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96878五一欠费章……

    十月中旬,水塘村的夜渐渐凉了下来,那一大圈柳树渐渐生了黄意,单福满这几天上工都不得不带件外套抵抗阴凉了。

    求收之后,麦子一种,农家人难得有了些空余的时间。单福满本是不想这么操劳的,但一闲下来,他心里就不踏实,非得将所有时间都安排的死死的,他心里才是满足的。

    桂香前些天特意回来看了他,给他带了几罐糖水橘子和一件稍厚一点的卡其外套。

    桂香本打算将她爹带去厂里给食堂烧烧锅炉的,只是单福满一直说热,死活不愿再去,桂香只好作罢。其实是他心里清楚,烧锅炉的不缺人,桂香想叫他去不过是想叫他找点轻巧的活做做,他却总觉得不踏实。况且,这说出去就会厂长开后门放了自家爹来吃干饭哩。

    小宝特别喜欢叫他抱着,单福满每次往家走的路上都情不自禁地想小外孙那笑盈盈的小脸。他总想着再攒些钱就可以帮小外孙添一件新玩具了,城里的娃娃玩的,他家娃娃也不能差。

    李红英劝了他几回,这人就是听不进去,基本就是前一天答应了不去,第二天一早就提着包出门了……

    连着十几天李红英都在西南村待着,没人束缚他,去上工的次数也多了些。

    春生一个星期有两天假期,但他不放假的几天也都是一路骑着车回来的。起先一段时间他是听桂香的,一直住在玉水,但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小宝一点也不亲他,这叫他很着急,干脆狠狠心天天下班往家里赶。

    这天气一日日转凉,有时夜里下雨,但春生一直是风雨无阻,桂香实在是心疼他,又潮又湿的,到了年纪大了地然是要烙下病根的。

    “你就是喜欢逞能,这么大的雨也不怕翻进沟里去!”桂香一面打了热水给他泡脚,一面数落他。

    春生拧了拧她耳朵:“你尽说我,你不也天天泡在厂里头,一刻也不愿休息,放了假也只能看到你半天。”

    桂香还嘴硬:“谁说我不想休息了,这不是特殊时刻么!等……”

    “我就不高兴见你替厂里出了那么多力气,反而叫人数落你不好。”上次的账他可都记着呢。

    桂香没做声,翻了个身,贴进他怀里睡着,本来翘在外面腿也搭在他腿上放了,“嗯”了一声。

    春生摸摸她胳膊上一片冰凉,赶紧揽着她捂了:“又贪凉。”

    桂香笑:“和你睡一堆,你跟个大火炉似的,我哪里睡得着?”

    “哦?”春生摸了摸妻子的脸,眼底忽的转作浓黑,显然是曲解了桂香的意思。

    铺天盖地的吻压在桂香脸上、身上,引得她直颤,临着要爆发的时候桂香拦了他的脖子道:“我们再生一个女娃娃好不好,这段时间妇女主任给的药,我都没吃……”

    春生一顿,赶紧抽离……

    许久揽着她轻声说道:“不要。我们只生一个。”要再见她在自己面前差点死一次,他肯定要疯了。

    桂香骑着车进厂开始就不断有人来和她问好,她一路笑着推了车进车棚,今天又是个大晴天,这叫桂香看着很舒服。

    只是这种舒服在下午两点钟左右的时候戛然而止。工商局派了人来查账。

    但凡是个大一点的厂,都会有一些理不清的账,一般情况下,税务局的人是不会查这些的,只是今天那带头人,一脸的公正严肃,仿佛真的是要挖出点什么才罢休。

    “单厂长,我们局里收到消息说一马先厂里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人故意存了些货不交税金,将那部分钱中饱私囊了……”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桂香这是叫人举报了贪污。

    “陈局,既然有人举报了,咱厂里就得出来澄清,厂里所有的财务进出账都在这里了,您过目。”桂香递了个大文件夹过去。

    陈局象征性地翻了下便又开了口:“这张不全,我可是听说单厂长您和绍兴制造厂签过一笔单子,那数目可不,你知道我们也是秉公办事……”

    局里要查的账的确是一笔有些小问题的账目,她一直没有对外公开,只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举报她的人就更显得居心叵测了。

    桂香眼底一沉,大约也猜出那人是谁了。

    几个车间的主任又一次在厂长办公室集中了,问及那批货款的事,竟然连不怎么管闲事的三车间主任都站出来出有些问题:“这账目一直都是咱厂长做的,自然她最清楚,做账这种事情想来也不难。”

    大约还是上次的事闹得,几个人到现在还是看了桂香就害怕,这次难得逮到她的小辫子,当然不扯痛快了,是不得安生的。

    桂香咬咬牙,行行行,你们翅膀硬,这回她真的不想再和他们玩了,转身从保险柜里取出一个文件来:“陈局,这账目是我们公司的机密,您既然要查,我就给您看就是,只是请您看完就忘了。合作伙伴对我们的要求很严苛,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接到单子就是福……”

    陈局接了桂香手里的账单,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跟着桂香去仓库看了库存,这才相信桂香是清白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单厂长你是会计出生,这账目记的很细,想必是底下那些没眼力劲的瞎着急……”

    桂香心里冷哼一声,心道刚刚明明是你要查账,现在倒是怪起了她底下的人,但面上桂香依旧保持了一贯的不动声色:“陈局,您办事有理有据,当然也不会错怪好人,就是我底下有些不知轻重的人,您还是一眼瞧见了真理,可见您老才是咱玉水的福星。”

    陈思周有听她这么一恭维,哈哈大笑道:“倒是我多心了,我们局里也该先查清这事的来龙去脉才对……”

    桂香笑着送走了陈思周,脸上的笑全垮了下来,这厂里看着像是平静的湖面,底下藏的礁石、绊子一个也不少呢……

    桂香本来不打算深究的,但看见王逢人往里头敲了好几回,等着局子里的人都走了,他才露出了些近似失望的东西。

    屋子里一瞬间安静地可怕,桂香长久以来训练出来的气场,叫人不敢轻易忽视……

    桂香本来是有心栽培这王逢人,毕竟和她是一个老师出来的会计,头脑灵活,随机应变,但现在看来还应该多加上一条狼子野心。

    “逢人你先走吧,我有些事和几个主任说。”桂香坐在旋转椅里忽的发话,那语气也冷的惊人。

    王逢人点点头出了门。

    桂香将手里的文件“啪”的丢到了玻璃桌面上:“很好,你们刚刚表现的得都很不错!齐心协力,力排外敌,但我希望你们能将这份心用在实实在在的地方,比如怎么叫你们车间的产量提升,怎么叫你们底下的员工收入提高,你们太叫我失望了!说来,我也没啥本事,干脆这厂里的事都交给你们罢……”

    “您误会了……”二车间的主任一听她这么说赶紧救场。

    “厂长……我们……我们也是为了厂里好才……”

    “是啊,厂长,毕竟那涉及的款子太大,王会计年轻,我们也怕他算不周全。”六车间的主任忽的开口。

    桂香没再说话,她的肚子今天不知怎么也疼的厉害,揉了揉太阳穴道:“这厂里的事,我也不打算再继续搀和了,我会和马镇长说咱们厂里需要个更加有能力的厂长的。”

    桂香说到做到,这厂里干得不顺心,到底是给别人卖命,要是这厂里的一砖一瓦都是她建的,这规章制度是她定的,这会计要看她的脸上吃一碗饭,哪里要收这样的闷气。

    春生今天特意早了一些回来接桂香,见了她板着个脸出来已经猜出了个七七八八:“不高兴?”

    桂香歪着个脑袋,乌黑的眼睛垂着,点了点头,她身心俱疲,肚子好像疼的更加厉害了。

    春生见她一直摸肚子,不禁皱了眉头:“老婆,你月事在这几天,是不是来了?”

    “好像是。”最近推迟了几天,应该说做厂长的这段时间她都没几次是正常的。

    春生摸了摸她的头发:“老婆,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当会计去,这厂里的活太累人。”

    “马叔叔身体没好,我可不想这个时候突然给他惹事……”桂香重情,人家有心栽培,她不该这么草率的。

    春生笑:“老婆大人,您真是圣母,这工作和情感能混为一谈吗?再说了,你不去,有的是人想去到你的那个位置。这事你不好意思和马叔叔说,我就去说,我说我不同意你在外头瞎忙活。”

    桂香揽着他的腰,将眼睛全埋进他外套里去:“好,我听你的,厂里接替我的人,我都想好了。”只是她心里还是空荡荡的,“一马先”到底圆了她年少的梦。

    春生也感觉到了她的低落:“咱家结婚到现在也攒了不少钱了,眼下政府鼓励我们办厂兴业,老婆,你要不要尝试咱自己单干?我有个退役回来的战友就在玉水银行,咱贷笔小钱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支持我单干?”实际上女人家抛头露面已经触犯农村道德底线了。

    “支持。”只要她想要,只要他有。

    马富源那里还是桂香亲自去的一趟。

    丁云见了桂香来有些惊讶,这几天厂里可是忙得不可开交的。

    “阿姨,我来瞧瞧马叔叔……”桂香先开了口。

    厂里的事马富源多少知道些,桂香这孩子吃了不好苦头。

    “马叔叔,我来是想和您说件事……”

    马富源听完桂香的话,有些焦急:“你这一走,咱厂里可就是群龙无首了。”

    桂香摇摇头道:“厂里的各项事务都已经走上了正轨,现在有个好的执行者贯彻就成,咱厂里头和上海还有嘉兴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一切只要按部就班来就成。这时候没有我厂里的一切也会照旧。”

    马富源见她说的头头是道,知她已经有了算计:“你可觉得咱厂里有谁可以接替你的班的?”

    “瞿洋就可以。”

    马富源在脑子里搜索了半天才想起个老实巴交的小年轻,不禁皱了眉:“这厂里的水可不浅,这瞿小子能应对过来?”

    桂香笑:“创业的人和守业的人本来就要不一样。瞿洋表面上好像很老实,但他有收有放,进退有度,人都指望占着了他便宜,但实际上他的人缘最好。”

    马富源叹了口气:“也只有这样了。”

    天气越加寒冷,玉水的农村终于回归到最安静的时刻。地里长了绿油油的麦苗、油菜,这几天才落过一场霜,地上动的嘎嘣硬。

    桂香自打从一马先厂里回来后就一心扑在了自家宝贝身上,研究他喜欢吃什么,研究他的生物钟,俨然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侯爸对于桂香最近的变化很是满意,挣钱这种事由男人来更好,只春生舍不得她浸润在无边无际的家务事里,从认识这姑娘的时候,就知道她和旁的女娃娃不一样。桂香会裁衣服,会做衣服,又懂会计这是多么难得的条件。

    新年的脚步很快靠近,水塘村最大池塘里结了厚厚一层冰。今年村里多了个加工面粉的小作坊,李红英早早将小麦洗干净找了个牛仔布的袋子装好去排队了。

    搁在过去,谁能想到有一天能一头机子里倒进黄澄澄的麦子,一头就出来白花花的面粉啊,他们村里的那个大磨盘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这么冷清。

    单家今年一口气换了30斤白面。单福满去水力买了不少酵母,又去了连生店里,叫了他们一起来包馒头。今年家里添了新宝宝,该两家在一起做包子——寓意“保子”。

    李红英和了面,桂平帮着把埋在地里的萝卜挖上来洗干净削了皮,再刨成萝卜丝。

    前几天桂香送了二十斤肉来。李红英一口气剁了一半做肉馅,合着桂平准备好的萝卜丝做了包子心。

    腊月二十五,李红英催着桂平将埋在被子里保温的熟面抱出来,面经酵母一过,多了许多个小气孔,体积也比放进去的时候大了些。桂香早将需要的东西都摆放好,一些需要洗的东西,春生早抢着帮她做了。

    单福满被催着去灶门口烧锅,锅里早叫他架起了木头棍子,这会儿水已经滚了,桂香和李红英包,春生和连生揉面,桂平负责上下笼,侯爸则抱着小宝玩,一切都井井有条。

    单福满和侯爸在厨房里一边烧锅,一边说说话,同一个时代长大的话总有说不出的话题。小宝乌溜溜的大眼望望这个,再望望那个,“嘎嘎”直笑,引得单福满抱了他亲了亲,:“宝贝,快长大,叫阿公,阿公,阿公。”

    大约是外公的胡子戳得他痒痒了,粉嫩的小宝翻了手摸着他的脸“呀呀”地唱,晶莹的口水把棉袄上的围嘴都弄湿了一块。

    “小娃娃这是要讲话呢,是不是啊?”侯爸接过来摸了摸他屁股,见尿布没湿,摸了摸他的小脸,将他站在旁边的小台子上站着:“宝宝乖!”

    “啊!”小宝抖了抖腿叫了下,显然是心情不错。

    单福满笑得直流眼泪,往灶膛里有加了几个木块。

    桂平抱了蒸笼过来,见这两个爸爸玩小宝不亦乐乎,自发自觉地往灶膛里看了看,这第一笼馒头可不能马虎呢!人常常说“不吃馒头争口气”。

    大火烧了半个小时,桂平这才抱了蒸笼下来,先前的小面团叫热气一蒸,一个个都膨胀的像挤挤挨挨的白胖娃娃。

    “快点来吃包子咯!”

    桂平将满满一蒸笼胖娃娃反扣,春生赶紧帮着将倒在匾子里的包子翻了个,不然一会冷了,这包子可就要破皮了……

    一个人一个包子落了肚子,这干活也有力气多了。桂平抱了盆水将那垫在蒸笼底部的纱布洗干净重新铺好递给桂香。

    单福满不敢叫小宝多吃,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