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一章 病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十月暮秋,木叶尽脱,只有江边的蒹葭开始苍茫成片,好像提前落下的雪。

    一匹快马在街道上飞驰而过,路旁的行人慌忙躲避,连累摊贩上的果子蔬菜散落一地,众人刚喘口气,后头又窜出来一匹快马,直追前头的马匹而去。

    虽然在街道上骑马的公子官爷比比皆是,但是京城街道埠盛,为了避免惹上官司很少有人敢这样疾速狂奔,除非穿着戎装,背上负着翎羽递送八百里加急军报的兵卒。

    但见马上人的装扮,前头那个穿着荼白锦衣,后头那个穿着亲卫服饰,像是某个亲王的贴身侍卫,根本不是递送军报之人,这样横冲直撞,难道不怕御史弹劾么?

    众人正纷纷议论的时候,前头的那匹快马已经转过一道三岔口,往右边的南街拐了过去,碗大的马蹄扣在青石街面上,势若奔雷,后头的那人还从未见过自家王爷这么不要命的骑马狂奔,以前再北关杀敌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他整个人都绷的紧紧的,生怕一个闪失,王爷再坠马落地,这样的速度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前头的那匹马直奔到南街的一道如意门前,才急急拉紧缰绳,马儿长嘶一声,身子还未停当,马上的人已经翻身而下,一刻不停地往刚打开的门里冲了进去。

    后头的人长长舒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下马跟了过去。

    府里很安静,一路上都没有见到一个小厮,直到到了栖雪居的月洞门前时,才看见那里站着许多青衣小厮,全都面色沉沉的往里面探头,连站在最前头的八个留头小子也都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了,安静的站在门口,不敢说话,不敢打闹。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许多天都没有看见小晴师父了,而小晴师父一直呆在里面的屋子里,刘管家、青霓姐姐、蔺大夫还有陆老头也都在里面,大概是梅荨姐姐出了什么状况吧。

    感觉有人从背后把自己拨开,那些留头小子齐齐扭头,却是荣王排众而出,大步流星的穿过九曲小径,提步迈入了一间大门敞开的屋子。

    程霂留在月洞门前。

    屋子里坐着舞青霓、刘小挚和来回踱步的刘承义,见到荣王奔进来,几人都楞了一下,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荣王已经一个箭步上前,箍住离自己最近的刘承义的手腕,紧着嗓子问道:“梅荨怎么样?怎么会突然吐血昏迷?陆旷瞧过了么?”

    “王爷”,刘承义双眼红红的,“陆神医与蔺郎中在里头为小姐施了两日的针,还未出来,所以不知道小姐的情况。”

    荣王的心猛地一沉,愣了片刻,左右乱瞧了一通:“她在哪里,带我去看她。”

    刘承义有些犹豫。

    “如果可以去看,我们何必都坐在这里”,舞青霓脸色白白的,并没有看着他说话,“王爷稍安勿躁。”

    荣王只觉得她非常的眼熟,以为是自己曾经见过她面的缘故,再加上心思都扑在梅荨身上,所以并未发觉舞青霓的身份,而舞青霓也忘了要瞒着赵昕了。

    荣王的手扔紧紧抓着刘承义:“我不进去,我只想看看她的情况,从窗口可以看见她么?”

    舞青霓抬眸望了他一眼,有些起疑。

    刘承义点了点头:“王爷请随我来。”说着,当先往屋外走去,在院子里的一株梧桐树下停了下来,朝着对面的一扇朱漆雕花支摘窗道,“这是离小姐最近的一扇窗户,小姐就在里头。”

    荣王的目光早已经透过萧疏的梧桐枝干锁在了架子床上的那道身影上,没有听见刘承义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屋子里须发皆霜的陆旷站在床前躬身为梅荨凝神施针,后头站着表情同样正肃蔺勖,手里托着药丸针包,为陆旷打下手。

    一侧的壁角里还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板着脸,眼睛眨也不眨的直直盯着梅荨。栊晴头一回见到荨姐姐这副样子,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拖也拖不走,谁的话也不听,只好让她呆在屋子里陪着梅荨。

    屋子里浓重的药草味从窗内飘了出来,床上躺着的人紧紧阖着双眼,眉头微微皱着,好像昏迷中也还在惦记着什么不肯放下。

    荣王脸上忽然湿了一大片,伸手扶住了树干。

    从前的苏珏悲时恸哭,喜时朗笑,从不隐藏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