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0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木屋内所有人都是怔住。

    田云几人失声,“上次的事情不是意外?”

    安清也是抓着苏承文的手臂,她从没想过暗处居然有人这般恨她,恨到想要她的命。

    那一次若不是田云相救及时,她必定命丧当场,可最后就算是保住了性命,她也差点落了个残废,足足养了小半年才康复过来,她到底做过什么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要这么狠的来对她?

    苏承文感觉到怀中安清身上发冷,不由抱紧了些,“你别怕,我不会让你出事。”

    余四皱眉片刻,像是想到什么似得,也是喝问道:“叶美,你这次根本不可能逃掉,告诉我,上次那个女人是谁?”

    叶美却兀自笑得癫狂,“什么那个女人,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就是我想让安清死,谁知道那天在酒店门口居然没撞死她,后来我又找人弄了两次都没弄死她,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这么算计都没弄死她!”

    余四闻言却是冷哼,“你以为你揽下所有的事情就真的是你了?叶美,你没那么缜密的心思,那个女人有耐心忍下好几个月来安排计划,才找准关键机会出手一次,岂是你能比的,更何况她是想要安清的性命,而不是你这样,只是想毁了安清!”

    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他的确以为叶美就是害安清的那个女人,毕竟她那个疯狂的样子的确像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的人,可是苏承文突然一句质疑之后,他却猛的想起,叶美如此沉不住气,激动易怒,才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泄了底,哪有半点像是之前那个处处缜密让人查不出手尾的女人,更何况那个女人出手几次,次次都是想直接要了安清的性命,完全不像是想折磨她或是想用她来换取钱财的样子。

    叶美如果真是那个女人,刚才她已经有无数的机会可以要了安清的性命,可她只是想让那个男人侮辱安清,摆明了为了泄愤,而且她说话时虽然看似疯狂,可是目光闪烁,她根本就不是之前那个想要安清性命的女人。

    但是她一定是认识那个人的,否则她不会这么清楚那人在酒店外撞伤过安清,更不可能知道后来两次安清险些出事的事情,她这么清楚这事情,只有一种可能,她认识那个女人,而且说不定也参与了之前的事情,但她一定不是主谋!

    苏承文冷眼看着叶美,半晌后露出个毫无温度的笑来:“叶美,过去的事情谁对谁错你自己清楚,当初你和韩向宇离婚后,我并没有对你们赶尽杀绝,韩家离开A市,他们手里在这边剩余的大部分财产都落在了你手里,有了那些钱,你本能够安安稳稳的过下半辈子,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没人逼着你去当人家的小三,也没人逼着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你自己甘心堕落怨不了任何人。”

    叶美脸上僵青,苏承文这般直言比刀子还利,剐的她喘不过气来。

    “这次你连同这些人绑架安清,还让这男人意图侮辱安清,叶美,你不可能逃得掉,进监狱是你唯一的下场,但是你别忘了,你还有家人,还有父母兄妹,你若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活不下去却不脏了我的手!”

    叶美身子一抖,脸上终于出现了动摇,“你,你不会……”

    “我为什么不会,安清是我这世上最重要的人,凡是有胆敢伤害她的,我会用尽一切手段去报复,叶美,我不是当初的苏承文,你也不是当初那个叶美了。”

    苏承文说完,直接横抱起安清,对着余四说道:“不管用什么办法,让这些人开口,叶美若是不说,去雷山县找叶家人。”

    说道这里,苏承文突然扭头看着叶美,眼里的冷冽向刀子袭向叶美心间,“对了,我记得你在D市还有个自小养大你的小姨,那个女人好像叫王美心是吧,我想,那个女人应该比叶家人在你心中更重要吧?”

    “不要,不要!承文哥,不要动我小姨……”叶美终于绷不住了。

    若是苏承文说叶家人,她还只是有些迟疑,但和她对安清的怨憎比起来不值一提,那些所谓的迟疑也不过是装出来的。

    当初她过的最凄凉的时候,曾经回过雷山县,想要让父母帮她一把,可是家里人却是把她当瘟神一样她赶了出来,哥哥嫂子更是破口大骂她是*子不要脸,根本不让她进门,那时候寒冬腊月的,她就在家门口待了一夜,叶家人却没一个心软的,第二天天不亮就提着扫帚出来赶人。

    后来她走投无路找到了王美心,那个自小就疼她入骨的女人半点不曾嫌弃她,只是她婚姻失败自己也过的不好,仅靠着给人打零工过日子,但是她仍然是 尽自己所有来帮她照顾她,就像小时候,只要她想要,小姨就会尽力给她。

    叶美从小就跟着王美心一起长大,王美心在她心中的地位胜过父母千百倍。

    若说如今的叶美还有任何一点良知底线的话,那就是那个已经年过半百不复当年风华的王美心了。

    叶美一直以为,苏承文是记得她的,若不是安清的原因,她一定能和苏承文走到一起去,若是安清横插一脚,她一定能和苏承文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这些年她跟过不少男人,可心底深处唯一爱过喜欢过的,却只有苏承文一人。

    谁知道今日再见,苏承文却完全不认得她,那陌生的眼神根本不似作伪,反而是她怨恨了一辈子的安清将她认了出来。

    她怎么能甘心?

    今天她被抓在现场,绝对逃不掉了,她原本想着把这事情担下来,至少那个人还能让安清不得安宁,可是此时苏承文却说要去找王美心的麻烦,叶美怎么可能还忍得住,若是承担下这个事情,不吐露那个人的代价是王美心,她做不到!

    “真想不到,这种女人居然还有真心,承文,看样子那个王美心倒是叶美的死穴,她若不说,我今日便让人去找王美心……”余四在旁说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不要伤害我小姨,她已经老了,承文哥,我求求你,不要……”叶美崩溃的瘫软在地上,眼泪抹花了浓妆艳抹的脸,露出烟熏妆下苍白的容颜来。

    苏承文无动于衷,“不想伤害王美心,就老实说,那个女人是谁?”

    “她……她是丁兰!”

    叶美仿佛鼓足了勇气大声叫道,而随着她这声说出来后,原本躺在木屋边缘装死的花衬衫男人猛地蹿起来就朝着屋外狂奔,却不想被大山直接扭着胳膊摔了个狗吃屎。

    “啊!!”大山一脚踩在他腿骨上,那骨头脆响一声便变了形,男人惨叫出声。

    叶美好像因为开了口心中没了顾忌,满脸是泪的将所有的话都吐了出来。

    “去年八月的时候,我在兰桂街的夜/总/会遇到了丁兰,当时我没把她认出来,是她先找上我的,我想着她是熟人就帮衬她一把,替她在夜/总/会找了份工作,后来有一次我跟她出去逛街,看到了安清,当时安清那么漂亮,过的那么富贵,还儿女成群夫妻恩爱,我和丁兰想不过,凭什么我们过的这么凄惨,而她过的那么好,老天不公平,不公平……”

    叶美摇晃着头,说起刚见安清的时候,脸上满是愤恨的大叫,可是触及苏承文的目光时,却猛的一抖。

    她委顿在地上继续道:“当时丁兰就跟我说要整整安清,让她不要那么得意,我以为她只是要安清出丑,就帮着她了,她让我偷偷拿了老总的车钥匙把车开走,说是要吓吓安清,谁知道后来却有新闻说安清出了车祸,我当时吓得好几天不敢去兰桂街,怕你们找到我们,谁知道后来你们根本就没找上我们,我才又去夜/总/会上班的,当时我问丁兰,丁兰说她是一时失手,可是后来两次我才知道她是真的想要安清的命……”

    叶美哭的凄惨,嘤嘤哀求,“承文,我是恨安清,恨她抢了我的一切,可是我没想过要她的命,那个车也不是我弄的,承文哥,求求你,求求你别碰我小姨,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别伤害我小姨………”

    苏承文和余四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叶美不像是说谎,况且叶美这种人并不是什么心志坚定的硬性之人,她只要开了口,几乎就不会再有所保留,也不会却可以编造什么谎言出来。

    不过余四还是说道:“你说的是真的?要是有半句假话,王美心的命可握在你手里。”

    “我说的真的,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丁兰安排的,我没有骗你们!”

    “那丁兰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次的事情是她说要绑了安清让她吃吃苦头,把她在这山上关上两天,然后我们拿上一笔钱好去别的地方过日子的,之前她还说会跟着虎哥他们一起过来,可是刚才没见到她人,我跟她只是电话联系的……”

    余四几步上前拿过叶美的提包,从里面找到了电话,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了丁兰的号码。

    最近的通话时间在半个小时前,余四照着电话拨过去后,那边显示的已经关机,余四颇为讽刺道:“你这女人还想着为她扛罪名,你连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那个丁兰估计早就自己跑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她说我这边把安清绑了之后她在联系我们,对了,猛子,还有猛子……猛子还在这里,他坑定知道丁兰,他肯定知道!!”叶美猛地看向被大山打残的那个男人。

    那人吓得脸色发青,连忙就说道:“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跟虎哥办事的!”

    苏承文看着那个满头黄毛的男人,突然眯起眼,这个男人让他莫名的觉得眼熟,猛子?……这个名字,也让他觉得有些熟悉,苏承文沉吟片刻,突然一捏拳头,抱着安清就那么走过去,一脚踩翻衬衫男人,看着他那张有五六分像苏承斌的脸,声音冷道极致,“你是苏小猛!!”

    苏小猛,苏承斌和丁兰的儿子,苏承文的亲侄子。

    当初苏承斌入狱的时候,苏小猛已经7岁,只是被丁兰惯的骄纵跋扈,后来苏承斌判刑十三年,苏高远看在苏小猛这个孙子的份上,还是容了丁兰带着孩子在苏家生活,只是丁兰却一直不安分,苏小猛也时不时惹出是非来。

    后来牛巧云从板楼上摔下来出了事后,丁兰就带着苏小猛不知所踪,苏承文记得他最后一次见到苏小猛时,他已经十几岁,那时候虽然长相稚嫩,可也已经能看得出来很像苏承斌。

    此时眼前这花衬衫男人虽然胖了些,也打了鼻钉染了黄毛,可那长相却仍看得出来和当初的苏小猛一个样。

    他怎么也没想到,丁兰居然会恶毒到让她的亲儿子来干这种事情!

    安清惊诧的难以置信,苏小猛,这个伪装成侍者,迷晕了她将她和田云几人弄到这里来,差点害了她的男人居然是苏承斌的儿子!

    苏承文气得一脚踹翻了苏小猛,而后还不解气狠踹了几脚。

    苏小猛痛的蜷成一团,忍不住大叫,“三叔,你饶了我,你饶了我,啊……三叔,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木屋里的人都被这一幕给惊的回不过神来,蒋晓云是知道丁兰和苏小猛身份的,她气得也忍不住想要踹上几脚,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恶毒的母子俩,那是他亲叔婶,他们居然能干的出这种事情来。

    “说,丁兰在哪儿!”苏承文一脚踹到苏小猛肚子上。

    苏小猛疼的蜷成了虾子,却不开口。

    苏承文见他这时候还不愿意说,顿时气极,对着大山小山说道:“给我往死里打这个畜生,他要是不说,就打断他手脚扔进山里,这种畜生让他活着不如喂狼!”

    苏小猛听到苏承文的话吓得满脸青白,这后山他是知道的,因为开发的不多,保持了最原始的生态环境,再加上这些年有意的维持,后山上不准伐木采矿,更不准私自打猎,那森山老林里面是真的有野兽的,至少狼和熊瞎子是绝对有的,他要是真被打断了腿扔进山里面,绝对会被野兽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见大山小山提着他起来,他连忙大叫:“三叔,不要,我说,我说,我妈在省立高中,她在那边当清洁工!”

    省立高中?

    “不好!乐乐!!”安清惊的连忙站起来,抓着苏承文,“乐乐,丁兰是想伤害乐乐,承文,乐乐……”

    “你别急,我们现在就走!余四,通知人去看着乐乐,别让她出事,我们先回市里!”苏承文听到安清的话,心里也急切起来,那是他的女儿,他疼到心坎里的孩子。

    余四打电话给了伍子,那边立刻安排了人去了乐乐的学校,而苏承文一行也下了山,马不停蹄的开着车就朝着市区返回。

    几个女人缩在后椅上,惊魂未定,今天的事情怕是他们这辈子遇到过最离奇的,她们都是心里焦急,却不得不强稳着安慰着安清,这个时候安清已经方寸大乱,要是她们也乱了,怕是没人能按的住急的快要发狂的安清。

    从温泉山庄到市区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让大山开着车不到四十分钟就回了市区,这时候正巧不是拥堵时候,一行人片刻不敢停留,就赶去了省立高中,然而等她们到了那里的时候,却看到那边一团乱,许多学生都是满脸慌乱朝外跑,而外边还围着警车和救护车。

    安清吓得拉住个围观的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警察,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