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7 运吐,傅总下的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孩子们放学的时候小幸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他们在收拾玩具的利落样子不自禁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其实有时候她也不知道她对一些人说的一些话是对还是错,甚至有时候她会后悔。

    今天她就后悔对张小凡说了那些话,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她也只是希望他们好。

    直到这一刻,看着孩子们朝着门口跑来,看着孩子们期待的眼神,她的心里才不再那么难受。

    “妈妈,去弟弟的教室。”姐弟俩说着就往隔壁跑去,小幸便漫不经心的跟着。

    夕阳西下,母子三个在海边散步,小小执在画鸭蛋,小小幸画了一颗心,还站在小小执的鸭蛋里做了个爱心的可爱动作。

    小幸不自禁的笑出声,然后看着荣天正在把姐姐画的心用脚在轻轻地埋起来。

    “荣天,你在干么?”小小幸看到弟弟那样立即站在那里生气的小手打了一下大腿,哼的一声皱着眉质问弟弟。

    荣天听到声音立即跑开了,小小幸又走过去重新画好。

    小小执捡了个海螺去给弟弟放在耳朵上,小荣天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竟然不自禁的睁大了眼睛。

    “妈妈,这里面有人在唱歌。”小荣天激动的喊。

    小幸走上前去蹲在他们身边也听了听,然后小小幸也跑了过去,一家人围在一起。

    其实一只海螺有什么好稀奇的?

    只是一家人在一起对一件事情感兴趣显得尤为珍贵。

    傅执下班回到家就看到她跟三个孩子在海边嬉戏,幽暗的眼神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那道最美丽的风景。

    当他的脸上若有似无的失意,当他又回忆了一遍曾经一个人的孤独,最终她的回归让他的内心一点点的平静。

    晚上孩子们睡下他们俩在顶楼阳台吹着从远处飘来的海风,那风很温暖,虽然带着淡淡的海水味。

    长发被风温柔的抚起,她静静地躺在那独属于她的宽广胸膛,如今,很安逸在他怀里,静静地望着远处的美景。

    从不曾敢想,终有一天她可以这样安逸的在他怀里,一点心事也没有。

    他的手请抚开刮到她唇边的发,然后低头轻吻了下她的太阳穴。

    偌大的椅子里两个人躺在里面竟然显得拥挤,不过又很整齐。

    小幸后来趴在他身上说:我今天可能又做错事。

    “什么事?”他低声问,望着她的眼神那样的温柔。

    “小凡来找我倾诉,我说了一些话也不知道对不对。”

    “还好。”他轻抚着她的头发,依然温柔。

    “嗯?”

    “还好是她来找的你。”

    所以错错对对,反正又不是主动送上门去的。

    所以傅总的心思啊,可真不是一般的狠,小幸却忍不住笑了两声:也是!

    那天小幸觉得胃里有点不舒服,当她从办公室跑出去吐的时候刘晓涵跟着她:老板你没事吧?

    她一边挥挥手一边低着头另一只手接水冲嘴巴,应该没事。

    只是最近吃的也不错,怎么会突然胃里不舒服?

    突然想到圆圆跟华恩祈祷她快点生孩子的事情,当她疲惫的转身,一双手支撑在台子上低着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她只希望这是假的。

    小脸不自禁刷的就白了,她简直不敢想,那个男人可是跟她保证过绝不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方式对她。

    而且她还检查了套套的完整度,她是确定了没问题的。

    小幸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百密一疏,还有就是,对付傅总她真的是还太嫩了。

    不,根本不是怀孕,或许是今天早上吃的不好,牛奶过期了吧。

    她情不自禁的想,然后就拿着外套出了门。

    一家药店前她买了两根验孕棒然后就进了一个公共厕所,她真是等不及了,然后时间便是读秒如年。

    时间一秒一秒的漫不经心的走着,却急坏了在厕所里蹲着的女人,她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验孕棒。

    只是,还好,没问题,不然她就真的是没办法了。

    想想自己上次来例假的时间,好像也还不到二十八天,小幸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抬头望着那片蔚蓝的天,然后不由的嘲笑。

    自己怎么会这么敏感?

    不由的松了口气,然后大步的往酒店走去,跟那两个盼她怀孕的女人去聚餐,她们三个真比跟自己家人吃饭的时候好像还多了。

    小幸不免笑了声,人生难得俩知己,当然也要好好地把握了。

    而且现在心情这么好,听她们损她也不会太难过。

    圆圆跟华恩坐在那里等着小幸到来,顺便华恩问她:你跟严连——

    “都结束了,别再提这个人。”圆圆趴在桌子上,说完摇了摇头。

    有些心烦意乱,有些无力,提到那个男人唯一的感觉。

    当他去道歉的时候,他的道貌岸然,其实她并不能接受,即使他在那里呆了一夜,但是她心里的疙瘩却久久的无法释怀。

    华恩听她说别再提便真的不提了,然后看到小幸挎着包从电梯里出来就抬了抬手,圆圆也朝着小幸看去,看到小幸脸上的朝气不由的道了句:这女人今天心情不错呀。

    华恩笑着,她当然也看得出,小幸大步走来,仿佛刚刚领了一个大奖杯。

    “说说吧大老板,今天男人又送你一座金山还是一座大厦?”圆圆打趣的说道。

    “既不是金山也不是大厦,只是心情好你们俩也看不惯吗?”小幸不由的装作伤心地样子,这俩女人,真是嘴巴臭的很。

    “我们只是太多年没看到你这么开心有点不习惯,来,告诉姐妹们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当华恩没心没肺的跟她说道,小幸终于把今天的遭遇说出来,然后两个女人呆呆的望着她。

    “怎么?”小幸不由的也睁大眼睛,这俩女人听到这个不是该跟她一起开心吗?

    “无耻!”谁知道俩人竟然异口同声的送给她这句话。

    “我哪里无耻?”

    “你哪里不无耻?”

    “就是,没见过你这样的,没怀孕还这么开心,你就不怕再也不能怀孕吗?”

    “天啊,我已经生了三个了。”我还怕?

    “不要脸!”于是俩女人再次异口同声。

    小幸不得不无奈的差点拍桌:喂,你们别这样好不好?我都已经答应他生了,只是让他再给我点时间,我想要在一个合适的时间里,难道也有错?

    “什么时候是最合适的时间里呢?”华恩立即感兴趣的问。

    “我也想知道。”圆圆立即也凑上来。

    “比如——某个很特别的日子。”小幸想了想,然后提示。

    “很特别?”两个女人互相看着彼此,然后又异口同声:结婚纪念日?他的生日?

    “嘻嘻!”小幸不得不咧了咧嘴,总算是了解了。

    那两个女人却更鄙视她了:生个孩子还要挑那么重要的日子,你是生孩子还是搞纪念啊?

    小幸却只是微微歪了下头,然后静待着服务生上菜。

    华恩跟圆圆在鄙视她,直到电梯里又出来一个人。

    “卓社长,卓太太,还有我们的大作家,大家好久不见啊。”

    三个女人听到声音不由的都转了头,然后就看到沈梅从电梯里出来,身边还有几个男人,都是些老板。

    因为叫她卓社长的人并不多,所以小幸觉得这称呼特别的难听,却只是低调的站了起来,因为有些跟傅执的集团有合作,小幸自然不会不识大体。

    “沈老板,今天应酬这么多啊?”圆圆说着这话眼睛已经瞅向她身后的几个男人。

    几个老总跟小幸打招呼都很开心,小幸却不由的转头看了圆圆一眼,圆圆挑眉不再说话,小幸跟华恩对视一眼再转头就看到沈梅红着脸不高兴的样子。

    然后当做没看到,小幸向来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

    华恩尴尬的扯了扯嗓子,几个男士没多想,只是跟小幸她们告辞。

    “卓社长改天有空可否赏脸单独吃个饭?”

    “恐怕我们之间没必要。”小幸却婉转的拒绝。

    沈梅点点头:那我先告辞。从容不迫。

    小幸看着她上楼后才转头,华恩跟圆圆已经笑个不停,她竟然也要忍不住: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

    “连你这个淑女都想歪了我还有什么好解释?”

    “你们没有看到刚刚沈梅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那个难看吗?”

    小幸无奈挑眉,那两个女人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笑的不是吗?

    小幸向来是连在口头上逞强都不愿意,跟她无关的人,她才不会管人家那么多,只要别太过分的激她,她就不会反驳什么。

    “傅执知道你打算在他生日的时候跟他要孩子吗?”华恩终于回归正题。

    小幸摇了摇头,这件事当然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大概先太晚,不高兴的。

    “要是沈梅知道傅总在床上整日求你给他生孩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圆圆忍不住想要看人家的好戏。

    “可是我们的事情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喜欢傅执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喜欢傅执而已。”小幸不多说,但是那确信的眼神却让面前的两个女人觉得她真是个超级无趣的人。

    “你总是那样掉以轻心,万一傅执被她下个药什么的,到时候看你怎么办。”华恩忍不住想起小幸跟傅执的第一次。

    小幸一听这话也是立即变得严肃起来:对哦,万一她——

    圆圆跟华恩终于皱起眉,这女人这么容易上套?

    小幸心里却很执着的想着,回家后一定要跟他谈谈沈梅的问题,坚决不能让他跟沈梅再在一起吃饭,尤其是单独的。

    否则别人垂涎她男人的美色,万一真的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到时候她可真是得不偿失了呢。

    小幸越想越难过,服务生上了菜之后小幸立即皱起眉看着桌上的食物,其余的两个女人也是有些难过的,然后三个女人一起往洗手间跑,剩下服务生在那儿呆萌的表情望着桌上的美味佳肴。

    菜没什么问题啊,看上去都很正常的汤汤水水的,但是那三个女人——

    难道是吃腻了?

    当洗手间里三个女人都吐完,圆圆跟华恩却是不自禁的看向小幸,她们是怀孕了,她又没怀孕,她吐个什么劲?

    难道是连锁反应?

    小幸吐完后难过的要死,转头看到那俩女人都在看她不由的缓缓直起身:干嘛?

    “你确定你没有怀孕?”华恩走上前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小幸不自禁的觉得身上有点发毛。

    而圆圆也是在她周围不停的转圈,打量着她:你不会是自欺欺人吧?

    小幸无奈的笑:我可能真的吃错东西了。

    因为验孕棒上是没有怀孕。

    她虽然只试了一根,但是理论上是没问题的,因为前面两次她也是很精准。

    而且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了,很有经验的样子。

    下午又去报社,刘晓涵还关心的问:“老板你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了?”压根把中午的事情忘记。

    “没事就好,要是身体不舒服,待会儿的会议可以推迟。”

    “我很好,会议如期。”小幸点了点头,很感动秘书那么贴心但是还是很自信自己的身体问题。

    刘晓涵这才又去工作,她放下包坐在电脑前,然后收到一封来自国外的邀请函,某人要结婚了,新娘子是门当户对的当地人。

    这才对嘛,小幸看着明信片上两个人的样子都是一样的,不自禁的点点头,还是同个国家的,同个种族的人站在一起看上去比较合适。

    但是要去参加婚礼吗?

    路途有些远呢,而且她要是去的话,她想跟傅执一起去的。

    她想在那种时候他站在她的身边,她会比较踏实一些。

    但是又怕傅执不会答应,傅执对那个男人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敌意应该是很深,从他建造的这城堡来看就明白。

    他为了让儿女不被别人的城堡迷惑特意建造了这个城堡她又怎么会不懂。

    想起来就觉得无奈,都多大的人还那么孩子气,却硬是让人感动不已。

    当孩子们都那么开心的在院子里奔跑着,她也爱上了那个地方。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再也没比那更好的地方。

    正如,再也没比他的心,更让她想去的地方。

    下午的会议一开就是一个多小时,她抬头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天阴了起来,中午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这天可真是说变就变。

    但是已经好久没下雨了,小幸觉得下一场也不错,在这个太过干燥的天气里,一场雨会解决很多问题。

    开完会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那熟悉的高挺的身影站在自己的大玻幕前,尽管只是一个高挑的背影,她却意境心魂一荡,走上前去从他身后悄悄抱住他,竟然还忍不住像个小女生那样咬着下半片唇,竟然还有些羞哒哒的。

    他低头,看着胸前那双柔荑,柔荑上他最熟悉的素戒,然后不由的嘴角浅勾:会议开得怎么样?

    “还不错!”她轻声说,脸贴着他的后背,就那么静静地贴着他,静静地感受着他的温度越来越明显的。

    心里不由的就生起那样的感动,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什么都没问题。

    他抬手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然后转身轻轻地拥着她,看着她泛红的脸蛋:为什么我觉得你在偷偷地开心?

    “偷偷地?我明明是光明正大。”小幸昂首,就那么骄傲的望着他,又带些被宠坏的。

    他又笑了一声,然后忍不住捧住她的脸低头吻下去,在她柔软的唇瓣。

    她撒娇的样子,让他简直恨不得把她吞下去,那俊俏的模样,如一个狂放不羁的假小子。

    当然,她其实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只是思想还算前卫。

    所以他想她晚上配合他一下,夫妻俩总要找点别的事情让感觉更好一些,否则时间长了也会乏味。

    但是小幸会答应他吗?

    傅执在想着为了某件事而再接再厉的时候,小幸的心里可是跟他想的一样?

    下了班他就跟她开车离开城里,小幸心里有些挂念孩子:不用去接荣天他们?

    “已经跟管家交代好。”

    “可是我担心孩子们看到管家会很失望呢。”

    他们都希望让父母去接,而且小幸记得孩子们说过他们俩一起去接特别幸福。

    “他们已经长大了,他们迟早会离开我们。”

    这就是他解释给她唯一的说辞,他说的虽然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小幸看着他的表情,总觉得自己要被代入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氛围里,总觉得这家伙没有憋着好事。

    不会是想要把她卖掉吧?

    难道因为她太固执不跟他生小孩,所以他不高兴了要把她卖掉?

    小幸一想起那凶险的画面立即目瞪口呆。

    傅执一边开着车一边淡淡的往她那里瞅了一眼,然后就不由的皱起眉,她的表情好似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他便问了句,声音很淡。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小幸只是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他要带着她去哪儿。

    “山顶的酒店。”

    ……

    “为什么要去那里?”他们自己有家,而且还好几处房子,难道那么多房子都容不下他们了?

    而且城里上好的酒店多不胜数,实在是没必要——

    但是她震惊的发现,他那淡漠的样子仿佛是已经做足了准备。

    小幸突然想到他有可能会做的事情,竟然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有时候还真是吃不消,但是又挺——怀念的。

    酒店套房似是他早就预订好的,下车后他拉着她直奔酒店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