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8章 番外【叛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杰拉尔德番外·审判

    一、

    你将面临拷问。

    你将饱受煎熬。

    二、

    接受洗礼的时候,白发苍苍的神父摸着他的头顶说:“你将成为神圣帝国的脊梁。”

    于是他的父母放弃抚养权,将他送进圣殿骑士团。他们是以此为荣的,而杰拉尔德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神即父母,即师长,即友人。

    从此以后他的世界里只有神和剑。

    三、

    初见庇佑十三世的时机很微妙。

    他和阿伯特从神学院毕业,刚刚进入中央大教堂担任见习神官,而杰拉尔德则在进行圣殿骑士团的初级训练,离走上战场还远得很。

    那一天是曙光祭典,两个少年神官背着枢机主教躲在忏悔室里下棋。

    杰拉尔德巡逻的时候听见这个本该空空如也的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呜咽声,于是拔剑冲了进去。进去之后发现他们一个捧着棋盘在哭,另一个则手足无措地试图安慰。

    好像是因为输太惨了,金发少年哭得连鼻尖都泛红。

    那时候的庇佑十三世就已经有副极好的皮囊了,他哭起来任谁都会动容。阿伯特将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恳请杰拉尔德别告诉主教。杰拉尔德权衡了半天,催促他们回祭典上去,同时也偷偷瞒了这件事。

    三人开始了一段长达百年的友情。

    四、

    其实很多事情都有预兆,只是没有人注意过罢了。

    五、

    杰拉尔德为奥兰征战四方,将神的道传扬到每一个角落。

    阿伯特不太能适应中央大教堂的森严阶级,于是在担任一段时间主教后离开中央教区,前往无人问津的老修道院。

    庇佑十三世成为了教宗,经常与圣殿骑士团团长杰拉尔德见面,也偶尔会去老修道院的忏悔室,跟阿伯特下一局棋,或者谈一谈内心的郁结。

    一百年就这么轻易地过去了,让人变得面目全非。

    六、

    杰拉尔德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下了那身银亮的铠甲,不再精心打理外表。他留起短短的胡茬,袒胸露背,脚踩在尘埃大地之上。

    人群中,曾经对他敬畏仰望的如今对他视而不见。

    他把所有光环都取下了,而当他自身的光芒消退后,他看见了更多的其他人的光芒。

    庇佑十三世越来越热衷于开拓疆土,奥兰被大裂谷困在大陆西面,可他已经逐渐不满足侵吞那些小国家、小部落。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将东方的大片沃土再次纳入神权统治之下。

    庇佑十三世再一次从修道院忏罪归来,杰拉尔德选择退出战争。

    七、

    流浪了很久,久到他的称谓从“最强之人”,变成“上世纪的最强之人”。

    其实杰拉尔德对这个称呼并不排斥,后来遇见安默拉他才知道为什么。因为比起“奥兰圣剑”,在这样的称谓中,他至少是人。

    沿途听闻了很多关于奥兰的消息。

    接替他的悬顶之剑布列坦尼意外身亡,奥兰新任圣殿骑士团团长年仅十二岁。

    约书亚这样惊人的天赋与庇佑十三世惊人的野心让他有些脊背发凉。

    八、

    与赛门那场激斗算是百年来比较过瘾的。

    莲恩身上也有相似的锐气,但赛门更加成熟,更不加掩饰。黑暗圣殿的剑也能遵从传统的骑士道精神,这让杰拉尔德非常惊讶,甚至某种程度上,他是尊重赛门的。

    但是战略级魔导式打在身上确实有些疼,可能是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整场无意义的纷争中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大概是从半昏迷状态一苏醒就看见了草丛间那双湖碧色的眼睛。

    九、

    自我,不通人情,有时候却显得温情脉脉。

    她想的事情和大部分这个年龄的孩子都不一样,就像约书亚,因为在太年轻的时候获得了太强的力量。

    杰拉尔德可以从她身上看见很多东西。

    童年不幸,生存环境压抑。莲恩支撑她走过最黑暗的日子,最不理解她的痛苦。孤独,没有可以信任依赖的人,没有可以诉说的人。

    哦,对。

    她坚持穿有领子的衣服。

    杰拉尔德一直想看看她脖子上到底有什么,被打过一巴掌之后就作罢了。

    十、

    是项圈。

    在大裂谷,她当着三位圣剑的面把藏了那么久的秘密暴露出来。

    莲恩无动于衷的模样让杰拉尔德非常生气,但是他又有什么资格介入她们俩的事情呢?

    也许被她握在手上就好了,这样就能有资格介入……即便是站在神的对立面上。

    十一、

    你将面临拷问。

    你将饱受煎熬。

    十二、

    可能真的是老了,他经常回忆起那些古早的事情。

    比如那一天他闯进中央大教堂的忏悔室,一点点不安的光芒颤颤巍巍地从琉璃彩中探出来,少年时候的庇佑十三世哭得稀里哗啦,阿伯特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震惊地抬头看向他。

    因为输棋而哭泣的庇佑十三世胜负心强。

    向杰拉尔德求情的阿伯特纵容友人的过失。

    而催促他们回祭典却瞒下了整件事情的杰拉尔德,只是坚守着普通的原则的普通人。

    他从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在审判的同时亦将面临审判。

    南十字星番外·倒吊人(xii.thehangedman)

    一、

    摩斯托鲁斯·所罗门,你是为了牺牲自己而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