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 胜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启禀娘娘,启禀吴将军,宫外急报,那卫无忌突然带着他麾下府军将皇城包围了,此刻正要往东宫及大明宫里冲进来......”

    此时已经戌时末,平日里这大明宫钟鸣殿里早就是烛火俱熄万籁俱寂了,如今这殿内外却仍是灯火通明,映着漫天的雨丝闪着星星点点的寒光,宫人们个个垂首肃立在殿外庭院中,不敢有丝毫妄动,而那金吾卫副将身上早就被雨水浇透了,他却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直挺挺的跪在殿中,脸上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见不到一丝血色。

    殿内,崔皇后与吴青岩两个人听了,俱是面色大变,崔泽芳强按着心头的惊惶,忙将那副将宣进了偏殿。

    “卫无忌竟然敢带着府兵进皇城?他难道活腻了吗?”,崔泽芳咬着牙问道。

    那副将双眼都有些木愣了,听着崔泽芳的问话后,才又急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后回答道:

    “启禀娘娘,那卫家的府军打着是肃清逆反的名号围了皇城的,说是得了情报,那安南王府派了逆军已经潜入了皇城,说是已经通报了兵部,军情紧急之下,那兵部已经特批了他们出兵之举!”

    “什么?安南王府?怎么可能”,

    这次,是那吴青岩先一步叫了出来,他与永嘉坊也算来往紧密的姻亲,前两日去和崔泽厚商议这宫变一事的时候,还看到了那安南王世子正与崔元娘两个在园子里做投壶之戏呢,看样子十分的悠闲自得。

    还不待他们三人这里反应过来,殿外又是一阵喧闹,原来是有人发现那守着禁苑的专职守卫突然被人毒杀了,所用的毒*箭等物,正是那南疆才特有的东西,那种毒*药伤人后几乎不见血,却是立即毙命,若不是今日大雨冲刷到守卫的尸首上面,将血水带了出来,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很难发现。

    这崔泽芳虽是智谋过人,但毕竟是娇弱妇人,突然面对这真刀实枪的杀戮,一时也是慌了手脚,而那吴青岩却已经是马上恢复了镇静,他心中隐约感到这本来十拿九稳的宫变恐怕是要出大变故了,一颗心也是突突突的狂跳不止,但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只俯身向着崔泽芳一礼后,说道:

    “启禀娘娘,看来此事恐怕十有*是真的了,那卫家府军的军力,可绝非是金吾卫与羽林卫能够抵抗的,但他们想攻入皇城,恐怕还是需要一些时候的,不管他们是真的来抵御南疆叛军的,还是另有所图,只要咱们来得及将那太子先行绞杀了,不管他们再如何占优,也已经是回天无力了,除非是那卫家想就此自己彻底反叛了,而安南王府那边的事情,恐怕要立即通知永嘉坊崔大人,马上把那世子爷看管起来,需要时还可作为人质!娘娘您这里,也要马上加派人手护卫,禁苑那边过来,离钟鸣殿可并没多少距离,娘娘,属下现在急需更多的人手调遣,属下斗胆进言,还请娘娘将羽林卫的指挥权也一并交到属下手里。”

    崔泽芳被这吴青岩一番话说下来,头脑也总算冷静了下来,她马上传令羽林卫将军,让他从即刻起,便听命于这金吾卫将军吴青岩,吴青岩则马上传令下去,将那封宫的人员减了一半,多余的人手全部去增援金吾卫搜宫,势必搜出废太子,不准放过任何一处,连钟鸣殿与含凉殿的各处偏殿也都要全部搜到。

    那吴青岩布置完了这些之后,又突然上前,请娘娘先将周围人屏退,说自己有要事禀告。

    因怕被人质疑此次宫变有外戚反叛的嫌疑,崔皇后他们从开始商议的时候,便定下了此次宫变崔泽厚绝对要置身事外的决策,这宫内辅佐崔皇后见机行事的职责,便落到了吴青岩的身上,此时崔皇后也已经是十分依仗于他了,一听他这要求,便马上挥手让阿直带着众人都先下去,不准任何人靠近内室,违令者格杀勿论。

    吴青岩一看那殿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便马上原地跪了下去,重重叩了一个头后才沉声说道:

    “启禀娘娘,如此危急关头,除了必须先一步诛杀太子外,还有一事恐怕...恐怕也是势在必行了......娘娘请恕小臣死罪...这圣上那里,恐怕也是不能再留下任何的隐患了......”

    吴青岩只说了一半,这崔泽芳身子便是重重的一震,待他说完了,崔泽芳半响没有回应,只是用手支着头,疲惫不堪的冲他挥了挥手说道:

    “我知道了......此事我自会料理的,你先下去吧,吴将军,今日我大唐国脉的生死存亡,便交到吴将军你的手里了,还请大将军全力以赴,今后这逆贼卫无忌的位置,便只有大将军你才有能力胜任!”

    等吴青岩退出去之后,因未得到崔皇后的宣召,这宫人们仍是都在殿外侯着,没一个人敢随便进来,这偏殿内便空荡荡的听不到一点声音,崔泽芳端坐在金銮凤椅上身子挺的笔直,可一双总是精光四射的杏眼,此刻乌突突的宛若盲眼人一般。

    良久之后,崔泽芳才宣了阿直进殿,也没将她叫到跟前来,只远远看着她,语气中不带任何波动的说道:

    “阿直,你去吩咐灶上,等下夜宵就别做参鸡汤了,给圣上做点芫荽豆腐汤吧,他爱喝那个,这一日日进补的,也不知道他身子受得了受不了,还是做些合他口味的东西吧,还有...你现在亲自去趟含凉殿,将我放在床前密格里的那枚龙凤缠丝金镯子取过来......”

    那阿直从崔府陪嫁到现在,一直贴身伺候崔泽芳,对她的东西可算是了如指掌,一听她说那龙凤缠丝镯子,身形忍不住微微一颤,也不敢抬头,连忙躬身应了一声是,便步履匆匆的出了内殿,

    而半个时辰以后,那安南王世子李守被秘密押入了皇城,他抵死不认安南王府有谋逆之心,信誓旦旦说定是有人假冒的,他愿意与任何人当面对质,愿意以一死力证安南王府一脉的清白。

    崔泽厚让人给吴青岩带的消息也做了同样的猜测,怀疑这安南王府潜入皇城,很可能是那卫家军自导自演的好戏,他命吴青岩小心护着那李守,宫变之后,很可能还要靠着他来揭穿卫无忌的诡计,到时候难免又是一番龙争虎斗。

    吴青岩左思右想后,干脆找了一个与李守身形相似的侍卫绑在了护国天王寺的阁楼上,那里几乎是大明宫最高之处,又离着龙元首很近,若是真有南疆的人潜入了大明宫,必然能看的清清楚楚,而真正的李守却被直接押到了钟鸣殿小心看管了起来。

    到了亥时中,冲刷了整个长安城快一日的倾盆大雨,骤然一下子停了,清冷的圆月孤零零的挂在黑沉沉的夜空中,喧杂叫嚣了几个时辰的皇城,突然间短暂的寂静如死地。

    蜷缩在东宫宜春宫内殿转角屋檐下值夜的小内监,此时也忍不住抬头去看那天空正中惨白的月光,而就在此时,殿门口突然又响起兵刃相碰的异动和粗重急促的人声,那小内监吓的脚下一软,一下便趴伏在了地上,两腿间一热,因为不敢动窝而一直忍着的这泡尿,便热乎乎的直接撒在了裤子里。

    怎么又来了啊,这小内监也不顾身上的骚臭,恨不得把头直接埋进自己裤裆里去,自己一屋住的小兄弟,早些的时候不过因为一时害怕而躲在了床下,就被这些人一方戟给捅死了,鲜血流了一地,到现在还没清洗掉呢,这宜春宫明明是姓崔的住着,怎么也要这样一番两番的来回搜查啊。

    “启禀崔良娣,那废太子一党如今散布在东宫各处,为保各位贵主安全,臣下等要冒昧惊扰良娣了!”,这金吾卫的小头目嘴巴里说的客气,脚下却是一步也不停留的直往里面闯了进去。

    其实,因为这宜春宫住着的是崔良娣,他已经是最客气的了,刚才到那宜秋宫的时候,他们直直便闯入了华良媛的寝殿,宫人们才刚刚来的及给良媛寝衣外面披了件披风,连那贵主白嫩的小脚也被他们看了个清清楚楚。

    也难怪这些金吾卫如此粗蛮,从杀进东宫那一刻开始,他们已经片刻不停的厮杀搜查了快三个时辰了,大雨将人从里到外都浇了个透,虽然现在还是夏末天气,但这黏哒哒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又背负着笨重的锁子甲,更被上头逼迫的连停下来喝口水的空都没有,人人早已经都是满腔的烦躁了,还不趁机把火发泄到了这些平日里见都见不到一眼的娇骄女身上,更何况如今这些贵主,也马上要成了无根的浮萍了,说不定也就是个陪葬的命。

    等金吾卫带着兵器进了宜春宫寝殿时,崔良娣已经穿好了外衣被人搀扶到了榻上,她斜靠在迎枕上,一手护着自己隆起的小腹,面色如常,垂着眼仿佛在假寐一般。

    金吾卫将整个寝宫里里外外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