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调戏与被调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死寂的夜空中响彻一声声泣血的“布谷”声,也不知道这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突然有种四面八方均被包围了的错觉,充满了阴气的啼叫声隐隐约约的从远处传来,在空中迅速交织成一个无形的网,最后紧紧的裹住众人的神智,而后一勒!

    虽然在场的只有胖墩与那个神秘男人能看到那些荷花的真面目,可旁边那些修士又不是木头,这么阴气森森的如果还感觉不到,那只能“呵呵呵”无法用语言形容那种心情,只能用语气助词聊表心情……

    在场紧张得最离谱得莫属花大宝这个神人了,可是,这让胖墩非常不明白的是,人家那些修士有些还是个女的,而且修为还不及他的高,他怎么的,就能害怕成这个模样呢?

    虽然说他如今已经今非昔比,说这种话很有看热闹的成分,可胖墩可以用他剩下的那点节操发誓,即便他的修为没有增长,他没有继承雪龙的传承,他,也绝地,绝对不可能还害怕到抱着人家的腰瑟瑟发抖的地步,绝对!

    没错,说好的狷狂吊炸天没有,说好的冷峻高傲也米有,有的,只是花大宝那张让他看了怎么找手都痒痒很想狠狠的抽上两拳的脸,你说,一个大老爷们没用到什么程度才比一个娘们还不如?胖墩以前不知道,可今天,花花大宝这个神人用他身体力行来给胖墩彻底的解释演绎了什么叫做“窝囊废”的终极权限!

    胖墩捂着眼睛,不想看花大宝此刻紧张得扭成一团得俊脸,他没眼看,怕一不小心来个欺师灭祖什么的,到时候就可乐了!

    胖墩为了不灭师。拧着脸狠狠的推了推紧紧的巴拉着他的腰如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某个人的手,不料,那人不仅不松手,还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直硬硬的盯着他,宛若他正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有黑幕,胖墩此刻的脸上应该是跪着一流长排的黑线才对。

    胖墩紧紧抿着的嘴唇抖动了一下别了半天。终于憋住了两个字:“放开!”特么的如果不是地点不对时间不对。这真真是一场逼良为娼的好戏吗,当然,如果这个逼良为娼的“良”不是他胖墩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左右不过是被闪瞎两只狗眼罢了,可是,艾玛这玛丽隔壁的,他是哪个主角“良”好没?

    虽然此时此刻的时间地点不对。可人的八卦之心是不分地点,部分时间的好不好。没看到有些修士已经用哪种“哎哟,他们俩个果然有奸情”的视线盯着他们看了吗?暗暗的挣了挣,无奈花大宝这个神人在害怕到极点的时候力气也随之变大,他越是挣扎。那神人拽的越紧,到最后差点把他的毫好不容易练就出来的倒三角小蛮腰给勒断了都。

    胖墩也已经顾不得被人嘲笑什么的,低声喝道:“靠。快点放开老子!”

    胖墩被逼的气急败坏,然而此时此刻的花大宝也不知道是不是魔怔了。无论胖墩如何挣扎,他就是一直不放手,如果不是花大宝惨白如纸,胖墩都以为这小子肯定在诈他了。

    就在胖墩濒临奔溃的时候,本来站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男人突然伸手轻轻的放在胖墩的肩膀上,那只手凉凉的,即便是隔着一层布料胖墩也能感觉到那种凉意,并不阴森,倒是像上好的羊脂玉一般,凉中透露着一种非常温润的感觉。

    并不难受,可胖墩终究不习惯,下意识的抖了抖肩膀,把那是手抖落。等他做完这些的时候,才瞧见男人脸上那种莫名其妙中带着疑惑不解的神色,胖墩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脸上有点尴尬,憨憨的摸摸后脑勺,想说什么却意识到此时此刻无论他说什么都是枉然,多说多错,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这什么,此刻他们也算是绑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蚱蜢,这么给自己的同伴落面子,怎么也说不过去。

    然而,幸好那个男人并没有想那么多,他脸上的疑惑来的快去得也快,意识到胖墩似乎不喜欢被旁人触碰,他倒是很有风度的理了理衣袖(想歪的人自动面壁!),这才道:“他可能看到了什么,不要碰他,让他安静一会儿!”

    胖墩愣了愣,脸上恍然大悟,也是,依照花大宝这个神人的性格,即便真的害怕到极点,也不可能冒着被他嘲笑一万年一万年的危险瑟瑟发抖的抱着他的小蛮腰害怕成这个模样才是,瞧他拿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应该是进入了某种幻境中,并且看到了他非常害怕的东西,而且深陷其中不得路出,如若不然,刚刚他那么大的动作没可能这样子还没清醒过来,想到这里,胖墩有些担心的看了花大宝一眼,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

    他与那个神秘男人之间的对话均是传音,所以外面那些惶恐不安的修士们倒是没注意到他们说的是什么。周围除了阴气十足的啼叫声,未了便是船划过水面的“哗哗哗”声,周围安静的让人毛骨悚然,他们的小船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划入了荷花塘中央,也不知道是荷花太茂盛了还是视线被什么东西阻隔了,即便在往后看,也看不见先前他们出来的戈壁,明明诡异非常,可胖墩却半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就怕无意之后吵醒了某个黑暗中沉睡的怪物,醒来一口吞了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氛太阴森了,还是那男人平时说话便是如此,耳边传来的传音也是鬼气森森:“他?被拖入梦寐罢了!”

    胖墩刚想问怎么弄醒那小子,他的要真的要被拗断了,可还没等他说句话,人家似乎已经预料到他的问题,沉着声音道:“呵呵,如果你想他现在就去死的话,你就让他放手!”

    胖墩不想让花大宝死。所以他憋屈了下,还是放弃了让他放开的打算,哎,男人嘛,腰折了也没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个部位没什么问题就是了,大不了到时候他躺下面不就好了嘛……不知道是不是他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