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逐个击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潘礼修万万没想到,原本已经走进死胡同的案子居然峰回路转豁然开朗,原本以为会有一场剑拔弩张危险万分的缉拿行动也突然间烟消云散。

    以前是知道温煦的手段,只是没想到居然有本事将白老大拖下水。

    “你怎么做到的?”潘礼修真是太好奇了,这几年白老大一伙人几乎吞并了全市的地下交易,警方这边受制颇多,别说动他一下,哪怕是试探也是小心翼翼。然而这样的人居然会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人给弄垮台了,说不好奇绝对是假的,所以哪怕是此刻时机不对,潘礼修还是很想知道原因。

    相对来说温煦则是显得平和很多,看着求知欲爆棚的潘礼修,温煦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很简单,这个世界有白就有黑,有黑就有更黑。”温煦一边喝茶一边说,“姓白的这几年发展得很快,看他不顺眼的眼红他的人呢也不少,既然当年有人能把他们几个混混扶持起来,自然就可以如法炮制,地头是死的,人是活的。”

    温煦这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潘礼修一时间心情很复杂,所以自己眼前现在坐着的就是现在最新的话事人了?

    “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温煦笑着说,“我只不过是在看到他们把贺老三推出来当替死鬼的时候就猜到他们已经没有可用的人了,要知道这几年黑市的发展很迅速,有能力的人想出头,就必须制定一套以自己利益为主的规则,而要实现这个规则就得弄倒之前的人,白老大几个人操作黑市这么些年,可用的人和资源基本已经固定,只要弄倒这些人,底下那些人才能出头,所以现在的白老大可以说是被逼到了最后的角落,就算是我不出手,也会有人把他拉下马,贺老三的死正好说明了这个问题。”

    道理潘礼修已经明白了,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人说得这样云淡风轻还是觉得诧异,毕竟姓白的可是条巨蟒啊。

    像是清楚潘礼修的想法一样,温煦直接说:“你现在应该很高兴才对,再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不是吗?”

    潘礼修不得不承认,温煦的这话他没办法反驳,比起一群穷凶极恶无法掌握不知底细的人来说,眼前这个善于温和伪装的黑手更让他安心。

    “所以他们是怎么栽的跟头?”潘礼修实在是好奇温煦是用了什么方法让白老大落马,这可比起继位人是谁更让潘礼修在意。

    “生意做大了有个弊端,那就是管不住。”温煦说,“管不住下面的人想赚钱的心,就管不住事业的扩张速度,当钱和野心脱节的时候,高楼自然会垮。”

    潘礼修也不用再问了,没有什么比贪念更容易让人发疯,没有谁能一辈子在那样危险的位置上坐稳,没有白老大也会有别的人来做,何况这次是将白老大一伙人一锅端了,连给他报仇的人都没有,手里的势力自然就分散了,这对于警方来说绝对是件好事,群龙无首才是群起攻之的最好时机。

    想清楚这一点,潘礼修已经在脑子里想好了下一步打击黑市的方法。

    然而对面坐着的温煦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样,笑着说:“现在就下手未免太着急了,‘制衡’二字可是门学问。”

    潘礼修没有接话,要治理是肯定的,黑市的存在威胁着所有善良百姓,这条路虽然苦但必须有人走,即便不是现在,也是日后必将要拔除的一根毒刺,不过现在的话事人是温煦的话,应该能让他们稍微放心了,毕竟这个人有自己的原则。

    “那贺老三跟安家羽的死有没有关系?”潘礼修换了个话题,他现在手上可不止是在调查一件案子,而是由白老大牵扯出来的好几个人命案子。

    “当然有关系,”温煦好整以暇的为他解惑,“姓白的为了帮助黎友纶本来也没想走到这一步路,只是如同我刚才说的,白老大表面看着光鲜,其实已经没人可用,当然如果不是贺老三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重视,他们可能也舍不得丢掉这么好用的棋子。”

    潘礼修点点头,想起当初发现贺老三这条线断掉的时候,多么令人扼腕。

    “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告诉萧飏。”

    潘礼修抬头看着温煦,没料到这个人居然还有事情瞒着。

    “其实之前白老大设计了另一个方法想要害死叶涵,”温煦看着潘礼修说,“还记得六年前死的那个叫做周玮的人吗?如果不是他运气不好当了替死鬼,恐怕叶涵早就没命了。”

    “那个案子也跟他们有关?”潘礼修记得这个案子,当时是以自杀来处理了,也是万万没想到六年后还有得知真相的机会。

    “那时候他们以为打草惊蛇了所以消停了一段时间,”温煦说,“直到后来安□□了暗线钻了空子,才把叶涵给绑走了。”

    潘礼修现在回想起来才把这几个案子给梳理在一起,难怪这几年围绕着萧飏周围出了这么多事,原来是因为有人在背后使坏。

    “齐缌那边说了什么吗?”温煦没忘记这中间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

    潘礼修神色有些尴尬,说:“萧飏走了之后,他就不讲话了。不过他杀害林尹未遂的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个罪他逃不过,也就能再逍遥个几天了。不过说起来,他当初是怎么知道林尹是黎友纶安□□去的?”

    温煦听完想了半天,摇着头有些无奈的说:“我总觉得这个世界上对叶涵最了解的人,除了萧飏恐怕就只有齐缌了,毕竟由爱而生的嫉妒是很恐怖的。”

    潘礼修先是一愣,而后想起之前齐缌看萧飏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种把对方当成猎物一样的爱,怕是没几个人能承受吧。

    跟黎友纶一起来医院的是韩之柏,一路上韩之柏的心情都很复杂。

    对于黎友纶,韩之柏一直以来的印象都不错,至少之前他远恒主事的时候可以说是尽心竭力,任谁都想不到最后想要一手毁掉远恒的居然也是这个人。

    韩之柏不自觉握紧了手中沉甸甸的文件袋,恐怕所有的原因都在这里了吧。

    刘廷霁将自己的办公室腾出来给了萧飏,此刻在这个办公室里只有萧飏和戴振浩两个人,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直到开门声传来,才算是打破了僵局。

    黎友纶和戴振浩见到彼此都没有任何的意外,此刻发生的事情恐怕他们早就已经料到了。

    “东西都拿来了。”韩之柏将文件袋交给萧飏,就退到了门边,不过防着那两人突然出手对萧飏不利,也没有关上门,而是让门口的保镖退了几步,自己就站在正对着门口的地方,看着屋内的情况。

    萧飏对韩之柏的这个举动没有反对,因为自从他接过文件袋之后,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

    文件袋里是已经一叠厚厚的已经泛黄的文件,萧飏拿出来之后没有看一眼,面向着黎友纶和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