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3|6.25〔jinjiang〕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海棠的脸瞬间红透,早在端木夜故意板着脸的时候,她就该明白,这个男人又要做出让她觉得无地自容的事了。《

    海棠羞窘地垂下了头,只听端木夜在她头顶发出愉悦畅快的笑声。海棠忽然就觉得有些悲哀。家国大义和个人情感无法两全,她真的很想凭着感觉冲动一回。可她毕竟不是只有爱情就能活下去的女人,也不是为了爱情能不顾一切的女人。

    海棠慢慢收起嘴角那一抹苦涩的弧度,她忽然稍稍直起身,大胆地伸手环住了端木夜,头侧在他的肩膀上,视线恰好对着书桌的方向。她一面努力去看桌面上的文书,一面低声道:“爷,若奴婢哪里没做好,还请您直言,奴婢一定痛定思痛,改过自新,将来绝不再犯。”

    温香软玉在怀,端木夜忍不住抬手环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身,一时间却并不开口。

    他欢喜她的主动,便也刻意忘记了那些不寻常的迹象。他想,他终归是会成为皇帝的,到时候再来一探究竟也不迟。更何况她的体内还有个林二小姐,而他跟海棠之间的事,他并不想让那位林二小姐窥听。

    端木夜不开口,海棠也就随之保持沉默,事实上她也很欢迎这种沉默。趁此机会,她拼了她的眼力去看那摆在桌面上的文书,因为离得有点远,她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话,大概是对军情的汇报,在她想进一步看清楚之时,忽觉得腰上一重,端木夜掐着她的腰让她稍稍退离开一些,她的背被迫抵在书桌边沿,而她的唇立刻就落入了端木夜如同狂风暴雨般的侵袭之中。

    半晌他才松开她道:“你安心待着便是,无需多想。”

    因为对林二小姐的顾忌,端木夜虽已将海棠弄得衣衫不整,又箭在弦上,却只得隐忍下来,放海棠离去。

    海棠红着脸走出书房,也没去看候在外头的姚炳。今天功亏一篑,她被占尽便宜结果还是什么情报都没弄到手。

    不知道是因为忙碌,还是顾忌着“林二小姐”,夜间端木夜并没有来找海棠。连续几天,只要海棠不去书房,就见不着端木夜的人。整个府邸之中的气氛渐渐变得凝重,海棠不知道府里的下人对于端木夜的谋反有没有清晰的认识,当然她也不可能跟他们谈论这些事。

    虽然自己被困,即便知道了什么消息也无法传递出去,海棠依然没有放弃对机密情报的探听。多知道点事,她就多一分主动权。端木夜对她的防范并不轻,海棠费尽心机各种耍心眼也不过就得到一些很零散没什么大用的消息。

    在得到所有的军粮物资之后,端木夜终于举起了谋反大旗。

    造反真正开始的时候,端木夜更是忙得脚不沾地。海棠去找他的时候,经常会因为他正和人商量要事而被拒之门外,有限的几次,海棠只看到了一些不算很机密的文书。其中有一份文书是皇帝密送给端木夜的,因为文书的内容不涉及机密情报,端木夜完全没有避开当时恰好在的海棠。

    大梁皇帝的这封信,完全没有用上官方用词,只像是封长辈给小辈的家信。对于端木夜的谋反,他表示出了极大的痛心和震惊。眼下灾祸还未造成,他只希望端木夜能放下野心,而他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样一封信,看得端木夜震怒不已,他将它当做了是大梁皇帝的蔑视和挑衅。然而曾经也算是看过书的海棠忽然记了起来,大梁皇帝的话并非虚言。原书之中,端木夜兵败被抓之后,大梁皇帝原本只是想将他软禁起来的。但那之前,为了让端木夜能幡然醒悟,大梁皇帝亲临战场,企图说服端木夜,谁知却被流矢射中,等战争在端木淳的带领下赢了,大梁皇帝也伤重而死。谋逆大罪以及杀父之仇,端木淳又怎会放过端木夜?整个齐王府都为此陪葬,一只蚊子都没放过。

    面对端木夜的怒火,海棠即便想劝说他几句也是不敢。他都已经正式举大旗谋反了,又怎会因为这样一封信而放弃?这封信在他看来,不过就是对方的一个愚蠢计谋,他一个字都不相信。海棠相信,却无法说服端木夜相信。现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位,早就将皇帝过去的放纵宠爱抛之脑后。甚至连他自己的父母,都没从临沂带出来。海棠知道他是不想打草惊蛇,可他谋反,却将自己的父母留在临沂,真的是破釜沉舟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确信大梁皇帝不会对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亲弟弟下手。

    南戎和端木夜策反的军队分两路对帝都临沂的方向发起进攻,攻势很猛,时不时有捷报传来。海棠能得到的消息不多,但只要能见到端木夜,她总能从他的情绪中猜出前方战况如何。端木夜和南戎的联军虽然攻势很猛,但临沂也有几员大将,临危不乱,成功将最开始的攻势遏制住,再加上端木淳此人领导力极强,在后方统御有方,一时间两方陷入了胶着状态。

    海棠有心想做些什么,可她一个弱女子,孤身困在后宅之中,每日里就算多探听到一些消息,也于事无补。

    直到这一天,海棠在端木夜那儿吃了闭门羹,恹恹地回到自己的住处没多久,房间里来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林姐姐!”当海棠让两个丫鬟出去,准备睡觉时,帘子后却走出个窈窕的男装女子,她顿时吃惊道。

    “海棠,你果真在这儿!”来人正是林雪霜,她的脸上有些许焦急之色,上前一步急道,“海棠,事情紧急,我稍后再向你解释,现在快跟我离开这儿!”

    海棠没想到离开的机会这么快就能到来,又见林雪霜面容严肃,她也不敢耽搁,赶紧问道:“外头还守着两个丫鬟呢,我们怎么出去?”

    “无须担心,你跟着我便是。”林雪霜道。

    海棠来不及收拾东西,她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只是临走前习惯性地从桌上那了两块糕点用帕子包了塞入怀中。要是有水囊,她还想装点水的。

    林雪霜示意海棠先等等,她先走出了房间,很快外头便传来她的声音:“海棠,出来吧。”

    海棠忙跟了出去。

    这段时间,海棠表现良好,再加上府邸之中到处都是巡逻侍卫,因此端木夜就没再在她的院子外头加派侍卫。在将两个丫鬟打昏之后,两人就畅通无阻地走出了院子。

    刚走出不远,林雪霜就拉着海棠在一处树后停下,一队士兵刚巧从不远处走过。海棠平时常去的地方就只有自己的院子和端木夜的书房,对于别的地方不太熟,林雪霜倒是熟门熟路地领着海棠在府邸里到处转悠,最后到了厨房之地。

    “一会儿这辆车会从后门出去,我们就躲在里面。”林雪霜指着一辆板车道,“车夫我已买通。”

    这会儿只剩下等待了,海棠看看四周无人,小声问道:“林姐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端木淳的人告诉我的。”林雪霜皱了皱眉,同样轻声道,“今夜端木淳将派死士来取端木夜性命,到时候府里必定一片混乱,我们也能趁此机会出府。”

    “有死士要来刺杀端木夜?”海棠心底一沉,她虽然不想让端木夜造反,可也不愿意他就这么死去。

    林雪霜点头。

    海棠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道:“但我看到皇上给端木夜送招降书了,他并不想置端木夜于死地啊!”

    “我知道,征讨大军之中的范将军是我的朋友,他就是领着皇帝的命令来劝降的。”林雪霜点头道:“端木淳派死士来这事极为隐秘,他并没有得到皇帝的许可。”

    海棠默然。大梁皇帝对端木夜还有一分长辈对晚辈的感情在,而端木淳对端木夜,却没有什么兄弟之谊。就算大梁皇帝得知端木淳刺杀端木夜之后大为震怒又如何?他还能把自己的亲儿子给杀了?更何况端木夜犯的是谋反的大罪,在朝堂之上,所有人都会站在端木淳这边,有无数人会为端木淳求情,他什么事都不会有,反而剿贼有功,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

    海棠抬头看向远方,那是端木夜书房的方向。他的身边有那么多人,还有武功高强的姚炳,那些所谓的死士,应该不会成功的吧?

    海棠不能在林雪霜面前表现出对端木夜的担忧,她只能保持沉默。没过一会儿,车夫出现,他与林雪霜也没多说什么,让两人在板车之中躺好,而他在两人身上盖了块布,上面用一些烂掉的菜叶作伪装,用马拉着向外走去。

    海棠的身体随着板车的前进而轻轻颤动着,布之下视线昏暗,她干脆闭上了眼。前一刻她还在明亮的室内等待着发现端木夜的机密,下一刻她却出现在这儿等待着离开,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如同一个不真实的梦一般。

    板车走了一段路,前方传来一阵人声,板车随之停下。

    有巡逻的侍卫将车夫叫停,稍微说了几句,只随意地看了下板车上的东西,见是一些烂菜叶,便嫌恶地吸了吸鼻子,挥挥手让车夫赶紧走。

    车夫心里也是捏了把汗,忙赶着车离开,车内的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刀剑交击的铿锵声响,随之而来的是逐渐混乱的呼喝声。

    林雪霜眉头一皱,低声道:“糟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林雪霜的话,两人所待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林雪霜忙出声道:“立刻走,别停!”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车夫收了林雪霜不少钱,足够他下半辈子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有钱人也胆大了,听林雪霜吩咐,他立刻催动着马儿跑得飞快,什么也顾不上了。

    板车瞬间变得颠簸起来,海棠赶紧抓住身边一切能抓住的东西。虽然她看不到外头的情况,却能猜到大概,恐怕是端木淳的死士动手了,府里现在是一片混乱。

    混乱声渐渐临近,很快前路上便出现了不少身穿黑衣的袭击者和王府侍卫们互相砍击的身影。那车夫何时见过这阵仗,吓得瑟瑟发抖,眼看着一把刀剑劈砍过来,他立刻丢下车抱着脑袋就跑。

    板车没了车夫,便只能停在路当中。被周围兵器相击的声音,喊打喊杀的呼喝声以及忽闪而过的刀剑反光所惊吓,拉着板车的马也骚动起来,不住地抬着蹄子。

    林雪霜知道情况不妙,忙拉着海棠掀开身上的布下了车。

    海棠曾经也直面过刺客的袭击,刺客周围虽是一片混乱,到处都是血液残肢,她却能强作镇定,在林雪霜的保护下慢慢向外行去。上一次没有什么人护着她,她能活下来都是靠运气,现在有林雪霜保护她,她还怕什么呢?

    海棠紧跟着林雪霜,有些狼狈地躲闪着,她视线一转,忽然看到不远处端木夜在姚炳等人的保护下前进着。姚炳看到板车上套着的马,冒险过来一刀将绳子砍下,控制着马让端木夜上去。

    这一次端木淳真是下了血本,死士的数量很多,各个身手不错,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端木夜也只能暂时避其锋芒,选择撤退。

    上了马之后,端木夜立刻选择了人最少的一个方向突围,他骑出了一段路,无意间一回头,便看到了人群中的海棠。未及多想,他调转马头,在身边忠心护卫的惊呼声中又回转战场,冲海棠而去。

    看到端木夜突围而去,海棠心中是松了口气的,她立刻便收回了注意力,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她自己的小命。可很快,她听到马蹄声渐近,一转头就见面容肃杀的端木夜驾马临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