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说,那场战役一直从横州打到了并城,双方的死伤过半,尤其是木穆迩的铁骑被元亨的铁牛阵戳死了一大半。

    听说,元亨打起仗来真的特别像模样,若不是因着木穆迩的增援,拿下邺城绝对就跟玩的一样。

    听说,元亨是在横州与并城之间的一个小镇附近不见的。失踪的那天早上,还派人送了封信给她,到了午时便突然不见了。

    而那封信,她至今没有收到。

    听说,元亨不见了半个月之后,长安有官员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理由,请萧弥坚接替帝位,被他婉拒了。而后三请三辞,萧弥坚终是坐上了宝座。

    听说,寇王因着不满元氏的江山成了萧氏的,买通了皇宫里的太监,在饮食里下了毒药,想要暗害他。这已是萧弥坚登基三个月后的事情了。

    因着牵连太广,整个元氏宗亲都快被斩尽了。

    就连萧太后也受到了牵连,被贬为了庶人。幸好,付家的付菱生了场重病,并没有嫁给寇王的大子元凡,还真是运气好。

    听说,元亨有了衣冠冢。这是又三个月后的事情。

    元亨失踪了半年多,终于还是“死”了。

    是的,什么都是听说的。

    元亨失踪了之后,本在宜阳的萧霄没再攻打洛阳,而是封锁了沿江要地,尤其是萧城,有兵三万,将小小的城池塞得满当当的。

    玉宝音接到元亨失踪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从北梁到了萧城渡口,她接二连三地去了无数次,都没能成功下船,再踏上大周的土地上。

    至于原因,说的好听,是特殊时刻特别对待,如今的大周是只许出不许进,不是大周的人,就是连探亲都不许的。

    玉宝音不知道自己哪里特殊了,可能是因着她没有改姓萧,亦或是她手中握着重兵却又不姓萧。

    总之她到不了江的对岸,什么事情都就只能靠听说。

    就这么等啊等,不等还能怎么办呢!

    大周的江边一共盘横着十万人马,她总不能带着自己区区的两三万人去硬闯吧?

    这是情理不通、硬来不行的节奏。

    起先,玉宝音一刻都停不下来,一闲下来便总要胡思乱想。

    想元亨真的是笨的可以了,明知攻打大齐会有很大的可能是个圈套,不让他往里钻他还不乐意。

    又想萧弥坚真是个有手段的,临危受命,谁不说他是个好外祖父、好大冢宰、好皇帝呢!

    后来,玉宝音便平静了下来,心想着,既立的不过是个衣冠冢,那就证明元亨有一半的机会死了,也有一半的机会还活着。

    元亨说过他要留条命的,他虽是个浑人,倒也说话算话。

    玉宝音决定要相信他。

    元亨失踪的八个月后,沿江的守军终于撤走了大半。

    玉宝音再一次乘船到了萧城渡口,一眼就瞧见了渡口边立着的萧爹和她娘,在翘首以盼着。

    时隔八个月,她终于又踏在了大周的土地上。

    说一点都没有感触那是假的,渡船架上了踏板,她是第一个走下来的,就好似生怕渡船上的踏板突然又不见了。毕竟未知和等待,真的是最熬人的。

    但也不至于像她娘那样,眼泪止不住地流。

    萧景劝慰秦愫:“莫哭了,这不是见着了嘛!”

    他当然知道秦愫之所以痛哭,并非因着几个月不见玉宝音,而是因着那个他也不愿意提起的人名。只要一想想,他也想哭了。

    说到最后,他叹了口气。

    上下打量着玉宝音,想从她的脸上看到她心底真实的情绪。

    男女之情是最有意思的东西,一个“情”字会让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人胜似至亲。

    元亨失踪了,玉宝音到底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控制不住自己,跑去拼命?会不会痛不欲生,改变了性情?

    玉宝音便朝他笑着道:“无妨,我挺好的。”平和又淡定。

    女儿好不好,做娘的心里知道。

    秦愫哽咽道:“从小到大就知道逞强,和我年轻时一样。想哭就哭,还得是你自己哭,我可不想再替你流眼泪了。”

    玉宝音道:“我为什么要哭呢?你们都以为元亨死定了?我可不这么想!我此来萧城,就是为了要去长安一趟。”

    “去长安做什么?”秦愫和萧景异口同声地道。

    玉宝音被他两人的紧张逗乐了,道:“我能做什么呢?就是去瞧瞧,瞧瞧元亨的娘,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