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美梦成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伊痴不解此圈套,误认良人可托靠。

    被底生花花解语,笑她计狠亦徒劳。

    沈涛在香气四溢的被窝里,一只手搂着熟睡中的孙惠若脖子,一只手在她身子上下抚摸,与孙蕙欣相比别有一番令人神醉的细腻温柔,他忍不住又轻轻以小手指去试探下体。

    虽然孙惠若醉了,但她天生异常敏感,很快感觉到身上的异样,抬手压住了男人的左手。

    突然之间,做贼心虚的沈涛吓了一跳,急忙将手指一缩,孙惠若挣开了眼眸。

    猛然见有人搂着她,大吃一惊,喊道:“姐姐快来啊!”

    想跳起来躲开,无奈整个身子都是软的,光溜溜的被年轻男人搂抱,完全动弹不得,急得她都要哭了。

    倒是沈涛生怕她喊叫,连忙抬起双手,先坐起来又往后挪了挪,柔声道:“好妹妹,都是我的错,喝醉了,不该来冒犯你。”

    “是你”孙惠若这才发觉竟然是他,满腔羞愤欲绝的心情顿时散了一大半,却还是愤而质问道:“你是读书之人,怎能这般无礼狂妄!我娘、我哥哥请你在家里吃酒,你怎么就好欺负妹妹”

    看上去诚惶诚恐的沈涛见她不喊了,七上八下的心宽了一半,忙说道:“因长久以来仰慕妹妹芳姿,无由致意,今夜天赐奇缘,故万望妹妹俯就。”

    孙惠若死死抓着锦被,正色说道:“婚姻大事,父母已有成议,想兄长素有耳闻,以至酒醉之下无礼,也算情有可原。小妹情愿等于归之日,尽心尽力奉事闺房,因此今日席间小妹不敢回避。只是苟且之举宁死不从,纵使阻拦不了兄长怜爱,事后唯一死而已。”

    沈涛见她这话虽说得凛然,实则一个劲的找借口替自己辩护,显得情意绵绵,无疑已经遵从父母之命,芳心暗寄了。

    “我也不敢妄想,就是一时忍不住,谁让妹妹如此美貌”

    沈涛顺势说道,又故意打了个哆嗦,可怜巴巴的道:“好冷,求妹妹把被角赏给我,略暖和暖和,我就出去。”

    俗话说烈女怕缠郎,沈涛说完就厚着脸皮钻了进来,孙惠若没有阻拦。一来她深受传统思想的熏陶,早已将对方视为未来丈夫;二来他情不自禁的闯进来,也算是一片痴心。

    三来沈涛没有劣迹,适才自己受了惊吓,看他那样子也被自己的反应吓到了,再则光着身子,苦苦哀求,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心上人耍流氓还能叫耍流氓嘛!

    总之孙惠若由得他钻进来取暖,她自己缩到了床头,伸手去摸小衣,摸到了,悉悉索索的紧紧穿好。

    问题是沈涛得寸进尺,慢慢的凑了过来,温柔的伸手搂住她,此举吓得孙惠若心头乱跳。明明自己开门迎狼,也不好再喊叫了,只得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好哥哥,你我就要成夫妻了,我怎敢不依你只是名分还未定,不要这样子。”

    沈涛对此耳充不闻,笑嘻嘻的去亲嘴,熟练的抚摸胸部。

    孙惠若苦着脸没有抗拒,敢情因先前该看的都看到了,不该摸的地方也摸过了,对她来说已有了夫妻之实,何况年轻女孩其实也喜欢和心上人偷偷亲热。

    本以为亲热一番也就罢了,哪知沈涛按照孙蕙欣的指示,见她不抗拒,又去拉扯她的襦裤。

    孙惠若赶紧说道:“方才睡着时,已经任凭哥哥捉弄,眼下也遂了你心愿,小妹够委曲求全了。为何非要如此呢可怜我还小,怕不疼死,还望你忍耐一两年,待洞房花烛夜可好么”

    沈涛点点头,原来他最爱风情万种的姐姐不假,可对蕙心兰质的妹妹又如何不爱如此心地纯洁,性情高雅的女子,这几年始终又爱又敬,其实在他的心里,姐妹俩的品行早已高下立判了。

    所以沈涛点头道:“你说的是,我是来爱你的,难道害你不成好妹妹,你放开手,就穿着裤子,陪我玩玩吧。”

    孙惠若没法子,只得依着他继续作恶,闭上眼睛,任由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驰骋。

    没过多久,孙惠若说道:“够了够了,我担心被姐姐知晓,你也知道她喜欢你,为了亲事很不开心呢。”

    “好吧。”

    沈涛恋恋不舍的抽手,如今蕙若是自己的人了,一时兴奋不免得意忘形,竟将整个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也是欺孙惠若心善心软,亦想要她今后帮着打掩护。

    “原来都是姐姐的主意!”孙惠若顿时恍然大悟,果然如沈涛所料的那样,没有生气。

    其实孙惠若焉能察觉不到姐姐和他私下里时不时的亲密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