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5章 定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寒焰拉开衣柜把带来的衣服一件件挂进去,把喜欢的星球形状的摆件放在客厅里的音响上。

    说起来,这套组合音响还是他们一起买的。

    音响主体控制台做成一个舞台的形状,舞台上有各种持不同乐器的乐手和一个歌手模型。一旦播放的曲子里有相应的乐器,台上的小人就会自己动起来进行演奏。

    夜飞尘并不喜欢这种略带孩子气的东西,买下它是寒焰的建议。

    还有墙上挂的装饰画,是k国著名插画师的原画,色彩艳丽夸张,人体比例严重失调……这位画师也是寒焰的心头好。

    这个房间,处处都有他打下的烙印。

    待他一边回忆着家里各种摆设的来历,把自己的东西都放整齐,最后装模作样把客厅打扫了一下,整个下午过去了。

    寒焰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钻出来个猥琐的念头,坏笑着沿着楼梯摸进了夜飞尘的卧室。

    在两个人关系进一步的现在,他想找找看有没有“奇怪的东西”。翻了半天,最后成功地在床头一个暗格里,找到了还没用过的套子和润滑剂。

    顿时有种抓到了对方把柄的愉悦感。

    谢晨星大大这么完美无缺的人,也会有点见不得人的心思嘛。

    然而这有什么用?

    ……并没有。

    总不至于主动询问对方,你买这些是打算给你用还是给我用吧?

    寒焰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又悄悄把东西放回了原处。

    夜飞尘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窗口的灯光,知道是寒焰来了。

    跟司机简单交代几句明天的事情,他脚步轻快地上楼了,仿佛一整天的疲累减轻了一半。

    打开门闻到的香味更让他惊喜。寒焰居然在厨房做饭。

    “啊,你回来啦。”

    寒焰探了个头出来。

    “怎么有兴致做饭?”

    夜飞尘脱下外套解领带,虽然询问的语气云淡风轻,事实上心里甜得不行。回到家有心爱的人在等你一起吃饭——世界上还有什么场景比现在更温馨?

    “你也知道我根本不会做饭,所以我在煮面,你就将就着吃点面条吧。”寒焰大言不惭道,“我可以给你多煎一个鸡蛋。”

    夜飞尘忍不住笑了出来。

    “噢,我还没问你吃过了没?这么晚了……”挂钟上的时间指向了八点半。

    “如果你吃过了,那我就一个人吃啦。”

    “没有。”夜飞尘摇头,“给我煮一碗,要两个蛋。”

    “好。”寒焰又钻进厨房奋斗。

    待夜飞尘换完衣服,厨房里的工作也差不多结束了。

    普通的煎蛋面,搭配几片单调的青菜。尽管看上去不怎么好吃,在夜飞尘眼里也是与众不同,胜过外头应酬酒席上的珍馐佳肴。

    他走到正在盛第二碗面的寒焰身后,手一伸,搂住了对方的腰。

    感觉到身后沉甸甸的重量和拂在颈间的热气,寒焰身体一僵,不自在地问了句:“……你干嘛?”

    “决定搬过来了?”

    “啊?”

    “我看见了,你把家底都带来了,不是搬家是什么?”夜飞尘指的是他那堆珍藏的dvd,其中有很多难找到的古早电影。

    “噢,我是怕你一个人太寂寞了,晚上加班累得半死,回来家里又是冷冷清清的……就来陪你住一阵子。”寒焰轻轻咳嗽了一声,“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夜飞尘在他耳边低笑起来,声音愉悦而温柔,听得寒焰起了鸡皮疙瘩,耳朵迅速红了。

    夜飞尘在他红透的耳朵尖上亲了亲:“谢谢。”

    “……你再不放开我,面就要凝固了。”寒焰连脖子也红了。

    夜飞尘笑了笑,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放开了他。

    他们的关系虽然暧昧,却始终没有更进一步。

    截止目前最逾越的举动,就是温景尧和伏麟过来玩的时候在别墅那晚……

    当时的闹得动静有些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做什么激烈运动,但其实只是礼尚往来的互撸而已。

    而且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过了。

    寒焰不知道夜飞尘是练了什么功才那么能忍,因为就那晚的情况来看,夜飞尘完全是个生理机能非常正常并且在某些方面还特别优秀的男人。如果换了别人,和自己暗恋十年的人睡一张床可能早就忍不住了……

    最后只能归结于,夜飞尘太爱自己。

    因为太爱所以忍耐,不愿意自己在没认清感情性质的情况下,先被肉-体的愉悦掳获。

    夜飞尘是一个相当尊重他、也对自身的感情认真而虔诚的男人。

    寒焰吸着面条,时不时抬起眼睛,贼兮兮地瞄一眼对面的人。

    “看什么?”

    “……没什么。”

    又这样反复了几次。夜飞尘放下筷子,微笑道:“你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床上去。”

    “耍流氓啊!”寒焰夸张地叫起来,“我又没干嘛,看你几眼都不能看了!你帅得惊天地泣鬼神我想洗洗眼睛不行啊!”

    夜飞尘笑得吃不下去了。

    收拾碗筷的时候说了句:“今天表现不错,明晚吃什么?”

    “面!”寒焰翘着二郎腿坐着,指挥他去厨房洗碗,“要让我做饭的话,你一辈子只能吃面!”

    夜飞尘一点也不介意:“只要你肯做我就肯吃。”

    “等一下啊谢总,你就没想过给我做顿饭吗?你明明就会。”

    “行啊。”夜飞尘开玩笑道,“你今晚洗洗干净自荐枕席,明天我请假在家给你做够三顿饭。”

    “……我拒绝再跟你说话。”

    寒焰瞪了他一眼。

    “拒绝说话”大概坚持了不到一刻钟。对着夜飞尘,寒焰的倾诉欲总是永无止境。

    最近上课遇到的一些奇葩的人和事,不管对方有没有兴趣都拿出来讲。

    说着说着想到了今天刚来的时候和他擦身而过的那个女人,忍不住问道:“魏萱宜也住这栋楼啊?”

    “谁?”

    “就她。”

    寒焰窝在沙发上拿电视遥控器换了个台,柚子台正在演一部都市爱情偶像剧,他指着女主角说:“下午跟我擦身而过。”

    “我不认识。”夜飞尘摇了摇头,“你知道的,我不看电视剧和娱乐新闻,对明星一无所知。”

    “她才出道不到一年。之前听人说是被人包养,在n市白金区买了房子……”

    “你想表达什么?”夜飞尘走到沙发旁,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觉得你也像被包养的?”

    寒焰立刻拍掉他的手。

    “如果我是金主,那你就是世界上最大牌的小明星。”手换了个位置,落在粗硬的短发上揉了一阵,“为了你,我真的要憋出毛病了。”

    “喂你今天……”寒焰很想抗议你哪里不对啊今晚为什么总要把话题往床上扯?不过转念一想夜飞尘可能已经憋出毛病了,有点于心不忍地把责备的话咽了下去,眼神也不由得染上了几分怜悯。

    算了,总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