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2|4.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沂锁好里间的门,一转身,正看见叶宗在翻药柜:“季承,坐下,看一眼你背后的伤。”

    季承乖乖坐到床边的椅子里,抬手去接上衣的扣子。动作间,大概牵扯到了伤口,他垂下睫毛,表情隐忍。叶宗低头给镊子消毒:“小妹,去帮忙。”

    叶沂远远靠在墙根望天,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季承尴尬地咳了一声:“没事,我自己可以。”

    叶宗眼皮也没抬:“小妹。”

    叶沂咬了会儿嘴唇,最终还是上前俯身,拨开了季承的手指:“一边去。”说着,飞快解开了他胸前的扣子。

    季承的呼吸就在她耳际,温暖起伏的气息中带了点笑意:“谢谢。”

    她没好气:“不用,二哥逼的。”

    紧实的胸膛露出来,在低垂的微光下泛着莹润的光。叶沂迅速起身,掉头就走。与此同时,叶宗来到季承背后,揭开他的上衣,露出伤口。血腥味径直飘了来,叶沂的脚步顿了顿。

    “裂得太厉害,要缝针。”叶宗淡淡道,“房间里没有麻醉,我去护士站找一下。”

    “不用。”季承出声阻止,“我醒来的事,最好继续保密一段时间。”

    “继续保密一段时间?”叶沂咬牙切齿,“要不是出了杀手的事,你打算保密到什么时候?”

    季承抱歉地望着叶沂,沉默不语。叶宗垂眸,将细线穿进针孔:“我猜是到收购结束。小妹,你已经基本控制了季氏的状况,只要不出意外,收购就能顺利进行。但是,一旦季承醒了,就是另外一个故事。”

    “小妹,如果季承昏迷,你代理你们女儿的股份无可厚非。可如果他醒了,季氏怎么还轮得到姓叶的人来管?季承当初把股份授权你管理,没跟任何人商量。他昏着别人没办法,而现在醒了,这笔账万一重新来算,你之前的努力都会白费。”

    季承盯着叶沂的表情,轻声说:“谢谢二哥。”

    “就事论事而已。”叶宗丢掉棉花,用镊子夹起缝合针,“但你至少该跟小妹说一声,眼看她每天备受煎熬,该打。”

    说着,他一针利索地刺了下去。没有麻药,季承的下颌狠狠一绷,强忍着没动。叶宗眉目不动,用力扎了第二针下去。这回,季承疼得直接白了脸。

    叶宗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当哥哥的,得替妹妹出气。”

    ***

    叶宗一出门,季承立刻作出一副虚弱至极的样子。叶沂抄手靠在门边,完全不打算买账:“你伤的是后背,捂胸口是干嘛的?”

    季承气若游丝:“疼。”

    “该。”

    “叶沂,我都要被你二哥扎成蜂窝煤了。”季承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气消了,好不好?”

    叶沂看他脸色确实不佳,心里一软,上前扶住他:“别乱动,赶快上床躺着。”

    谁知,季承却突然稳当了,长臂一伸把她扣进怀里:“不用躺着,你给我抱一下,我就好了。”

    叶沂发现中计,不禁一通乱挣:“放开!大骗子!”

    季承正好被她顶到伤处,忍不住闷哼:“叶沂,你非要把我打到再昏过去?”

    怀里的女人果然消停下来,柔软的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肋骨:“之前断的是这里吧?还疼不疼?”

    季承低低地笑:“你不打我,我就不怎么疼。”

    “你傻吗?”叶沂伏在季承胸口,指甲抠进他身前的衣料,“车祸的时候骨头就断了,和韩邵成对峙时还逞什么强?一会儿拉着我躲枪子儿,一会儿按着我躲手~雷。我没有腿吗?自己不会跑吗?你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快是吧?”

    “我不傻,我只是胆子小。”季承俯身贴近她的发间,深深吸气,“叶沂,过去给你的很多承诺,我都没有做到。你回来以后,我和你说,以后会牢牢守护着你,再不让你受任何伤害。我怕自己又违背承诺。好在,这一次我终于做到了。”

    “傻瓜。”叶沂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你要是死了,我就不受伤害了吗?”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季承摸摸她的头,“就是有点饿。”

    “饿?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不是肚子饿。”季承突然发力,单手将她抱了起来。

    叶沂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腿则紧紧盘着他的腰:“你的伤!你干什么!”

    “唔,吃饭。”季承在她胸前蹭了蹭,若有所思道,“阿姨,我要吃饭。”

    阿姨?叶沂的脸“轰”地充血。那天她给季承擦身,擦到下面的时候,都自言自语过什么来着?那个装死的人全听到了?

    “唔,好丑。”

    “咦,怎么变大了?”

    “乖乖的,阿姨给你洗澡。”

    ……

    她还是先去死一下好了。

    ***

    “叶沂,那个杀手进来之前,你和我说了什么?”

    “什、什……么?”

    “你说,你要和严寒远远跑掉,还要让我的孩子跟着他姓。”

    “我没……我不是、我是,啊……”

    “什么?”季承坐在床沿,紧紧掐着叶沂的腰,一个挺身,“什么,嗯?”

    “我、我……”叶沂欲哭无泪。这男人一醒,怎么瞬间变了禽兽?

    碍于他的伤,叶沂不敢用力挣扎。而他偏偏吃定她心软,愈发强硬地把她按坐在自己胯间。叶沂的睡裙早被高高撩起,两条细白的长腿被迫分开,环着季承的腰。

    季承以前就是再纵欲,也从来是规规矩矩的。这种她上他下的姿势,实在是太羞耻了!

    叶沂被他撞得一阵瑟缩。双目微闭,粉唇微启,她莹白的脸上满是红晕。头忍不住高高向后扬起,手指则不自觉地紧紧捉住季承的领口。一室暧昧中,充斥着她低低哀哀的求饶声。

    难以言喻的感觉层层叠叠地堆砌,她真的要哭出来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啊……不要了,季承……别……孩子……”

    叶沂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怕的诱惑力。她胆小守旧,每一次都是乖乖缩在季承的身下,拼命把脸往枕头里藏。

    然而眼下,美好的一切全然暴露在男人的眼前。胸前的沟壑汹涌起伏,点点细汗如璀璨的钻石点缀其间,映着眩目的光芒。

    季承脑袋里“嗡“的一声:“我问过医生了,孩子好得很,不用担心。”说着,他又是一阵发力,“说,还跑不跑了。”

    贝齿咬住嘴唇,哀哀答道:“不、不敢了……”

    季承将她高高举起,又重重按下:“孩子是谁的?”

    “啊……你,当然是你……”

    “我是谁?”

    “季、季承……”

    “该怎么叫?”

    “老公……老公……”

    结束的时候,叶沂的五脏六腑都好像蜷在一起,又好像分外松懈。季承将她轻轻放倒在床上,从后面圈住腰身,把脸埋进她的颈窝。

    他的声音有些低哑,还闷闷的:“叶沂,假装昏迷,难受的不只是你。每当听见你给我讲今天发生了什么,听见你求我快点醒过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想睁开眼睛看看你。”

    叶沂迷迷糊糊地嘟囔:“那你为什么还瞒着我?”

    “因为你不会撒谎,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季承叹了口气,“就像刚才,我不敢提醒你背后有人进来,你要是发现我醒了,不是吓一大跳,就是欣喜若狂,一定会被人看出破绽。你为了给我和严寒报仇,做了那么多努力,我不能让你前功尽弃。”

    “切,小看人。”叶沂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现在比以前厉害多了。”

    “是啊,李恒都告诉我了。”季承吻了吻她的后脑,轻笑,“我的小姑娘真是长大了。”

    ***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