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遗族往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我真心诚意,老者叹了口气,还是把礼物收下了。明厉终于挣扎着下来,只是畏畏缩缩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我也把和明厉交往的过程,给老者细说了一下,当然,揍明厉的事儿,还是不说为好,他可以随便打儿子,别人打他儿子,可能就不行,当爹的,谁不护短。

    拿了些灵食美酒,叫玄大锤和明厉操办,摆了几大桌,全族人比过节还高兴,可以说大都从未曾品尝过,如此的美酒佳肴。整个族群都是一个很古老的姓:浮丘。老者叫浮丘荣,明厉,其实应叫浮丘厉。

    和其他族人兴高彩烈相比,浮丘荣显得很沉稳,客气中依然保持着一份尊严和戒备。我也知道不能急,没有询问九井之地的情况,晚上和玄大锤被安排在,族人腾出的一间石屋内,明厉则被他爹,不知揪到什么地方去了,估计要遭到严刑烤问。

    第二天,那两爷子早早就等在屋外,果不其然,明厉脸有点浮肿,腰都直不起来,站在那儿隐隐有点发抖,心中为他默哀,也不好说破。浮丘荣抱拳施了一礼道:“族里简陋之至,让两位道友见笑了。”“我辈修士,随遇而安,到是打扰你老和族人,过意不去啊。”我也抱拳回礼,说了句客套话。接下来是不是该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废话了,我暗自揣度,得找个机会,让他明白我的来意,时间宝贵,我可耗不起,如果问不出什么。大不了直闯九井之地。

    浮丘荣自嘲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张道友,请跟我来吧。”说完向寨子外走去,我看了一眼明厉。那小子裂嘴一笑,牵动了伤口,疼得脸直抽搐,我明白,事成了。顺着悬崖边的小路,走了一会儿。一棵巨大的树,从崖壁上伸出,扭曲盘旋,如要腾空的蛟龙,浮丘荣示意。一行人纵身飞了上去。

    被巨树遮挡的崖壁,光滑如镜,浮丘荣手指一弹,一滴鲜血落在上面,然后打出几个手印,低念咒语,那滴鲜血,如落在水面。慢慢**开来,如镜的崖壁被染成血红,浮丘荣低喝一声。猛地再打出一个复杂手印,一道红色光门出现,他领头穿了过去,长长的通道后,是一个巨大的石窟,顶上、四壁嵌了不少明珠。使空间很明亮。

    石窟中央是一个小小的祭台,上面立了块石碑。只刻了:浮丘氏。三个字,祭台后是许多雕像。浮丘荣上去上了三柱香,默默道:“张道友,你先看看吧。”说完脸现哀伤,凝视着那块石碑。

    转到祭台后,一眼扫过,心中大惊,前排的几个雕像,分明是标准的人族修士,都是文士打扮,儒雅有风度,或捧书,或持笔,渐渐雕像起了变化,头上开始出现了鳞片、独角,手变厉爪,妖魔化。“这些都是历代族长遗像,不久我也会排在后面。”浮丘荣静静开口,“你们是人族?”我不解问道,“呵呵,我们还算人族吗?”他回答得很落莫。“为何会这样?”我再问,他却不答。

    我转头四望,发现四壁刻了不少图画,虽然年代久远,但用秘法加持过,依然清晰,浮丘荣走下祭台,把我引到一幅图画前,开口道:“我族贫寒微末,只能用这种方法,保存历史。”说完退到一旁。

    开始几幅,描绘的如灵山福地,飞鸟盘旋在天空,山林广茂,飞瀑流泉,有城池村镇,有劳作的人群,各色修士穿行于空中,或腾云驾雾,或脚踏法宝,或骑乘妖兽,一派兴兴向荣的详和景象。紧接着画风突变,充斥了不安、恐惧、绝望的情绪,天空如被撒裂,有时雷光闪烁,有时又漆黑一片,有时各色光芒交相辉映,漫天的血雨,夹杂着巨大的尸块和碎物,从天而降,大地崩塌,洪水泛滥,森林大火,一片焦土,哀号的人群,逃窜的修士、妖兽,连在一起,一幅末日情景,人间地狱。

    别人也许看不懂,但我懂,万年前,天蓝星的那一场浩劫,用浮丘氏的眼和笔,再现。虽然只是极细微的一部份,但直观,足见其残酷、惨烈。非是天灾,实为*,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宏观描绘后,接下来就是展现浮丘氏的家族史,灵山某处,散落着几处村落,一座高塔耸立其间,匾上有宝光闪闪的大字:浮丘书楼。不少人进进出出,塔前广场,有修士飞临飞去。下一幅是塔内一个文士,面带微笑,在窗前远眺,其下景象万千,兴盛无比,旁边还提了一首诗:天蓝宝窍地,十二楼九井,仙人扶我顶,结发受长生。

    再下一幅,末日浩劫之下,浮丘书楼悬在空中,形成防护结界,但书楼裂痕无数,几近崩碎,几个文士施法苦苦支撑,结界内,族人惊恐无比,也留有一诗:草木摇杀气,星辰无光彩,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

    苍生竟何罪?天降横祸,无力自保,问得好凄凉。心中一叹,天道法则,强者生存,谁相信眼泪,何苦、何必,多此一问。接下来的图画,屈辱而悲凉,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掌中有字:赐汝等世代为阵奴,能持否?大手之下,浮丘氏跪拜。最后一幅,基本就是现在族群的描绘,旁边也题了诗:灵气变寒谷,炎烟生死灰,尊登浩渺去,蝼蚁苟延喘。

    遗族往事,历历在目,诉说着,前人的风光,后人的苍桑。就连明厉,也悲伤莫名,他也许,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解到族群的变迁和秘辛。“当年发生的事,我也知道得不多”,浮丘荣慢慢述说起来,浮丘氏当年,是一个书香世家,也是个修真旺族,此地当年号称,天蓝星空窍之地,是修士活动的一个中心。

    浩劫之后,死的死,逃的逃,此地成了死地、绝地、禁地。而浮丘氏残族,不知为何,却被无上存在,留了下来,成了所谓的阵奴,时光流逝,被禁地神秘力量侵蚀了,血脉神魂,身体发生了异变,而且族群的修行,也只能靠吸收禁地的某种力量,才能进行,离开此地,必死,就象被禁地,打上烙印,被圈禁在此处。(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