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戚言堂停下心里无声的呻/吟,睁开眼睛正视周围这一圈神情过于严肃的人,懒懒勾起嘴角调笑道:

    “怎么一副三堂会审的阵仗。”

    “我们哪有胆子敢审你?”戚简仪自嘲着回道。

    戚言堂敛了笑,叹息着撑坐起来,环顾了一圈,淡淡道:

    “你们要我道歉吗?”但他一点不觉得他哪里需要了。

    楚纤眼珠子一颤,咬了咬下唇道:

    “戚帅......”

    戚言堂看向她,一字一顿道:

    “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是戚言堂。”

    可这是中关节不是当事人谁想得到?

    楚纤被堵住了,戚简仪捏了捏她的肩膀,看着戚言堂沉声问道:

    “那你还是我弟弟吗?”他最后几个字说得艰难,眼神缓缓黯淡下来:还是说你其实就是那个千年前的元帅。

    戚言堂紧了紧拳头,眉目疏淡:

    “我一直就是我。”所以把不把他当亲人全是他们的主意。

    “唉——”初景晔大大叹了口气,目光在戚简仪和楚纤身上溜了一圈回来,其实他才没有这戚家两母子那么纠结,他垮着脸看戚言堂: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自己是戚言堂的?”

    戚言堂眉头一颤,觉得还是不要说他回去过的事情好。见他沉默,初景晔猜测道:

    “两年前?”

    戚言堂没有否认。

    “那以前的言堂呢?”楚纤抖着声问道,以前那个她怀胎十月,却在年幼的时候被抛弃流落近二十年的戚言堂呢?

    “我说了,我一直就是我。”戚言堂神情冷峻。

    楚纤猛地一愣,颇为无措的眨了眨眼睛,愣愣道:

    “所以,你还是我儿子?”

    戚言堂别过脸,口气生硬:

    “那是你们的事情。”

    虽然他口气不善,但莫名其妙的,就这么一瞬间,之前一直压在戚简仪和楚纤心头的石头轰然碎裂,他们表情柔和下来。

    “你之前受了很多苦....”楚纤似乎想摸摸他的脸,但手还是有些犹豫,她说的是他流落的那十几年,尽管她已经道过谦了。

    戚言堂瞟着她:

    “所以因为我是戚言堂,你还要再道一次歉?”他眼神冰封,看不出喜怒。

    楚纤一时怔然,戚言堂眉间飞过一丝冷怒:

    “你不欠戚迹,何必道歉?”你之前欠戚言堂已经道过谦了。

    “哥?”门外传来戚言薇询问的声音,她听见了戚言堂口气中浅浅的怒气,加急了两步进了门看见屋里多出来的一圈人,表情一厉,冷声道:

    “你们在这干嘛?”接着就想喝:滚出去!却听戚言堂沉声叱道:

    “薇儿!”

    戚言薇嘟起嘴吞下后面三个字,蹬蹬跑上前去,也没管吓得全身僵硬的一圈人,娇笑着邀功道:

    “我把大哥带回来了。”说着她回头看着门口缓缓走进来的古离阙,他脸上一副纠结的神情到现在还没散去,戚言薇笑脸一顿,心虚的回想自己刚刚应该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除了——把那个笼子扔出去?还是把一个活人吓得半死把一个死人吓得半活?这些应该都够不上出格吧?她眼神更心虚了,不着痕迹把头摆了回来。

    戚言堂在看到古离阙的时候腰背猛地一立,僵了僵又靠回去,挑眉一笑:

    “古家还住的舒服?”心里恨得牙痒痒,他还记挂着他目送他离开时候那怡然自在的口气。

    古离阙翻着白眼,随即皱眉:

    “你受伤了?”他大步跨去,边走边瞪戚言薇:居然一个字不说。

    “嗯哼?”戚言堂舒了口气靠回枕头,上下扫着古离阙,问道:

    “没受伤吧?”

    古离阙没好气的瞪他,然后在戚言薇身旁坐下,伸手就要去掀戚言堂的被子,下一步就是扒他的衣服了。

    戚言堂猛地一把按住他,重重的咳嗽两声,盯了他半晌,古离阙动作一顿,似乎猛然反应过什么,动作就这么不尴不尬停在那——是不是太近了?他控制着没往戚言薇身上瞄。

    戚言薇眨眨眼,拉出古离阙的手,笑道:

    “毛手毛脚的,放心,我看好了,没伤到要害,才包扎好的等换药的时候大哥你再来看不是更好?”

    古离阙闷闷的点头,手顺从的收了回来。

    杵在旁边不知道该留该走的众人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戚言薇似乎还不知道古离阙和戚言堂的关系。一千年前......同性关系合法了吗?他们壮着胆子把视线投向戚言薇。

    戚言薇敏锐的偏过头,眯起眼,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戚言堂抓住她的手,她看向她哥哥:

    “血缘上来说,那个是我母亲,那个是我兄弟。”

    戚言薇愣住,抓着戚言堂的手本能的收紧,眼巴巴的瞅着他:那我呢?

    戚言堂叹了口气,一时语塞,脚一动悄悄踹了古离阙一脚,古离阙嘴角抽搐着道:

    “你哥的妈不就是你妈,你哥的哥不也是你哥?”

    这逻辑通顺的天经地义——不过戚言薇瘪下嘴嘟囔道:

    “我不需要母亲。”母亲的印象在她脑海里苍白的可怜,唯一一点与鲜活相关的,就是年幼时那灼烧着皮肤的大火,还有皮开肉绽的疼痛。

    戚言堂垂下眼将她揽到怀里,不是不需要,是因为没有过所以觉得不需要。他们的童年被苦难扯得支离破碎,虽然他们顽强长大了,但这不代表他们就不希望一个完整的家。

    “如果你觉得她不好,咱就不要。”戚言堂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他没有多少愧疚,楚纤爱他他知道,但全天下在他心里真排个名,他只看得见戚言薇和古离阙。

    戚言薇喜笑颜开,轻轻哼了一声表示妥协,然后瞄着僵杵在那的众人,扬了扬下巴:

    “找位子坐去。”一副发号施令的模样。

    戚言堂看到他们几个艰涩的动作表情,无奈叹了口气,拍着戚言薇的脸蛋,觉得曾经那个温柔乖巧的妹妹在记忆里越走越远,然后看向众人道:

    “有话晚些说,我们兄妹三人很久没有聚了,现在想单独叙叙旧。”

    众人如蒙大赦,鱼贯而出。

    “现在的人胆子越来越小了。”戚言薇瞄着他们小跑的背影,恶人先告状。

    戚古两人似笑非笑看着她,她回望回去,一点没觉得脸热。

    戚言堂朝床中间挪了挪,拍拍身前的位置,往后一仰,一副茶话会开始的模样。

    戚言薇绞尽脑汁想给他们说说她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