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诡异杀气,朱仙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宫浪人待得房间里只有他和楚穆两个人的时候,兀自喝茶,尚未开口,楚穆眉头轻皱,缓声说道:“北宫兄,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境遇。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楚穆抬起头,眼神却没有落到北宫浪人身上,而是落在屋内旁边一个檀木装饰柜上的青花瓷瓶,怔怔发神。

    北宫浪人微微一笑,然即开口。

    ……

    楚穆将北宫浪人送到门口,一眼望去,眼见上官琅邪和皇甫夕阳她们正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四人都不说话,剩下个孙般若无趣地摇摇头。

    看得北宫浪人出来,皇甫夕阳站起身来,款款身形窈窕之极走过来。北宫浪人对着皇甫夕阳一笑,然即转过头来,笑着对楚穆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楚穆点点头,笑容和煦,轻声说道:“如若有那么一天,我定然不负重托。”

    皇甫夕阳可爱地看了一眼北宫浪人,又满是深意地看了一眼楚穆,暗自叹了一口气。

    楚穆轻声道:“青冢,送客。”

    一直静静地坐在那边的上官青冢刹那之间便到了北宫浪人身边,轻轻说道:“请。”语气干练清脆。

    皇甫夕阳表情不变,倒是北宫浪人眼神惊艳地看着拥有鬼神般修为的上官青冢,对着楚穆说道:“这小姑娘看来就是庄园事件的主角之一了吧,真俊的功夫。”

    楚穆笑了笑并未打算开口。

    北宫浪人转身离开,楚穆慢慢收敛起笑容,表情肃穆,这个叫北宫浪人的男人,来日定然不能成为敌人,不然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大患。

    上官琅邪她们自然不会来问楚穆的事情,而楚穆自然也没有想开口的想法。待得北宫浪人走后,楚穆暗自在心里说道,可惜了,我再不会回来了。

    自这过后一路顺畅,山重水复,但却让几人都心情舒畅,上官青冢逮着几个跟踪的小尾巴,都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楚穆每一次看到上官青冢都觉得一阵怜惜。

    能够杀人如同像洗衣做饭一样稀松平常的人,肯定是有着如同九幽地狱一样残酷的过往,而她本身是女孩子,年级又是那么小,由此可知她是怎么一步一步让人的鲜血染湿自己的魂魄,毫无痛苦。

    帝都,萧家,书房。

    “怎么回事?”萧白泽看着下面躬身站立的长生殿的老者沉声说道。那老者歪歪脑袋:“被第三方势力阻拦了。”萧白泽眼神微凛,说道:“哦,有这事?”

    老人点点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岳家坠雪部队同样铩羽而归,稚女卒。”

    萧白泽站起身来,蓦的哈哈大笑:“这次真是我做错了?”语气颇有些委屈,喃喃道:“果儿……”

    老人问道:“家主,还追么?”

    萧白泽骤然转身,声势凌厉:“追,肯定要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他真的与那件事情有关,那么整个帝都都将会因为楚穆而陷入疯狂,没有家族敢抗衡。”

    老人身子一震,表情略有些骇然。

    那件事情,哪件事情?

    楚穆啊楚穆。

    帝都,岳家。

    “摘星,依着你看便如何?”岳王图也觉得稚女的毙亡有些可惜,沉声说道。

    “父亲不是有主意了么?”岳摘星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漫不经心地说道。岳王图眼中精光暴闪,哈哈大笑:“还是你知我想法,岳家这个面子如若丢了,势必势要找回来的,他萧家和长生殿的都不急,我急什么?等了大半辈子,本来以为能够以那两个后辈的婚事冲破桎梏,然后以谋后事,没想到世事弄人。”最后叹了一口气,一双看透岁月的双眸充满了深邃。

    而岳摘星嘴角挂着微微弧度,却是没有说话,拖着腮。

    “但是我们不能把人撤回来,我派好了人,楚穆必须死。”岳王图的声音斩钉截铁,但是岳摘星面带微笑,不卑不亢。

    “对了,满弓要回来了,还在路上,就这两天了。”

    岳王图笑吟吟地说道。

    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