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四章 兵变(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r>

    <strong>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123言情手机版 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123言情手机版 m. 阅读最新内容。</strong>

    <em>

    当前userid:22132649

    当前username:

    </em>

    欧阳轩看着眼前这个锦衣男子,绕着他转了几圈,回到座位上。拿起口供,看了一遍,长叹了一口气。“你叫刘茂?”。

    那人无力的点点头,然后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欧阳轩,有气无力的说道:“请先祖赐茂速死,茂已将所有知道的都招与许将军”。

    原来这个刘茂是刘德的孙子,而外面那个还在惨嚎的是其叔叔,刘德的幼子。“朕问你,你说的可是实情?”欧阳轩问道。

    “回先祖,茂只求速死,焉敢有瞒”。

    “未曾想到,你我还沾亲。按汝所说,汝应称呼朕姑姥爷。可曾对否?”。

    “茂不知姑姥爷为何亲缘,只知先祖为吾姑祖父”。

    “也对,既是亲眷,又是敌人,朕自然会给你一个痛快的答案。你再从实招来,朕要亲耳听听”。

    “谢先祖!”,刘茂艰难的抬起手臂施了一礼。欧阳轩看看许渊微微一笑,这些杀才的审讯手段如今越来越高明,再加上从公孙叠茂那里学的医学,外表看不出一丝伤痕,甚至连衣物都完整如初。欧阳轩见过那些铁铮铮的硬汉,在这些杀才下手之后,无不就范。那种痛要比欧阳轩刚开始教他们的电击三叉神经还要痛上万倍,欧阳轩估计若是自己碰到了,也同样会招。

    许渊给刘茂弄了一杯茶水,喝完水,刘茂看看欧阳轩,又看看身边的这些人,有些落寞的讲起了过往。

    原来这个刘德是梁怀王刘揖之子,和刘慧是一胎所生的亲兄妹,换句话说就是刘慧的龙凤胎兄弟。在梁怀王死后,梁怀王怀孕的妾室,遭到了追杀,被公良疏所救,辗转到了山东,交与其母。后产下龙凤胎姐弟,当追杀之人追上门时,妾室匆忙之中抱着刘慧逃出门,为公良疏所救,妾室因产后风不久死去,刘慧被公良疏收养。而刘德为妾室兄弟所藏,后带着刘德及梁怀王妾室父母逃入云梦山,寻自己的恩师鬼谷子第三代传人黄靳寻求庇护。黄靳对这一家人照顾有加,在刘德七岁时收刘德为关门弟子,遭到了其大徒弟施朔的强烈反对,曾经几次想杀了刘硕及梁怀王妾室一家,都被黄瑾暗中阻拦了下来,最后一次被黄瑾失手杀了施朔唯一的儿子,在打斗中又斩去了施朔的命根。一气之下施朔远走匈奴,想用匈奴的势力杀了黄瑾,结果数次随匈奴左贤王犯边都被李广打了回去。后来和中行曰勾结在一起,制造事端,企图再次南下,已经召集了数十匈奴勇士,准备袭击云梦山。结果那年被正在东归路上的欧阳轩斩杀,刘德算是逃过了劫难。历史上赵国勾结匈奴参与七国之乱时的那段百骑勇士闯云梦的段落也就没上演,黄瑾也多活了十几年年。在黄瑾重病之时,将刘德归于二徒弟梁恒门下,因为施朔已死,立梁恒为掌门。当年室韦人进长安找欧阳轩,路过云梦山,被梁恒得知,迎入山中,好生款待,才知道欧阳轩有种长生之物,他们正想进长安询问欧阳轩如何使用,无意中露出了他们带来的在北美洲寻找到的物品,被刘德和梁恒斩杀于云梦山,因为那种物质的不稳定,造成了不小的爆炸,黄瑾当场炸死,梁恒也受了伤。好歹得到了长生的物质,查阅鬼谷子留下的书籍,知道了具体使用方法,开始杀人牲祭取霰能量。为了让这种方法只为己用,让自己成为神,梁恒灌输给刘德的就是与欧阳轩做对,再加上用欧阳轩杀了施朔之事,挑起了云梦山徒子徒孙对欧阳轩的仇恨,才有了多次刺杀欧阳轩的举动,甚至劫持和欧阳轩往来密切的墨门之人,要挟欧阳轩。直到后来景帝刘启公开了刘慧身份,收刘慧为义女,欧阳轩娶了刘慧,才知道欧阳轩和自己的关系。从此也更加憎恨欧阳轩,也多次派人刺杀欧阳轩未果,后来又被主父宏和墨门追杀,不得已带着被主父宏打伤的梁恒,按照黄瑾重病时留下的密信,逃到了天水郡隐居。斩杀入境的羌人获得长生所需的霰能量。

    当欧阳轩在夏谷立国时,伤愈的梁恒带着刘德下山出了天水郡,云游华夏。利用自己的才学获得了皇孙欧阳茂的赏识,结尾莫逆之交。在三水关和居庸关外机缘巧合得了一些霰能量和七维空间碎片的同时又发现了两条通往汉地的山洞密道(见前文),来回往来汉地也更加方便,因为欧阳轩在塞外立国,汉地空虚,梁恒趁机与往来汉地将领府邸之间,做了门客。在武帝进攻华夏之时,出了不少高明的计谋,虽然失败了但得到了刘彻的手下将领的赏识,在众人推荐之下进入了刘彻的视野,接手了欧阳轩当年走时自愿留下的羽林军,学到了欧阳轩训兵的方法和战术。后来在刘彻广招天下英才时,任命梁恒为大将军大司马,统领全**事,刘德任骠骑将军,掌管羽林军。

    在多次对华夏用兵失败后,在国内群臣和世家豪族的压力之下,刘彻两年后不得不撤换了梁恒,刘德暂代太尉之值。当时刘彻正推行独尊儒术,而刘德和梁恒崇尚的是道家和纵横家,被群臣攻击,刘德的太尉做了不到三年即被裁撤。师徒二人本在长安打算再次依靠合纵之术,在谋个爵位,忙活了二十年一无所获。又正赶上主父宏受欧阳轩委派前往汉地找寻云梦山传人,正好在京城碰到了梁恒,两人大战一场,梁恒落败,师徒二人被主父宏一路被追杀,只得带着弟子逃往了天水郡,路上梁恒又被主父宏打成重伤,主父宏也是伤得不轻,回了夏谷。在天水郡养伤期间,梁恒为了报仇,继续派人和华夏的欧阳茂往来,纵横联络,企图让欧阳茂夺取皇位,东山再起。

    哪里想到辛辛苦苦准备了十数年,最后功亏一篑,在天水郡遇上了后逃离至此的欧阳束,梁恒收为徒弟,由刘德代为教授。为了防范欧阳轩追杀,梁恒带着刘德、欧阳束又逃往当时的西羌,在鬼谷子书中记载的河湾县建了这个巢穴,因为山高路险,这里人迹罕至。在居庸关得的霰能量因用法不当,眼见不足,刘德起了杀心。趁梁恒研究鬼谷子留书之际,从背后用毒箭射杀了梁恒,自领了鬼谷子遗书,“银河”(后文详解)。开始了授徒传业,与欧阳束合作,秘密潜入华夏,建立势力,收留了逃亡欧阳茂的部属,在欧阳茂死后,又将欧阳束的兄弟姐妹接来。刘德娶了欧阳束的妹妹,这也是刘茂称呼欧阳轩先祖的原因。在随后的三百年里刘德以“神”的身份自居,联合欧阳束和其后人在华夏发展势力,不断挑起事端,试图削弱华夏的稳定发展。像汉地一样战乱纷飞,民不聊生,他们好借机乘虚而入。但总是被欧阳轩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将危及一一化解。门下弟子死伤无数,自己也丢了一只手臂。在华夏民间的根基越来越弱,不得已改变了策略,抓住了华夏兵役和官制的漏洞逐步渗透进军政底层,在华夏求学。甚至有些门下弟子做到了尚书之职,也都被欧阳轩恰到好处的清除。

    现今唯独仅存的果实就是渗透进北部军和中部军的底层军官、士卒。在上次刺杀欧阳轩和欧阳桂失败后,刘德和欧阳幻选择了从郡县的中书入手,通过收买、参与竞选等方式控制着北部和中部数州政务。再加上北部军和中部军底层军官和士卒控制在自己手中,只要夺了武库,兵变一举可成。欧阳铎的玄孙欧阳嵊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刘德稍加蛊惑即同意参与统领兵变。这次用刘德老巢和牺牲自己的子嗣为诱饵就是为了引诱欧阳轩来此,为各地夺取武库争取时间。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欧阳轩来的太过迅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这里还未来得及准备,即被攻破。

    欧阳轩静静的听完,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若不是上天安排自己总是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地点,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澳洲,那里如今可是自己的后方根基所在。自己最为薄弱的恰恰是离京城最近的北部和中部,羌部因为地势的原因人口稀少,也就没太重视。金州(阿尔泰山以北地区)、翰州(贝加尔湖周边地区)、慎州(黑龙江以北至白令海峡)这些州因为苦寒,所以人口同样稀少,也就没投入太多精力。蒙州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