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7|4.1|发||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恒一直在楼下,我这就让他上来。”阿菲连忙道,“太太,我先扶您回房,好不好?”

    叶沂摇摇头:“你先回去把房间收拾一下,让李恒过去等我,我去看一眼二哥他们,马上就到。”

    阿菲满脸担忧,但见她眼神坚定,只好妥协:“那太太慢一点啊。”

    晨曦从走廊窗户洒进来,医院惨白的四壁终于染上些暖意。细微的尘埃颗粒沉沉浮浮,温柔静谧。一切都那么安详,几小时前漆黑的海、燃烧的火、飞溅的血,急速后退成一场模糊的梦境。

    如果是梦那该多好。如果真的是梦,那个一直默默护在她身前的人应该仍然笔直地立着,而不是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指尖再次触上冰冷的玻璃,叶沂远远勾勒着季承的轮廓,半晌蓦地放手,转身离开。

    路过祁焉的病房,她从窗口张望了一下。祁焉已经醒了,床头半摇了起来。他侧头看着窗外,瞧不见面孔。唐蜜坐在他身侧的沙发里,怀里抱着面面,垂首剥一只橘子。远远看着,就知道气氛僵硬。

    正想敲门打破僵局,唐蜜却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把橘子递给祁焉。祁焉没动,直到她尴尬地想要缩手,才幽幽转头,正对上她的视线。

    唐蜜的手僵在半空。两个人沉默地对望着,一秒,两秒。橘子颤了颤,眼看就要从唐蜜的指间掉落。她下意识去抓,而一只修长的手同时滑过,堪堪接住了橘子。

    两人的手就这么握在了一起,又是一秒、两秒。时间像凝固了一般,层层光晕飘荡,起起伏伏。突然,祁焉手指一紧,陡然发力。然后,唐蜜就以飞扑的姿势重重摔进了他的怀里。

    厚重的房门隔绝了声息,听不见笑声和哭泣,只能看到两个人紧紧相拥,仿若嵌入彼此。只是,不住颤动的肩膀泄露了苦苦因此的情绪。

    叶沂的手从门把上滑落下来。她知道,自己该为他们开心,可是,一种微小而尖锐的痛苦还是自心底丝丝密密地蔓延开来。

    韩邵成已死,叶朔被捕,他们彻底安全了。祁焉和唐蜜已经告别了过去,可是她呢?如果没了那个以一己之身保她平安无恙的人,她除了过去,还剩下什么?

    “太太?”

    叶沂猛然抬头,发现阿菲站在几步之外:“您看望过叶先生了吗?李恒已经到了。”

    她摇摇头:“走吧,先回房。”

    ***

    “太太。”见到叶沂进屋,李恒站了起来。

    叶沂冲他点点头,诧异地望向墙角的一排箱子:“这是什么?”

    李恒交握的手捏紧又放开,反复了几次,才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叶沂打量了他一会儿,也不逼问,只说:“你让阿菲给我的文件,我看过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恒看了她一眼:“就是您看到的那样。”

    叶沂踱到沙发上坐下:“你坐。”说着,还给他倒了杯水,“季承和我提过,要把手中的部分股份转到麦苗名下。我很确定,他说的是‘部分’,而非全部。”

    李恒语气平平:“大概先生后来改主意了。”

    “为什么?”

    李恒没答。静默良久,他突然抬头,直视叶沂的眼睛:“太太,您打算怎么办?”

    叶沂一愣:“什么?”

    李恒对她一向尊敬有加,而此刻竟有些咄咄的味道:“先生的股份赠予书您也看了,直到小姐成年,那些股份的表决权都归您所有。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季氏的实际控制人。太太,您有什么打算?”

    叶沂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季承他……”

    “先生说,他会倾其所有,求得您的原谅。”

    几段话前后不搭,叶沂彻底愣住:“你说什么?”

    “我在回答您刚才的问题。”李恒长长吐出一口气,像在叹息,“先生说,您决定离开他,是因为他质疑过您。信任一旦被打破,就很难重建,倾其所有才能弥补万一。所以,先生决定把他的一切都交到您的手里。”

    “他……”

    “太太,先生这辈子被万人艳羡,但实际上,他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老先生对先生视而不见,老太太把他当作棋子,他从小就没尝过半点温情。后来去了国外,刚要开始好好生活,就知道了身世的真相,大好的岁月都用在了复仇上。”

    叶沂一时说不出话。李恒的语气里带了指责,可她竟生不起气来。

    李恒继续道:“您大概觉得,先生认为复仇比您重要。但愿先生把季氏交给您以后,您终于愿意看清,在他心里,究竟什么才最重要。眼下,叶朔、韩邵成都出局了,有了先生的股份,叶家彻底安全了。”

    说着,他“腾”地站起了身:“太太,您一直以来的心愿,莫过于离开先生、保住叶家平安。现在它们都实现了,希望您能觉得幸福。我想,这也是先生唯一的期望。”

    叶沂坐在原地没动,直直盯着面前的水杯。李恒的脚步“咚咚”踏在地上,引得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咔。”他扭开门锁。

    “呼。”开门带起一阵风声。

    “李恒。”叶沂背对他,唤道,“季承想做的事,我都会替他完成。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

    待细节敲定,一上午都已过去。叶沂又翻了一遍计划书:“这么详尽,你准备了多长时间?”

    李恒抿了抿唇:“从先生打算转移股份开始。”

    叶沂合上文件,失笑:“所以你刚才骂我那一顿是在激将,好让我幡然悔悟,主动提出为季氏卖命?”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