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 曙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旭日东升,遍洒金黄,杨溥弘利用兵多的优势,进行了车轮战。

    一个多时辰后,韩铮领着几近虚脱的四百多名禁军扔光了手边所有的巨石檑木,借着茂密的灌木丛退到了第二道防线上。

    上景苑外围全线攻破,意味着杨溥弘已经进入到了行苑之内。

    喊杀声愈来愈近,整个行苑似乎都在颤抖,所有人都躲在殿中不敢出来,行苑一片死寂,只有秋风拂叶的瑟瑟声,以及刀剑相交声,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

    蔺勖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端了药给宏治之后,便去了雪殿,替梅荨行了针。

    梅荨一直垂目沉默,直到放下右臂上的袖子,方辞气淡淡地道:“想来想去,只有苏璟的身份与你最相符合。”

    蔺勖手中的针包忽然滑落在地,抬眸看向梅荨,半晌方道:“你知道了?”

    “那日我跟你提‘琀姐姐’,你半点奇怪的反应都没有,后来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你的身份,我本来不想说穿,但我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跟你相认了”,梅荨苍白一笑,“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说这些抒情的话……我记得小时候你见过手臂上的伤疤,所以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你留在府里照顾我,我却半点不知,如今想想,满心里都是酸酸的……

    起先我是利用你接近蔺羲钦,后来你渐渐变成了梅府的蔺大哥,再之后,你就已经是梅府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每个人终归都有他该去的去处。也许中途会因为某个人拐了个弯,但始终不过是个小插曲,缘分尽了,自然便会分道扬镳……小璟,你是苏家仅存的男丁,无论荣王来不来及回来,我都会想办法救你出去。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梅府和蔺府了,天涯之大,何处不能为家。”

    蔺勖拾起掉落在地的针包。见梅荨眼中带着淡淡的忧伤,揭过话题,温笑道:“我相信荣王一定赶得及,对了。你是怎么想到永淳长公主会窃走皇上的兵符的?”

    “还记得几个月前李府的喜宴么?”见蔺勖点了点头,接着道。“我故意让高湛把司马骥被捕的消息透露给黎楚泽,就是为了让他抛出李舜这枚卒子,他安排赵枚与关岚在第二日的喜宴上揭穿李舜,就猜得到李府会大动干戈。那时候,永淳长公主便碰巧的生病了,没有来参加喜宴。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后来想想。只有一种可能。”

    蔺勖想了想:“什么可能?”

    梅荨辞气转冷:“黎楚泽告诉了长公主,李府有危险。”

    蔺勖讶然:“你是说,黎楚泽与长公主……有勾结?”

    “长公主是皇室成员,不缺名不少利,黎楚泽是不可能以她为突破口的,唯一有问题的就是杨溥弘,长公主选择背叛皇室,应当也是认真权衡过利弊,杨溥弘造反,她不管帮不帮忙,将来杨家倒台,她也免不了被褫夺封号,从皇室中除名,要她举报杨溥弘,大义灭亲,那她的两个儿子都要遭到连诛,她下不了这个狠心,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杨溥弘,增加他成功的筹码,将来沂王登基,她是大长公主,杨溥弘便是藩王,这样的荣誉,她不会不动心。”

    “杨溥弘为何一定要铤而走险襄助沂王呢?”蔺勖百思不得其解,“李舜的事早已经翻过去了,皇上也不会再追究,荣王更加不可能追究,以后杨溥弘还是能安安稳稳的坐在国公的位子上,为什么一定要去为了一个看不见的虚名卖命呢?”

    “不一定是为了虚名”,梅荨眸光冷冽下来,“杨溥弘的身份大有问题。”

    蔺勖眉头一跳:“什么问题?”

    “杨溥弘并非名门之后,他成国公的头衔也是靠他自己挣来的,我先前遣刘叔去调查黎锦雄父子身份的时候,杨溥弘的身份也无意间被挖了出来”,梅荨看向窗外微凉的秋阳,“他最先是以王府亲卫的身份接近晋王,后来在王府亲军中表现卓越,脱颖而出,成为了晋王的心腹,后来才有晋王遣他歼灭赵王亲军,解困晋王府,扭转整个战局的高功。杨溥弘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得到新君的信任,掌握军权,才好操控朝廷,但不料皇上生性多疑,刻薄寡恩,他为了保存力量,不得已主动放弃军权,远离朝政,以退为进,以此博得皇上的信任。”

    蔺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他故意接近皇上?他目的何为?”

    “你还记得宣国公宁景的祖父宁远忠是怎么得到这个爵位的么?”

    蔺勖想了想:“宁远忠当年是随高祖打天下的,当年平定京师的时候,他带兵围剿了前徵朝大将罗定荃,罗定荃战死后,徵愍帝无人护驾,在宫中杀死妻儿后,投缳自尽。但在与罗定荃的对战中,宁远忠左胸中箭,不治而亡。高祖平定天下后,追赠他为宣国公,由长子承袭爵位。你问这个做什么……”他话一问出口,脑子里便闪现了一个惊骇的推断,“杨、杨溥弘是罗定荃的后人?”

    梅荨点了点头。

    蔺勖攸地站了起来:“那黎楚泽……”

    梅荨辞气淡淡,但每个字听起来却有若奔雷:“他是徵愍帝的后人,黎锦雄的祖父便是徵愍帝的庶子,当时罗氏一族跟随黎锦雄的祖父一齐逃到了云南。”

    蔺勖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你还记得十年前云南一代的屠民案么?”

    “自然记得”,蔺勖点点头,“那桩案子是由三伯父接手的。”

    梅荨的脸有一瞬间的惨白:“当时那桩案子闹得极大,轰动了整个大洹,闹得天下人心惶惶,父亲作为内阁首辅,亲往云南巡按。结果这桩案子却不了了之,所有的卷宗全部封存,父亲入狱后,案子的卷宗更是在一次大火中焚毁,销毁了所有有关屠民案的资料。后来,我遣刘叔调动江湖各路人马,在最近才得到消息。原来屠民案的幕后主凶其实就是黎锦雄。

    经过黎家几辈人的经营。到黎锦雄的时候,他已经在云南扎稳了脚跟,更利用云南药王为头衔。走南闯北,网罗天下能人异士以及所有食过前徵朝朝廷俸禄的官员后裔,将他们强行驱至云南,十年前三月的时候。这些人不堪被禁,集体反抗。黎锦雄怕事情闹大,会毁了他们的复国基业,便将这一千余人全部屠杀,却不想计划外露。他们四散而逃,惊动了官府,屠民案才被揭露。

    但当时云南行省的布政使、按察使与都指挥使全都是黎家爪牙。整个云南官府几乎都成了黎家私设的府衙,所以案子又被强行压了下去。但黎锦雄已经是骑虎难下。遣人四下追捕逃散人员,才把案子闹大到了云南以外的行省。他们不仅屠杀逃散的人员,连收留他们的人也全部被灭口,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弄得南方人心惶惶,皇上接到一连许多封奏折,才遣了父亲去云南调查屠民案。”

    “成国公襄助沂王,其实就是黎锦雄选择了沂王,他们怎么会真心帮助沂王”,蔺勖脑中有个不好的念头。

    “朝中这几年争储夺嫡,乌烟瘴气,官员尔虞我诈,党同伐异,这就给给黎锦雄提供了渗透朝廷的机会。他们不但有钱财,还有江湖手段,能够给这些官员提供帮助,帮助他们铲除异己,平步青云,这些官员再给予政治上的一些回报,那黎锦雄渗透朝廷的目的便达成了,就好比李舜。

    黎锦雄利用他最大的目的就在于兵部武库司郎中司马骥,这些年从武库司偷运出去的武器足够黎家发动大规模的战争,不过,从云南开赴京城,路远迢迢,胜算不大,所以他们便选择了捷径,利用沂王夺嫡心切,让杨溥弘说动沂王造反,借沂王的手除掉皇上和荣王之后,他们再控制住沂王,挟天子以令天下,那用不了多久整个天下就都是黎家的了。”

    蔺勖思忖良久:“小珏,伯父的死与黎家有莫大的关系,这些我都知道,以你的性子,我也猜得到你会做什么”,默然片刻,脸色凝重下来,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青色药瓶,搁到了一旁的茶几上,“这是我与苏琀在西域寻到的延枝草,师父闭关那几日就是在寻方法除掉延枝草的毒性,可是……毫无所获,里头这枚药丸便是由延枝草制成的,它可以克制天下所有奇毒,包括噬魂毒,但其本身的毒性也会致死。这粒续魂丹可以让你在垂危之际激发身体所有的潜能,使身体恢复如常百日的时间,但百日后必死无疑……我一直未将这瓶药拿出,就是不想你随意决断自己的生命,但我知道你忍辱负重如许年,就是为达成心中夙愿……这瓶药,交给你……但我希望你永远不会有用到它的时候。”

    梅荨淡淡一笑,把药瓶收到了袖子里:“你放心,这是你和琀姐姐还有陆旷的心意,我总会让它用得其所的。”

    蔺勖把脸转到了背光的地方。

    窗外一株金桂的影子被日光拖的老长又缩到极短,行苑里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外头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像来自地狱的召唤,这里的人从没有如此近的靠近过死亡,那种吞噬人心的惊骇让他们团团簇拥,躲在殿中黑暗的角落里。

    晓角殿里,宏治半靠在床榻上,时不时的咳嗽几声,两鬓尽霜,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他一直望着窗外枯黄的枝桠,眼睛毫无焦距。

    从杀死赵王至今已经二十余年了,他几乎每晚都会看见赵王临死前那双赤红如血的怒目,还有从他脖子上迸射出的殷血溅到手上的温度,他从小跟随先皇南征北战,也是军中骁勇,但诛杀赵王那日,他却再三不彀,还从马上跌了下来。

    太后得知他亲手诛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在他登基之后便搬去了宫中的嘉佛堂,再没有与他见过面。

    就像是一个轮回,如今他的儿子也在重演着当年的惨烈,只是与他不同的是。在弑兄之外,还加上了一个杀父。

    他手下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