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0章 纯白的女孩,平衡与执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青山绿水,灵气飘渺,不得不说古月山脉是个好地方。

    饭饭并未料到商以沫竟然跟着自己跳了下来,神情有些错愕。

    商以沫屁股朝地,满头都是枯叶,她整了整行装,然后抬高下巴道,“当初我不慎掉进孤岛荒海你不也毫不犹豫跟着我跳进去了么,现在反

    一反对象,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饭饭收起了表情,然后面沉如水的迈开步伐往前走。

    “等等我啊。”她踉跄几步,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脚踝处疼得厉害,好似骨头裂了开来,她跛着脚一瘸一拐的跟在饭饭身后,眼中却闪烁着欣喜的光芒。

    饭饭步伐突然一停,她一个刹车不稳愣是撞上了它的后背。

    疼死了,鼻子好痛。脚的骨头断了也就算了,这下鼻子的骨头也要断了。

    饭饭忽然蹲下身子,无奈道,“上来。”

    她微微一怔,顿时忘了鼻子的疼痛,眼神亦跟着呆滞了起来。

    “干……干嘛?”

    饭饭看白痴似得睨了她一眼,“我不认为你能欢欢喜喜的走完接下来坑坑洼洼的石子路。”

    她神情更愣了,“……所以?”

    “我背你。”他投降了,他高估了她的智商。

    商以沫怔仲过后目光蹭的一亮,“太棒了。”双手将饭饭的脖子一搂,将脸靠在了它的肩膀上。

    头顶是郁郁葱葱的树叶,地上是斑驳的影子。她唇角带着笑意感叹,不知不觉中,饭饭的身躯越发伟岸了。从那时候的小小猫耳少年已经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呢。

    “有点想吃……什么东西了。”商以沫默默嘟囔。

    “又惦记着吃的了?”饭饭挑眉。

    商以沫鼓起了脸,“什么惦记啦!才不是惦记呢。”

    饭饭唇角缓缓上勾,“本性都露出来了。”语罢,还装模做样的叹了一口气。

    商以沫嘟嘴,“回去让米米给我做小点心吃,没你的份。”有些想念米米的手艺了呢,好想回去。

    “好啊,让米米多给你做几份,肥死你。”

    商以沫欲哭无泪,“饭饭你个王八蛋。”

    饭饭挑眉,“如果你的体重狂飙三百斤,我很乐意当这个王八蛋!”

    商以沫倒吸一口凉气,结巴道,“你想干嘛?”

    饭饭敛了眉目,像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感叹道,“啊,多么美的一位肉球姑娘……”

    商以沫顿时默了。

    可以劈头盖脸的吐它一身血么?

    “呀!我瞧着这股气息怎么那么熟悉,原是神君大人啊。”

    甜美的声音自一旁的巨树中传出,一抹白影伴着无数的琉璃蝶走了出来——是个女孩儿,大约十二岁左右。

    白色的纱裙,白色的发丝,白色的眉毛,白色的唇,就连那双眼睛亦是白茫茫的一片,全身圣洁的不参杂一丝余色。

    “……你是?”

    商以沫抿唇,自饭饭的后背跳了下来,脚踝处虽隐隐作疼,却将饭饭牢牢的挡在了身后。

    那女孩将目光从饭饭身上收回,落到了她的身上,忽而又甜甜的笑了起来。

    “噢,原是七叶紫金莲呀。”她咯咯轻笑。

    商以沫看了女孩片刻,不解道,“你是谁?”

    “我?”她歪着脑袋思虑了一会儿,笑道,“平衡,我的名字叫平衡。”

    商以沫下意识的拉着饭饭后退了几步,女孩一片洁白,白的令人心生忌讳。尤其是那双纯白的眼睛,透着一股诡异的威严,令人望而生畏。

    心底突想起白锦尘那双漆黑的眼瞳,和这个女孩一样,看的人心里很不舒服,只是白锦尘的眼瞳是墨黑的而她的却是纯白。

    “若非要问我是什么的话……”她又沉默了,皱起白希的似透明的额头,目露困惑,“……看守这个世界法则的人?”

    “这个世界?”商以沫越听越感到不对劲,“这不是个阵法么?”

    女孩一愣,随即笑了,稚嫩的脸上露出一股诡异的成熟气息,她笑道,“这话若是让神君大人亲耳听到,他心情该复杂了。”

    女孩莲步走向饭饭,明明只看她迈了一步,转眼她便绕到了商以沫的身后,抓住了饭饭的手。

    “哎呀,原来少了魂魄。”女孩惊呼,“我就说怎么认不出我来了呢。”

    商以沫吃惊的愣在了原地,“你认识饭饭?”她方才一直叫的神君指的是饭饭?

    女孩转头,语气比商以沫更显得吃惊,“我想起来了,你的名字似乎叫……以沫?”她喃喃,“差点忘了,你认识该是华隐神君,而不是我家主子。”

    商以沫还未从震惊中回魂,只听那女孩顾自喃喃道,“噢,我又忘记了,神君被人害死了呢。”

    她眉间饱含忧心,目光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神君走了,我的任务也繁重了许多啊。瞧瞧这堆烂摊子,我还得替他守着法则,管理着自

    己的平衡。”

    饭饭沉吟了许久,才道,“能放我们出去么?”

    女孩咯咯一笑,却透出了几分冷漠,“毕竟是六和诀啊。即便是里边的一个通同阵也不是那么好破解的呀。再说,这个阵法可是您自己亲手

    施下的,我又怎么晓得破解之法呢?”

    她默了一会儿,又道,“看样子您忘了,通同阵虽是一个阵法,里边却是一个虚幻的世界。想必现在您也已经察觉到了,它能反映出历史上

    出现过的国家的幻影。准确的来说,它仿造了曾经出现过的东西,归纳进了这个随时都会扩张的虚镜。”

    商以沫匆匆道,“倘若要走出这个阵法,不,这个虚镜,该怎么做?”

    女孩儿眨眨眼睛,雪白的睫毛犹如两只蝴蝶在她眼睛上飞舞,她微露疲惫的目光,叹声道,“有缘再见……”

    白光一团自树林间飞舞了一阵,霎那消失不见。

    没人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当初羞昙神君为了复活七叶紫金莲设下的一个局……

    -----------------

    真是个随心所欲的人!说走就走。

    商以沫满心复杂,一系列的信息入脑让她本就不怎么顺畅的脑子越发混乱,直到搅成了一团浆糊。

    “想这么多做什么?”饭饭浅笑,接着弯腰,伸出手臂抱住她的后背和膝盖窝,将她抱了起来。

    商以沫被饭饭这一系列的动作刺激的大脑暂停运转,“……啊?”

    饭饭低头看她,“我们要赶紧走出这片森林。而且,我并不想再遇上个奇怪的人再和我们说些奇怪的话。”

    商以沫还未答言,它足尖一点,跃上了枝桠,行云流水般的穿梭在树林间。

    商以沫在它怀里有种摇摇欲坠、惊惊险险的感觉。又因为紧贴着它的胸膛,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脑中原本形成的问题全部被她抛到了

    脑后。

    自他们走后,林间又响起了那甜美的声音,语气染了些许懊恼。

    “神君真是残忍啊,明明就是他命我守在这里的,还说我是奇怪的人,神还真是善变啊……”

    等饭饭的身影停下来时,商以沫才看清眼前的景色——是一座全部用石块堆积而成的石宫。门前站着两只硕大的石狮子,说不出的威严。

    商以沫看了一眼石宫大门,里边漆黑幽深的一眼望不到边,却能感到石宫深处的空旷与寂静。

    “……这里是?”

    饭饭答,“古月医国的地下迷宫。”顿了顿又道,“这个不太好闯。”

    商以沫想了想,并不作答,连饭饭都没有把握的事情,她可不敢冒然说自己能行。

    但是令商以沫没想到的是,她还没想好怎么闯这个迷宫,一旁的石狮子竟然动了起来。褪去了石头的外衣——活了。

    饭饭抱着她连退了几步,手腕轻轻一转,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而来,黑芒自它手心缓缓凝聚起,避开狮子的进攻打在了石宫门口的凹槽里。

    本还杀气腾腾的狮子瞬间化作了石狮子,立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商以沫惊呼,“饭饭,你做了什么?”

    饭饭面容一瞬间的静谧,忽而笑开,“我觉得那个凹槽太碍眼,随便打的。”

    鬼才信!随便能随便到正好打中关闭石狮子的机关?这巧合的太令人发指了吧!

    商以沫抿唇,“放我下去。”

    饭饭垂眸,“你确定?”

    “确定。”她掷地有声回道。

    她的脚刚触地,余光便瞥见饭饭嫣红的唇角略微的勾了起来,那是一个莫测的弧度。紧接着,只见它往前走了几步,往右走了几步,又往前

    走了几步。然后又见它后退了几步,再后退了几步,最后退至到方才石狮子踩出的一个地洞的一旁。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饭饭完成这一系列类似于白痴的动作,然后呆站在原地不动。

    只是下一秒,她便后悔放弃饭饭温暖的怀抱走自己的路了。

    地面时不时冒出又钻进地洞的石块就像一只只灵活的地鼠,难缠又麻烦,她才刚转移到一处完好的地面上,地底便一阵震动过后,华丽丽的

    挥出一石拳,吓得她花容失色。而饭饭站立的地面却稳如磐石,竟然没有一块石头是从它站立的地方钻出来的。

    刚刚它奇奇怪怪走的那几步是躲开这个石头阵法的机关?心中欲哭无泪,就说饭饭方才那嘴角的笑意怎么那么的阴险!

    从地底蹦出的石块拳越来越多,转换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她垫着一只脚狼狈的闪躲着,却见饭饭直接坐在了地上,托着腮笑米米的看着她。

    “饭饭,你没良心。”她忙中大叫。

    饭饭俊逸的面容上满是笑意,“这东西并不危险呀。它们正好可以锻炼你的反应力。”

    它绝对是故意的!

    “我可是伤患!”等她闯出来,一定拿刀在它身上刺出个九十九个窟窿!

    饭饭似乎低笑了一声,“你不是要自己走么?前路漫漫啊,这个时候正好可以训练你一只脚也能行走的本事。”

    商以沫崩溃了,“我错了不成么,我再也不逞能了。”

    饭饭站了起来,似乎对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墨黑的身影一闪,手臂穿过她后背,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足尖点着冒出的石拳,轻松的离开了

    阵法。

    将脸紧紧贴着它的胸膛,她低声喃喃道,“还说我逞能,你不也是。”她可还没有忘记它手臂处的那几枚银针。

    饭饭似乎注意到她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它手臂处的银针看,它眉头一挑,“你就看它这么不爽?”

    “它就是碍我的眼。”

    饭饭静默片刻,“那你把它拔出来好了。”

    饭饭语气挺轻松,商以沫倒是愣住了。

    饭饭以为她会马上付诸行动或者跟它纠结怎么处理伤口,却听她忽然说,“还是不要拔出来好了,等我寻到那几味药再处理这伤口比较保险

    。”

    她委屈的缩在它的怀里,轻柔的嗓音闷闷的,可怜的就像一只小动物。

    饭饭松了一口气,若是她此刻当真要替它拔出那银针,它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银针入骨三分,轻易拔出,它死相必定会极惨吧。

    眸光微闪,难得看她这样乖巧的模样,方才的教训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进入石宫之后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你是要和我一同前进呢还是……”

    “一起。”饭饭话未完,她便急匆匆打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别总想着为了我好就丢下我。”

    “那就一起。”饭饭眼底染笑,“这可是一个锻炼你的好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

    商以沫心咯噔一声。饭饭斯文的脸上挂着阴恻恻的笑容,她颓废的将脸埋进饭饭的胸前,让她死了算了,怎么尽想着怎么折腾她?

    石宫内繁杂的令人惊叹,不得不从心底佩服一下当年古月国人那颗匪夷所思的大脑,这样的迷宫能建造出来,简直就跟神仙一样。

    每路过一处都有别样的风景,它并不是如她想象中的那般,幽深深的全是石头,里边别有洞天。

    饭饭漂亮的眉目微微扬起,“看样子,这是他们暂时躲避外敌时候的避难所,并非仅仅只是想要困住敌人的迷宫。”

    商以沫道,“即便是这样,我们也确确实实的迷路了。”

    他们路过这间搭在小溪旁的小木屋已经三次了。

    如果不是清楚自己还身陷在某个虚镜内,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了。瞧瞧这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