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大冒险重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知不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虽然说因为习惯了一天三顿饭,李书实,甚至整个并州高层的晚饭时间几乎都很晚,除了夏季之外似乎都是在日落之后,可就算是这样,今天开饭的时间也实在是有够晚的了。

    毕竟几个人入城的时候已经夜幕初升,女孩子们再享受一下高昌的夜生活。

    这也就造成了当女人们心情愉悦的返回她们的临时住所,却看到一大一小两具疑似“遗体”的东西躺在院子里的空地上,那个大的暂且不管,那只小的明明穿着着从万里之外的中原贩运过来的布料织成的华美服饰,却也一样毫无形象的躺在就算打扫得很干净却也依然可以弄脏那身衣物的地面上。

    如果不是一起一伏的腹部证明这个孩子的状态,也许女人们真的会认为这里是凶案的第一现场,而凶手大概就是挡在一边的那个大个子。

    “为什么我就突然变成凶手了啊!”

    “嗯,还能吐槽,说明人没死,也就是说还有犯罪的能力。”

    “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是罪犯啊,明明是个活人都有犯罪的能力吧。”

    “看见了可爱的小孩子,然后想着‘只要可爱就算是男♂孩子也不要紧’就扑了上去。”

    “话说我究竟要有多么丧失才会做出那种事情。”

    “因为是夫君大人,所以一定没问题。”

    “问题很大啊口古月!”

    “看夫君大人这么有精神,果然今天的晚饭可以节省不少经费哟~”

    “玉子酱大人,请务必不要节省你家夫君的口粮费啊。”

    至于旁边的那个很口耐的男♂孩纸,对于这样的无节操小剧场似乎并没有表露出喜欢又或者不喜欢的情绪,仅仅只是面色平静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黄龙少女依然注意到了他的一点点不同寻常之处——右手拿着一柄做工算不得精细的木剑,左臂则环抱着一柄看起来式样很眼熟的的宝剑,而不论是木剑还是宝剑,都被那个小家伙用着很大的力气拿着,好像生怕会被别人抢走一样。

    对于这个孩子这样的反应,黄龙少女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是怜悯,还是……应该说每一个人都会有每一个人的无奈,这样的情绪并不会因为你财富的多寡,权力的大小,地位的高低而发生变化,只不过孩子的世界终究比大人要简单,所以很多大人们不会在意小事情对他们而言却是天底下最为重要的事情,而这一点已经成为大人并被各种利益纠葛所纠缠的曾经的孩童,大概已经早已忘记。不论是普普通通的人,亦或是高高在上的某些……神。

    因为这个可爱的男孩纸也跟着李书实饿了一晚上肚子,让原本打算做饭的时候稍稍磨洋工一下的苏小萝莉不得不保持往日的水准,再加上除了黄龙少女之外的其他几位少女的帮忙,很快便让大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虽然地处西域,但物资上却意外的颇为丰富。

    “出去转了这么一大圈,有什么感想。”

    似有意。似无意,李书实一边给安安静静待在自己身旁的小孩子夹菜。一边好似闲聊一般问了出来,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是想要关心一下女孩子们玩得是否尽兴,可惜他身边的几位女生随便挑出一个的智商都比他高,所以他这样隐晦的询问方式自然又一次收获卫生球一堆。

    嗯,低估了女孩子智商的大笨蛋就应该遭到这样的报应。

    “物资很丰富,”虽然对于自家夫君微微有些小不爽。不过小甄清还是放下碗筷,看起来就好像正准备向上级汇报的认真的下属,唯一可惜的是,她眼角的笑意出卖了她此刻内心的真实心情,“有从中原来的货物。也有从西域,甚至更远地方来的奇珍。不但能够找到绝大多数常见的品种,有些稀有的品种也能见到。其中来自西边的货物根据成本和售价的比值,利润只能说不错,而东边的货物的利润普遍比西边来的要高出至少六成。另外这里新鲜的菜蔬超级贵,肉类反而比预想中的要便宜,而且我们还找到了几种不错的麦种,或许可以带回并州试种一下。这里工匠的水平也十分有限,如果见到精美的饰品或者器物,至少也是乌孙工匠的作品,而且数量也不多,大部分都来自更远的地方,从那些饰品的形制基本上可以猜到是哪里出品。本地工匠看起来也尝试过进行模仿,但细节上的差距非常明显。”

    “烟儿有什么发现呢?”

    对于李书实的问题,小桥烟同样放下碗筷,以一副与小甄清完全一样的表情准备回答,而小甄清则重新拾起碗筷,不过并未进食,似乎像是在等着李书实接下来可能的提问。

    当然,因为她碗内的米粥本就不多,所以看起来倒像是快吃完的感觉,也因此让李书实知道了——这群丫头刚才逛街的时候各种小吃一定没少往肚子里倒!

    咳咳,李书实才不是羡慕嫉妒恨什么的,只不过是觉得自己没办法借花献佛有些遗憾而已。

    “刚才甄姐姐所言大体不错,但妾身觉得似乎稍有疏漏,”看了看小甄清,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小桥烟这才继续怯生生地说道:“这里的工匠无论是数量,还是手艺都不算差,只不过相比于其他地方,这里的工匠似乎大多都以打造兵甲和其他军用品为生。妾身虽然对刀剑并无研究,但也觉得那些武器非常锋利,而那些甲胄明亮且狰狞,想来都是很好的货物。也因为这个缘故,此地铁锭与毛皮的价格似乎有些偏高,可各种武器甲胄的价格却并没有因此而上涨多少,如此低的利润,着实让人有些疑惑不解。另外还有一点,此地各种民生物资的价格虽然没有多少值得注意的地方。但是似乎数量上有些问题,不过我们没办法进一步确认。”

    “不错不错,都有收获。”

    可是,却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听说城东的娼妇抱怨说,她们最近的生意都是一些大头兵,明明一群有头有脸的人在这里。但就连这些人的亲卫和侍从都没有来招呼她们的生意,只有那些头牌才有可能到那些尊贵客人的宴席里唱支曲子跳个舞,但也很快便要离开。那些铁匠也在抱怨最近几天修理那些佣兵和士兵们的砍刀和钉马蹄铁已经支配了他们的生活,虽然赚钱比以往多,可是每天听各种口音向他们抱怨他们的手艺问题,让他们觉得这些家伙完全就是因为输了比赛也输了钱才会找他们用这样令人厌烦的方式来发泄。我还听说城内最大的粮商最近偷偷吃进了大约五十石的精粮,而且是短时间内从外面调运过来,甚至让那些驮马累得有些脱膘,却没有走专门的货运通道。反而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后面的偏门装卸,接货的时候店主人还曾自言自语,似乎说什么‘若是回去后多喂些豆子的话,恐怕都不知道这一趟到底是赚是赔’,不过看那张脸怎么都不像是会做赔钱生意的人。”

    “嘶……”如果说小甄清的情报更多着眼于商业上,小桥烟的情报已经涉及到军事上的问题,那么苏小萝莉的情报便是直指城内的一些重要人物和势力可能的动向。

    综合苏小萝莉的话,基本可以确认这里的确有一场公开的碰头会。但是在公开会议前,那些各方势力的头脑们私底下已经展开了激烈的动作。那些不断挑战与被挑战的士兵可以被认为是那些人在展现自己的实力,哪怕平日的交往中各方对于其他势力都有着比较详尽的了解,但在西域这样的场合,任何一位新鲜出炉的优秀将领都有能力打破原有的格局。

    君不见当年班定远不过带着不到百人的队伍,就能凭借西域诸国的力量纵横捭阖,或者说如果有一个国家拥有班定远这样的将领。不说统一西域,成为执掌一方的强国,与乌孙、康居这样的国度比肩应该是没有什么困难。

    当然,灭国之战什么的还很遥远,但改变一个势力在这次密会中的地位和战后利益的分配比例还是可以做到。所以哪怕这样的比斗会造成很多不确定的意外,但所有势力似乎都默认了这场规模小,烈度低,但影响却不小的私下比斗。

    至于那些开赔率的,一定是打算趁机赚点零花钱的家伙,倒是不需要李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