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5章 终南山,善意点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华夏,衣小虫的手机罕见地在大白天振动了起来。修长的眉峰一挑打开短信,就看见某人任性开怀的字迹:“阿黑阿黑我现在在机场,该买往哪里的机票?一分钟内告诉我,不然一分钟后谁从我身边过我就跟谁走了哦!”

    衣小虫眉头突突一阵乱跳,有种立刻飞过去按住这丫头狠狠蹂躏的冲动!即使明知道她根本没跟司徒谙怎么样,他也心里一直别扭着好不好?好不容易彻底处理清楚了,比原来没失忆的时候还彻底还好,竟然还来气他?要不是看在她气他的目的是要找他,他真要怀疑自己会再也忍不住飞回去收拾她!

    他已经在华夏耗了很久的时间。任曦和李清波的踪迹很难寻找,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佛道两家对他管用的那些灵引符引什么的追踪术都不管用了。因此虽然在他来华夏之前正一门和终南派已经在遍天下地联络和寻找,也是没有联系上他们。

    当时衣小虫一下飞机,首先不是去找人,而是去终南山认错。他知道,华夏玄门对于蓝草心的事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是一直在等自己的一个交代。

    倒是没有想到,等他独自驱车来到终南山,不但终南子、任淳、任夔等人,就连正一真人、觉仁大师、端木家主、鬼谷子、昙明等玄门各大派的掌门,以及党正、吴湛和玉飞扬,甚至白夭矫、龙墨兰、那古拉和木绿花都等在那里。

    面对着所有人平静的注目,衣小虫不可能再去询问为什么大家会等在这里,更不可能一言不发或者不给一个妥当的解释就转身离去。

    他一身黑衣,绝美的面容微微清瘦而憔悴,进门谁也不看先只端端正正地矮身向正中落座的终南子一丝不苟地行礼,叫了一声:“师公!”

    终南子没有像往常一样挥手免了他的礼,而是面容平和地等着他行完了礼,才缓缓开口:“我听说,你宣布了草儿的死讯?”

    衣小虫没有否认。虽然他没有正式通知国内玄门,只在天龙会中宣布了这个消息,但天龙会中一宣布,凤小稚就会知道,凤小稚知道了,三姐妹之中的茅无音必然也会知道。同样,青蓝集团中蓝卫七人和龙陵手下都是天龙会出来的,又是最关注蓝草心消息的,也会第一时间知道。当下青蓝集团的事务已经重新由白夭矫执掌,这样重大的消息,大家一定会彼此印证传递,更何况这段时间本就所有人都在找寻蓝草心的踪迹。

    因此终南子之所以当着所有人的面问话,而不是先私下里接见衣小虫,很显然也是要给谁所有人一个客观公平的交代。

    经过了本届世界玄门大会,蓝草心已经不光是衣小虫的妻子。她还是整个华夏玄学界最重要的新秀和各大门派真心**护的人。更不要说她还是青蓝集团的掌舵人,下了这座终南山,还有一个俗世中温馨的家,有奶奶、姑姑、夫妇和妹妹在等她回家。

    在国外,抹灭一个人的身份可能只是吊销了身份证件、离开原本生活的地方那么简单。可是在华夏,一个人的存在是和太多的亲友和从小到大数不清的人际网络联系在一起的。人们之间的关系比起西方要紧密得多,每个人从出生、婚嫁、生子、离世都会以大宴宾客的形式昭告所有跟自己有关的人。每个人的死亡都会经历停灵、吊唁、安葬等大范围宣告的过程。不是说就凭一道消息说这人没了,连尸首骨灰都不见就会被遗忘了的。

    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会有无数人抛出各种疑问关注这份死亡。更何况,这个被宣布死亡的人,是蓝草心。

    衣小虫知道,今天这一关,不好过。

    “是。”他的确宣布了蓝草心的死讯,这一点毋庸置疑。

    “为什么?”终南子语调依旧温和,简简单单、自自然然的三个字,却耐人寻味至极!不是问他如何确认的蓝草心的死讯,也不是问他为什么不正式向华夏玄门、至少是蓝草心的家人和师门通告,而是问他为什么要宣布这个死讯!如此简单却又如此妙到毫巅的问话,仿佛风过树动,让人难以反感、难以辩驳、难以隐藏!

    衣小虫来之前已经想好了终南山可能有的各种反应,并提前做好了各种应对的准备,然而此时竟然无法回答。

    他的沉默其实很短,但这很短的沉默已经落入了所有人的眼底,然后衣小虫忽然就感觉到在场所有人的气场陡然一松!他心中顿时一紧!但不等他做出其它应对和反应,终南子已经再次发问,语气不但依旧温和,更是明显比刚才多了些真心的愉悦:“小虫啊,草儿既然已经不在了,你对她的心意可曾更改?”

    衣小虫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安,总觉得自从踏上终南山,原本预计好的东西就渐渐开始失控了。师公他老人家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是信了蓝草心死了,还是没信?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一笔揭过了蓝草心到底有没有死的这个关键性问题,反而转而询问他是否变心这种明显非核心的问题上去?还有,所有人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些人在之前有过约定,他一个问题回答慢一点,就代表蓝草心没死?

    就算是这种狗血没逻辑的情况,那总不该下一句立刻就十分肯定地“草儿既然已经不在了”啊!

    但是不管想不想得通,师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既然这么问了,他还是得皱着眉如实回答:“师公,我对蓝儿的心意,绝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更改!”

    终南子捋着胡须笑了:“那就好!看你的精神气色,比起离开的时候也好了许多,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节哀顺变吧!”

    衣小虫顿时风中凌乱啊有木有!他可不可以说他刚才其实说错了,他已经飞快地变心了所以现在的状态比蓝草心没死的时候好?

    不过,话说,即使他表现得不够好,师公你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派愉悦地让你孙女婿节哀顺变,真的没有问题吗?

    衣小虫已经彻底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以往一直觉得终南子此人仙风道骨,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这老头儿其实就是一眼镜贼亮贼亮的老狐狸!自己精心设计的一切被老狐狸轻轻松松就戳穿了,衣小虫有些恼怒。他苦心做那么多是为了什么?终南子这么做,万一威胁到蓝小草的生存了怎么办?

    看着衣小虫眼中氤氲着的怒色,终南子心情很好地挥挥手一指唐继云旁边的一个空座位:“这件事就先这样吧。你先坐下,我们这里正在说几件要紧事,你也听听。”

    衣小虫定定地看了终南子一会儿,忽然释然一笑走过去坐下。他纵然睿智聪明,到底没有老狐狸那样深厚的人生智慧和对玄学一辈子的浸**,天门之上到底有什么,虽然谁也不知道,但终南子一生看透的东西绝对比他多。衣小虫忽然就决定不再紧张,他就不信终南子疼蓝草心的心情比他能少了多少去!

    似乎并没有再看着衣小虫的终南子眼中掠过一丝赞赏的笑意,不露声色地对大家笑着点点头道:“小虫的到来是个小小的意外,不过好在也不是外人。大家继续。”

    衣小虫眉梢一挑,还装?还是刚刚他们真是在这里正讨论什么大事?不过话说最近华夏玄门最大的事就是找寻蓝草心的下落了。刚刚终南子的口气却根本不把蓝草心的生死当回事儿。即使那不是真的不在意,但还能有什么事比这件事看上去更重要呢?难道说是任曦和李清波的出现?按说,也不至于吧?

    静下心来飞快地观察一遍与会的众人,衣小虫唇角微抿。刚刚他进来时明明所有人都几乎屏息地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