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五章 相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加了一段谢文兴的事,原本要写被我忘了嘿嘿现在加上

    *********************

    谢柔嘉?

    谢柔嘉是谁?

    站的近的竖着耳朵听的人们疑问,没听过有大人物叫这个名字啊,但听她报出这个名字,小道士欢喜的忙侧身。

    “小仙姑,您来了,我们等了你好久了。”他说道,“快请,快请。”

    谢柔嘉含笑施礼道谢迈进去。

    “道长…”门前的人们也忙跟着迈步。

    小道士啪的将门关上了。

    众人悻悻。

    “不是外人,听那小道士叫声小仙姑,肯定是他们同门中人。”有人劝慰说道。

    不过他们猜错了,谢柔嘉进门既没有去拜访云阳道长,也没有和观中道士们相见,而是在一间屋子里接过两个道士递来的包袱。

    “这是邵道长托付的信。”一个道士说道。

    “这是邵道长托付送来的东西。”另一个道士说道。

    谢柔嘉再次施礼道谢。

    “看来我不用问了。”她说道,“你们都已经接受交代了。”

    分别后第一年的时候,她和邵铭清很少有消息来往,有的话也是自己给龙虎山写信,而因为她居无定所邵铭清不能给她回信。

    但很快到了第二年的时候,她路过一个道观观赏风景时,被道士们叫住询问是不是彭水谢氏。

    这是她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这些人认出她让她很惊讶。

    道士们拿出一封信,说是龙虎山邵道长托付的,原来邵铭清猜测她可能经过的地方,提前往这边的道观送了信,托付他们如果遇到谢柔嘉的话转交,为了让他们认出谢柔嘉,邵铭清还附送了一张小画像。

    他们终于能来信交流了,但还是谢柔嘉写的多,收到邵铭清的少,毕竟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行踪,邵铭清更不能将天下所有的道观都托付到。

    不过到今年的时候,谢柔嘉发现这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她发现她一路走来,随便走进一个有名的道观,就能问道邵铭清的消息,一次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就不是巧合这么简单了。

    邵铭清已经开始扬名了。

    他开始做到被很多道观认识,不仅仅是认识,还能让他们关注以及敬佩,只有对邵铭清心存敬佩,才能接受他的嘱托,记住他递来的画像,关切着那个被托付的人。

    两年啊,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想要做到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谢柔嘉接过他们递来的东西,又见引自己进来的小道士悄悄的打量她。

    “跟画上的像不像?”她笑问道。

    “比画像的还好看。”小道士坦坦然的说道。

    谢柔嘉哈哈笑了。

    “那是邵道长画技不精喽。”她说道。

    小道士也笑了,但又忙摆手。

    “可是邵道长可厉害了。”他说道。

    谢柔嘉哦了声。

    “邵道长又做什么大事了?”她问道。

    小道士眉飞色舞。

    “小仙姑你没听说吗?邵道长要和金光寺的了然和尚辩经。”他说道。

    谢柔嘉愕然。

    “他一个道士跟和尚辩什么?这不是找事吗?”她说道。

    小道士愤愤。

    “那也是和尚先找事的,小仙姑你不知道,那了然和尚很讨厌,常常抢我们道士的生意,还出言讽刺,大家早就气不过,只不过那和尚油嘴滑舌的厉害,现在邵道长出面一定能给他个教训。”他说道。

    谢柔嘉又好气又好笑。

    “那倒是。”她说道,“要论口舌厉害,还真没几个能比的过邵道长。”

    那一世他可是靠着一张嘴将三方人马玩弄于手掌上。

    小道士说了一通,便主动告辞了。

    “小仙姑你歇息吧。”他说道,“我们师父已经吩咐准备了饭菜。”

    谢柔嘉再次道谢。

    “那边有笔墨纸砚,你要给邵道长回信就请自便。”小道士指着说道,安排周全了才退出去。

    谢柔嘉先打开信看了,信也没什么内容,就跟她和东平郡王的来往书信一样,都是说一些自己最近做的事。

    虽然只是短短一张,但谢柔嘉却知道他写了很多,将她可能经过,甚至不经过的,他能接触到的道观都送去了一封同样的信,直到接到她的回信确认,然后再会有新的内容的信送去。

    谢柔嘉放下信,又打开了包袱。

    邵铭清送包袱的时候不多,一年也就一次,打开看果然是三双鞋。

    “干嘛总是送我鞋子。”她嘀咕道,低头伸出脚看了眼,虽然有小红马代步但她很多时候也走路。

    鞋子是穿的费一些。

    真是婆婆妈妈的,谢柔嘉抿嘴一笑,拿起一双新鞋换上,将其他的包起来,开始坐下来给邵铭清写回信。

    谢柔嘉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吃过饭再三谢过云阳道长,她告辞离开了,因为她要赶去清远城,前些时候得到消息,谢老太爷正在那里落脚。

    谢柔嘉按照地址很快来到谢老太爷的住处,但她并没有进门,而是站在巷子外等着。

    “嘉嘉。”谢老太爷从一处门内走出来,看到她高兴的喊道。

    谢柔嘉审视谢老太爷,见他虽然瘦了些,但精神很好,红光满面,说话也中气十足。

    “看来祖父没有受颠簸流离的苦。”她笑道。

    谢老太爷哈哈笑了,二人就在巷子口的上马石上坐下来,一面看着四周玩乐追逐的孩童,一面说着别后的事。

    “说不受苦也苦。”谢老太爷又皱眉说道。

    谢柔嘉神情有些担心,谢老太爷往巷子里看了眼,压低声音。

    “她啊,管的太严。”他说道,“不让我吃酒,而且跟你祖母一样脾气不好,偷偷喝酒被发现了就发脾气,很吓人的。”

    看来谢大夫人把谢老太爷照顾的很好。

    谢柔嘉哈哈笑了。

    “祖父就不该喝酒。”她也点头说道,想到什么又问,“有他的消息吗?”

    他,指的是谢文兴,当初谢柔惠坠河而亡,他趁乱卷了谢家的钱财跑了,应该是早就筹划好了,所以谢氏众人一时竟然找不到他。

    谢老太爷笑了笑。

    “不用管他,他过不了好日子。”他说道,“空守着那么多钱财却不能用,这对他来说是最大的折磨。”

    谢家的那些钱财都是下了巫蛊的,当谢文兴逃出谢家,就违反了誓约,蛊虫即刻发作,那些钱财他用一分便肉烂一分。

    而没了那些钱,谢文兴的藏身躲避必然困顿,迟早会被谢氏族人找到。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谢老太爷叹口气,不想再提站起来,“你等一下。”

    谢柔嘉不解,看着谢老太爷疾步走向家里,不多时拿着一个小布包急急的走来。

    烫的手嘶嘶吸气。

    “来,尝尝,家里刚掀锅。”他带着几分献宝说道。

    谢柔嘉接过打开见是一个小碗盅。

    “呀,是蛋黄蒸饭。”她高兴的说道。

    “对呀对啊。”谢老太爷说道,“你最爱吃的。”

    也是谢大夫人最拿手的一道饭,小时候的做过,但随着她和谢柔惠长大,功课越来越多就没有时间下厨了。

    谢柔嘉捧着碗盅怔怔一刻。

    谢大夫人虽然不见她,但是不是特意做了这个?因为毕竟谢老太爷知道她这几日会来。

    “快尝尝。”谢老太爷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催促道。

    谢柔嘉嗯了声点点头,拿着勺子大口大口的吃。

    香气引得四周玩耍的孩童都围过来。

    “不给你们哦,我只有一个。”谢柔嘉故作小气的捧着碗盅躲避说道。

    谢老太爷哈哈笑。

    “还有还有,我去给你们拿。”他说道,果然转回去拿了几个碗盅来,孩童们欢呼雀跃的围上来,巷子前一阵欢笑热闹。

    谢柔嘉吃完了蒸饭,又和谢老太爷说了一时话。

    “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一段。”谢老太爷说道,“嘉嘉你呢?”

    “我就不在这里住了。”谢柔嘉说道,“听说万州有一个灵泉夜半会唱歌,我想去看看稀罕。”

    谢老太爷笑着点点头。

    “去吧去吧,玩的开心点。”他说道。

    谢柔嘉果然站起来,就如同在家的时候在谢老太爷这里吃完饭,然后明日还能再来一般轻松的起身告辞。

    “那我走了,祖父,下次见。”她说道。

    谢老太爷对她笑着摆手。

    谢柔嘉转身走开了,走了几步之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谢老太爷已经转身向内走去,谢柔嘉的视线忍不住越过他落在门前。

    门似乎开了一条缝,只是巷子里明暗交汇让人视线模糊不清。

    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