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4章 番外之嫁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赵长卿将紫玉青云送给了五公主,别人还没说啥,楚渝先急了。这可不是寻常的笛子,这支笛子的宝贝之处就不多说了,是人都明白。更重要的是,在楚渝心里,这是他与他家卿妹妹的定情信物啊!

    楚渝急吼吼的找到赵长卿问,“你是不是变心了?”这也不大可能,他盯赵长卿盯的紧,赵长卿平时鲜少接触到男人,便有接触,也就是苏白梨子等人,这都是亲戚,不算啥。

    赵长卿略一思量就明白楚渝的话,她抿了抿唇,道,“笛子不过是个念想,人都在了,有没有笛子都一样。”

    楚渝心下一喜,立刻喜上眉梢,蛇随棍上,“卿妹妹,这么说,你是答应亲事了吧?”

    赵长卿道,“有个条件。”

    楚渝夸下海口,“刀山火海,再所不惜。”

    赵长卿道,“一般刀山火海的事,我都情愿别人去做,而不是我的丈夫。”

    听到“丈夫”二字,楚渝已是喜不自禁,笑,“我这是表达一下我激动的心情。说吧,卿妹妹,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应你。”

    赵长卿便说了。

    赵长卿话刚说完,楚渝便炸了,他极是气愤,对赵长卿道,“还没成亲,先叫我写好和离书,你是不是根本没打算认真跟我过日子?”

    赵长卿道,“既然成亲,自然要好好过日子。只是多年没在一处,彼此脾气恐怕也与以前不同了。我这是以防万一。”她愿意与楚渝成亲,试着一起生活,可是,这些年的是是非非,又不能让赵长卿彻底放心。当初她能在夏家脱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夏文只是站在仕途的□□,还未真正发达。楚渝可不一样……这许多年,赵长卿的脾性也渐渐的变了,她承认,遇性她不再习惯性的去牺牲自己,她总是更珍惜自己一些。

    “以防什么万一?难道我会变心?”楚渝倒打一耙,“我看,你是不是还没成亲,就有外心啦?”

    “若是我有外心,就不会与你再谈及亲事了。”赵长卿叹,“不知为什么,小时候就想嫁给你,如今忽然能嫁了,又总是不放心。”

    楚渝握住赵长卿的一只手,轻拍她的肩,“我以前让你伤心,以后不会了。你放心吧,就算不信我,也该相信你自己的眼光,是不是?”

    赵长卿老实的说,“我眼光自来有些不大好的,这你也知道。我想着,暂且过一过日子,能过到一处,就过。不能过到一处,也别勉强。”

    遇到赵长卿这样钢牙铁齿的一根筋,楚渝直想吐血。

    楚渝优点不多,能屈能伸算一个,他费尽唇舌也说服不了赵长卿,只得憋屈的写了和离书,与赵长卿的亲事也定了下来。

    两人年纪都不小,又耽搁了这许多年,楚渝完全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以免节外生枝。故此定亲成亲,两个月就料理的妥妥当当,将人娶到手。

    穆瑜原想着,要早知此事,该给赵长卿赐婚的,毕竟人家给了他妹妹那样宝贝的礼物,皇家不好不做些表示。不过,你们这亲也太急了吧,

    楚渝半点儿都不觉着急,若不是等吉日,他都想第二天就办喜事呢。

    不得不说,两人这般神速的成亲,实在惊呆了帝都一干人!消息灵通的人再一打听,哦,原来人家小时候就定过亲的啊……

    这可真是……怪道赵夫人与夏家和离呢,原来是见着老情人啦。

    这样想的人不是没有。

    只是,到今时今日,这样的风言风语已经难以动摇赵长卿与楚渝分毫。何况,凭此二人今日今时的地位,谁又敢当着他们的面说呢?纵使背着他们说,也不敢说的太大声。

    赵家这一年里,连嫁两个女儿,而且均是嫁入侯府,很是出了大风头。赵勇为人更加低调谦逊,一千一万个告诫家里,千万不可去出风头,一定要低头做人才好。

    凌氏眼角眉梢的神采飞扬,也得收着一些,只是,到底喜气盈腮,掩是掩不住的,尤其赵长卿嫁入楚家,凌氏如今也不恨楚家诈死的事了,一味笑道,“这就是上辈子的缘分,兜兜转转的,还是楚家。”

    赵勇笑,“是啊。”他身为老丈人,还是跟楚渝剖心剖肺的谈过一番的,楚渝此人的本领,说服赵长卿有些困难,但把赵勇哄高兴那是手到擒来。何况楚渝做了一些相当难得的保证,让赵勇感叹的同时也从心里认可了这个女婿。

    凌氏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道,“我就说,苏先生的话再没错的。”苏先生就说过,她闺女再嫁也能嫁更好的,果然是应了苏先生的话!

    夫妻两个说着话,凌氏已絮叨起三朝回门的事来。虽都是一些琐事,赵勇却格外爱听,不忘叮嘱凌氏,“记得叫阿蓉他们到时一并过来,也认认亲。”

    凌氏笑,“这我能不知道,早跟阿蓉说了。”凌氏想到今天赵蓉来参加婚礼,因今日事务多,当时匆匆一瞧,赵蓉脸色似是有些憔悴,只是事忙,凌氏也没顾得上问她,想着过两日正好问问赵蓉,是不是身子不爽俐来着。

    有关赵蓉的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凌氏笑,“老太太今天也欢喜的很,一天都是笑呵呵的。如今长卿阿蓉都嫁了,我这心哪,总算是放下了。”凌氏自认为女儿不比别人差,偏生这两个女儿姻缘都不顺,听得那些闲言碎语就不提了,简直能气死个人。如今两个女儿都有了好归宿,凌氏深觉扬眉吐气。

    夫妻两个又说起儿女之事,絮絮叨叨直到夜深方歇下。

    楚渝应付走了那些来贺喜的人,也已是夜深。

    赵长卿已取下凤冠正合衣倚在床间看书,楚渝挥手打发了丫环,踱步过去坐在一畔,抽走赵长卿手里的书道,“你从不晚上看书的,对眼睛不好。”

    赵长卿望着楚渝,楚渝问,“是不是有些紧张?”

    “有一点。”心里说不出又形容不出的一种感觉。

    “不用紧张。”楚渝笑眯眯地拔掉赵长卿固定头发的圆珠簪子,笑眯眯的自软软的垫褥下抽出一本厚皮书卷,拉着赵长卿的手,笑眯眯道,“咱们看这个书吧。”

    赵长卿眼睛一瞟:春宫图……

    嫁给楚渝的感觉怎么说呢,反正与想像中的大不相同。以前小时候,她一直将楚渝视为领路人,倾慕又仰望的贵公子,后来重逢,又觉着楚渝心机深不可测。如今真正生活在一起,其实,也就,那样吧。

    就是楚渝爱翻腾她东西的事叫赵长卿念叨好几遭,楚渝振振有辞,“我不是把我私房都给你管着,你嫁过来就是我的人了,我瞧一瞧媳妇的嫁妆,怎么啦?天经地义。”

    赵长卿道,“你看要等我在的时候看,不能我去跟太太说话,你偷偷的翻腾。”

    “我完全是光明正大的翻好不好!”楚渝问赵长卿,“我听说别人压箱底都有些私密物件儿,你不是嫌我那卷春宫不好么。你有没有陪嫁两卷过来,咱们一道研究研究。”

    赵长卿急急的去捂楚渝的嘴,低声道,“青天白日的,你小声点儿。没的丢脸。”

    “这有什么丢脸的,周公之礼,周公之礼。”楚渝强调,“不好生研究,以后怎么生儿子啊。”

    一提生儿子的话,赵长卿的脸刷就沉了下来。楚渝连忙赔笑,“口误口误。我是说,日前我遇到一个神医,要不,我请神医过来给咱俩瞧瞧。”

    赵长卿冷笑,“还用神医做什么?你难道不会治!”到这个时节,还拿她当傻瓜呢!

    楚渝忖度着,莫不是他家卿妹妹知道些什么?还是苏澎跟他家卿妹妹说过些什么?反正现在早成了熟饭,和离书他也偷回来了,楚渝脸皮素来不缺,哈哈哈干笑三声,顾左右而言他,“咱们屋里这水仙开得真好。那啥,这眼瞅着过年,岳父家的年礼备了没有啊?没备的话,可要抓紧啦……”总之有的没有啰嗦一通。

    看楚渝心虚成这个德行,赵长卿瞪他一眼,没与他计较。

    过年开春的时节,赵长卿有了身孕,这完全在楚渝的计算之内,却是直接惊掉了楚赵两家人的下巴。楚夫人也听说过赵长卿不孕的事,心里不是不在乎,只是这些年她经了这些坎坷,也早看开了,只愿儿子快活就好,却再未料到赵长卿忽然有孕的。她原打算着,带着赵长卿管管家,待赵长卿都上了手,就把家事都交给赵长卿来管。

    如今,赵长卿突然有了身孕!楚夫人又是高兴又是疑惑,不是先前说不能生么。不过,她到底是有些年纪的人了,见识便广些,私下与丈夫道,“记得咱们在江西的时候,有一对夫妻就是,在一起时就是没孩子。待两人和离,各自婚嫁,便各有了子嗣,说怪也怪的。”

    楚将军笑,“总归是天大喜事,阿渝这个年纪,这是祖宗保佑啊!请苏神医过来,给媳妇开两剂安胎药才好。”

    “很是很是,补药也要开一些。”

    “我得赶紧去查一查,看哪个字吉祥,以后用来做孙子的名字。”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