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八五章 抽丝剥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此之前,潘礼修从没想过最后会将幕后黑手的箭头指向黎友纶。

    对黎友纶的了解不算多,潘礼修也仅仅知道他是萧家世交的孩子,从国外留学回来就进了远恒,协助萧飏分担一部分压力,在此之前可以说是萧飏最好的合作伙伴,在他的管理下,远恒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让萧飏操过心。

    所以当所有证据指向黎友纶的时候,就连局外人潘礼修都感到不可置信,甚至一度产生怀疑这个答案的正确性。

    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

    潘礼修心想,毕竟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也没办法仅凭股市动荡就堂而皇之的跑到远恒去抓人,所以他需要一个决定性的证据才能出手,何况疑点还是很多。

    不对,还有一个人!

    齐缌这个人,原本应该被关在看守所里等待调查审判。

    但因为齐家上下走动的关系,愣是把人证物证俱全的一个谋杀未遂的事情给处理成了证据不足,主要原因是当初齐缌的手下及船长都坚持声称当初是把船开到了公海范围,按照国际规定如果在公海上,那么会规划到船只的注册国家法律内,但齐缌那艘快艇并不是在国内注册的,这是麻烦的第一点。

    另外一点就是人证,鉴于快艇上都是齐缌自己的人,加上当时萧飏带人去跟踪也是暗地里进行,所以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下手的人是齐缌,所以失踪的林尹就成了关键。

    这其中有太多空子能让齐缌钻,所以齐家派出的律师团将齐缌保了出来,但毕竟是涉嫌谋杀,所以也只是允许齐缌在指定范围内活动,不能出市区更不允许出国,并且得随传随到。

    也就因为这样,所以潘礼修在想到齐缌可能知情之后,立刻找人将齐缌带了过来。

    身边有律师陪同的齐缌,丝毫没有将潘礼修的,或者说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些,所以显得无所畏惧。

    “关于萧飏身边那几个人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潘礼修没有开门见山直至黎友纶,绕着圈子从萧飏身上下手,因为他知道,齐缌对萧飏的执念,丝毫不必萧飏对叶涵的执念少。

    果然在听见萧飏这两个字的时候,齐缌的眼神明显有片刻空白,但随即又恢复了无所谓的样子,就像潘礼修对齐缌的了解一样,没有失去与外界联系的齐缌显然也已经知道了早上宥天股价跌宕起伏的情况。

    “知道的不多,毕竟我只跟萧飏熟而已。”

    听了齐缌的回答潘礼修也有些头痛,这些人各个都不好对付,眼前这个齐缌就已经能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打着爱萧飏的名号行谋杀的事,不得不说是个极危险的角色。

    “那么相信你一定知道谁会对萧飏不利吧?”潘礼修将齐缌的律师拦在了门外,这里只有他跟齐缌两个人,所以有些话反而可以敞开说,“换句话说,你知道幕后那个人吧?”

    齐缌看着潘礼修忽然笑了,说:“我说怎么突然找我呢,怎么?萧飏到现在才发现养了头狼在身边?这可不像他会干的傻事啊!”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潘礼修不可置信的说,“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他?”

    “为什么我要告诉他?”齐缌不在意的说,“只要不伤害到萧飏,仅仅是让他一无所有,那对我来说不是对我更有利吗?什么都没有的萧飏,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我了,怎么想都是我赚了,所以,我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他呢?”

    “……”潘礼修无言以对,他忽然明白,齐缌对萧飏的执念已经接近扭曲,不过仔细回想一下也确实如此,正常人谁会这么去爱一个人,谁会因为阻止别人接近萧飏就痛下杀手呢?

    “不过我可以提供点情况,但有没有用我就不能保证了。”

    “什么?”

    齐缌靠在椅背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着说:“那你得让萧飏来问我,我才能回想起来那是什么了。”

    “你……”潘礼修还想说什么,就立刻被齐缌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齐缌换了一副正经模样,“确实我身上还有事儿脱不开身,但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