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过,以前的妖修是不能用了,所以我现在选择了人修。可几天下来,我连初规初期都没到。可是,隐藏气息还是能做到的。

    我隐了声息轻轻掠上床顶,闭着眼睛感受着那人的一举一动。那刺客手脚在人类中也算是个顶尖,他的脚尖落地时所发出的声音只比猫重一丁点。平常人根本感觉不到,可这点声响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重了。我几乎是用灵魂去感受的,能躲过我五感的人现在也只有落国国王一个。

    那人很快就窜到了我的床前,他利落的从袖子里射出一把匕首,直插我床上用枕头伪装的心脏位子。我心里暗赞一声;‘好样的,够狠,也够快的,可是,你注定要悲剧了!’

    我见时机成熟,他也意识到床上只有一只大枕头时。我已经落在他身旁,右手早掐住了他脖子上的静动脉。我快速卸了他的下巴,在床上摸了条细铁链,原来用来链兔子的,把他双手双脚都捆结实了,才去点了油灯。门外侍女见我屋里灯亮了就来敲门,我打开门时她们见屋里突然多了一个浑身乌漆抹黑的人就吓了跳,好在我及时阻止,否则那尖叫声一定跟见鬼了似的。

    虐月和啊木在我的召唤后进了我房间,他们见到被铁链捆的结实的刺客有些傻眼,不过更多的是自责。显然,今天他们已经失职了两次之多。这对他们自身的打击那是绝对的,所以无须我责备,他们已经很难过了。

    “他是个死士,牙齿里藏了毒块,不过少主似乎已经知道了。所以,在他自杀前就下了他的下巴。”啊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明显闪过万疑问。“这个人功力深厚,是个绝顶的杀手。就算是我应付起来也不轻松。”

    我微笑的看着他,眼神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多年来我为自保偷偷学了功夫,不然我还能好好坐在这么?”

    啊木摸摸鼻子,我说的话虽然无从考证,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又直指他失职。所以,他面色难看的跟苦瓜似的。

    “既然是这样您也早说啊,害我每晚都胆颤心惊的,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往您这边赶。”

    “那以往你都看见什么风吹草动了?是啊香在洗澡,还是啊情给我守夜。我倒觉的你挺爱在她们守夜时和她们调情的,你说你是想和她们中的那个结婚过日子呢?你家那口子最近怀孕了是吧,你对的起人家吗?”我还是笑着,我知道这小子确实每天晚上都在我卧室门外耗着,就是这理由确实不明所以。这身边的男人都这样了,我在想以后我这个公主还要不要嫁人了?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不嫁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这些人会比我自己还着急,而我一个人惯了。要真有那么一天,有一个人在你每天早上眼睛一睁开就能看见。他和你一起吃饭,甚至一起洗澡。我想着想着都会发笑,愿意做我那个人的一定是个傻瓜。谁愿意一大早就见我这张满是刀印子的鬼脸?

    不说这些了,这会儿,虐月已经把那人上上下下都搜了个遍。找出了一堆的明器,暗器,这家伙几乎是武装到了牙齿,连脚底下都藏了吧锋利的匕首。我一直在纳闷,他怎么就没把自己脚给割了呢!

    “说什么人派你来的?”

    虐月把刺客拖到他屋里的地下密室里,这件事不能惊动任何百姓。让他们不安,绝对不会是好事。

    那人嘴巴里的毒药已经被啊木取了,所以现在他的下巴已经被*月按回去。刺客在发现那匕首刺空之后就知道自己任务失败,而且被我们弄没了口里的毒药。他已经绝望了,没有一个刺客任务失败后能有好下场。所以他现在的眼神无比的空洞,问他话他也像什么也没听见。

    “傻了吧!”啊木鄙夷的看着他,再他头顶拍了拍。“八成是见了少主的英容吓的。”

    “他见我时我已经带面具了,再说有那么恐怖吗?”我无语的白他一眼。

    “您要是刺客,三更半夜摸到人家屋里。手还没下去就看见那么一副脸,还不够呛?比掐他脖子还管用。”

    我越发幽怨的瞪着啊木,颤着嘴唇说。

    “我心理创伤严重了!”

    虐月严肃的瞪了我们一眼,道。“有正型没正型,这还在省问呢!”

    一般的杀手刺客都不太怕死,所以为了让他们说出幕后主使,很多人想出了无数重让人生不如死的刑法。可偏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