娶我吗?”有些清脆,又有些稀罕的柔软,是一个恍惚在什么又甜又痛痒难耐的梦里听到过的声音,霸道地根本不允许他思考,直接越过大脑,泉水般清凌凌流进了他干涸的心田里去。隐约听得见心田深处种籽发芽、春暖花开的声音。

    大脑罢工了,沉溺在这美好的迷梦中不愿意醒来。脑子里一团浆糊,不知怎么一晃就忽然出现了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

    他曾经无数次在背过她的时候自己想着想着发笑,觉得自己这一生勾心挠肺的牵绊,从在离岛上第一次见到凤小稚的时候就注定了。

    他看到脑子里记忆犹新的那一幕。他二十五岁,俊帅无匹,风采斐然,脸上笑吟吟地云淡风轻,心里实际上操心操到发苦。老king将要退位,接班人只有他和衣小虫两个。

    天龙会的部下都以为他比较潇洒而阿青比较辛苦,天知道,那个一脸冰酷的家伙才是随时说撂挑子就会撂挑子的人!

    天龙会是他们这些人的家,而他骨子里其实真的最恋家恋旧恋所有自己珍惜的一切。身为最好的兄弟他也最知道阿青的性子,所以他才放心不下,明知不是自己该管的,还是时不时地去阿青的领地转一圈。

    真的,有时候他真觉得阿青那家伙才叫真潇洒、真王者,他苏黎其实就是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管家婆!

    他跑去阿青的离合岛训练基地,发现离岛上一下子来了三个生人,顿时警惕起来。直接拉着夏染霜开直升飞机过去,便看到了凤小稚她们姐妹三人。

    那时的凤小稚,外貌不过是个**岁的小丫头。

    他一贯春风般的笑容下是直觉地满满的警惕。而她穿着一身红艳艳的衣衫,有些狭长的凤眼凌厉地瞪圆,萌到不行的一张可**的小脸儿气得两颊发红,挺着小胸膛叉着腰,仅仅九岁的小丫头,凶巴巴地瞪着他,鼓着可**的小腮帮子,用全世界二十多种语言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顺便给他设计了无数种诡异残忍的死法,直听得他风采翩翩的堂堂天龙会副会长、修部堂主嘴角直抽搐!

    第一次见识到语言天赋超过自己的好苗子的苏大堂主当即就动心了,死乞白赖地要拐人家小姑娘走。最后,他成功了。不过可惜因为之前的警惕,他给人家姐妹三人以及阿青和胡佳衣好像都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凤小稚是跟着阿青去龙部的合岛训练基地登记了以后才跟他走的,走之前更是得到小丫头依赖的大姐蓝草心的嘱咐:“要听青先生的话……如果苏黎真心对你好的话,他的话也可以听。”

    他迫不及待地带走了凤小稚,对于这些言语中的潜台词并不太放在心上。修部是干什么的?他苏黎是什么人?一个掌管外交的专门部门当之无愧的老大,搞定一个离亲人千万里的小丫头片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然而,他错了!

    他把她放在恐怖的训练营中,她不怕。娇娇嫩嫩的小姑娘学起打架杀人一点就透、出手如风,死人堆里都敢爬!这么凶猛的气质根本就不会想着去寻求庇护,他空等在暗处,愣是捞不到站出来扮演救世主的机会。

    他安排她去执行孤岛潜伏的任务,整整一个月见不到一个人,她不急。到了没人的孤岛,她跟回了家一样高兴,叽叽咯咯地自己笑了半天,又勾虫逗鸟地找了会儿乐子,便不慌不忙地爬到一棵大树上去再没挪窝儿,直到满了一个月才施施然地哼着歌儿下来回去交任务。这样都不寂寞,他白白推掉了整整一个月的外出任务等着陪她,结果弄得自己直到她交了任务回来了,他却不得不忙疯了,悔得他肠子都青了。

    他又安排营里的孩子和教官排斥她、不理她、全体敌对她,她也不委屈,睥睨地看所有对她不善的人,言语类的敌视完全无视,行动类的挑衅全部狠狠地打回去,然后自己该干嘛干嘛,半点儿给他告状的意思都没有。他默默地欢喜又默默地哀悼,欢喜着这副性子简直让他喜欢到了骨子里,哀悼着这样得自己心意的一个小家伙却偏偏半分都不鸟他。

    他被一个九岁的小丫头片子的**圆满给伤到了:他长这么大最看重的一个好苗子,不需要他!

    三个月之后,凤小稚小超人一样地学完了训练营里所有她感兴趣的东西,剩下的干干脆脆地表示不学了,然后直接命令训练营教官联系龙部的青堂主,说她要归队。

    小姑娘挺着小胸脯昂首挺胸地宣布,她是龙部的人,让修部的训练营教官通知青先生已经是给修部和苏黎面子。她只给教官半天时间,半天过后不见龙部的人来接,她就会视自己的状况为被困,启动龙部特殊报信装置呼叫龙部救援。到时候两部因此闹起来,她可不负责!

    教官哪敢不通过苏黎就把他亲自送来的宝贝苗子给送到龙部去?所以正在谈判桌上的苏大堂主收到消息,当即中止了谈判,杀到了凤小稚面前。

    路上,他犹豫再三到底还是打电话请他的好兄弟阿青示下:他是真的想要凤小稚以后接掌修部的堂主之位,到底怎样才能让那个小丫头心甘情愿地留下?

    外冷内热的青先生以沉默对他表示了鄙视,在他快要忍不住怒骂的时候终于凉凉来了一句:“你是得多有病才把你的真心剖白给我听?”

    真的是很冷的笑话。苏黎却一下子听懂了。醍醐灌顶!

    曲线不一定救国,问题的症结在于凤小稚本人的心意,而不是他的手段!凤小稚虽然是个孩子,却比世上绝大多数大人都更有主见。在这样的孩子面前,越多的心计和手段越适得其反,关键是让她看到他的真心!

    与其对着衣小虫吐苦水,不如直接告诉那个孩子,他是真的想要留下她!

    其实在凤小稚跟他走时,蓝草心最后叮嘱的那句话已经给出了方法和答案,不是吗?

    蓝草心说,如果他是真心对凤小稚好,那么他的话,凤小稚也可以听。

    原来自诩玩转人心、绝顶聪明的自己,也有犯傻的时候!

    拉着凤小稚坐在沙滩上,朋友般一番无奈坦白的倾诉之后,小姑娘果然没有再闹着要走。而他也第一次新奇地发现,原来偶尔对着一个其实也许并不懂什么的小丫头说说心里话儿,也是非常减压非常惬意非常让人舒服的一件事。

    毕竟如此年轻却到了他这个位置上,真正无话不谈的朋友已经不多了。

    就这么从单纯的伯乐心态开始喜欢上了跟她在一起的感觉。累了找她减压,烦了找她解闷,高兴了也找她分享……一个聪明漂亮又有个性的霸气小妞,总是让人格外愉悦的。

    与跟她相处相比,以往自己喜欢逗弄女人缓解心情的方式渐渐被遗忘。甚至有回他心情极好地牵着被他逗生气的小丫头逛街,正好遇见之前的红粉,面对以往让他心动的诱人容颜和勾人体态,他顺口就笑眯眯地介绍:“这是我家小稚!小稚,叫阿姨!”

    勾人红粉当场就冰冻白粉了!大约以为他的意思是说那是他女儿!

    他打完招呼就从僵粉旁牵着小丫头的手走过,完全视粉如无物。不是他故意傲娇,实在是他第一次发现“我家小稚”这个叫法,很爽!很妙!很……总之舒服透了!

    苏大堂主从此**上了这个称呼,同时不自觉地开始独霸某妞训练以外的所有时间。后来越演越烈,连训练都越来越多地包揽了。再往后,想想反正是培养自己的接班人,除了自己还有谁更适合教导她呢?于是脸不红心不跳地彻底把人带在了身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