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逃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肖贵妃撕心裂肺的叫喊犹在耳边,宋尔雅恍然才知,皇上的一举一动自有宫人监视,太子此时若被惊动,又岂会放过他们?定会下令封锁宫门,斩草除根……待明日早朝,朝臣皆知,瑞王携王妃谋反,被诛杀于宫中。

    事情竟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身后追兵的喊声越来越近,她脚步越发沉重,渐渐便只觉自己已开始无法呼吸……蒋夫人死于宫中,肖贵妃身体抱恙,今日一事不论如何,定会震惊朝野。

    而她堂堂王妃,如今竟要逃命!

    这一路随二人熟稔掠过一个个偏僻宫殿,再站定抬眼,面前竟是一汪平静无波的湖面。

    耳畔追兵之声渐响,宋尔雅迟疑一瞬:“王爷?”

    她望着这湖面,忽的恍然大悟。若沿着殿前大路返回,定是死路一条。而这湖泊坐落于宫城西侧,似是人工雕琢而成,怕是与宫外相通。他定是事先知道这出口,来时早便料定了后路。

    此番计划已经堪称完美,可他竟忽略了最致命的一点——

    她不会水。

    宋尔雅想到这里,脸色微变。

    苏恪自然见她脸色不太对,不禁眸光微沉:“事出突然,是我考虑得莽撞了。”顿了一顿,又道,“我与沉雪会帮着你,你自闭气便好。”

    “不。王爷在如此紧迫的条件下考虑到此,已然是周全万分……”宋尔雅回着话,眼神却喃喃望着那一潭碧波,微愣而立。年少时有关于水的噩梦扑面而来。

    儿时她曾与哥哥随母亲回扬州别院避暑,那别院两里路旁便有一处小河流。宋尔雅幼年顽皮,又正逢夏日炎热,某一日便趁人不备溜到岸边,将脚丫泡入河水中嬉戏。

    却不慎滑落入河。

    若不是不远处的哥哥及时赶来将她捞起,她那时早便成为河中水鬼。那溺水的滋味将她胸腔中的空气一缕缕榨干,叫她不能呼吸,叫她大口大口地灌水,叫她寸寸下沉……叫她绝望,叫她终生难忘。

    她甚至还记得,那满满一个院子的下人都战战兢兢地随哥哥跪在母亲下首,挨个领罚的场景。

    宋尔雅心中一抖,眸光微变,忽而颤声决绝道:“王爷走罢,我不走。”

    沉稳如苏恪,却不禁脱口而出:“为何?”

    宋尔雅摇摇头,淡笑。他不知道她宋尔雅样样堪称完美,可人生中这唯一惧怕的弱点,便是这水。

    水草缠住脚踝的感觉她至今不敢忘记,这湖水又太深不过,若是再带上自己这累赘,恐怕凶多吉少……宋尔雅双眼一闭:“臣妾感谢王爷今日舍命相救……若有来世,定倾囊相报。”

    苏恪一愣。旋即,他眸间沾染了愠怒之色。

    “来世?本王好不容易将你救下,你却要轻生?”

    他不相信什么来世,只相信今生今世!

    “不。”宋尔雅摇头望他紧绷的侧脸,眼中是万分不舍与纠缠,“只是臣妾知水情凶险……”

    这埋藏在心中无法打开的心结,叫宋尔雅竟再也说不下去。

    她意欲再开口劝他,可手腕却忽被他强势握住,无法挣脱。她吃痛,见他面色复杂决绝——下一刻她便失去重心,只听得“扑通”一声响,竟然被强行带入水中。

    虽是在入水一刻依靠着本能憋气,可她惊惧之余仍连呛了好几口水,儿时的恐惧一一灌入脑海。她四肢胡乱地蹬着,可一切都是徒劳。

    除却这不会水,更致命的弱点,那便是战胜不了这样的恐惧。

    她感受到自己飘散的黑发如水草般蔓延飘散,在绝望中迅速下沉。

    忽而腰间一紧,有人将她拦腰捞起。那双手臂强有力地箍住她身,稳住她首,那熟悉的唇在刺骨的水中依旧炙热温存,辗转却带着不容反抗的霸道微微撬开她唇瓣。

    他竟强渡了一口气给她。

    水中看不清他的神色,可她忽的清明了过来。

    他从不善辩,却总能将对手一击毙命;他从不多言,却总淡淡几句敲定乾坤。他如今正以最残酷的一种方式告诉她,便是她须战胜自己,活下去。

    活下去,不仅是因为他危难之中舍命而救,更是因为她是瑞王妃。

    她的使命并未完结……她要活着出去,要去亲眼见证蒋家的覆灭,去见证莲华与肖贵妃的下场,去见证外戚一党轰然倒台,去见证他傲然登顶,四海清平!

    此番,岂再能有怕水的道理!

    她放松了身体任他托着,学着稳住气息。那人似乎察觉到她的转变,却似有怕她中途翻悔,一手死死搂过她细弱的腰肢,另一手开始于水中划动。

    身侧另一人游近,与他一左一右托她前行,是沉雪。

    此时面前忽然显出一处漆黑涵洞。当中有活水灌入,稍稍湍急。宋尔雅微微一愣,她平日活动身体甚少,又从未练习过闭气,到此已有些吃力。

    那二人却互望一眼,毫不犹豫地带着她继续朝前。

    那水流扑面而来,阻力陡增,耗费了更多力气。宋尔雅心中开始担忧,当年皇上修建此湖,必定考虑到防止庶民与刺客入内。这引水涵洞定是修得深长幽远,以致平常人不得忍受如此长时间的闭气,只有鱼虾能自由出入……

    再游一瞬,她竟已感觉要忍到了极致。

    肺中如炸裂一般疼痛,脑子里已开始模糊。这水下涵洞依旧不见天光,她心中拔凉一片,却尽量忍住喘气的渴望,亦为了不被他发现。

    可忽而她只觉腰间一轻,竟是他又抚上她颊,一口浑浊的空气再次渡入她唇。她暗自挣扎相拒,却丝毫使不出更多力气。

    不……不……得了气的她心中惊惧异常,他亦是人,若没了空气,他会……

    半昏半暗中只得见他似乎在对自己温笑。

    她忽的鼻尖一酸。数日前她救下了他,今日他亦拼命要救下自己。这阴差阳错的生死关头,竟两次与他同渡。

    脑海中却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但此番接连渡了两次气的他,行动已然开始略显迟缓吃力。虽是如此,他手中却依旧不曾停止划动。好在沉雪似受过训,看上去十分精于水事,自此替了他大半的力气,为他减了些许负担。

    宋尔雅心中一滞,亦不停开始学着向后划动手掌。只心中默默求着佛祖,求他保佑他们再快些,再快些……

    游至一处,沉雪忽然停下。

    他转身沿着那壁,双手拨开沉沉水草。

    头顶传来了渐亮的光线。

    宋尔雅忽的想起,这宫中之湖正是因当年孝贤皇后爱水中赏月,便由皇上命数千工匠日夜深凿而出,自护城河引渠灌入而成,专供皇后登船游玩之用。

    想起二人方才待她沉入湖底后便十分迅速地游动起来,似是对地形十分熟稔的模样。宋尔雅不禁想起苏恪曾与她说起,他独自逃出皇宫至京郊别院探望苏慎之事……

    脑中忽然充斥着震撼。孝贤皇后虽无奈早逝,却竟聪明至此,亦为她挚爱的儿子深谋远虑至此:于这深水之中,为他留下一条生死密道!

    这个真相,竟叫她久久佩服不已。

    水上传来焦急不已的人声,似是十分熟悉,却已实在辨不清是谁。她脑中又开始一片混沌,这一路向上奋力而游,她已然全无力气……

    两个女子正在空无一人的岸旁焦急眺望,身后是一架轻便的马车。

    一个是十五六岁模样,扎着丫鬟头髻,却唇红齿白;一个年过五旬,穿的亦是下人服侍,却精致不凡。其中年少女子正摇着那年长女子的手臂,眼中莹莹含泪道,“嬷嬷,一刻已到,王爷却还未回来,这要怎么办……”

    话刚至此,忽的便听“哗啦”一声,岸边赫然钻出两个人影。

    都是水里捞出来似的横空而出,却是一个孑然而立,另一个横抱美人。

    锦绣两眼一直,飞身迎上,声泪俱下:“王妃!”

    高嬷嬷横眉微紧,亦快步上前急道,“快,快让王妃上车!”

    “我做到了……”她虚弱地由他打横抱住,双手颤抖地攀住他襟,惊喘之下抬眼望头顶那人,不禁喜极而泣。

    “你做到了。”他淡然一笑,亦是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